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94.第994章 ,坦诚公布的谈话
    <!--章节内容开始-->    “这个……”

     川岛梅子貌似有些小小的为难,站在那里略微的有些迟疑。

     “怎么了?”沈浩有些诧异的问道:“难道有什么问题?”

     “不……我以后就是你的女人,或许我是知道华夏的女人是有着绝对自主的权利的,就算是夫妻之间,也会享受到应有的平等,可是……在我们这个国家,只有女孩是自由的,她的所有行为都不会受到道德的质问和法律的谴责,可是……一旦确定了我是你的女人,我就必须要对你保持忠诚。”

     她的话倒是让沈浩很意外的,没想到她还说出了这种让沈浩感觉头皮发麻的故事情节,多少的会让人觉得不是很自在。

     三合会的人还真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麻烦,至少沈浩觉得呢……自己可以无情,可以冷酷,貌似对女人……一向都是自己的软肋啊。

     没来由的苦笑了一声,道:“可我是个华夏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我要接受你们这个国家的一些风俗习惯,当然,这也需要很多很多的时间。”

     沈浩貌似重复着自己就会成为一个岛国人一样,他这种自我的催眠,想要扮演成另外一个人,那就不需要去刻意的模仿那个人,只要自己是那个人,绝对是没有多少的破绽能漏出来。

     对于沈浩来说,他压根就没有见过那个叫林枫的卖国贼,也压根就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样的一个脾气,可是自己就是自己,就算这身份改变了一下,可是骨子里的一些事情,貌似也改变不了。

     一切顺其自然的好,做的大气一点,绝对不会因为扭扭捏捏而被人发现。

     反其道而行,有的时候所产生的意外之喜的确还是让人欣喜的,最起码这几天里,他已经成功的取信于三合会的人了。

     “那么,我就在这里等你吧,你完事之后我们再去睡。”川岛梅子微微的躬身,最后坐在了沙发上,安静温顺的像是一只波斯猫一样,她不言不语也不会打扰沈浩的。

     沈浩依旧在考虑刚才那个纸条,从对方说话的语气来说,貌似很熟悉自己,而且那个熟悉的身影,貌似是凤十三,可是杜宇记得他是在省城见到凤十三的,为什么她会忽然来岛国?

     难道说她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一切的问题貌似都有些奇怪,不过今晚只能这样了,她留下的信息是要让沈浩明天晚上依旧去哪个餐厅等她。

     这是一招危险的事情,不过貌似沈浩现在的一切行动都在被人给监视。

     这一想事情,就是足足好几个小时,或许是川岛梅子真的瞌睡了,坐在沙发上打盹而将一个抱枕扔在了地上,这轻微的声音才将沈浩从那种思绪之中给惊醒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直很安静的人忽然之间显得特别的紧张,甚至带着些许的惊恐,这倒是让沈浩感觉有些意外。

     “哦,没事!”沈浩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如此,可是能看得出来,那一切是来自于她的内心深处,貌似经历过很恐怖的事情一样。

     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女人才算是安静了下来,或许她从沈浩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一丝比较真诚的东西吧,最后,她也沉默了下来。

     “其实你能摊上我这样的任务,是你的不幸,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是否能获得过明天,或许我是一个亡命之徒了……”沈浩忽然开口说道。

     没来由的话让川岛梅子微微的愣了一下,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停了下来,最终沈是没有表达出来。

     “你或许很奇怪我会这么说对吧?其实你压根就不知道背叛了自己的祖国,就像是成为了无根的浮萍,无论你的上家给了你多大的好处,你永远戏耍不掉你那背叛者的身份,今时今日的事情我怪不得旁人,可是我却不想连累别人。”

     “林枫先生……”

     “你无需和我这么客气,其实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跟在我的身边是具有一定的目的性的,但是你别忘了,你所忠诚的东西未必能给你最想要的,不要愚忠的认为,你的一切都是他们给你的,他们只是在利用你。”

