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00.第1000章 ,事情的目的性
    <!--章节内容开始-->    沈浩的话具有魔性,让乌达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看了凤十三一眼。

     凤十三带着温婉的微笑道:“那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我想他现在还有些时间来直到你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大。”

     乌达微微的有些热血澎湃,毕竟沈浩所创造的神话,基本成了国内一些帮派所历城的标榜,他们为了这个目的而进行着。

     “我能不能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老大这一点我不敢保证,但至少我可以帮你摆脱现在的困境,而且,还能做点让他们感觉疯狂的事情。”

     乌达有些兴奋的搓着手,舔着猩红的嘴唇发出嘿嘿的笑声,看着沈浩的表情像是抠脚大汉没见过小姑娘似的。

     急忙将两个人请了进来,这里的情况貌似稍微的有些不好,充斥着的人大概有三十来号,大部分身上带着伤痕,看样子当初是有过很激烈的战斗。

     “兄弟们,这一仗哥们被那帮犊子给算计了,很坑爹……不过咱们的告诉他们,咱们真不是软柿子,必须要把这个仇给报了,妈的……这天下还有人捏咱们?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捏回去。”

     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这里的士气很低落,这一点能从在场的恩眼睛里看得出来,那一抹隐藏不住的死回之色,看上去多少的让人觉得有些蛋疼。

     不过这乌达貌似还真会做老大,到了这时候也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当下给众人大气,道:“我们大姐头来了,我想她绝对会有办法的。”

     凤十三责无旁贷的走上前去,环顾了一圈惨状,道:“我知道大家心里现在不好受,可是这里不是我们的国度,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拼,你们已经清楚想要在这里立足是多么的艰难,当初我们再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是如何保证的?不是国家放弃了我们,而是我们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既然选择了,那就责无旁贷的走下去,不管前面有多么的艰难,我们都要咬牙坚持下去。”

     凤十三的话很平淡,道:“今日我来了,我就会陪伴你们到最后一刻,没人会放弃你们,我的一位朋友也来了,他也会帮助你们的……”

     貌似……这里的人依旧很低落,可是眼神之中不在那么的具有太多的死回之色。

     沈浩往前跨出一步,道:“都把伤养好了,这一次你们所需要的目标,是整个北海道。”

     “开玩笑的吧?”一直没有说话的人群,在忽然听到沈浩这句话的时候炸开了锅,整个北海道?这充数是扯犊子的天方夜谭,毕竟庞然大物挡道,他们就算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完成这任务的,可是沈浩却依旧微笑着看着众人,道:“我从来不会无的放矢,因为你没有一个成为一个将军的心,那么就连一个士兵都做不好。”

     沈浩的话依旧继续着,道:“先整理好伤势,乌达,麻烦你通知外面的人,给老子盯紧了港口,看看他们到底搞什么,一旦情况允许,不妨来一场黄雀在后。”

     “好,我这就去办!”乌达应了一声之后快速的离开。

     沈浩和凤十三接下来的任务变得简单了些,开始给这些伤员们包扎伤口,这帮人都是硬汉,一个个由于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可是他们咬牙坚持着,之前是因为看不到任何的希望而心情低落,可是如今貌似是被他们给煽动了些情绪。

     偶尔会因为疼痛而发出一点点的闷哼声,毕竟纱布撕开之后牵动的伤口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

     沈浩也通过这些人身上的伤口判断出了昨天晚上的情况,这些都是刀伤,是被人狠狠的砍了下去而造成的,甚至有些人连骨头都断了,可是他们是不能去医院的,一旦暴露出去,那么黑龙会的人将会穷追猛打。

     在混帮派的人手里,绝对没有任何的心慈手软,那是一种类似于灭绝的行动,如果说一个帮派灭绝了,那么他们的家人也会深受其害。

     这也是岛国人一向的行事手段,沈浩也是心中清楚。

     “你们好好的休息,短时间内伤口注意清洗,别让感染就行了,至于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去处理。”

     出了门之后,凤十三也是走了出去,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她的表情也有些改变。

     “怎么,不适合这种场合?”沈浩微微一笑,道。

     “你别给我说打架是男人们的事情,女人就不应该搀和,在我的认知里,想要做好一件事情,你就得忘掉你是谁,你压根就不是个女人,或者说是没有性别。”

     “哟,真的假的?那你现在心里性别是男,是女?”沈浩感觉这气氛微微的有些沉重,当下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你……”

     沈浩的话惹的人家凤十三弄了个大红脸,一时之间神色变得扭捏了起来,她怎么回答沈浩这个问题,尤其看着沈浩那带着坏坏的微笑,连心脏都有些不自然的狂跳了起来,这家伙……肯定有什么坏主意。

     “得,看来老子长得帅,都要惊动中央政府了,要是我把堂堂十三凤的成员给勾引走了……那岂不是成了罪过?”

