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1.第561章 ,用心险恶
    一支烟抽完了,沈浩从女孩子身上得到有用的消息少之又少,不过他现在耐心很好,自打昨天晚上那事情发生之后,他脾气和性格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一点女孩也感觉到了,除却根深蒂固认为是沈浩杀了张晓这个理由之外,沈浩至少现在表现出的一切是无可挑剔的。

     一个帅气强壮的男人,眼角和棱角都给人柔和的刚阳,尤其有的时候露出那种淡淡的犹豫,像是饱经沧桑一样,具有着神秘而吸引人的成熟。

     这是她这个年龄段无法结识的男性,对于情窦初开的女孩子而言,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你们是情侣……”这个消息仿似对于女孩子有些打击,她的表情有些痛苦起来,道:“你们真的是么?”

     沈浩没有回答她这句话,而是将那个鸡血石观音拿在了手里,带着些许回忆的目光看了好久好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我亲手雕刻的,我亲手送给她的,我本以为她随着离开而带走我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也是最后的一份礼物,让这份爱情永恒下去,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连她都要利用起来。”

     沈浩的眼神之中充满了犀利,看着前方,阵阵杀气一闪一闪的,最后他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在张晓进入火葬场前一刻他挂在她脖子上的,他没有注视着她香消玉殒,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这东西没有随着她离开,最后出现在了这里。

     “她很喜欢这股香味,我为了能让她一直能闻到这股味道,刻意的去问过一位香水大师,他告诉我用特殊的材料侵泡之后,这香味会持续好久好久,甚至在几十年里,这股味道都会存在。”

     女孩终于眼神变得有些狐疑了,看着沈浩的表情微微的有些复杂,犹豫的问道:“我暂且相信你,那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忽然消失掉。”

     沈浩皱着眉头微微的看了她一眼,道:“难道你这几年来一直找我?”

     “恩!”女孩没有反驳,道:“确切的说,我利用我手里所有的力量在找你的下落。”

     “想要替她报仇?”沈浩问道。

     女孩没有回答,躲开了沈浩的眼神,道:“至少,你应该对她的亲人做个解释才对。”

     那声音之中压抑着一股子的怒气,现在,却让沈浩迷糊了。

     对于张晓的家事沈浩所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她的父亲在国内是举足轻重的人,姐姐张琳沈浩也是见过,自打张晓出事之后沈浩心灰意冷,在复仇之后去了信,如果他们不能接受,那么沈浩任你们处置,可是这份信去了之后犹如石沉大海,直到最后沈浩遇到了张琳,听到了人家那么一句话,这才放下。

     可据沈浩所知,张晓的亲人里面,绝对没有岛国的人。

     “怎么,难道你不觉得,她就算属于你,却不是你唯一的么?”少女怒极了,一下子从床上翻坐了起来,一时之间她并没有意识到此刻她的情况,这被子往下就落了下来,露出了……

     沈浩本来还在思考一些问题,可是这一抹的风景,顿时让沈浩……

     这少女的身姿,绝对是最有清纯气息的时候,那肌肤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水灵灵的特别的具有弹性。

     沈浩没心没肺的吞了一口口水。少女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一下子拉起了被子,将自己那傲人的身躯给盖住,脸色有些涨红,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涩的,恶狠狠的瞪了沈浩一眼之后,说道:“那么,你怎么解释这一切?”

     她指的只自己,沈浩顿时头大了,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告诉我你的身份。”

     “我是她妹妹,酒井法子!”

     “妹妹?”沈浩怔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她,道:“怎么可能,我只知道她有个姐姐叫张琳。”

     “恩?你认识张琳姐?”她原本有些奇怪,不过当沈浩说出了张琳之后,这怀疑的表情稍微的疏散了一下。不过,当后来的解释之后,甚好彻底的明白了这个岛国人为什么会是张晓的妹妹。

     妹妹,有的时候不见得是亲的,比如,她妈就是张晓的姑姑。

     沈浩没有过分的纠结两个人的关系,可是能听得出来,酒井法子和张晓之间的关系貌似不是一般的好,不过一个是岛国人,一个人是华夏人,之间虽然有些代沟和教育上的差别,可是两个人之间的性格是得到了互补。

     张晓温柔,酒井法子活泼。

     这不是沈浩需要追究的,最后问了一声,这个东西是谁给她的。

     酒井法子支支吾吾的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了,只是一句话让沈浩的眉头彻底的皱了起来。