     川岛梅子没想到沈浩会和她说这些,或许说她自己也清楚自己其实压根就不需要隐藏什么,来到他的身边,这就是一个任务,用自己的命在完成一个任务罢了。

     对于她这样的女人,完美的外表就是她们最大的利器,可是完美的背后她们只是一个工具,那是不许有任何的个人感情,或者说她们也不许有任何的所谓的心思,她们的一切都受控与三合会,如果有任务的时候,你们会被推出去,可是一旦任务完成了,她们就成了某些产业需要的女演员,从此被榨干最后的一滴油水,直到你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利用价值,老死在某个肮脏的公寓之中。

     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对于川岛梅子来说已经很麻木了,能活到现在,第一点就要学会做一个乖宝宝,一个听话的乖宝宝。

     “怎么,就没有什么和我说的么?”沈浩微微的一笑,那阳光灿烂的微笑让川岛梅子微微的怔了一下。

     “林枫先生,我只是一个窃听你和摄像头一样的工具,想必你也知道我来到你身边的目的,或许你能对我说这些,这是我的荣幸,可是我并不能告诉你太多的东西,其实我也不知道太多的东西,我自打被他们从集中营里面带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选择,或许我还有一个任务你是知道的,那就是你在不受控制的时候,用我的命来换走你的命。”

     “哦,这可真不是一个好消息。”沈浩呵呵轻笑,道:“他们想要通过你来控制我,貌似还真有些让人不咋舒服,我这人就讨厌这些,不过……你是怎么想的。”

     貌似是沈浩把所有的问题放给了川岛梅子,这让她这个一向只知道执行任务的女人一下子有些短路。

     她们的生活不需要思考,她们的行动也无需去思考,只要机械化的去执行一切就好。她们就是用肉长成的机器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忠诚,忠诚……没有任何质疑的去执行好自己分配的工作。

     或许她如果只是简单的奉命是来杀掉沈浩的,这会很简单,她会用尽自己学过的所有技能,想办法将自己的刀送进沈浩的咽喉。

     可这时候沈浩要让她去思考,去想,让她去考虑自己的任务,这对于她来说,感觉就是天方夜谭。

     “也是,这对于你来说是一件很难完成的任务,不过在我看来,你还是有些选择的……我为了自己可以背叛我的国家,你为了你为什么不能背叛?你或许认为这一切是不可能的,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不可能?难道你认为三合会会比我们的国家强?你错了,就算你们的国家也未必能把我们的国家怎么样,确切的说你们的国家离开了我们的国家,会死!”

     当沈浩的话一点点的说出来,对于川岛梅子内心深处的一些信条就有了致命的摧毁力度,或许空口白文的没有任何的说服力,可是沈浩所做的事情,貌似从表面上看还真是那么回事。

     “因为我是一个敢反抗的人,因为我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而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机器,如果说你身上真的明灭了人类应有的情感,你刚才就无需那么的慌张。”

     沈浩貌似再用一个极其简单的例子诉说着她刚才流露出的一切,对于川岛梅子来说,这一切貌似都有些问题,可是将话说回来,其实这一切……只是一件很简单,再简单不过的事情而已。

     人之所以恐惧,那是因为她是人,如果川岛梅子真的只是某种意义上的机器,那就她不会感觉到任何的恐惧的。

     沈浩没有再说什么,该说的貌似都已经说了,继续追问说下去也没啥意思,或许足够的时间会让她明白一些事情。

     作为一个杀手,他可是见过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就像那些从小为了杀人而生的人,所过的日子,除却训练一些必备的既能之外,最大的目的就是摧毁自己的所有人类思想。

     他们也是被当成了机器来养的,而且是那种更为没人性的机器,他们从小就会被教唆着杀掉自己的父母,或者至亲的人,也许是自己的恋人,或许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宠物。

     只有过了那一关,他们的人性就会彻底的扭曲起来,在他们的眼里,这又有什么不能被他们给抹掉的呢,又有什么他们不敢下手的。

     沈浩伸着懒腰就往里屋走,留给川岛梅子的东西够多了,如果她能想明白就想明白,要是想不明白……沈浩也貌似没啥办法,他可不是什么救世主,肩上担负着是拯救天下苍生的大义凌然的目的。

     狗屁,要是天下有真正那样的人存在,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的坏人了。

     床不错,很软活,应该是高档的东西,卧室也被装潢的很有格调,貌似是出自其他大师的手臂。

     不过沈浩睡的却不怎么踏实,毕竟外面就有一个呗称作是机器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