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0.第560章 ,意外的疯狂
    是的,这是在嘲笑,因为她的眼神之中在玩味,这个原本漂亮的女孩子对于沈浩有些恨意的疯狂。

     沈浩不知道对方为了什么,可是这种类似于挑衅一般的嘲讽中,沈浩的胸中没来由的怒火焚烧。仿似自己的理智在这一时候就要被彻底的给吞噬掉,连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自己都无法控制了。

     “我再问一遍,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这人最缺的就是这玩意。”

     沈浩重复了一遍,眼神之中的冷漠像是彻底的结了冰一样,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少女,仿似对方只要说错一句话,接下来沈浩做出的一切事情,将会让人无法接受一样。

     她依旧看着沈浩,那玩味的眼神换上了一抹的耻笑,那意思仿似再说,你有种就杀了我!

     “嗤!”沈浩忽然一把就扯在了对方的衣服上,原本就很单薄的睡衣,直接被沈浩给拉出了一条很大的口子……

     小姑娘的身躯本来已经很丰满了,上身可能是因为发育的过分了些,所以这时候并没有带上罩子,就那么随意的用睡衣给遮掩了,沈浩这么一丝,直接让那对傲人的山峰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没来由的,从女孩子的眼神之中闪烁过了一抹的慌乱,毕竟她只是一个女孩子,其余的事情她的确可以面对,或者说是很从容的,只有这事情,她不可能那么从容。

     不过眼神之中的慌乱挣扎了少许,最后反而平静了下来,用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沈浩。

     她没有屈服的意思,甚至在和沈浩直视的时候,依旧是带着些许的挑衅。

     沈浩重重的哼了一声,眼神之中疯狂和嘴角的邪笑骤然犯了上来,再一次的大力扯在了她的衣服上。

     “嗤嗤……”那声音在这种情况下显得特别的刺耳,让人感觉特别的清楚。

     女孩像是麻木了一样,但依旧没有屈服的意思。

     可是沈浩的眼神盯着女孩的肌肤的时候,眼神之中冒着邪火。

     她的肌肤很白,白的细腻,配合上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以及庞大凸出来的唯美****,的确让人无法自持的就会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来。

     “最后一次……我的理智还能控制!”

     沈浩基本上是从嗓子里压出来这么一句话,看着无动于衷的女孩,眼神之中的理智在慢慢消退。

     女孩有些慌乱,手已经不断的摆动着,想要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把沈浩推开,可是这时候的沈浩力大如牛,将自己定在墙上,怎么都推不开。

     她的嗓子里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像是哽咽一样的哭泣,可是怎么都不低头。

     沈浩想要的,她没给,伴随着沈浩嘿嘿,嘿嘿嘿……的低笑声,随即,一口就咬在了她的胸口上。

     身体上传来了阵阵的疼痛,沈浩那如狼似虎的动作让她很不舒服,眼神之中戏谑的笑容早就换上了一抹的悲哀,以至于最后,灰蒙蒙的空洞。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沈浩在摆动着自己一些器官,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这时候的沈浩力大无穷,根本就不是她这么一个弱女子就能控制的。

     她甚至有些后悔,脑海里不断的自问着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是手里还捏着一个东西,微微的低头,还是看见了。

     是那个鸡血石雕刻出来的观音,看上去特别的丑陋,特别的别扭,这本来是一块上好的玉石,这么大一块切不说它的经济价值,恐怕对于那些爱玉的大师来说,能得到一块,那都是一件极其幸福的事情。

     可是他却糟蹋了,就像是糟蹋了那个女人一样,那么的直接,那么的粗暴,最后彻底的毁掉了这块玉。

     而自己呢……命运像是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就这么狠随意的认识,然后……又赴了后尘一样,可她能说什么?本来以为他该死,可没想到自己没有把他就地正法,以至于自己身陷牢笼了。

     睡衣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身上有些冷飕飕的,却感觉一条幽若蛇一样的东西不断的盘旋在最为敏感的部位,彻底的将她从一些回忆当中给拉了出来,这时候沈浩已经放开了她的脖子,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叫声之后,很无解。

     那是压抑不住身体本能给予的声音,她敢发誓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过,就算那些国内早就堕落了的姐妹们,深夜中用那震动的小棒棒安慰自己的时候发出的声音也没有自己这么诱人。

     这时候的她恨不得自己咬舌自尽,可惜的是她也知道,就算咬掉了舌头还是死不掉的,对于女孩子而言,缺少了美丽,那就是身不如死的……

     沈浩的动作几近疯狂,让她身体本能的有些疼痛,可是伴随着一些奇异的感受,那种疼痛竟然会让她有一种另类的感觉,甚至希望沈浩能更疯狂一些,让自己的身体上能产生更大的疼痛。

     不由自主的她试着揪住了沈浩的头发,当和沈浩四目相对的时候,她看到的是沈浩眼神之中全是血红之色,她的心没来由的抽搐了一下,这还是人么?

