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32.第1032章 ,黑暗的山洞。
    逃亡是件很痛苦的事情,这时候他们不知道往哪走,因为整个城市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中,如果一旦露出马脚,那么,他们面临的将是整个国家机构,以及刘升家族的全力追杀。

     比如此时沈浩清楚地了解,甚至一点都不会怀疑。二代成员对于柳生家族来说,绝对是不可多得的,能活下来的二代家族人员,那绝对是可怕的,死一个便少一个。

     如果谁杀了他们,那就是和他们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

     他们手眼通天,整个城市里面密布着他们的眼线,有监控的路途肯定会被发现。

     凤十三所掌握的是情报部门是不能去了,毕竟内部出现了问题,在找不出那个内奸的情况下,上门直接是找死。

     虽然说组织上面也有,可是他不保证,组织里面就没有内鬼。

     两个人的沉默,最后让沈浩拿定主意去哪里?沈浩想了一会说道。离开这座城市,去任何一个乡里生活一段时间,等待风声过了,然后再回来。

     天煞想了一下,道:“那行,也只能这样了。毕竟现在他们是逃犯,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是必杀的。”

     十三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因为只有可能是自己人出现问题,这几天她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这事没办法说。

     害得沈浩落到如此地步,这伤口恐怕要养上一些时间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能离开这里,已经走了****运,不要抱太多的乞求。”沈浩淡淡的说道:“但是必须要找到他。”

     沈浩的语气很冷,冷的就像刮骨的寒风?吹打在人的心里,让人不寒而栗,天煞很清楚,此时的沈浩虽然很虚弱,可是他是彻底的怒了。

     被人出卖的赤裸裸,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把刀,直接刺在了自己的心里。

     同时也是沈浩最痛恨的一件事情。

     车子行走的是漫无目的,最后他们停在了一座大山之前,对于岛国来说,能出现这种山绝对是一个奇迹,就像他们心目中的神山,富士山一样,那是岛国最大的山。

     这座山看上去更高更大一点,诞沈浩确定绝对不是富士山。

     现在不是他们不走了,而是前面没有任何的路了。

     这个地方是否安全,他们并不知道,所以他们只能弃车,三个人步行走进了山里面,天煞趁着这个时机,发现了几株草药,然后采下来之后交给了沈浩道,处理一下伤口。

     陈浩报以微笑,对她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不客气。”天煞难得的回答了一声。

     越是野外生存,沈浩绝对是行家,他观察了下周围的情况,点了点头说道:“我们的运气很好,这座山是天然的,里面还有很多小动物,如果运气好能找一个山洞的话,那么我们就不会夜宿外边了。”

     对于沈浩的能力,天煞一点都不会否认。凤十三也是盲目地信任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么,一切靠你了。”

     他们的运气的确很好,在半山腰找到了一个山洞,沈浩,率先进去之后检查片刻,最后在确定没有危险的时候,对他们两人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两个呆着不要出去,我去找点吃的,我想我们会在这里面呆很久很久。”

     “算了,将就就将就吧,总比死了的好。”天煞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于两个人的气场,凤十三没来由道出了皱眉头,这两个人也算是极品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在那争执着,哎,这人啊……

     沈浩快速的出去,没过多久便提着两只野兔和野鸡,随便扔在地上,对他们说道,这可能就是我们这几天的粮食了,节省着点。

     山洞不大,但是容纳三个人没有任何的问题。毕竟是两个姑娘家,这样到处爬满蜘蛛,怎么都有点不适应。里面乱七八糟堆着这些杂草,还有不知什么动物的粪便,有些很奇特的味道,最终的他们还是选择,将这里收拾一番,树枝扫地,然后讲了一些枯枝,生起了火堆,沈浩快速的收拾了打来的野味,随后便小心地放在了火上烤。

     火光之下,三个人的表情或明或暗,不知道想着什么?沈浩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只能将衣服脱了下来,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之前他只是用衣服遮盖,并不能本能地解决这些问题。

     现在刚脱衣服的时候,扯破了伤口,疼得他是龇牙咧嘴的风十三感觉到了一些问题,急忙回身,非常吃惊的说道:“你真受伤了?”

