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19.第519章 第518掌,水至清则无鱼
    “梁总,我能不激动?打的人可是我啊。”老陈摆出了特别委屈的架势来,欲哭无泪啊,沈浩下手也忒狠了些,自己的牙齿有三颗是松动的,估计没几天会掉,这特么还要花钱去补。

     还好脸上没留下太过分的伤痕,这要是连这张混饭吃的脸蛋都弄坏了,老陈估计都没地方哭去。

     “沈浩,你给老陈一个解释吧!”

     梁秋霜感觉头疼,虽然很想直接把老陈给赶出去,但人家好歹也是元老级的人,出去在外面说三道四的,后果肯定也不太好,至少现在沈浩给自己一个下台的理由,这样才能帮忙好说话。

     “我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特么销售部的人死光了是吧?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女朋友,外面的业务承包出去,整个部门是不是没事干了?”沈浩借题发飙,指着老陈的鼻子骂道:“亏尼玛还是个部门的老大,难道有你这么恬不知耻的人么?自己做错事了,还问别人?你之前怎么说来着?我沈浩就特么靠着刘副总的裙带关系上来的,咋地?”

     你牛逼是吧?你以身份压人是吧?可以,那么人家就拉个比你还老资历的人出来,你能怎么着?

     刘静茹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本来没自己事情好吧?你为毛非说要靠自己的裙带关系进来的?难道梁秋霜这个大腿还没自己粗?

     这沈浩,恶心起人来,可真够味道,至少刘静茹感觉现在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好吧好吧……既然如此,就给你夫妻两个背一背黑锅咯。

     见过不要脸的,可绝对没有见过沈浩这么没脸的,本来当场对峙,讲究的就是个理字,说穿了老陈就靠着自己元老的身份,可你再怎么有功劳苦劳,也没有人家刘静茹的大啊。

     梁秋霜闻言差点晕过去,好吧,你沈浩还真够狠。

     “这个,静茹,你怎么看?”梁秋霜把皮球丢给了刘静茹。

     老陈的脸色黑了,刘静茹能为自己做主么?

     刘静茹松了一下肩膀,有些俏皮的说道:“还能怎么着,我的小鲜肉犯了错误,那只能往我身上推咯,难不成你还以为我能大义灭亲,把这么好的男人赶出去啊?往后要是找不到这么好的,梁总,你陪我不?”

     “你……”

     梁秋霜内心那个郁闷啊,感情沈浩不要脸,你刘静茹同样不顾自己的脸了,一个个的不按正常路数出牌,你这不是让我难受么。

     “老陈啊,你们这是干嘛呢,哎……一边是你,一边是静茹,我的确不好处理,要不这样吧……就让沈浩给你道个歉,医药费我出了,你去休息几天,当然,工资照发,大家……”

     “门都没有……”沈浩和老陈基本上是异口同声,都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话。

     老陈不难理解,毕竟挨了揍,唱了一出苦肉计,不达目标誓不罢休啊。对于沈浩而言,道歉?老子做了,那就是对的,不对的事情不做,做了的事情绝对不后悔。

     沈浩牛脾气犯了,那是谁的面子都不买。

     梁秋霜的内心咯噔了一下,纵然到现在还没了解沈浩为什么而揍人家老陈,糊里糊涂的就做了判官,可这怎么说?而现在沈浩这般的强硬,明显是老陈做了一些比较出格的事情,彻底激怒了沈浩。

     可两个人是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啊,两个不同部门的管理,怎么可能有太多的交集呢?两个人忽然之间有冲突,而且沈浩还下了狠手,那就代表着沈浩绝对有理由的。

     脸色没来由的一黑,看了一眼老陈,内心里想着什么就没那么明显了。老陈毕竟是混了好久的老人了,一看梁秋霜的脸色拉了下来,没来由的就感觉心里发慌,果然……

     梁秋霜的脸色一沉,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什么?”

     原本是和稀泥,不想深究,哪里知道梁秋霜在这个事情上矫正了。

     “梁总,你看这事情……”陈琳有些心虚,语气一软。

     沈浩却哼了一声,道:“怎么,你不是不依不饶了么,你把我揍你的原因说一说,这不,刘总也在这里呢,说不上人家就会帮你说话。”

     看着沈浩那丑恶的嘴脸,刘静茹恨不得冲过去扇他两个耳廓子,这么一说,就算傻子都明白是咋回事了,肯定和女人说不上干系的,甚至也让她们清楚的认识到,貌似老陈对于女色方面……一向都不咋的检点啊。

     部门之间的事情,肯定了,和楚香绫有关系。梁秋霜的内心了然。

     “沈浩,你可真不要脸啊。”老陈耻笑了一声,道:“你还真对得起刘总对你的一片真心,难道你感觉男人这样就有面子么?”

