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6.第516章 ,让人恼火的女人
    郑哲喜表情阴晴不定,站在那里稍微的迷惑了下,最后还是说道:“哟,不错的衣服啊,美女,还有没?”

     这是很老套的找茬方式,不得不说,这可是最为管用的方式。

     那服务员妹子怔了一下,道:“还有!”

     相同款式的衣服,一般都会有两件,一件放在外面当摆设,另外一件是买的。

     “不过,只是样品了。”

     “恩?样品?美女,你有没有搞错,你感觉像我这样身份的人,是买样品的主么?”要扮演纨绔子弟,郑哲喜可是像模像样的。

     在京城,别的人才缺,这方面的人才绝对不缺。

     稍微的往美女多的地方走走,一些高档的地方,这类人就很多,尤其带着漂亮妹子的男人……那可是一个个的拽啊。

     有钱没钱,气势先装起来,管他东西有多贵,先给自己整整气场再说,最后,就是在美女面前赢来足够的面子嘛。

     男人,那就是出门在外有面子,上了床之后有力气呗!

     “这个……”服务员妹子显得有些歉然,一时之间有些难看了,道:“先生,那就没有了……”

     “恩?没有了,那你手上的东西拿过来,我要了,这位,你还是一边去,看看别的衣服吧。”

     拽,而且很拽,这表现绝对够味。

     “哦?我为什么要让给你呢?”沈浩眉头一挑,嘴上却带上了笑容。

     无他,外面的一竹和露露已经走了进来,当然也是听到了里面的争执了,露露当场就不高兴了,道:“喂,帅哥,你不带……”

     “恩?”郑哲喜猛然回头看了一眼妹子,露露的话语当场就停住了。

     又一个帅哥,现在琉璃帅哥不值钱了么?怎么随便出来就能遇到两个。沈浩很耐看,可是人家对自己没啥兴趣,貌似眼前……

     “啧啧,原来有这么极品的妹子。”

     露露身材很棒,********妖娆,打扮的时髦大胆,看上去呢就有些妖,说漂亮,貌似是差了那么一点,可是赞扬一下,那还是能受得了的。

     “你要干什么?”这话引起了一竹的不满,警惕的看着人家郑哲喜。

     郑哲喜当做一竹不存在一样,嗤之以鼻的说道:“干什么,我能干什么?不过兄弟,我可真有些纳闷了,就你这身打扮,也敢在这里乱窜?你也不看看这里衣服的价格,一件就足够你这一身的总价值了。”

     这话说的很毒,至少伤了一竹的自尊心,当场就把这位朴实的保安同志给憋得不服气了。

     “这件衣服是我的,我不想有人抢走。”露露有些撒娇的看了一竹一眼,那是给一竹给面子啊。

     一竹哈哈一笑,很那个啥的臭屁了一下,道:“放心,有沈浩在,这衣服就是你的。”

     “嘿,妹子,你早说啊,这衣服是你的,那么我送给你何方,不过我对你这位男朋友可真有些意见了,自己的女人,还要别人来保护么?”

     一竹的脸色再一次的黑了,而且黑如锅底那般。

     一竹出生普通,一向就是个很实在的人,对于这样的商场,平日里根本就不会转一圈的,自打有了些闲钱之后,这才慢慢的长了点派头,可惜了,毕竟他只是一个没多大见识的人,就算买点贵的衣服,也绝对不可能一件衣服就要上万的。

     气恼的一竹看了那边的沈浩一眼,希望让沈浩出面帮他做主,只是沈浩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和服务员说了两句话,就把衣服给打包了。

     “那就谢谢这位帅哥咯。”露露很实在,人家摆出了微笑。

     “谢啥,咱这人还知道妹子是用来怜惜的,像你这么漂亮的妹子,我当然很乐意做个朋友,不知……”

     “做朋友!”人家郑哲喜说着三个字的时候特意的强调了一下,随即挑了一下眉头,那是做朋友的意思么?就是挑逗人家。

     这让露露的心突突的狂跳了起来,一个帅哥给她抛媚眼,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事情啊,难道说这几天她忽然又漂亮了?

