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34.第1034章 ,受不了的刺激。
    相互作对的青年男女,总是做出一些让人觉得不可理喻的事情,就像此时。天煞就这样冷冷的看着沈浩,一语不发,最后重重地哼了一声,说道:“怎么不敢吗?还是对着你这位漂亮的美女不敢?不过你沈浩就是这样一个人,永远是嘴上说说,现实之中,永远不敢做什么!”

     那嗤笑的声音,能把沈浩给气死,尼玛,老子好歹也是个大男人,有你这么埋汰人的吗?还在凤十三面前丢人,这不是重重打自己的脸吗?他感觉天煞很可恶,可恶得恨不得把她拉过来狠狠的揍一顿,当然,肯定只能揍她的屁股啦!

     那么漂亮的是个妞,要是把人家给揍得变了形,亏了的人还是自己。所以沈浩,现在只能就这样看着,最后呢?轻轻的嘿嘿笑着,说道:“行,算你狠,当我拿你没办法是吧!”

     凤十三听这两个斗气的人,没来由的就笑了出来,说道:“你们两个人真可笑,明明彼此之间相互吸引着,都喜欢着,感觉是怎样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这里面就我们三个人,何必要这样呢?咱们大伙儿把话说明白,反正沈浩也不是你,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他身边的女人多着呢!既然选择了,还不想面对,这算什么?”

     “哼,没想到你堂堂十三凤的人,竟然,会选择这样的路,何必呢!”

     天煞带着一些不屑,可是眼神之中看不清楚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光芒,她没敢再看过去。

     “无论我是谁,和男女之情没有任何的关系,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怎么去掩饰都无法,掩饰自己的内心,我何必要要自欺欺人呢?我又何必像你一样,非要压制自己,去否认我喜欢沈浩,那样对于我有何好处?掩耳盗铃?何必呢!”

     听闻老凤十三的话,沈浩很自豪地笑了笑,一时之间有些忍不住,直接一口吧唧的亲在了人家的脸上,这几声弄的响声特别的大,也不管她天煞听没听见,随即就把人家给压在下面。

     “啊你要干嘛?快下来,快给我下来。”虽然凤十三把话说的这么漂亮,可是真要做起来绝对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种大胆的作为,让凤十三有一种无法自拔的恐惧感,她可清楚沈浩那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尤其在女人的事情上面,一向都不可能有所抗拒的。

     “他要是真敢,我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那边天煞嗤笑了一声,毫不畏惧他们来个现场直播,沈浩做给她看,无所谓,反正已经见得多了。

     的确,沈浩是在装腔作势,但是,的确被这一句话给急出了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顺手一拉就把凤十三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露出了黑色的内衣,沈浩是熟人,绝对有办法,在分分钟内,让女人变成一个裸体

     沈浩很熟练的游走在她那美丽的躯体,仿似他清楚凤十三哪里比较敏感,起初凤十三还在努力的克制着,只可惜凤十三之前和沈浩暗中的那些动作,已经让她心猿意马,现如今热浪重新袭来,还更加猛烈,就像是海啸来了一样,那感觉直接压制不住了,她的声音放肆的叫了起来。

     凤十三,有一种偏执的姿态在里面,原因很简单,她看着天煞也来气,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在那里做做什么呢?所谓贱人就是矫情,把这句话用在天煞身上可能有些不对,可是沈浩有什么不好的?反正都那样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女人嘛,一辈子图的不就是这个吗?

     原本做的是假事,现在却是假戏真做,两个人就这样交织在了一起。忽然,那边的光直接就亮了起来,天煞的样子露了出来,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眼睛直直的望着这边,两个人的声音已经如二重唱,不,确切的说是交织在了一起。看道这架势,貌似有些过分了。

     “免费的春宫我为什么不看这么好的电影不是缺了一个观赏者吗?继续继续,继续,你们继续。”天煞说道,牙关不自觉的咬得越来越紧。

     听着声音感觉很随意,可貌似她很生气,可是她没有表现出来,这就是天煞,她很容易就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可是她终究是个女人。

     沈浩感觉蛋疼,尼玛,现在这样看着老子,是不是绝对不给自己活路啊行,今天算你狠,老子今天也豁出去了,不过事后想想这样做也不对,可就在要起来的时候,凤十三却拉了他一把,貌似她不想让沈浩离开她的嘴唇,而这时候两个人嘴巴上,处于了一种癫狂的状态。

     她用那双修长的双腿夹住了沈浩的腰,就这样紧紧贴着他,不留一丝的缝隙,缠绕着,让她完美的曲线彻底展现在面前,她的衣服已经被沈浩扒拉得里面的风光彻底的露了出来,这时候沈浩已经是到了悬崖边,根本就刹不住车,这下心里面感觉之纠结。

