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0.第530章 ,优雅的战斗方式
    老七将穆天生堵在了电梯门口,没有让他下去。

     穆天生的脸色难看之极,打量着这个矮个子,怒声喝了出来,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给我让开。”

     老七嘿嘿笑着,眯着的眼睛里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嘲讽。

     “什么意思?”穆天生有些愤怒的喝道。

     “没什么意思,穆总为了你的生命安全考虑,我希望你还是稍安勿躁。”老七不疾不徐的样子能把穆天生气的吐血,不管眼前这人处于什么目的将自己给留在这里,肯定是要有事情发生了。

     刚才阿凯在电话里面急冲冲的,难道……

     一阵不好的预感在脑海里不断的出现,最后他不顾一切的就要往电梯里面冲。老七心里那个汗啊,你们还真特么伉俪情深。

     随即一巴掌就把穆天生给拍晕过去,扯着人家的后腿丢进了办公室里,最后把门反锁,钥匙给丢掉。

     “大舅子啊,我能帮你做的就这么多。”老七轻叹了一声,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情么?怎么整的自己就像是个绑架犯一样。可没招,为了能把温树云给揪出来,不得不用一点激进的手段。

     ……

     在沈浩的解答下,阿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咬牙切齿的模样恨不得把沈浩给活吞了。

     奈何人家说的是实话啊,就算怎么着,貌似从情理当中,人家穆天生真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一时兴起而犯下的错误,最后将错就错的利用了你阿凯多年。

     阿凯最终哼了一声,一把武器毫无预兆的出手,化成了一道闪电袭击沈浩的咽喉。

     面对阿凯,沈浩自打见面的那一刻就不曾有过一点点的大意,眼前这人是个疯子,是个狠人,下手绝不留情。

     低头避开尖锐的武器,沈浩欺身而上,一手握成拳头,另一只手平伸,向着两个不同的位置袭去。

     这是你死我忘的战斗,没有第二个结果可言。

     一而再再而三的冲突让两个心高气傲的家伙到了隐忍的极致,彼此都明白命门都掌握在彼此的手里,只有赢得一方才有足够的发言权。

     这种顶级的交锋拼命,双方各站所学,阿凯这一次不管不顾,根本不理会沈浩的攻击,没有任何的防御双手攻击着沈浩的要害。

     “砰砰砰……”

     两个人交手的声音特别的密集,沈浩被阿凯打的节节败退,不断的借助一些外在环境来卸去人家沉重的力气。

     阿凯明显也不好受,挨了好几下后动作明显的变慢,咬牙切齿的样子,极力的忍耐着身上传来的疼痛。

     一鼓作气的拿下沈浩,这是阿凯最真实的想法。

     “嗤……”

     阿凯的手里刀猛然间折转,用一个不可思议的方向袭击沈浩的后背,一个不查之下沈浩就算躲了开来,也被刀锋划过,衣服被贴着皮肤给划开。

     沈浩大步流星的后退,阿凯一脸冷漠的耻笑了一声。

     “你就这点能力么?如果只有这点的话,那么你的命我收下了。”

     沈浩感觉这话还真特么刺耳,一个手下败将今天抱着必死之心和自己缠斗占据了上风,还嘲笑自己?

     “阿凯,你还能坚持几分钟?”

     一味的强攻,拼的就是爆发力,沈浩被动挨打,虽然有些吃力,但只要撑过第一轮,那接下来才是他的主场。

     他就不相信阿凯已经战胜了自我,在能力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所突破。

     随即沈浩率先发难,膝盖,肘,拳头,平切,所有的既能都发挥到了极致,没有任何的后退可言,只要躲开关键的匕首造成致命的击杀就行。

     阿凯经过一轮的爆发,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惊恐与沈浩本身实力的强大,可是没有想到在自己那么厉害的攻击之下还能保持这么多的体能。

     所有的招式就像是潮水一样无穷无尽,一波接着一波的迎面捶打。

     沈浩没有任何的畏惧可言,一脸的严肃,眼神之中的阴寒像是结了一层冰,用一种冷酷之际的色泽扫视着阿凯。

     阿凯感觉自己像是陷入风暴之中的一叶孤舟,左支右挡之下已经被打的狼狈不堪,自己的体能完全跟不上反应能力啊。

     “砰!”