     不过,当着一竹的面……

     一竹有些恼羞成怒的感觉,像是被人戏弄了一样,眼前这个男人也未免太不长脸了些,当下冷眉相对。

     郑哲喜浑然不觉,依旧等着露露的回答。

     “好!”果不其然,人家露露还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道:“留个电话号码,往后出来一起坐坐。”

     一竹再也忍受不下去了,那粗壮的身体犹豫气愤而剧烈的起伏着,努力的平复也到了一种极致了。

     沈浩站在那边,手里拿着衣服看戏,到了这时候,他笑了。

     这个露露,尼玛可真够人才的,就算明知道你接近一竹,就是为了人家那点可怜的钱财,但你不至于做的这么过火么?不过还好,长痛不如短痛吧,早点把这祸害给解决掉,免得一竹往后更难受。

     男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很丢人,可是被自己的女人给带了绿帽子,那就更丢人了。

     与其丢人,还不如来的稍微的快点。

     一竹是个好人,沈浩可不希望直接毁在女人身上。

     “你给我滚!”一竹像是咆哮的狮子一样,骤然怒吼了出来,对着郑哲喜喝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行了行了,你有啥资格和我在这里乱吼呢?”

     郑哲喜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你虽然长得壮实一些,可那也是绣花枕头,买个衣服也这么寒酸,看见了没,那边那件……要是妹子人家喜欢,我直接会把那件送她。”

     露露一听这话,内心乐开了花,虚荣心作祟的女人,一向是分不清轻重的,更何况这种陷阱就是为了她而展开的。

     郑哲喜心思缜密,三言两语的就抓住了露露这种人的性格,就是贪图一些便宜,以有限的青春换取无限的金钱,她们这种女人不就是为了享受么?

     在京城这样的女人多得是,而且那些富二代们特别喜欢,用钱玩你们,玩腻了就还,而且还不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不就是钱的事情么?

     “好,好的很。”一竹咬牙切齿的看着郑哲喜,猛然间拔出拳头,猛烈的往郑哲喜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郑哲喜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家伙还这么的血腥,一旦被激怒了,还是很有脾气的。

     可是内心之中也释然,沈浩本来就不是简单的货色,他的朋友,自然不是那种没本事,连脾气都没有的人。

     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帮助,郑哲喜也明白这个道理。

     虽然一竹也当过兵,手头也有一把力气,但毕竟那只是蛮力而已,比起郑哲喜而言,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随手拨开,为了不会真的伤害到一竹,一脚就揣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一竹发出一声闷哼,随即就倒在了地上。

     “就你这货色,还和我抢女人?”郑哲喜嗤笑了一声,随即说道:“美女,我看你还是跟我走吧?”

     这让露露很犯难,郑哲喜却不以为然的笑道:“你犹豫什么呢?他给你的,我都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

     一竹已经是怒火烧混了头,不顾一切的爬了起来,作势要和郑哲喜拼命,郑哲喜佩服他是一条汉子,可惜内心也感觉你这样做很不值得的。

     出手如电,将一竹给敲昏了过去,沈浩快速的补了过来,将人给扶住,低声说道:“行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很明显的,露露已经动心了,只要稍微的用一把力绝对把这女人给拉走。

     对此沈浩还能说什么?难道一竹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么?为了让你死心,沈浩可真是自导自演当了一回恶人。

     这种事情做多了会损阴德的,可是沈浩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要不是忽然发现了郑哲喜这么一个人,今天都不知道怎么把这事情给了了,难道真的要让露露这么无耻的继续下去,像是水蛭一样,吸干一竹身上的最后一滴血么?

     如果那样做,沈浩才感觉对不起一竹。

     “放心!我会替你搞定的。”郑哲喜淡淡的一笑,很自信。

     沈浩离开了,郑哲喜也带人离开了,一路上露露喜气洋洋的,当进了咖啡厅之后,终于明白人家郑哲喜是干什么的,内心感觉是捡到宝了。

     一个军区的团长,这么年轻,往后前途不可限量啊,对于这样的男人,可绝对不能用对付一竹的办法来对付,必须要快刀斩乱麻,既然那点小手段不行,就直接用身体挽留就是了。

     一竹当然对她没啥兴趣,说穿了对于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只有讨厌,哪有一点点的好感可言?路上装模作样的给沈浩打了个电话,乘机脱身,告诉那妹子,他会联系她的。

     露露,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一竹被沈浩扔进了出租车,来到了公司,丢尽了保安室之后,二竹和铁楠脸色有些诧异。沈浩对于此事并没有做多余的解释,可是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到,貌似发生了不咋愉快的事情。

     “我哥这是……”

     “等会你两问他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