     不,他像是恶魔,她没来由的苦涩一笑,曾自己的舍友们问她,有朝一日你会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什么人,她总会说,交给一个男人,可今天错了……至少此刻的沈浩不像!

     总而言之她的心情已经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矛盾临界点,直到最后一块布片从身体上消失,忽然意识到某个部位湿漉漉的,随后就是一种剧烈的疼痛感,那种感觉像是有东西把自己给撕开了一样,疼的她差点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极力的忍耐着,就感觉到了一个东西已经……

     不断的涌动下,她的身体之初很疼,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可是随后就变得有些麻木了,麻木过后,是一股股让她有些忍受不住的感觉,仿似……

     她叫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努力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刻意的压抑着声音,呜呜呜呜……

     最后沈浩的动作越来越疯狂,让她不知为什么感觉天旋地转,身体本能的还想获取的稍微多一些,可是……忽然之间就忍受不住了,只能紧紧的抱着沈浩那粗壮的腰肢。

     ……

     沈浩不知道何时从这种疯狂中醒来,意识到了自己身体中传来的疲惫感,最后猛然间从床上爬了起来。

     虽然那时候已经处于暴走阶段,可并不代表发生的事情他不知情,相反,那些画面像是照片一样在脑海里一闪而过,清晰无比,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对于女人,你可以用各种的方式去审讯,但绝对不要用这种不耻的方式做出人神共愤的事情来。沈浩不仅仅做了,而且很彻底。

     有些懊恼的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就感受到了身边有个人稍微的动了一下,他便看见了一张白皙而年轻的脸颊,以及没有彻底的退却的红潮。

     她大眼睛上面扑闪扑闪的睫毛证明自己已经醒了,用一只手紧紧的拉着被子,代表着她其实现在还是有所恐惧的。

     沈浩的表情有些难看,可特么事情已经做了……

     犹豫了好久,沈浩还是叹了一口气,摸到了扔在地下的裤子,从口袋里拿出了香烟给自己点上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醒来吧,我们谈谈。”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既然发生了,那就去面对,如果说现在做的事情无疑与禽兽没有差别,那么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了,那么和禽兽不如又有什么差别呢?

     沈浩自问是一个很禽兽的男人,但绝对不是禽兽不如的男人,更不是男人之中的渣渣!

     女孩还是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睁开了眼睛,大眼睛之中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直勾勾的看了沈浩一眼,多少的还是让沈浩内心有些发虚。

     “咳咳……”干咳了两声掩饰了下自己内心的尴尬,沈浩舒了一口气,道:“先说说,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吧。”

     女孩没有回答他,依旧用那种眼神看着沈浩。

     “她在我心里,是无可代替的,虽然最终我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事情来挽救她,但至少,我亲手送她离开了这个世界,那一刻她是笑着的。”

     沈浩的声音有些凄凉,继续说道:“我不曾认为我自己忘记了她,现如今我能做的就是记住她,每年的忌日,我会为她送上一杯酒,告诉她我过的很好。”

     女孩终于说话了,道:“你撒谎!”

     “呵呵……”沈浩笑而不语,将主动权还是交到了她的手里,他怕女孩子一直不说话,只要她开口,那么总有真相大白的时候,有些事情必须要解决。

     张晓在他心里无可代替,不容亵渎,可绝对不因为一些莫须有的理由去伤害和她有关系的人,或许今天已经做了,覆水难收,补救起来还是可以的。

     “当初,她不是死在你的手里么?是你亲手杀了她。”

     女孩的话让沈浩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了一声,道:“哦,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但是你这么认为,就这么认为吧,我倒是不否认。”

     沈浩脸上的暗淡,让女孩的表情愣了一愣,一时之间显得有些沉默,这一刻,仿似沈浩没有骗她。不过,真的不是他杀了张晓么?

     沉默了许久,道:“你和她是恋人?”

     沈浩皱了皱眉,道:“是,虽然我承认这个关系的时候稍微的有些晚,可是我们的确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