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16.第1016章 ,来来自天煞的诱惑
    <!--章节内容开始-->    天煞,这个女人总是喜欢将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人的面前,她那懒洋洋的样子。让沈浩看着的时候,没来由的眉头轻挑。

     这个女人喜欢用最为直接的方式表达自己心中的一些东西,或者说更多的时候,她总是用微笑来掩饰一些东西。

     她笑起来很好看,带着两个小酒窝,眼神之中顾盼的时候,带着一抹不一样的风情,眼眸中流露着莫名的信息。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沈浩,忽然伸出了两只手。那是一双特别修长的手,作为一个杀手,作为一个情报人员,她能用这双曼妙的手,瞬间取下别人的性命。

     她也不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就这样漫不经心的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将一只手摸在了自己的腿上,沈浩这才发现,她身上穿的,竟然是黑色镂空的丝袜。

     “尼玛,这还了得?”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沈浩,仿似在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变化。当看着沈浩在吞口水的那副表情的时候,她微微的笑了一下。

     “是不是感觉很好看啊!其实啊!你可以近距离的看。”天煞微笑着说道。

     沈浩不知道她的肚子里在想什么,和这个女人打交道,沈浩是绝对占不到任何便宜的。

     很多时候,沈浩是躲着人家的,毕竟啊!和她相处的时候长了。貌似每次都是自己吃亏呀!

     沈浩有些蛋疼地想了想,最后有些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轻轻“咳”了一声道:“天煞,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不要藏着掖着,这样对大家都不好。”

     天煞貌似没有放过沈浩的意思,她的那只手竟然还放在腿上不断的上下摩擦着,嘴里面还发出了那种特别诱人的“嗯!啊!”音。

     这种声音很低沉也很缓慢,可是听到身后的沈浩的耳朵里面仿佛就像是雷击了一样,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妖精,不知道这大半夜的想干什么。

     “别”沈浩连忙就说到:“你还是别这样欺负我了,有什么说什么,不然的话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你又要怪我了不是么!”

     “沈浩,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妈的,这和我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沈浩微微恼火说道。

     “哎哟!你不要这样嘛!人家只是来给你暖被窝的。”她的态度发生了180度的转弯,就这样看着沈浩眼神之中,带着如水晶般的东西,那光彩简直要人命了。

     她的腿终于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那紧致的大腿绝对是要命的,那种弹性,就算不需要去弹一弹试试手感,从黑丝袜上面也展示出了惊人的弹力。

     沈浩感觉自己疯了,感觉自己的大脑有点短路,这女人今天晚上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

     不过事已至此,貌似他也没有任何选择,只能顺着天煞玩下去,如果克制着自己啊!天知道她会用什么话来排挤自己。

     她嘴里面的声音依旧是继续着,那轻微的“嗯!啊!”声音,仿佛就像是要了人命一样的。

     他没随着她的声音不断继续,沈浩的心脏没由来的开始狂跳了起来。口干舌燥的感觉不断的折磨着沈浩,像是死了一样。

     感觉好像守候能受得了这次去你家,天煞的表情微微地稍微动了一下,她轻轻地拉了一下盖在小腹上的那薄薄的衣服。慢悠悠地轻轻地拉了一下,就露出了里面白皙的肌肤。

     沈浩感觉自己身体里面的那团火越来越清晰。就像是存在着n多的炸药一样,伴随着一点点的火星,他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大姐,你别玩我了行吗?”沈浩哭丧着一张脸,有些无奈的道。

     “嗯,人家怎么玩你了?”天煞带着淡淡而具有玩味的微笑,仔细的看着沈浩的表情,一点一点的从沙发上起身,然后慢慢的走了过去。

     她来到沈浩的面前竟然伸出了那调皮的舌头,轻悠悠地在沈浩的脸上舔了一下,沈浩的身体就像是触了电一样,直接抖动了起来。

     谁知沈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抓住了眼前的人,就那样毫无预兆的吻了下去,他的吻霸道,具有魔力,生出了一个舌头在她的嘴里,来来回回不断的索取着,感受着她的舌头也伸过来了,呼吸好像就在这一刻停止。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沈浩忽然想起来了,貌似是说:“柳暗花明又一村吧!”

