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8.第508章 ,先阴他一波再说
    人类的参差不齐,这是难免的,国安部是一个部门,也会如此。

     自打温树云离开了办公室,陈志云一直在想着……

     那动人的身姿已经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稍微的想想就感觉全身火热难受,配合上她刚才那种不屑一顾的气质,把他的心聊骚的不要不要的……

     “你,去盯着她。”陈志文脸色依旧阴寒,对于内心之中真实的想法和渴求,极力的掩饰了起来,想要得到温树云,就必须要抓住她的把柄,他就不相信温树云真能甘心。

     手下是一个阴沉的大汉,点了点头后没有说任何的话,转身离开了。

     陈志文盯着大汉的背影,得意的一笑。

     权利,真是一个好东西,当年他敢在部队胡作非为,不就是因为自己背后有人么?是,你可以赶自己离开,但那又怎么样?他陈志文只要后山不到,就可以为所欲为,依旧可以东山再起,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

     琉璃国安局对于京城而言,山高皇帝远的,自己是这里名义上的老大,那个还敢说个不字?至于上面,呵呵……一个成功的政客,学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欺上瞒下,嘴长在自己的身上,话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如意算盘打好了,先解决了眼前的事情再说。

     温树云很恼火,现在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沈浩选择了从组织上退下来,可是呢还是被卷入各种纷争之中去,有的时候看来是必须要做的过分一点,至少也要警告一下那些从心不良的人,这个陈志文,摆明了就是个草包,一个会愚弄的人。

     虽然气恼,可是温树云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感觉这样不行!

     这一次的事情和沈浩是脱不开干系的,倘若不知道陈志文也就罢了,但现在依然知道这家伙不是个东西,一旦……

     真要是把沈浩给牵扯进来,温树云真不敢保证他会和你好好说话,说不上就用最为极端的手法将你给解决掉。

     思前想后,温树云觉得此次的事情还是别去和沈浩说的好,至少截至目前不让他知道是正确的……

     但必须要解决,那么问题摆在面前,该怎么解决。

     最后,温树云嘿嘿的冷笑了一声,已然有了决定。

     老七在琉璃之后有些幸福的郁闷,和沈婷之间算是不清不楚了,人家小妞儿毕竟脸皮薄,对于他呢还是若即若离的,貌似还有些成见啊,可这好过当初那种只要见人,就把他赶走的尴尬局面。

     自打答应帮忙,追查琉璃隐藏下来的一些事情之后,老七敏锐的感觉到,事情有些麻烦了,因为这里面有一条道,根本就不是走私的,属于……

     本来想着不胜不想的解决掉就算了,可是一旦牵扯上这些麻烦事情,那就成了扯皮,打嘴仗的事情了,一旦真成了这样,还要打掉这些人?开什么玩笑,这些人一旦闻风,估计早就跑掉了。

     可就在他准备着手把这些人给一窝端掉的时候,老首长打来了电话,让他这段时间老实点,从老首长的语气上而言,明显要有事情发生。

     内部其实没有那么稳定,没个地方都有争斗,上层也是一样的,老首长已经老了,听说开始选定接班人了,对于这位置,很多人都盯着,别的不说,老首长经营多年的特战队,手都底下掌握的特种兵以及特工,情报,都有个完整独立的体系。

     就拿九龙十三凤而言,就是很大的一个杀器,至少落在有些人的手里,谁能保证人家不会以权谋私,拿着这些人的生命安全做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可是这些事情和老七无关,他已经铁了心的想退下来了,尤其当见到了沈婷,他就感觉如果错过了,这辈子将会后悔。

     温树云忽然打来了电话,说请自己吃饭,老七的内心里开始捣鼓了……

     和温树云认识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女人就是个变态,加上变态的身份背景,欺负人的话,那是一欺负一个中,当初有些人欺负她来着,你猜怎么着,人家直接往死里的训练你,训练到你没一点力气去想事情。

     这可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啊,反正是老七是敬而远之的,还有一点,那就是温树云请客,绝对没啥好事情,他太了解这个对头朋友了……

     不过人家都说请客了,还的去,谁让人家现在是大舅哥的女人呢,往后要把沈婷给娶来,人家摇头沈浩还要稍微的考虑一下呢,巴结巴结总是好的。

     硬着头皮去了温树云指定的地方,人家已经坐在那里点了好几个菜,端着一杯红酒,优雅的品尝着。

     老七的眼睛一亮,见惯了一身戎装的温树云,都习惯她没有性别之分的做事方法,如今穿着性感大气,露出一截比常人还要结实的美丽小腿,简直就太不像话了。

     原来,这妞儿是个美女啊,难怪当初那么多人想着追人家呢。真是便宜了沈浩那家伙。

     “坐下,带着一副死人脸,难道我请客就那么让你难受?”温树云瞪了他一眼,道:“是不是感觉我没把沈婷叫来,你心里不爽啊?”