     “这个东西的主人,就是杀害你姐姐的凶手。”

     沈浩的心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眼神冷的像是结了冰一样。

     不管对手是谁,这其中的韵味让沈浩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那就是借刀杀人,而且借了一把让沈浩很难处理的刀。

     酒井法子是张晓的妹妹,找沈浩复仇,成功了不说,但是若失败了,沈浩必然会反击,到时候……

     后果不堪设想,如果不是意外的见到这个酒井法子,而且糊里糊涂的就这样了,恐怕,这一切都到了别人的算计之中了。

     沈浩敢保证,这人肯定是特别熟悉自己的人,甚至连自己的脾气都了解的清清楚楚的,算计到了这一步,可谓是机关算尽了……

     看着沈浩这幅表情,酒井法子的智商也意识到了自己貌似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这一刻连最后的一份疑惑都没有了。

     一个人可以怎么去欺骗人,但是,绝对没有一个人自欺欺人到这一步,连自己的内心都能欺骗,连眼神都能做到惟妙惟肖。

     就算谁,也不可能忽视眼睛就是人的心灵之窗!

     “我们被人算计了么?”酒井法子的语气之中也是一阵疑惑,看了沈浩一眼,嘴角泛起了一抹的耻笑。

     沈浩没有说话,他的脑海里不断的寻思着到底是什么人,难道真的是自己身边的人么?

     这不可能,自己无论是在组织,或者说是执行任务,向来都不会流露出真正的自己来,甚至连有些朋友,都不了解自己,为什么,这人会做出这么歹毒的计策来?

     脑海里把所有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见过的,沈浩都想了个遍,就是找不到这么一个人。

     一个能把机关算到这样地步的人,可是是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发生的让沈浩连想出是谁的办法都没有……

     看着沈浩忽然间沉默不语,酒井法子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忽然间她抬起了头,道:“那么,现在可以来说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酒井法子的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了,甚至看着沈浩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些恨意,昨天晚上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而且现在证据就摆在了眼前,沈浩想赖账都赖不过去。

     “是么?”沈浩有些心虚,可是现在能怎么着?

     “哦,难道你还想不认账么?”

     沈浩看着人家耻笑的表情,最后无奈的摊了摊手道:“难不成让我娶你?”

     “娶我?”哪知酒井法子一愣之后笑了,年轻的脸上带着一抹的耻笑,花枝招展的样子看的沈浩一呆,最后人家冷漠的说道:“你想多了,我们岛国人还不至于向你们华夏人一样,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男人,就是那个男人的人了,但是……我也不是纯粹的岛国人,身上也留着一半的华夏血统,我不是随便的人,这事情,至少给我个说法。”

     沈浩听完有些无奈啊,那能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把自己给睡会去?貌似也行,不过这还不是自己赚了?除却之外,貌似也没有什么能陪给你的,钱?貌似人家那么大的势力存在,肯定也不是缺钱的人,至少沈浩聪明的没有将这个想法说出来,不然的话,说不上人家酒井法子直接一巴掌把自己给打飞出去。

     看着沈浩不说话了,酒井法子反而耻笑了一声,道:“我以为姐姐看上了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呢,感情也就是这样一个败类么?呵呵……”

     “虽然这事情我有些理亏,但至少你明白一个巴掌拍不响,难道你昨晚能把事情说出来,我还会那样?”沈浩强词夺理的说道:“你应该清楚我们这类人,有些时候挤压下来的东西,很容易会让人理智全失。”

     沈浩的解释貌似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少女重重的哼了一声,直接抄起了枕头狠狠的砸了一下沈浩,随即说道:“滚,立刻离开我这里,往后别让我见到你,不然往后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沈浩郁闷的要死,不过能干什么?自己做了这么理亏的事情,继续待下去也只能让人家不舒服,也让自己尴尬,急急忙忙的套上了衣服,沈浩把自己打扮的话里话扫的,然后就跑了。

     房间里恢复了平静,只是酒井法子愣在了哪里,低着头久久的都没有说话,直到一个多小时之后……这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拉开了被子。

     那完美的身躯,在光芒下散发着诱人的色泽,玲珑有致的牛奶色,以及彻底成熟之中带着的一些青涩……完美至极。

     床上还有一抹的殷红,显得特别的刺眼,当酒井法子看到那一抹的殷红的时候,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最后有些愤恨和烦躁的继续把被子给拉上了,只是稍微的动了一下,感觉身体上那种酸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