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8.第528章 ,棋行险招
    话虽如此,可沈浩并没有完善的情报去将这一切合理的安排,他在等老七的恢复,勘察现场之类的活计,老七完全可以搞定,自己就算去了,也未必能找出比老七特别全的东西来。

     沈浩此时的确很乱,可是强迫着自己平静下来,越是在关键的时候,越不能显露出慌张来,这是这一行的定律。自己懂,阿凯也知道,绑架温树云,肯定有这方面的想法的。

     不管处于怎么目的,阿凯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对付自己,就算是弥勒佛也总有闭上眼睛的时候,沈浩已经处于暴怒的状态之中。

     苏娅明显感觉有些心不在焉,并没有打搅他,作为刑侦毕业的苏娅,基本素质还是有的,恐怕沈浩要快速的将很多事情联想到一起,从而发现蛛丝马迹来寻找一些头绪。

     老七那边很快便出了消息,基本上没有调查出多少有用的消息,这完全在沈浩的预料范围之内。

     阿凯做事心思缜密,加上阴郁的性格,造就了他做事不会那么的心慈手软,这是很大的一个把柄和空缺。

     “沈浩,你不要太过于担心,我想树云既然被捉,并没有第一时间受到伤害,我想肯定对方会有下一步的行动的。”苏娅安慰道。

     沈浩点了点头,道:“阿凯和我之间有着太多的恩怨,虽然有下一步的动作,但绝对不会站出来和我谈判的。”

     这是沈浩最为担心的地方,阿凯,到底这一次为谁工作呢?这种毫无操行可言的杀手,一旦被缠上,那是最为麻烦的。

     温树云从黑暗的房间里醒来,看着破烂不堪的环境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四壁空阔,除却有门之外,就有一个白炽灯在头顶发着黝黑的光彩。她检查了一下周身,并没有发现被侵犯的现象,多少松了一口气。

     至少,现在看来还不是陈志文这混蛋和阿凯相互勾结做出来的,不然事情很麻烦。

     手脚都没有任何的束缚,除却自己被限制在有限的空间里之外,还勉强有些自有。多余的家具可能是屁股下面这张椅子,只是简易的程度让她感觉难受。

     温树云通过布局做出了初步的判断,自己应该是身处地下室之类的地方,可是从内部而言是不会有任何的坐标可言的。

     她不似一般女人在这时候会惊慌失措,而是强迫自己在这寂静的地方冷静了下来。

     她很庆幸自己曾接受过类似于特工一样的训练,对于人最为恐怖的刑法并不是凌迟,而是被关在一个和外界完全隔离的房间,那不是肉体的折磨,直接从精神上摧毁人。

     阿凯是个变态,温树云内心早有准备,只是也没有想到会落到这个地步。她的内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她想到了如果,当沈浩真的在自己疯掉之前找不到自己的话,她会选择脑袋撞在墙上,直接死亡。

     这样不会让自己变成面目可憎的疯子,也不会生不如死。

     她根本不知道时间到底流失了多久,在这种环境下,温树云采取了一种奇特的计时方式,那就是心里默数着数字,很有节奏,以秒为单位。

     她感觉过去了大概有四个小时,门外面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从回声而言外面应该是一个很长的走廊,从自己能听到声音到那人走到门口,足足用了二十秒之多,按照一个人美妙一米的速度而言,这楼道至少有三十米之多。

     金属的碰撞之后,门伴随着铁锈声终于打开了,阿凯那帅气阴柔,却让人无比讨厌的面孔出现在了门口。

     “你醒来了?”阿凯的声音很低沉,显得有些娘娘腔。

     “阿凯,我想你不至于那么下作才对,用这种手段来欺负一个女人,貌似真的很丢人。”

     阿凯不以为意,另一只手里提着饭菜,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丢不丢人这个不是你说了算的,在我们这些人的眼里,命,要比面子大很多。”阿凯嘿嘿一笑,笑的很邪恶,道:“虽然我很想要了天启的命,但我从来没想过从你身上下手,我感觉他其实并不在乎你。”

     温树云的脸色有些黑,明知道这是挑拨离间呢,可是没来由的就有些生气。

     自己失踪这么长时间了,你沈浩搞个锤子,还没找到自己?

