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9.第1019章 ,玩出花样
    这具美妙的身体绝对让人眼花缭乱。

     或许说穿着衣服的女人并不能展现出她的美丽,可是,穿着漂亮衣服的女人,衬托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哟!美女,你这是?”沈浩啧啧有声,发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语气。

     “怎么不喜欢是吧!”川岛梅子瞪了他一眼。

     川岛梅子哼了几声,翻了翻白眼,继续说道:“你们男人不是喜欢女人吗?我现在就是一个女人,难道不喜欢?”

     “哈哈!我怎么不喜欢呢?当然喜欢了。”沈浩嘿嘿的笑着。看着看着,川岛梅子的眼神之中有了种让他感觉很怪很怪的味道。

     美女有这样的表现,如果说不上,沈浩感觉自己太不是男人了。哪个男人不喜欢风骚的女人?哪个男人又不喜欢妩媚的女人?反正沈浩不是傻子,他绝对喜欢这样的。

     不过这样感觉,这位美女今天表现出来的反常让他有些诧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沈浩心里面问着。

     貌似有些事情容不得沈浩去思考,人家美女已经贴了过来,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他,仿佛他脸上长了花儿一样。

     沈浩老脸一红,仿似心里面有些事情被人家看穿了一样。对于他来说,这种状态他可以应付得来的。不过你当人家之前是干什么的职业的?作为一个杀手,作为一个间谍,她就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女人,如果你把她当作是个女人,那么吃亏的总是你自己。

     可就是一个杀手,一个间谍,她竟然露出了最为女人的一面,这究竟代表着什么?

     貌似这有一些考验在里面,不过女人对男人的吸引力,这对于沈浩来说,完全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的。

     妈蛋的,老子也豁出去了,反正沈浩是来一个收一个,一不做二不休。

     当川岛梅子眉眼盈盈的像沈浩走了过去,她那穿着高跟鞋的一双****轻轻的盘住了沈浩的腰,今天的川岛梅子感觉有一点奇怪,不过这种主动正沈浩所需要的。有些事情嘛只有相互配合才有味道。

     当沈浩掀开了她裹得不是很严实的衣服,沈浩惊奇的发现,她的里面除了穿着内衣,竟然是……。

     这就像是哥伦比亚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让人感觉又诧异又奇怪。不过这就是一种最美好的诱惑,沈浩当下一不做二不休。那双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嘴角的口水都已经流了下来。

     此时此景就像是春天里的花朵,带着最为甜蜜的味道,吸引着蜜蜂一样。沈浩用他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了上去,味道还是那个味道,依旧是那么的光滑美丽。

     她坐在沈浩的身上没有下去的意思,更是是将自己的脑袋交缠在他的颈间,吐气如兰的,用舌头玩弄着沈浩的脖颈,那集中麻麻痒痒的感觉,瞬间将沈浩折腾的不要,不要的,尼玛,这汗流得。

     沈浩终究被他刺激得有些收拾不住,随即沈浩翻身反客为主,一把将她抱得牢牢的,可是她的嘴里面却轻轻的发出了一句:“不要嘛!让我来。”

     ******

     本来经过上一次的事情沈浩有些后怕,最近这女人不知道轻重,一旦折腾起来,搞的人是痛并快乐着,那种难受就不用说了。

     不过沈浩随即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学习能力绝对是让人无法比拟的,她还是用了那种笨拙的姿势,但是舌头之间的一种颤抖,还有那种半生不熟的配合。

     川岛梅子逐渐的掌控着沈浩,一点一点的刺激着,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特别特别的奇怪。

     传来的感觉是一波接着一波,犹如一股股热浪慢慢的袭来,一点一点的感觉好像要代替了他的思考,一点一点的他已经忘记了一切。这种感觉很是奇特,以前一直想和一个岛国女子那个一番,貌似好像是的过去梦想吧?

