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7.第507章 ,荒唐的上司
    次日的刘静茹睡到了很晚,还好梁秋霜也没有去公司,古怪的看了梁秋霜一眼,发现这妞儿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很淡定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下床后的刘静茹在卫生间里发出了一声尖叫,吓得沈浩都一个哆嗦,问了一声怎么回事。

     结果回答让沈浩苦笑的厉害,妞儿顶着两个黑眼圈,而且走路都飘忽,跌跌撞撞的。

     沈浩当然知道昨晚她没睡好,可是没招,这要为了自己的幸福,梁秋霜心中的那点纠结,必须要那么做,一步步的诱导着刘静茹犯错,这就是变相的逼迫,可是沈浩感觉,没有多少的问题。

     他的确昨天累的厉害,毕竟有些东西过了就会伤及身体,好在身体老本那是十足的雄厚,偶尔这样还是能短时间内回复的。

     当下做了饭菜,坐在了桌子上,梁秋霜明知故问的问道:“怎么静茹,没睡好?”

     刘静茹差点疯了,你们累了睡了,我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发出来,能睡得着?可是梁秋霜吃定了那样的事情自己不提,你刘静茹也不会说。

     “哼,秋霜,今天这仇我记下了。”

     “哟呵,咱们姐妹有什么过不去的梁子?你说,只要说出来,要是我错了,我认打认罚。”

     看着忽然蛮不讲理的梁秋霜,这种不要脸的程度果然是得了沈浩的真传,这太可怕了,这才多久的时间?别的什么都不学,就学人家的坏毛病。

     “别那么看我啊,你倒是说啊。”

     “梁、秋、霜!”忽然刘静茹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扑了过去,咬牙切齿的去挠梁秋霜的痒痒。

     “咯咯……”被人袭击,梁秋霜受不了了,花枝招展的狂笑,一边不断的讨饶,道:“好、好了,我、我不说了!”

     沈浩微微一笑,没有多说,感觉事情貌似已经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毕竟刘静茹不再是那种掩饰性的妖媚了,女人就是这样,越是矜持起来,就越发的开始思考一些问题。

     刘静茹缺的就是认真的面对一次……

     ……

     对于温树云来说,今天过的很倒霉,虽然说在买房子的时候和颜瞳意外的建立了感情之后心里舒服,但这个心情貌似自回来之后接到了电话之后就不好了。

     上面的人终于排下来了,而且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了人事上面,这和温树云猜测的没有错,她的很多老部下都遭了秧,其实在这事情上温树云早就有所准备,很多一部分真拿温树云当上司的人都心灰意冷。

     温树云离开了部门,他们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他们都是秘密部队中的精英,就算被人找了茬给踢出去,但不会沦落到背黑锅的地步,退下来,也可以进入公安部门,做一做日杂,混口饭吃都没问题。

     一些还不死心的老部下温树云已经通过其他的渠道将人安排走了,连档案都不曾留下,这一点不会有人去调查的,上面的人都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对于一些事情,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再说温树云毕竟是温家的人,得罪的太难了,人家肯定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上头派来的人四十多岁,打扮的倒是很干练,平头西装,身高一米七五以上,眼神却让人很讨厌,总是眯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人的时候,总会露出微笑来。

     此刻他就坐在温树云以前的办公室里,确切的说,是坐在温树云以前的办公椅上,眯着眼睛,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上下打量着温树云……

     “你好温局长,不,是温小姐,鄙人陈志文,此次调查组的组长。”

     “你好陈组长,你所需要的资料我已经替你准备妥当,我想资料科已经交给你才对,可是我不知道……”

     “不不不……”陈志文急忙摆手,道:“资料是你准备的,真伪尚且不知,那些死东西看了和没看是没什么区别的,我需要知道琉璃办事处这些日子发生更详细的情况,我想应该亲自问问你的好。”

     温树云内心冷哼了一声,眉头明显的皱了起来,这家伙这么说再不明白,温树云真的是个傻蛋了,人家是哪门子找自己谈事的,是来找茬的。

     近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其实早就打了报告上去,只是那时候事情不怎么严重,没人出来做主说话而已,如今事情闹大了,有人问责,所以才有了调查组这么一说,对于这些事情,就像沈浩对她说的,留个心眼。

     现在看来自己是多么的蠢,单纯的认为只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能得到应有的东西,可惜,温树云失望了,自打上面的人这么一弄之后,温树云已经没有继续在干下去的意思。

     当然,这已经是认定了,但她连沈浩都没有告诉,不希望自己的事情来麻烦沈浩罢了。

     “陈组长,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组织的批示也在材料科,而且情报局的消息都放在那里,如果你还有疑问,我想不应该找我才对。”

     “呵呵……温小姐,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不为别的,我问你,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样,真会没人管么?你还年轻,我想你不会不为自己考虑,第一条,你应该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陈组长,有话直说!”

