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56.第556章 ,香水有毒
    沈浩软倒在地,那妹子就这么警惕的看着沈浩,愣是没敢动,刚才的那一瞬间,仿似发生了很多事情,一个陌生的男人,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扑在自己的身上,那臭烘烘的味道下面,隐藏着太过于让人脸红心跳的味道。

     有些味道,比如女人身上的香味,只有男人能闻到,可是男人身上的味道,有些只有女人才能闻到。

     沈浩的身上的味道太浓。

     这股味道彻底的掩饰了他身上地下通道里那股的臭味。

     愣了好久,看着沈浩没有再动,女孩子稍微的安稳了下来,可是整个人就像是脱了水一样的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一动不动,却又不敢看沈浩!

     沈浩在努力的平复着内心深处的那股还没有彻底的散尽的戾气,最后有些疲软的支起了身子。

     “你、你、你没事吧?”女孩很担忧,看了沈浩一眼,眼神之中还是有些害怕的。

     毕竟,刚才的事情貌似有些失控……

     沈浩苦笑了一声,没有解释什么,摆了摆手,道:“美女,今天这事情唐突了,不知能不能借用下你的卫生间,洗个澡?”

     沈浩身上散发的味道臭烘烘的,不咋好闻,这时候卸掉了防御,那女孩虽然有些担忧,可是貌似也没有过分的在抵触沈浩。刚才那一切事情虽然给人感觉有些唐突,但至少,能证明那不是沈浩的本意。

     “就在……那边,你请便。”女孩子平复了好久,终于恢复了本来的自信,对着沈浩微微的笑了下。

     这个笑容里面有些放松,更多的还是松了一口气。

     至少证明眼前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坏人。

     沈浩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感受着从身上传来的疲惫,慢悠悠的走进了卫生间。这种小公寓的套间不是很大,卫生间勉强只能给人提供一个洗澡的地方,不过里面收拾的倒是很干净,各类的化妆品被整齐的放在那个不大的梳妆台上。

     没想到女汉子还有另类的一面啊,这么多的化妆品根本就不符合那妹子所表现的气质来,沈浩好笑着除却了衣服,顺手就把东西给扔出了洗手间。

     洗了一会,沈浩这才舒服了很多,那肌肤上传来的酸困感,差点就睡着在了卫生间里面。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就要找衣服穿,哪里知道手伸出去之后就摸了个空,衣服不见了?

     沈浩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从卫生间里扯出了一个浴巾,胡乱的裹在了身上,这才探头走了出去。

     妹子貌似不再,不过外面传来了洗衣机的转动声,沈浩走了出来,扫视了好几圈,这才找到了妹子的身影。

     天色基本上开始放亮了,难怪沈浩会感觉困,这一次的逃脱对于沈浩而言,可谓是苦不堪言,杀了人的戾气一下子填了很多的冷漠,这股不舒服的负面情绪让沈浩的理智处于一种高戒备的姿态之中。

     高强度的体力活动加上内心之中这种的告戒备,导致体力流淌的特别的快,以至于稍微的一松懈,立刻就像是皮球里的空气一样走了个干净。

     好在沈浩的体质过人,这种疲惫来的猛烈,可还是能抗了过去。

     光线之下小姑娘还是很快的做着事情,简单的在那边的灶台旁边貌似做饭,嘴里哼着沈浩听不懂的歌曲,快乐的像是一只小鸟。

     沈浩出来了,小姑娘发现了沈浩,冲着他摆了摆手,说道:“我帮你把衣服给洗了,你就随便讲究一下。”

     沈浩晕晕乎乎的,这妞儿,就这么快的把自己给彻底的相信了?甚至连一点点的警惕之心都木有了?

     不过人家都不害怕自己了,难不成自己一个大男人还害怕一个小姑娘不成?