     “哈,还真有点,你请客,我向来头皮发麻,有事情说事情,别给我整出那么多的弯弯道道,还有,别****我,我已经名草有主了。”

     温树云用古怪的眼神看了老七一眼,让其心里发虚,没来由的就感觉矮一头啊,两个人平辈相交,往后还沾亲带故的,这日子……

     “少来你那种流氓的说话方式,你也没必要给我表决心,难道我不知道你么?”

     果然,你怕什么,人家就给你提什么,老七的脸色有些阴郁。

     “行了,死人脸先收一收,你过去的那些事情我只能同情,但是眼下的事情还是稍微的珍惜一下吧,沈婷不错,对你而言,就是一张白纸。”

     “你这什么意思?”老七不乐呵了。

     “什么意思?老七,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荒唐事情,都特么过去了,现在说出来没啥意思了,你这是非要我说说?行,不过我不想对你说,我要去给沈婷说,反正我这个当嫂子的,和小姑子交流交流感情,总要有个话题,是不?”

     老七是彻底的被打败了,谁让人家知根知底,还有办法收拾自己呢?

     郁闷的老七只能低头不语,看的温树云忽然一笑,老七却忽然抬起头来,道:“你得罪什么人了?”

     “恩?”温树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脸色一寒,重重的哼了一声。

     老七是何须人也,怎么会发现有人跟踪过来?但是温树云没有注意到这些,看来对方也是这方面的高手。

     “这个混球,还真敢来!”温树云带上了戾气,差点拍桌子而起,好在老七见机快,将她给阻止。

     “别管她,既然对方的目的你知道,无妨我们先给他点教训再说。”

     老七忽然坏坏的一笑,对于摆脱这种简单的跟踪,人家是老手。随即他开始四下里环顾了起来,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那边穿军装的人身上,咧嘴一笑。

     如果要是让沈浩在这里,估摸着笑了……他可是知道那人是谁的,不就是那个林梢么,当初拽的像个二百五,结果让毒蜂小泽玛丽给绑走,然后被沈浩给弄回来,由于之前的事情没捅出去,加上他老子的影响力,所以这事情就这么给压了下来。

     可是这家伙貌似还没学乖,一副张扬的要死的样子,出门泡妞还要穿军装,还以为别人不知道你是个当兵的一样。

     不过呢,利用身份泡妞,好似真的很容易啊……现阶段的妹子,人家就是为了你那点身份,然后跟着你鬼混呗。

     不管虚荣也好,还是另有所求也罢,总而言之,一个年轻的军官放在那里,前途肯定是无量的,至少从对坐的妹子那么漂亮来说,林梢此次是赚到了。

     老七已经从桌子上起来了,将没有喝的红酒端了起来,晃悠悠的走了过去,来到林梢的面前。

     “哎,你这王八蛋,又出来勾引人家的老婆?”

     林梢闻言一愣,有些奇怪的抬头看了一眼老七,一脸的愤怒,刚要破口大骂,人家老七率先发难,直接一杯酒就泼在了林梢的脸上。

     “你……啊,你要干什么?”这一下子有些乱了,林梢直接变成了落汤鸡,脸上身上全是酒水,好不狼狈,脸色铁青的看着这个发神经的老七。

     温树云站在远处,露出了会心一笑,随即也起身,向着那边跟踪追击的壮汉走了过去,漫不经心的耻笑了一声。

     “你还真是个男人,被人家带了这么大一定绿帽子,还能坐得住。”

     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确保周边的几个人是能听见就好,这个跟踪温树云的男人脸色瞬间刷的就变了。

     别人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难道他还不明白么?自己已经暴露了,人家开始行动给自己找麻烦了。

     这时候他能怎么办?男人什么帽子都能带,只有一顶帽子,那是绝对不能带的,而且温树云这个挑衅……

     旁边的人怪异的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壮汉,有些人会心一笑,更多的人是嗤之以鼻,难怪一个大男人孤零零的来这么高档的餐馆吃饭,感情你是为了跟踪妻子出轨啊,都怀疑你张那么壮只是一个幌子,压根就不行的男人?

     也难怪啊,那个兵哥哥长相殷俊帅气的不要不要的,再看看你五大三粗,肯定也那上面不行,就导致了人家出来打野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