     急急忙忙的就走了过去,就要帮忙,旁边的天煞却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想帮他,还是找点水比较好,他的伤口已经都合在了一起,不能打开。”

     凤十三听着她的声音,然后这才发现沈浩受的刀伤很深很深,同时也暗自惊讶,这到底是什么人干的?沈浩的身手她很清楚,普通人根本进不了他的身,能将他伤成这样,难怪呢,天煞一定要冒着生命危险回去救他,看来天煞的决定是对的。

     好在离山东边不远处就有溪水。凤十三带着水回去之后,沈浩麻利的处理了一下自己的伤口,那道伤口看上去特别特别的让人感觉害怕,也凤十三有种不敢看的念头,虽然她见多了。

     反倒这时候天煞异常的果断,快速的跑过去帮沈浩处理着伤口,头上采来的药,然后慢慢的将其包扎起来,对沈浩道:“还好,没有伤筋不动骨,但是这几天你是没办法在做什么了?”

     然后沈浩只是笑了笑,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受伤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就像沈浩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洞穴里随着沈浩闭眼休息陷入了无声,天煞轻轻地处理着那些牲口换下来的物品,然后,将它放在火里面烧掉,人在外面的时候,或者说是在这种没有着落的地步,总会想尽一切办法来保护自己。

     凤十三微微皱着眉头,脑海之中快速的闪现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包括她和吴达之间的谈话起,还有一些自己没有考虑到的东西。

     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的天煞,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了,她不知道眼前这位的底细,毕竟她不知道坐在她面前的,正是组织的头号情报人员天煞。

     “你想说什么,问吧!”

     天煞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或许她对凤十三微微的有点意见吧,毕竟她还是和沈浩在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在沈浩身边出现任何一个女人,她都会产生一点点的抵触,或者说这是女人的一种很特别的感觉吧,说不出来,但它确实存在。

     “也没什么啊,我只是感觉事情很奇怪,今天……”

     “感觉今天的事情很奇怪吗?”天煞冷冷的哼了几声,道:“这是肯定奇怪的,原因是我们被人出卖了,你应该感觉到了,这是冲着我们来的,你作为十三凤中的人员,难道不清楚,这其中的一些道理吗?”

     “知道你很奇怪吗?难道你不知道我?”天煞很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最后叹了一口气,道:“哎,算了,上到老大,然后到你,我都很清楚!”

     “那么,你是?”

     凤十三有些诧异的看着她,十三凤在国家的位置很重要,没有一定的身份,那是不可能知道的,她竟然说,从大姐到她,全部认识。

     “哎,我怎么说你才好啊?十三,你面前的这位是和我齐名的天煞,她要是不知道你,那可真就怪了,同样作为情报疯子,难道你们就没有照过面?”

     沈浩忽然睁开了眼睛,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了两人之间,他此时比较难受,伤口被重新给割开,疼痛得神经紧绷,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总不能叫出来吧?尤其当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面前。

     听闻他们说到这个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这时候他也只能站起来说句话,一来是分散下自己的注意力,暗地,当然也是调侃一下两位姑娘。

     “你不多嘴会死啊!”天煞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说道。

     “不多嘴,那真的会死。”沈浩苦笑了几声,轻轻地活动了一下肩膀,上面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倒吸了一口气,暗骂一声,特妈的。

     绝对不是小看自己啊,还是稍微拖大了一点些,不过他也清楚,柳生家族不仅仅是二代的成员,自己这次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那么下一次呢?他还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沈浩不知道,不过现在他已经没有选择,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他们将会动任何所有可用的,将整个东京的监控拽在手里。然后然后一点一点的把自己给挖出来。

     沈浩想要走,那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可是现在身边带着两个女孩,天煞还好说,但对于凤十三来说,面对围攻,绝对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现在他得考虑一切后果。

     皱着的眉头怎么也没有松下了?最后沈浩,松了一口气,暗道,既来之则安之吧,怎么舒服怎么做。现在当务之急必须要把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给找出来,这样陷于被动之下,很难做出任何的事情,况且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敌人,冥王躲在暗处。随时都有可能给自己致命一击。

     “你别以为自己不说话就可以当成个死人,想要我们在这里继续待下去,那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把时间耗在这里。”天煞幽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