     温树云的眼睛之中快要喷火了,难道你还拿这种破事和自己交易,让我替你做事,你特么想的真不是一般的漂亮啊。

     内心之中怒火滔天,可是表面上风平浪静,至少明白这家伙要干什么。

     “哦,那么我不妨多说两句,想要让这件事情过去,不难,就看你能给我什么,不妨一起推出一个背黑锅的人,岂不是更好,嘿嘿……”

     伴随着尾音,温树云的内心忽然感觉这陈志文的嘴脸怎么那么恶心呢,那眼神不再是眯着的,而是睁的很大,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盯着自己的胸口连吞了两口口水。

     贪恋自己的美色?呵呵……温树云内心笑了,感觉这家伙就是个傻逼,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温树云是何等身份,在京城的时候,打她主意的人还少么?可是你问问他们,那个敢对温树云言语不敬。

     是,总有那么两个不长眼的,不过下场就有些惨不忍睹了,一个个的进了医院躺了好些日子,出来之后,有人提起温树云三个子,感觉就像是听到了恶魔的呼唤一样。

     现在你来打自己的注意,让自己去****你?你特么脑袋秀逗了吧?

     亏你特么是个搞国家安全的,连这点都调查不清楚,混个屁。

     不过温树云怎么知道这陈志文就是个半路出家的货色,以前是某个军区的人,由于犯了一点错误被部队的人大做文章,所以地方上就待不下去了,可是人家家里面还是有那么点关系的,这不……塞这部门来了。

     国安部的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可是并不代表说里面没败类,不,只是说相对而言少点罢了。

     陈志文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当看到了温树云的资料的时候就已经犯了,同样是部队里出来的女兵,可是陈志文敢打包票的说,绝对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兵,没错,就这身材,气质长相,以及傲人的胸,就已经诠释了这个女人是多么的性感了。

     再说你温树云后台硬,那也没写在档案里,难不成还要写明白你温家老爷子是干啥的?还要告诉陈志文人家是干嘛的。

     再说,人家陈志文不缺后台,不然怎么摇身一变,不但没上军事法庭,大摇大摆的跑国安部来还是个组长之类的。

     “陈组长,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国安部是公正的机构,做的事情关乎到国家的安全,我温树云可以有个失职之罪,但绝对不是那种指鹿为马的人,希望你为你今天的事情,负起责任。”

     陈志文脸上的怒气一闪而逝,随即耻笑了一声,语重心长的说道:“温小姐,脱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你可要想明白了,我不认为琉璃是一个值得留恋的地方,组织上面这一次给了我绝对的权利,全权调查此事,不用我多说,想必你也清楚,你所谓的失职罪,那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那随便。”温树云心里感觉这家伙就是个白痴,而且是很草包的那种,你善意的揣摩别人的意思,以为温树云真没办法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开什么玩笑,只是人家不想干了,不是人家真被人给踹走了。

     这人走茶凉,特么老娘还没挪窝呢,板凳就凉了?一个小小的狗屁组长,还真的会拿着鸡毛当令箭了,你能干嘛,还真能把人家温树云咬上一口不成?

     看着百折不弯的温树云陈志文之前还有点怒气,可是当人家出了门之后,嘴角挂上了一抹特别邪恶的微笑,自语道:“还真特么有个性,有骨气,不过老子喜欢,征服你这种桀骜不驯的野马,那才叫个成就噶,哈哈……”

     放肆的大笑声在整个国安部响起,一些不明所以的人们回头看了一眼办公室,神色都变得很奇怪。

     只是,他们没有过多的驻足,现在这里的老大换了,不再是那个温柔的温局长,而是一个陈局长,人员都换的差不多了,只要稍微的有点把柄被人家抓抓,会不会下一个换的人就是自己呢?

     他们还年轻,未来还狠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