     翘着二郎腿坐在床上,沈浩稍微的休息了一会,小姑娘做好了饭端上了桌子,是岛国的寿司,这种东西沈浩肯定是吃过的,可是这小姑娘做饭貌似很用心,至少这寿司做的很让人赏心悦目,每一个都是一样大的。

     “吃吧!”小姑娘很自豪的笑了笑,道:“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的,这还是昨天晚上剩下的饭。”

     沈浩古怪的看了一眼,还是捏起来了一个,刚要吃不过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怎么,害怕我给你下毒啊?”小姑娘不乐呵了,不过还是拿起了一个寿司,很享受的吃了起来。小姑娘是女汉子,可是吃饭的姿势倒是很优雅,而且吃的很斯文,一小口一小口的慢慢的吃着。

     沈浩当然不是害怕她下毒,只是眼前这个小姑娘,感觉貌似在哪里见过一样,不过怎么都想不起罢了。

     最后看着小姑娘的眼睛里充斥着不快,沈浩这才把拿在手里的寿司放在了嘴里,味道偏甜,谈不上高手,但至少不错。

     胡乱的吃了一点之后沈浩肚子饱了,这才凑到了窗户旁边,看了一眼外边的情况,城市貌似并没有回复正常,可是依旧还是那么的忙碌,大清早的就有人跑步的跑步,上班的上班。

     “帅哥,现在能不能坐下来说说话呢?”

     刚才吃过了饭,少女明显已经彻底的放下了警惕,这妞儿还看着沈浩那强壮的肌肉,眼睛之中还有些奇怪的色彩,甚至……还有些红,尤其看着沈浩那裹着浴巾的下体,眼神就有些躲闪了。

     沈浩有些郁闷,不过现在是人在屋檐下,有求于人,自然不能把态度放的太高,道:“可以。”

     “先说说,你是什么人,既然你不图财,也不图色,总有个理由钻进我这里吧?”

     沈浩眉头微微的一皱,这个话貌似没办法说。

     “好,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但是下一个问题,你必须回答我,你到底是谁?”少女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神猛然间就直勾勾的看着沈浩,表情立刻就严肃了起来。

     沈浩愣了一下,道:“我叫沈浩!”

     “沈浩?”听到这个名字,少女愣了一下,随即表情仿似在思考着,这个名字对于一个岛国人而言,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记忆可言,最后看了一眼沈浩,道:“不对,你不叫沈浩,你这名字肯定是假的。”

     “假的?”沈浩怔了一下,随即笑了,道:“我好歹是个男人,说一句话有必要遮遮掩掩的么?我行不改名,就叫沈浩。”

     “沈浩,沈浩……华夏人的姓,你是华夏人,这些都对上了,可是怎么会对不上呢?”少女自顾自的重复了一下,最后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好了,既然你不是他,那么我也没有必要再说,看你不是什么坏人,今天就呆在这里吧,我去上课了。”

     说完转身就走,沈浩本想叫住她来着,这少女自己看着也感觉有些眼熟,而且做事貌似有些古灵精怪,貌似对于危险有一种本能的认知,这多少让沈浩诧异。

     可是沈浩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自己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在芝加哥现在基本上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那些情报局的人展开了铁桶时的包围,自己就算是涨了翅膀也难飞出去,必须要走一步算一步,把这些人给甩掉才行。

     女孩走了,沈浩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不过他忽然闻到了一股味道,一股熟悉而陌生的味道。

     “恩?”他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顺着味道的发源地急忙走了过去,很快就找到了发着味道的东西,那是……

     一个玉观音,很特别,像是血一样的红色,看成色应该是鸡血石做成的,可是沈浩拿着那个鸡血石的时候,猛然间就怔住了,人也开始不自然的抖了起来。

     “为什么这东西会在这里?怎么可能?”沈浩脸色大变,一下子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整个人的身体像是抖成了筛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个东西不是伪造的。”沈浩像是发疯了一样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嘴里喃喃自语,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道:“我是亲手挂上去的,这怎么可能……”

     他丝毫不否定,这就是当初自己亲手挂在她脖子上的东西,那个自己亲手做出来的玉观音,面貌很丑陋,对于他这种半吊子的雕刻家而言,能做出什么好东西?鸡血石的价值本来就不菲,这一块有拳头大小,市场价格能达到三百万左右,那个人出手会那么豪气,会把这么好的东西拿出来联手?

     只有沈浩这种败家子,当初他为了她,为她雕刻的,这背后,还有自己沈浩的名字,“启”

     当自己完成这个工作之后,女孩笑着将东西接了过来,随后像是得到了最为美好的礼物一样收入了自己的包包里,她死的时候,她手里拿着它,放在了自己的手里,而沈浩在她火化的时候,亲手挂在了她的脖子上,烧掉了这份纪念。

     可是……为什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

     那是一个让沈浩特别忧伤的故事,永远不希望自己在回忆起来,可今天,又看到了这个东西,自己亲手做出来的东西。

     “这到底是为什么?”沈浩脸色难看的快滴出水来,可现在女孩已经走了,没人能回答他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