     老陈很毒,拐弯骂人,连刘静茹一趟给骂了。

     “行了,我这里不处理家务事情,老陈,我感觉你就是无理取闹,争风吃醋的事情,一概不予受理,还有,老陈我不想往后听见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传进我的耳朵,至于你想怎么解决这事情,去公安局吧。”

     梁秋霜失去了耐心,不管处于什么目的,沈浩当着老婆的面维护其他的女人,多少的有些说不过去,最后还闹到自己身边来?自己能说什么?不过看刘静茹的脸色也有些古怪,对于老陈很是生气。

     老陈说话没轻没重的,至少现在是把刘静茹也给彻底的得罪了,只是妞儿没有当场发出火来。

     老陈感觉自己在这里讨了个没趣,胡乱的应付了两句,带着恨意离开了。对于梁秋霜这样维护沈浩和刘静茹,他怎么会没有意见,可胳膊拗不过大腿,你总不能顶着人家干,现如今只能以退为进,他就不行了,你们两个还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沈浩有些不明白梁秋霜到底想要怎么着,可是刘静茹没有发言。

     “沈浩,到底是怎么回事?”梁秋霜的脸色有些不悦,看了沈浩一眼。

     “哎,我说老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现在是问我这些的时候么?既然你已经接受了楚香绫,那就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

     沈浩带着一些怒气,没有当着自己媳妇面发出来,这让梁秋霜微微的有些生气,刘静茹急忙阻止道:“好啦好啦,你们两个也别说了,香菱必须要调离部门,放在那里也未免太做牛做马了些,沈浩怎么能看着人家吃亏,这件事情上,是我和秋霜考虑不周。”

     沈浩没再搭理她们,转身就走了,梁秋霜感觉特别的委屈,沈浩是自己的老公,可是……

     刘静茹看出来了,只是微微的一叹,道:“秋霜啊,你也别用那副幽怨的眼神看着沈浩了,他今天明显很恼火的,咱们任何一个人可能受了这种不公的待遇,沈浩会发疯,何况是楚香绫呢。”

     梁秋霜怔了一下,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是啊,这一次受了委屈的人是楚香绫,她和其他的人有着本质的区别,那就是自己有多么的委屈,从来不会说,那个温柔和倔强集于一体的女孩子,让人又爱又恨的,就连梁秋霜连一句重话都不敢说。

     这和沈浩没关系,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而已。

     “可是他也不能这样啊,难道你没看出来他对于我的处理明显不明白么?”梁秋霜有些委屈。

     “噗嗤……”刘静茹花枝招展的一笑,道:“我说一向精明似猴的女人,忽然就这么的笨了?夫妻之间难道还有过不去的坎儿么,所谓床头打架床位和,沈浩要是还能硬着心肠和你计较这些事情,那么我们姐妹的眼光也未免太俗气了些。”

     梁秋霜叹了一口气道:“希望他能理解,现在公司的事情真的让人很头疼,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本来用那些人来完成我们的工作多少的让人心里不舒服了,现在还要一手把小人给养起来拖住那些人的后腿。”

     “他明白,只是这会明显还不爽呢,嘿嘿……这时候做老婆的,可要一定安慰安慰啊,你这个女王,要是不临幸一下,人家才叫心理有疙瘩的。”

     “死妞,你鬼扯什么呢?早就知道你心思不纯,如今你还装个什么清纯,这事情我不管了,你去帮我搞定。”

     梁秋霜有些恼羞成怒的白了她一眼,恶狠狠的说道。

     刘静茹咯咯只笑,道:“我才不管,反正人家现在还是黄花大闺女一枚,等候着沈浩八抬大轿把我给抬回家呢,自己的老公自己看不住,难怪外面惹了一大堆的女人,这往后你要是还不帮他收心,一旦再弄出那么多的事情,你想哭都来不及。”

     “哼,我怕什么,反正我和他已经结婚了,大不了往后我告诉你们这样的女人,老娘我是正房,你们都是偏房,想要被临幸,先过我这一关。”

     刘静茹恶寒,顿时逃跑……梁秋霜得意的笑了。

     ……

     沈浩的确有些气糊涂了,他很少这么倔强的和梁秋霜死杠,可是今天他绝对不能让步,楚香绫这妞儿本来就软,凡事和别人不争是事实,就算大家关上门了怎么着那是内部的事情,可是外人想欺负自己的女人,那就是打他沈浩的脸,而梁秋霜不是不知道自己和楚香绫的关系,如此的不维护楚香绫,沈浩怎么会没点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