     “沈浩,你难道不知道臭美是一种病?得治疗!”凤十三反驳道。

     沈浩啧啧就是一顿怪笑,道:“我咋就臭美了,咱们打个赌行不行?”

     “什么?”

     “就是我敢说我用一个月的时间呢,让你心甘情愿的喜欢上我,你信不信?”

     “滚!”

     “怎么,怕了?”沈浩笑的是更加的邪恶起来,这家伙扯起犊子来绝对可怕,甚至那挑逗的眼神,对于一个尚且还没谈过恋爱的女孩儿来说,太具有挑逗意味了,让凤十三直接翻着白眼给拒绝。

     “你还是准备一下这一次的行动吧,我虽然不知道你想做什么,怎么去做,但绝对不是什么安全的事情,就算你想和我打这个赌,至少你有命来和我打这个赌。”

     貌似有些小小的逃避,人家凤十三也很不配合的拒绝了沈浩这种没心没肺的玩笑,很是严肃的说着。

     沈浩无所谓的笑了笑,道:“我要是动起来,他们的确承受不住,不过凡事都要有个理由,这叫出师有名。”

     看着沈浩的样子,凤十三大翻白眼,沈浩继续认真的说道:“我自打来这里,就已经嗅到了冥王的味道了,貌似他们这一次的行动,怕是和冥王有关系了。”

     凤十三愣了一下,欲言又止。

     “这是一个猜测,毕竟若没有真实的内部消息,我怎么可能完全确定,你要知道那是冥王,他能把整个组织耍了三年,并且利用我和天煞做了很多的事情。”

     沈浩说到这里有些愤恨,语气变得有些冷,道:“而且我遇到了组织的背叛人员,他存在在这里,绝对不是什么秘密,或者说他也嗅到了某些不确定的危机,所以想要通过自己的手段来控制,去做一些事情。”

     沈浩的话像是在重复着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一样,不过说这无疑,听者有心,凤十三感受到了沈浩心中很浓郁的恨意。

     虽然不知道他和冥王,确切的说是整个组织和冥王之前到底是存在怎么样一个联系,可是现在看来,两个人之间最后只能剩下一个人,或许……

     凤十三的眉头一直紧锁着,直到沈浩忽然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微微的一笑,道:“别想太多,事情已经过去好久了,也别急于一时,有一句话叫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咱要相信,只要咱们等着,等到绝对的时候,总能把他给揪出来。”

     冥王的飘忽,以至于连十三凤的人也无从下手,或者说她们听闻了好几次关于冥王的消息,可是当她们着手调查的时候,他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个人能把整个组织给玩弄于鼓掌之间,把她们这些华夏最为出色的情报员玩弄于鼓掌之间,足够证明一切,难怪就算是沈浩以及他的组织,时至现在,也是一筹莫展。

     “冥王的神秘在于他的身份,以至于他到现在都没有亲自去做过任何的事情,他只是背后的一只黑手,如果……”

     “你错了,因为你不知道这只黑手手里捏着的到底是什么,或许是一把刀,或许是一把枪,或者是要了你命的其他东西,我们不曾小看过冥王,我也希望你们也同样不要小看他,从来没有人见过真正的冥王,你不觉得他藏的太深了些吧?”

     “可是,他已经露出了很多的蛛丝马迹……”

     “蛛丝马迹?”沈浩感觉有些好笑,道:“如果说那就叫蛛丝马迹的话,你也未免感觉我们组织太弱智了些,而且你别忘了,我们其中有个胖子,绝对不亚于你们十三凤的人。”

     “胖子?”凤十三愣了一下,道:“他没死?”

     “谁告诉你死了?”沈浩淡淡的一笑,道:“他不但没死,而且还活的很好,现在也是最后的大清算了,按照胖子的能力,处理那边的一些破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还得需要你们的一些配合。”

     “不管想做什么,我想我们都能给予你们一定的支持,我们的目标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