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26.第526章 ,暴风雨的前奏曲
    次日的沈浩起来的稍微有些晚,稍微的做了一些运动之后坐在餐桌上吃饭,很有默契的是四个人都不提昨晚上的事情,毕竟对于一般人而言,显得有些荒唐。

     沈浩对此没有心理阴影,每一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就算是自己的女人,他也不会刻意的告诉她们去做什么,可可就算有些那个,但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

     这么多日子来,两个女人把核心放在自己身上,虽然早就推荐她们去楚凌风那边去了,但她们买房子……貌似真有些大材小用。

     “过几天估计我们的房子会装修完毕,可可,笑笑,你们两个平日里稍微的闲一点,就烦劳你们多跑一跑。”

     可可点了点头,笑笑比较活跃的说道:“老公,虽然说你和颜瞳妹子基本都拿了下来,可是还有一套哦,哎……”

     沈浩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对于这件事他当然还是记得,本想把最后一套房子也收回来,家人嘛,大家住在一起没什么,但那套……

     “我调查过那家人的情况,可惜的是没有任何的消息,所注册的一个人是一个名不见穿的人,我曾找过他,他告诉我那房子并不是他的。”

     奇怪的事情就在这里,按照沈浩的一些关系和温树云以前做情报的方式去打探,本想能用钱撬开人家的嘴巴,奈何几十万放在那里,人家只是笑了笑,对于那么多的钱看都不看一眼。

     是这家伙不喜欢钱么?不,至少沈浩不这么认为,而是这男人身后的人他得罪不起。

     到底是什么人呢?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查毫无头绪可言,不过既然是一个小区的,那么沈浩就没必要继续纠缠下去,他相信,对方迟早会露头,车道山前必有路,只要知道了人,才能对阵下药。

     “那人来的很神秘么?”苏娅当然知道自己家房子的事情,有一套不在自己人的手里,难免也感觉有些心里不舒服。

     “你也别去查了,既然人家捷足先登了,买卖本来是很公平的,人家不同意,我们也不能用强的是吧?”

     “哼,你的那点花花肠子难道我不知道?”苏娅对沈浩还是怒气未散,恶狠狠的登了他一眼,放下碗筷走了。

     可可捅了一下沈浩,小声说道:“快去,老公!”

     可可和苏娅经过一个晚上的促膝长谈,敞开心扉的将苏娅的一些心思给挖掘了出来。作为过来人,可可怎么能不理解苏娅的心思呢?可是她们家这个情况比较特殊,一个男人大家来分,一天二十四小时,谁能分的更多呢?

     只是沈浩貌似在这里真有些说不过去了,就算不够分,那你一点都不给苏娅,感觉就有些厚此薄彼了。

     沈浩当然明白可可的意思,屁颠屁颠的就跟着苏娅的脚步近了房门。

     “你来干嘛?”

     “我的苏娅大美女啊,你就别生气了,我知道我这事情做的不对,我也知道你现在对我很恼火,可是你好歹给我个机会哈,让我好好的补偿补偿,你看你啊,平日里虽然由于工作的原因,只穿警服,但是在家里你总不能穿这些吧?”

     “我对买衣服没兴趣,家里的衣服够多了。”

     “对,咱们家的衣服够多了,但你出门还需要个包包对不?虽然李雨灵那丫头能整来好多的漂亮衣服,可整不来里面穿的啊……”

     沈浩贼眼看了人家那饱满的****,吞了一下口水。

     大,真特么的贼大啊……

     沈浩为了讨好人家苏娅,可真是挖空了心思,不是说女人不能拒绝的事情有两件么,第一是美食,第二件是购物,尤其是漂亮的衣服。

     可是刚吃过饭,又去说吃美食不现实,也只能选择第二件了,苏娅是很喜欢漂亮的衣服的,她每个月都会去李雨灵哪里整来几件,尤其现在有了颜瞳这个走在时代前沿的女人的直到,对于各类衣服的搭配,更是懂了不少。

     “哼,你少来找这么幼稚的借口,姐很累,还要睡觉。”

     苏娅很神气的撇了撇嘴,少女撒娇的内心终于满足了不少。她就是这么奇怪,不,确切的说女人就是这么奇怪,她们求的真不多,无非就是个被哄着嘛,她昨天晚上没低头和沈浩死杠,不就是这个道理么?