     潮水般的攻击终于接近尾声,沈浩一拳打在了阿凯的鼻子上,鲜血横飞之下不断的倒退,随即抬起就是一脚,将阿凯的身体给踹飞了出去。

     沈浩大步流星的跟了过去,胸膛不断的起伏……

     他也是放手一搏,找到了作为天启的巅峰状态,正面没有任何技巧的强杀,这不是一个合格杀手的本质,躲在暗处放冷箭才是职业的特色。

     可是沈浩想要告诉你,两个人之间到底具有多大的差距,也要告诉你阿凯,你和自己根本没得比。

     阿凯极力的想要爬起来,一把抹掉嘴上流出来的鲜血,笑容有些狰狞。

     只是踢在肋骨上的那一脚基本上将他所有的战力打散,完好无损之下都不是沈浩的对手,何况在身体糟糕的情况下,两者没法比了。

     阿凯清楚的知道即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说,温树云在哪里?”沈浩冷漠的问道。

     阿凯嘿嘿只笑,道:“你感觉你已经胜券在握么?”

     沈浩重重的哼了一声,大步流星的上前就是一脚,刚爬起来还没站稳的阿凯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直至砸在了后面的车子,这才化解了冲力。

     “阿凯,不要考验我的耐心,之前我能站在那里告诉那些道理,只不过是因为可怜你而已,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

     “呵呵……嘿嘿……哈哈……”

     阿凯放肆的笑着,眼神之中有一抹的疯狂。

     “你还是没有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不仅仅在实力上,更多的还在心智,像你这种一时不对就被冲动所控制的傀儡,嫩活到今天就是一个奇迹,阿凯,最后问你一句,温树云在哪里?”

     沈浩的声音低沉了下来,冷漠的看了阿凯一眼。

     之前一副老好人的沈浩已经不见了,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煞神一样。战斗经历过几次,仿似两个人之间的结果从来都不曾改变。

     阿凯的优势来源于他的狠,当避开最为直接的冲突之后,阿凯就会不堪一击。

     沈浩很自傲的俯视着他,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妨我可以证明,我立刻就能取穆天生的命,如果你和他想死能同穴,我倒是能成全你……不对。”沈浩露出犹若恶魔一样的微笑,道:“我会把你葬在天南,我会把穆天生的骨灰扔进海里,就算死,也不会让你们安逸。”

     “沈浩……你就是个魔鬼。”

     就像自己要抓沈浩的软肋一样,如今沈浩是胜利者,他的软肋还捏在沈浩的手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已经没有一点的胜算可言。

     “我只要结果。”沈浩沉声说道。

     阿凯的表情有些挣扎,最后吃力的靠着车子站了起来,眼神忽然变得空洞了起来,最后惨淡的一笑。

     他终究还是说出了温树云的下落,沈浩的脸色变得难看。

     “谢谢你的情报,作为回报,你死的稍微的有尊严一些,你的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杀死侩子手阿凯,至于报酬,你知道是什么。”

     阿凯无动于衷,反而淡淡的笑了一下。

     沈浩采用的是杀手界最为尊严的死法,这将是阿凯的最后一个任务,也会是他最为有尊严的死法。

     沈浩没有回头,转身走了!

     ……

     老七早就等在了外面,表情冷酷的很,直到看到一身衣服不成样子的沈浩出现,并没有发现大范围的血迹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大舅哥没事,要不然沈婷那丫头肯定会灭了我。”心里暗自松气,问了一声沈浩,道:“解决了!”

     “解决了。”沈浩点了点头,就要上车。一言不发的就启动了车子。

     “到底怎么个情况,温树云……”

     沈浩的表情不怎么好看,手动挡上去,一脚油门车子就飚了出去,吓得老七差点叫出来,而且这混蛋竟然无视自己?

     “你倒是说话啊。”老七的眉头挑了一下。

     “没什么好说的,看来你们办事的效率真不怎么样。”沈浩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话,脸色一阵郁闷,可还没来得及开口,瞬间脸色大变。

     “陈志文。”他想到了一个人,沈浩这话出卖了太多的信息了,他们办的事情不就是处理国安局那些人么,现在……还真是你干的。

     老七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一脚踩在了沈浩要彪的刹车上。

     “老七……”沈浩的眼睛之中充满了血红之色,冰冷的看着他。

     “沈浩,你疯了是吧?”老七的声音极其高,道:“哪里是国安局,你知道你攻击哪里的话,会是什么后果?”

     “什么后果?切,难道他们还会把我就地格杀么?”沈浩的眼神冷幽幽的,看上去异常的恐怖。

     老七知道,现在的沈浩就像是一只受伤了的狼,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甭说是琉璃的一个分部,恐怕今天是总部都不行,老七敢保证他敢杀进去。

     这家伙的一些行动作为本来就让人感觉恐惧。

     “屁话,难道你不为自己想想,你就不能为温树云的以后想想?”

     沈浩忽然一拳砸在了老七的脸上,打的老七头皮发蒙,随即打开旁边的车门,一脚就把人给踹了下去。

     “我从来不会管那么多。”沈浩看了他一眼,最后关了门后,直接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