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92.第992章 ,万恶淫为首
    <!--章节内容开始-->    没想到沈浩的回答会是这样,或许说沈浩会找一些借口将自己没有出手相助的事实给隐藏起来,可是他却表明了一个态度。

     那就是你们不将自己当一回事,我何必把你们当成是自己人呢?

     这就是沈浩最终的回答,也是很不客气的回答。

     那青年的表情连续变了好几遍,这才微微的一笑,道:“林枫先生的话的确没错,可在我认为,一般和人谈条件,都是想要找一个自己比较在行的地方进行的,如果能把握更多的有利条件,貌似……”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现在看来,我貌似没有资本和你们再继续谈下去了,是么?”

     “不不不……您误会我的意思了,无论怎么说你有恩于我们,就算这一次的事情你没有尽心,但你依旧给了我这个解释,我接受!”

     和沈浩谈论了许久,那个老头坐在那里闭目养神,一言不发,貌似现在是那个年轻人的主场,他说什么并没有什么意思。

     可是沈浩却知道,真正能说话的人是那个老头,或许这个年轻人只是他培养的年轻人而已。

     为了锻炼和培养他,貌似所有的事情开始往他这边推了。

     和沈浩继续的扯皮,那青年人忽然拍了一下手,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手里拿着一些东西,放在了沈浩的面前,道:“林枫先生,这是我们答应你的东西,还请你笑纳,无论往后我们会以什么样的身份相处,尚且还不能确定,但此刻我想我们还是朋友。”

     这里面貌似是有些沈浩急需的东西,护照,还有一张银行卡,一塌现金,以及其他的东西,还有两把钥匙,一把是车钥匙,另一把估计是某个房子的钥匙才对。

     果然,下面有两个房产证,由于沈浩不认识岛国的字,所以他没有看着房子到底属于哪里。

     确切的说看懂了又能如何?对方给的东西,依旧在对方的控制范围之下,如果人家想收回,那也只是举手之劳,别把这些东西当回事就好。

     沈浩离开了,年轻人用岛国语问道:“爷爷,我这样处理这家事情对么?”

     那老头这才睁开了眼睛,道:“你认为对么?”

     青年微微的皱眉,这才小心翼翼的说道:“我总觉得这个林枫貌似有些看不透,他给人的感觉很奇怪,仿似是有把柄在我们的手里,可是一切又不受人控制。”

     老头貌似没心思去理会关于沈浩的事情,道:“至于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不过你要明白一点,这一次的黑龙会是为什么而对我们大打出手。”

     “您的意思是……”

     “华夏有一句谚语,叫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情,他们那个副理事长是不是我们做掉的,这你我心里都清楚,我如今老了,在会里面的地位不如以前的稳固,而且老会长也身体出现了些问题,他的子嗣,以及身边的几个年轻副理事长都有些想法。”

     “三合会存在数百年,是我们的祖祖辈辈努力打拼下来的,有许多的事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我们保守着自己的产业,尽可能的让他健康茁壮的成长,可是这不是我们一个人的意思,而且很多人都想要做点什么,来分化我们的内部。”

     “我清楚你的意思,我也明白该怎么做。”年轻人的眼神之中闪烁着让人无法捉摸的色彩来,貌似带着些许的狰狞,以及……

     “不,你依旧没看清楚形势,现在有人已经对你下手了,这一次针对龙泽的事情上是显而易见的,对方想要通过黑龙会将你困在这里,如果你不能跳出这个圈子,只能选择被动挨打。”

     随着老人的话,年轻人的表情是微微的一僵。

     “这只是一个开始,黑龙会多年来和我们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一旦这个平衡被有心人打破,两虎相争之下必有一失,到时候无论我们是胜利了,还是输了,都不会有一点的好果子吃的。”

     年轻人知道老头想表达一个什么意见,这是挑拨离间的做法,虽然说自己这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可是并不代表人家黑龙会也知道这就是一场的阴谋,对于这种无法确定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莫大的挑战,这个挑战一个不好就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上去。

     或者说他会退出三合会的历史舞台,成为他人上台的牺牲品。

     无论怎么说,这对于他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他要做的就是怎么才能获取这事情的主动权。

     “爷爷,我会想办法将我的人给调回来,北海道是不容有失的,一旦丢了自己的大本营,那么东京的那些副理事们肯定会拿着个说事,到时候……我们将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一个不好全盘皆输。”