     “别啊,你看啊,首饰,你从沈婷拿来的一直都没带,衣服有李雨灵那妞儿给你们提供,我知道你们都不缺,可好歹我是你们的男人是不?偶尔陪你出去买几件,虽然不见得比雨灵那丫头提供的好,可是呢……”

     “废话真多,快去换衣服。”苏娅还是终于了答应了下来,带着满满的满足感,随着沈浩出门。

     ……

     自打郑哲喜来到琉璃之后小心翼翼的生存着,或者说,夹着尾巴做人。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生存法则,尤其是军队,有些东西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他无需和那些老字辈的人去比较和争执,他只要做好一件事情就好,解决沈浩这一次的麻烦,只要这件事情,林老哪里绝对不会亏待自己的。

     琉璃难得的安静了好久好久,可是他却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些不怎么对的事情,有好几家京城的公司来到琉璃来发展,貌似这个小小的城市忽然之间变得特别的热闹。

     不查不知道,一调查之下吓了一大跳,他们都是很有来头的,甚至身份背景能吓死人。

     木秀于林风摧之,这时候来到琉璃,难道会有好事么?郑哲喜不是傻子,当他听闻了关于德文家的人最后的资金抽调已经完成,现在已经展开了在琉璃的市场调研之后,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

     很多人是不甘寂寞的,尤其国安部的那个蠢蛋陈志文。

     他的能力的确不是一般的让人不敢恭维,这么多日子来连沈浩表面上的东西都没有摸清,用了一句普通的市民定位,这让郑哲喜特别的无语。

     普通人,普通人的档案资料会存在国安局?你特么脑袋是不是被驴给踢过?

     如果让陈志文听到郑哲喜这中肯的评价后会不会气死过去,自己的得力助手给他“如实”的汇报了这消息,基本上把所有的东西给隐瞒了。

     琉璃这边的事情一拖再拖,以至于大发他来的人都快失去耐心了,连续催了好几个月,让陈志文暴怒不已。就拿今天而言,已经摔了一个咖啡杯了,这举起第二个之后,最终是没有摔掉。

     他面前坐着一个窈窕漂亮的女人,温树云,含着微笑有些戏谑的看着他。

     “陈组长,已经好几个月了,难道你还有什么要问我的么?”

     “温女士,你可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啊,你以为琉璃的国安局是你家啊?可以只手遮天么?你把组织放在何地?”

     温树云不屑的一笑:“陈组长,不要说一件事情就给我上纲上线,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还是白痴?你认为我有问题,你可以随意的调查,但我告诉你,别把事情给我挑明白了做,有些责任你是负不起的。”

     见过的白痴多了,可绝对没有见过类似于这样没有一点脑袋的白痴,真心的是精虫上脑,再三的来威胁自己,将那丑陋的表情摆在阳光下,看着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温树云时至今天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可是和老七两人努力至今,不就是希望沈浩别搀和么?要不然事情会很麻烦。

     “负不起的责任?”陈志文耻笑了一声,道:“我是这次事情的调查组长,你的所作所为我会如实的上报上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呵呵……说句实话,我真不想那么做。”

     “让我成为你的女人么?”温树云带着玩弄的微笑,道:“你今天要是敢说这句话,我会让你很惨。”

     忽然温树云表情变得阴寒了起来,对于这样连一点脸都不要的男人,这种赤裸裸的话也能说得出口。

     你特么是个什么东西,以为看上的就是你的么?不好意思,你还不够格。

     温树云温柔,那是给沈浩看的,你陈志文,转世一百次也未必能见到。

     陈志文被呛的剧烈咳嗽,涨红着一张脸看着温树云眼中快要喷火了,可是他拿温树云一点办法都没有,本来调查出了一些秘段,可是奇怪的是还没抓住那尾巴,就被人家完美的斩断,现如今他们像是被去了头的苍蝇一样,在原地打转。

     殊不知陈志文一直将目光放在温树云的身上,根本就不曾想过真正的问题出现在哪里,现在又被上面的人连续的追了几次,这个陈志文明显的有些慌乱手脚,有些病急乱投医了的架势。

     温树云懒得和他扯皮,别人还拿你当回事,可是在人家温树云的眼里,真算不得什么,要实权没一点,要能力差的太多,就一个色胆包天的东西,满脑子不健康思想的死老头而已。

     温树云扭着屁股离开了,温树云的脸色难看的不是一般,办公室的里面走出了那位魁梧的大汉,阴沉着脸色很难看。

     “这个女表子,我非把她……”

     陈志文对着人家温树云的背影YY了不知多久,最后吞了一口口水,道:“给我想个办法,把这女人给我抢过来,我就不信她是什么贞洁烈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