     她将自己的脸仰了起来,就这样看着沈浩,很仔细的盯着他的眼睛,或许她记住了沈浩的那句,其实男人并不是说一定喜欢这种感觉,而是享受着从女人脸上表露出来的表情而已,有些事情一旦形成了一种特定的模式,那么,就会让人牢牢的记住。

     刚才烈火只是缺少一个媒介而已,而这个媒介有的时候来得很快,有时候却来的很慢,这次她就是点开了这个媒介。

     沈浩在若有所思的时候,她忽然之间放弃了这里,慢慢的走到了一旁,自己趴在了沙发上,让她丰满的臀部正对着沈浩。

     她有些邪恶的让自己的短袖微微的落去了,露出的里面都是那种吊带下面连着连着的是黑色丝袜,从这个角度看来,他的身体绝对没的说,尤其腰部和臀部形成的那一种很独特的魅力,呈现出一种完美的曲线。

     她忽然将一只手指放在嘴里,然后转过了头,看着沈浩轻轻的发出了声音,轻微的“嗯啊”声。

     这一声差点让沈浩晕过去,尼玛,简直要人的命啊!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女疯子,折腾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不过貌似说什么都是闲的,既然人家都已经摆出了这个架势,连翻的动作,要是沈浩还不有点动作,那也实在对不起自己了吧!陈浩在想入非非之际,川岛梅子又来到了他的身边。

     很无耻的就那样摸了过去,微微扬起自己的脑袋,看得沈浩的眼神露出了一抹很那啥的微笑。

     沈浩压根不知道她想干嘛,不过从这种情况来看,貌似是指今天是要****啦,不过安啦,不管是来什么?他得接着对不,美女就需要一些好的东西来刺激一下。

     “我要,亲爱的,我要,请给我吧!”不知道她从哪里面学来的,竟然说出来就像电影里面的小片段台词一样,这台词,落在沈浩的耳朵里,就好像产生了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就是拍小电影的男主角一样,没来由的,就进入其中,然后面对着漂亮的女猪脚,总想展现一下男人的威风。

     她用一只手微微地将自己的小裤裤给拨开,露出了里面的一些东西,那里面的美丽是女人最神秘也最不愿示人的。可是她将这些做的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没有任何的犹豫,看得沈浩咕咚一声就吞了一口水。

     “妈蛋的,你这个疯女人简直是要人命啊!”沈浩咆哮着:“不过这是我的。”所有的细胞就像发了疯一样,他明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的体力消耗绝对没有啥好处,但是呢,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某个部位呀!

     这一切就像是水乳交合,这一切就像是大海中的船不断的在随着波浪起伏这一切,更像是百花齐放之后的百鸟齐鸣,又或者说是一种男女之间最原始的一种相惜相违,他们只是为了某种娱乐而用动着,通过彼此之间的那种声音,就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心目中的那种快乐。

     过分的举动让川岛梅子显得有些颤栗,每一次的呼吸,她的胸口不断地起伏着,就这样,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那种魅惑,或者说作为一个岛国女人,应有的一种技术,生后,觉得这人生该是如此。

     川岛梅子不甘寂寞的配合着,起起伏伏,前前后后,他的声音,一点一点,由轻到重,由慢到快,又由快变得很有节奏,那是一种无法控制的身体本能,伴随着他的声音,又是一滴一滴,犹如黄莺出谷一样,那么明亮,那么穿透人心,不断的,慢慢的,又是一点点一点点的浸透了沈浩的全部,沈浩不由自主的去理解到,这个女人的确是女人,而且是一个十足的女人。

     逐渐的,他们两个都沉迷于这种无法自拔的感觉之中,慢慢的沈浩也是低声的嘶吼着,这次川岛梅子并没有,脱去他的衣服。

     只是用这种方式让沈浩感觉到另类的一种快感,或许这种快感并不能说出道得明。可是这也是一种进步,一种学习的进步,人就是在慢慢进步之中,彼此之间了解彼此的心里,也会让这种快乐持续了,然后让这种快乐升级,然后让一种关系慢慢的稳定下来,不断的让两个人彼此感觉着。

     但是两个人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这时沈浩并没有察觉到在门外,又多了一个人,这个人影皱着眉头仔细的听着里面的声音,仿似有些疑惑,又或者有一些想不明白?她能清楚地听到里面发出的声音,想也不用想就知道里面在进行着什么,可惜里面的主角没有自己。

     天煞有些笑傲不羁,昨天只是给了一些甜头给他,可是今天沈浩却忽然又变成了这个样子,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狗改不了****吗?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就离开,身体竟然微微的散发着异样的热度,尼玛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