     “放手去做吧。”老头说完之后继续闭上了眼睛,或许对于他来说,这些风雨貌似一点效果都没有,人活到了这个年纪,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大风大浪经历的多了之后,总会用最简单的方式开始处理一些事情。

     年轻人走了,老头再一次的睁开了眼睛,对着身后的人说道:“给我查查华夏那边,我总觉得这个林枫有些不对劲。”

     “是!”手下人应对了一声离开。

     对于老头来说,心里面貌似扑捉到了一些事情的不对劲的地方,那个叫林枫的年轻人处乱不惊,以及处理事情的方式比起自己都不弱,如果这真正的是一个华夏普通的军官,那也未免太过于可怕了一些。

     如果他就是林枫,那么他提供的那份东西到底是真是假?或者说,他是真的投诚于三合会么?问题貌似他也搞不清楚,不过他并不着急,只要沈浩在自己的底盘上一天,那么他就不可能折腾出多大的浪花来。

     能活的那么久,不仅仅需要实力,而且还需要智慧。

     外面停着的是一辆崭新的法拉利跑车,按了一下给自己的安全锁,那边发出的声音就让沈浩明白的感受到了那车的豪华。

     说实在的,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豪车美女什么的他是最喜欢的……

     貌似想到什么就能来什么,当沈浩拉开了车门的时候,副驾驶位上就坐着一个高挑漂亮至极,火辣的快要爆炸的女人。

     “您好先生,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暴露的着装下,大把大把白花花的皮肤就要从那简单的V领里面跳出来,偶尔落在眼前的那一抹的东西,沈浩觉得自己貌似有些按耐不住一样,这女人的确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味道来。

     至少能从那慑人的妩媚眼神中,沈浩就能感受到能挑逗出内心真实的火焰。

     “香车美女,我是林枫,美女你怎么称呼?”

     “川岛梅子,往后我就是林枫先生的人了,希望您能待我好点。”

     “好,走吧!”沈浩微微的一笑,心中对于那个年轻人的安排还真是佩服。豪宅,豪车,送个美女来收买自己,而且这美女肯定不是简单的看上去那样,三合会出来的人,绝对没有几个是好像与的主,将这个女人放在自己的身边,貌似就随身携带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一个不好就会爆炸,会让自己粉身碎骨。

     貌似沈浩也没有理由真拒绝漂亮的女人,长路漫漫,这陌生的城市里面连语言都听不懂,举步维艰的生活貌似还是有些小小的压力的,有这么一个会说华夏语的岛国人在身边,至少出门总不会饿死。

     车子带着呼啸声从这里离开,在路上沈浩没有问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这女人相对来说也很安静,不会主动找话来和沈浩说什么的,安静的坐在那里很容易就会当她不存在。

     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暗道这绝对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个漂亮的女人放在自己的眼前能被人无视掉,证明她绝对是一个能随时都能隐藏自己的人,几乎是自己潜意识里本能给自己敲响了警钟,可是沈浩却没有过分的去表达什么,这一路上的安静倒是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今天那老头子貌似是在和自己玩了一场的心理战,但是他能感受得到,貌似他们之间是出现了什么问题,那老头子无意之间露出的怀疑已经说明了问题。

     “林枫先生,请问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沉默的女人忽然问道。

     沈浩一愣,微微的一笑道:“时间还早,我想在这周围转一圈,差不多了再回去睡觉吧。”

     沈浩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或者说他尚且还没调查清楚自己身边将会出现什么样的人。他的身后依旧有人跟着,或许是另一方的人终究还是没有放弃跟着沈浩的意思,这种步步紧逼的意思,貌似是非要和自己见一面不可。

     沈浩通过定位仪是行驶上了一座山峰,找了一个空地这才将车子停了下来,站在旁边的车门处便抽了一根烟,等待着跟在后面的车。

     两辆黑色的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听到了对面,通过剧烈的光让他看不清楚那边站着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过沈浩依旧是背对着他们的。

     “这位先生,你挡着我们的道了。”对方用岛国语说道。

     沈浩听不懂,可依旧没有动。

     那边的人貌似显得有些气恼,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随即怒气冲冲的就要上来和沈浩理论,可就在此时他的身后站出来了一个人,一把将他给拉住,低声的说了两句。

     “林枫先生果然够警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