     和这个女人之间的矛盾是那么的莫名其妙,和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总是若即若离,但是沈浩慢慢的才了解到,其实这个女人并不是对自己有多大的意见,其实这个女人并不是不喜欢自己,而是,他们之间存在的东西就像是一种彼此之间相互了解,相互清楚的一种应用,它们的命运都是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仿似明天都会死亡,仿似明没有明天。

     天煞也是全身颤抖,全身的力气好像被突然真干了一样,她的心里面,好像是有股暖流在自己的心田不断的说着,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有种想流泪的错觉,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却是一发不可收拾。

     逐渐的他迷失在了自己的这片感觉之中,或者说是沈浩给她这种感觉多年以来的夙愿放肆在这就看得到了成功人。

     不知不觉之中,她将自己的双手环住了沈浩的脖子,让自己的胸口贴在了沈浩的身上,她的一只大腿已经高高的提起来,就这样紧挨着沈浩的腰际,然后放肆用自己的身体彻底的融入沈浩的身体里面,她慢慢地无法控制自己。

     忽然之间意识到了什么不对。沈浩发出了一声:“啊!”

     “该死的,你这女人要干什么?”沈浩有些气急败坏说道:“貌似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没有到这地步。”

     天煞微微地咬着嘴唇,轻轻地笑了笑,道:“呵呵!沈浩!沈浩!天启啊天启!没想到你堂堂英雄竟然会栽在女人的手臂里,也想不到吧!”

     天煞没心没肺的忽然说道,其实她的眼神早已经出卖了自己。

     “怎么?你说这个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刚才的那一切又算得了什么呢!”沈浩一点都不奇怪,这个女人会说这样的话。

     对着沈浩来说,在天煞身上发生一切,都不会奇怪。你用常理去揣摩这个女人的心思,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可是在他的眼里,天煞就是天煞,依旧还是个女人,一个和自己关系说不清楚的女人。

     天煞微微地笑着站在沈浩面前,若无其事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衫,包括露在外面的,那半截大腿,还是说韩语?还有那红色的底裤?这女人的身材没的说,绝对是魔鬼级别的,配合上她的那张面容,能称得上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

     “行了,咱们玩笑也开过了,也该说说正事吧!接下来又是有什么好消息告诉我?”沈浩问道。

     天煞的秀眉皱了皱,看的时候先到,难道你感觉今天晚上死的人还不,不够多吗?”

     “不够,这还达不到我的要求”沈浩沉声说道:“对于这些人,我是不可能产生任何的怜悯之心,他们的哪个手里面不是沾染着别人的鲜血,我实话告诉你,我无法控制它。可是我不能让它们落在冥王的手里。迷茫是我不可逾越的障碍,但是我还是想着把它解决。其实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冥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的存在对于整个组织来说,对于你和我对着我的家人,我所关怀的人,甚至这个国家,这个世界就是一种危险,无论怎么说,他必须死。”

     这段话基本上是沈浩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他对于冥王的恨。绝对是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所以。在沈浩的眼里,冥王已经不是个人,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他必须死。

     天煞微微的皱着眉头说道:“这次的行动恐怕已经让三合会内部开始认真起来了,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还是顺观其变吧,如果出现一点点的问题,我们将会前功尽弃,那样对我们潜伏下来的人绝对没有任何好处可言。接下来才是你,因为你走在这个国家步入了找你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当地的政府忽视他们,整个团体,你也别忘了,还有一个你就生家族在等着你,那里面具有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心里面有数,他们就是疯子一群狗,也是这个政府养的狗,他们对暗杀,对于一些东西比谁都要快。”

     天煞不无担心地看着生活一天或许有很多的话想要在这里可以说出来,但是却知道说什么都是闲的,这些道理生活比谁都要明白,说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这是放生后多几个心眼不要是不要认为自己是天煞无敌。也不要让他自信心爆棚,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把自己推上,不可归路。

     沈浩轻轻的点着头“嗯了”一声,在这个事情上,他没有多做纠结,原因很简单,他清楚天煞心里面想的事情。两个人之间好像形成了一种默契,他们谁也不再提这些事情,可是他们心里面都明白,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才是此次事情的重点,想要找到冥王就此失去了这些,自己往后面对什么生活确实没有多想,他们这种人就是这样,有了今天,没有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