     “这个你是不懂的。”温树云是煮熟的鸭子嘴硬,道:“你不明白真正的爱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住嘴,不要把那么不要脸的话说的那么精彩,真正的爱情?呵呵……”

     阿凯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了。

     都说他变态,至于怎么变态,只要知道阿凯的人,都知道。

     “哦呵呵,我以为你内心真没有一点点的怜悯之心,或者说没有一点点的人性可言呢,感情……”

     “你信不信,我立刻就能杀了你。”阿凯的眼神忽然变得犀利无比,周身散发着让人感觉恐怖的气息来,温树云知道,他没有成功的挑拨离间,反而让自己给挑拨了,这……貌似大有机会。

     不断的在脑海里重复着阿凯的所有一直消息,内心忽然咯噔了一声。

     她并不知道阿凯其实是喜欢男人的,可是从各方面的信息能感觉得到,阿凯和穆天生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没那么简单,设想一个出众的杀手会被一个商人利用,而且一用就是一年的时间。

     她想起了可可,也有了一定的定论。

     “就算你能杀了我,那又能怎么样呢?你刚才不是说了么,其实我在沈浩的心里,并没有多大的地位,不过……我想沈浩还是能为我做点什么的,毕竟对于一个无情的男人而言,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落人口实。”

     温树云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皎洁,智慧的色彩完美的体现“他并不能找到你的亲人或者家人,但是……貌似他也会杀个个把人之类的,为我报仇,咳咳……我感觉他会对穆天生动手。”

     阿凯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一时之间连呼吸都开始凌乱了起来,温树云一下子点破了他最为担心的事情。

     他能绑架温树云来威胁沈浩,为什么沈浩不能拿穆天生来威胁自己?他清楚沈浩所有的底细,可是沈浩对他也不陌生。

     “臭女人,你胡说什么?”侩子手阿凯展现出最为狰狞的一面来,那股择人而噬的恐怖迹象让温树云脊背发凉,没来由的想要后退一步,可是她知道,现在绝对不能退,和阿凯这样的危险人物交手,必须要在气势上压倒,或者无条件服从,既然她已经选择了第一,那绝对不能出现第二,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阿凯,你是个聪明人,就算我不说你也知道,沈浩是怎么样一个人你也清楚,你惹毛了他,难道不和你一样,做事会考虑那么多么?呵呵……我用穆天生威胁了你一下,你就差不多暴走了,那么我问问你,如果你杀了我,你以为穆天生能活么?”

     阿凯一震,瞬间恍然大悟了过来,真是该死,他竟然糊里糊涂的被温树云给绕了进去,但他也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尽快的实施。

     ……

     沈浩的确开始了行动,想要在偌大的城市里面将一个善于隐藏的杀手挖出来那是绝不可能的。

     自己藏起来,阿凯是找不到他,可是阿凯藏起来,他同样也找不到人。

     侩子手阿凯是出了名的凶残,可是沈浩却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找不到他,那就逼他出来,他就不相信,阿凯还敢拿着穆天生的性命来冒险。

     树倒猢狲散,各奔前程,如今的穆天生差不多已经穷的只剩下钱了,自打得罪了政府之后,他所有的资产被银行给吞掉,剩余的部分钱就算回受过来,也是有很大的损失的。

     他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今年看好的地皮一块都没拿到手,政府已经摆明了态度,不会在和他有任何的瓜葛。

     以前热热闹闹的公司如今变得门庭罗雀,剩余的几位环卫工人都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

     不是她们势利眼,也不是怕穆天生不会发工资,只是因为这里很快就不会再存在,快十层的办公室,如今剩下不到十个人。

     这是多么凄惨的一个下场啊,可如今连自己老板都没办法的事情,作为一个最底层的打工者,又有什么办法呢?唯一的办法就是换一个老板,继续在这里扫地,不过那还要等到何时呢。

     穆天生很安静的坐在那里,表情有些僵硬的盯着电脑屏幕,时不时的会有一些身体语言冒出来,显得很愤慨,这才一年的功夫,原本三十而立的人,变得特别的苍老一样,给人的感觉像是垂死挣扎一样。

     电话响起的骤然,他机械性的接了起来,声音特别的沙哑。

     “快离开那里,别靠近窗户。”那边阿凯的声音很急躁,以至于语速快的惊人。穆天生愣了一下,随即吼道:“你又干了什么?”

     “别问那么多,你想要拿到你所有的东西,就必须要放手一搏,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阿凯说完,道:“去停车库,我马上就到。”

     穆天生不明白所以然,可从来不会怀疑阿凯会害自己。他是自己的男宠,而且自己是他的精神伴侣,为了自己,阿凯什么事情都能做。

     他基本上失去了所有,可阿凯还是没有放弃他,不断的努力着,想要帮他恢复以前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