     玩火者终将自焚,沈浩就是这个玩火者。

     可是美色当前若是没有一点点举动,那未免也太不男人了。

     更何况身下有着这样的一位美女,而且这种时候,沈浩要是不做点什么感觉对不起自己。

     慢慢的,慢慢的,沈浩也进入了状态,此时他也不需要顾忌那么多了,眼前的凤十三,也是绝对的美女,和自己相处了那么久,发生了那么多,若说不动心,那是假的,用来骗人的。

     两个人之间的动作,让天煞感觉有些无法适从她能看得出来,两个人已经动心,之间的那火焰已经被点得彻底,而自己更是那个扇风的。

     虽然说嘴上是不断的嘲讽沈浩,可是她不是一具死尸,她再无法看得下去了,为今之计也就只能躲得远远的,走出了山洞。

     沈浩已经意思比较模糊了,这时候的他,只是想着眼前的人儿,一切都被抛诸脑后。

     凤十三并不是一个经验多么丰富的女孩,确切的说她只是一个初经人事的女孩,连恋爱都没有谈过,还谈什么男女之间的那点事情?

     现在她显得比较被动,然后随着沈浩的拨弄,而感受着,这是她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

     是的,无论是心里还是肌肤上,都传了一种酥酥麻麻的快感,这种感觉不断的在脑海中放大,一点一点都洗刷着自己的理智。

     沈浩也是沉迷于这种,确切的说这些日子,他的神经系统一直处于一种特别紧张的状态。

     有的时候,这种状态需要释放。

     他现在就是一种释放,那种深厚独特的释放。

     嗓子里面发出了低沉的嘶吼声,他慢慢的开始变得不理智起来了,疯狂之中,有些虐待式的疯狂,仿似在发泄着什么。

     坐在外面的天煞,静静感受着吹来的冷风。她忽然感觉到了沈浩,貌似压制着一种愤怒,一种说不上的恐惧,总而言之,是很复杂的东西,她的心忽然一下子就被揪了起来,没来由的好像理解了什么。

     “难道是我误解了你吗?”

     她喃喃自语,这种烦躁无法排斥,自然而然地从身上摸了摸烟,可是摸索了很久,却没有找到。

     本能地返回了山洞,却发现两个人已经交织在了一起,这次是彻底的交织,白花花的肉体在火光之下尤为的清楚,看着他那痴迷的眼神,她才清楚,原来沈浩真的就失去了意识,只是本能的表现,这时候显得特别疯狂。

     身下的凤十三显得有些痛苦,毕竟这是她的第一次,只是她貌似也感觉到了,没有阻止这一切,用自己的身体承受了这一切。

     “是不是很痛苦啊!”

     俯下了身子,却拉住了凤十三的手,然后小声的说道。

     凤十三,有点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强忍着自己的眼泪不让流下来,然后点了点头。

     “我算是明白了,你是真的喜欢他,或许以前我真不了解他吧,对不起!”

     说完这话,她在沈浩的衣袋里面摸出了一包烟,顺手拿走了打火机,再一次的走了出去,这时候他不再迷茫。

     是的,口口声声说的喜欢,原来不是喜欢,他就是没有理解,到底沈浩需要什么。

     她摸不清楚沈浩为什么会那么花心,需要那么多的女人?可是沈浩又不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喜新厌旧。并不是说,用过的,就是用过了,。

     他的秉性,让他不能放弃任何一个身边的人,就这样他身边女人越来越多,可是有几个女人是真正的能陪在他的身边呢!

     自己和沈浩相处的日子最多的,可是她却没有给过这一切,是的,杀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有的时候心里也会变扭曲,如果不把这些负面的情绪释放出来,压抑的时间长了,总会给自己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的沈浩也许正在释放自己的内心吧,凤十三理解,而自己却没有,不过是为了所谓的那点点自尊啊!所谓的坚持,为了自己那可笑的一点点所谓的姿态,犹豫着进入沈浩的“圈子”。

     “值得吗?”她轻声地问着自己,忽然觉得,这个答案让自己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只可惜明白的稍微晚了一些,如果自己不离不弃的一直陪着,那么这一切就不会发生,或许他只是属于自己的。

     或许是自己多心了吧,想得太多了吧,可是事已至此,貌似只能接受。

     香烟是一根接着一个,忽然,她低头看了眼手中的烟,彻彻底底的明白了自己抽烟其实不是为了耍帅,只是内心压制的东西,想给释放出来而已,就那么简单,其实答案一直就在自己的手里,只是她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