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3.第563章 ,第一次交手
    沈浩离开了酒井法子的房子,在芝加哥这座城市里转悠了好久,自己那边的人需要很多时间去准备自己需要的东西,这几天的时间里,沈浩能做的只能等。

     可是能怎么等?自己身陷囚笼,稍微的做点事情都会被人给盯上,现如今有太多的事情还没办法折腾出来,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特别的不爽,尤其是将张晓撤出来之后,沈浩的内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子一样。

     有些东西不能被人提起,那就像是结痂了的伤口,被人生硬的给掀了起来,带出了让人痛的鲜血。

     面对着阳光沈浩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强行的平复了下内心深处狂暴的虐气,这才稍微的舒服了一下。

     抬头看了一下那边的小窗,貌似窗帘还是拉着的,估摸着今天的酒井法子日子不咋好过,不过这事情也只能这样了,你也别指望人家会怎么样给你提出解决方案来。

     对于岛国的女人,沈浩向来还停留在某种小片的境界之中,谁让那个国家对于那种文化比较盛产呢,看得多了,难免的就会产生一种奇怪的定律来,比如啊……沈浩感觉人家岛国崇拜的某些东西,足够把人给雷死,而且女性还特么喜欢那种比较刺激一点的冰激凌,尼玛,吃个东西都吃的那么销魂,还能不能一起好好的快乐玩耍了?

     作为一个华夏人,对于岛国这方面的向往那是肯定的,谁让沈浩一直把自己比作一个**丝呢,还是那种特别无耻的那种,来无数个女人,大家来个无遮晚会什么的,红酒美女夜光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沈浩承认自己YY了,可事实就这样,不过这时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当再一次的出现在组织的街头地的时候,发现这里的面孔早就换了一批人,做的生意已经比较正规化,那前台站着的妹子并不认识沈浩所表现出的那个手势,多少的让沈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么?不得不放弃的地步?”

     沈浩多少有些疑惑,放弃一个地方的地基,这是遭受到了灭顶之灾的前兆,那就是组织要放弃在这边所有的产业,这方面的工作一般都是十八罗汉出面解决的。不过沈浩仔细想想也不觉得奇怪了,天煞出现了,这边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肯定会未雨绸缪的将东西给解决掉,尽量的将损失减少到最小化。

     胡乱的找了个休息的地方,沈浩就躲入其中,有着这幅好皮囊的掩饰,沈浩不担心普通人能发现他的踪影,可是这忽然之间的寂静让沈浩感觉不舒服,对于那老狐狸的手段沈浩向来是有所了解的,一环接着一换,那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你把他拍在地上,人家立刻会从地上爬起来,立刻张嘴就要咬人。

     而今天的的芝加哥太过于安静了,安静的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以至于沈浩心中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不安来,这份不安没有任何的理由可言,就是一种明锐的危机感。

     其实……对于敌人的太了解,总会从本能之中察觉对方的某些行动一样,就像算计他的人是一样的,虽然是误打误撞的将局面给打开,可是沈浩依旧付出了错误的行动,而这一次,沈浩的感觉的确没有错。

     错综庞大的信息传入了国王的视线当中,当发现了昨天晚上有人去了酒井法子的房间之后,他的眉角露出了一抹冷漠的微笑。

     “聪明反被聪明误,以为我们这里的人都是蠢蛋么?如果你离开了芝加哥,我可能会费一番功夫去寻找你,可你自投罗网,那也未免让这件事情变得太过于简单了些。”国王的话让情报分析人员怔了一下,可人家并没有解释什么,查明白了沈浩的去处,他已然展开了行动。

     白天过的依旧是那么的平淡,沈浩潜伏起来之后尽量的吃饱喝足睡好,在这种敌后的环境下,随时都有可能遇到不确定的危险,若没有足够的精力去应对,就算死了特么都没人给你收尸,沈浩是这方面的老油条,自然懂得精力的储备绝对不能懈怠。

     黑暗笼罩了大地,周边的路灯已经亮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外面的车流也消失,安静了许多,这时候差不多是凌晨一点的时候,沈浩睡醒了,眼睛忽然睁开,一咕噜就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感觉到了一丝的不正常,瞬间就站在了地上。

     “谁?”冷漠的声音从嗓子里爆发出来,他的目光看向了窗外。

     单薄的窗帘后面,接着光彩有一个人影盘踞在哪里,静静的看着里面,一动不动,像是一个东西的倒影,这足够让人心惊肉跳的了。

     能出现在这么静的距离而不被沈浩警觉的人,这个世界上少之又少,而且对方潜伏的时间明显还不断,要不是稍微的整出了那么一点点的声音,沈浩连发现人家的可能都没有。

     “啧啧……”轻轻的声音从外面传了出来,有些戏谑,却有些赞赏,随即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还不错,至少盛名之下有点能耐。”

     这是用华夏语说的,有些别扭,可是这句话说的还算是能达到意思。

     沈浩已经是严阵以待,对方明显是高手,此刻自己才发现,已然全身升起了鸡皮疙瘩,对方要是再到达这里在自己发现自己忽然间出手,自己到底有几分胜算呢?

     沈浩不知道,至少在没有交手之前,对于对方的实力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的估算,多余的猜想只能误导自己,过分的掉以轻心只能让沈浩死的早。

     外面的身影反而是不慌不忙,慢悠悠的推开了窗户,从外面走了进来。

     借助微弱的光芒沈浩发现对方的身形至少在一米八五以上,比起沈浩而言是高了十厘米左右,这人的身体还是出奇的瘦,给人的感觉仿似是皮包骨头,说句难听点的话,这人压根就不是个人,像是饿死了一样的鬼魅。

     没错,只能用这个词语来形容来人,他矗立在那里,虽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做,但给人的压力已经让人的内心都开始发颤起来。

     “请不要用华夏语来羞辱我,你的意思虽然到了,可话不是那么说的。”

     敌人既然这样大大咧咧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沈浩知道此刻就算是担忧也是多余的,这也是来人对自己的一种自信,也是人家对自己实力的肯定,如果是沈浩,那么他不会傻乎乎的会把自己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中,能给敌人致命一击,绝对不会容忍做出正面相搏的机会的。

     那是在和人家搏命,不是和人家过家家,沈浩是一个杀手,称职的杀手,不是行侠仗义的侠客。

     面对着沈浩的挑衅,国王依旧是不动怒的,这种高手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向来是不会被情绪所左右自己的思绪的,那不是一冲动就不顾一切的。这是人家保命的本钱,更是人家做所有事情的资本。

     “恩,受教了,只是我不明白你既然了解你们国家流传下来的古老谚语,可你为什么会明知故犯呢?”对方的声音古井无波的,但是沈浩还是感受到了其中有些戏谑的味道存在,道:“明知故犯这样的错误如果发生在你的身上,我感觉不应该,那么,你是小看我们这个国家没有能制服你的人,还是说,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肯定呢?”

     “你说呢?”沈浩微微的一笑,感觉这人未免有些好奇之心太重了吧,这样的事情还让沈浩怎么给你解释呢?

     “唔……你还是满狡猾的,好吧,既然都已经开始分析你了,那么就做的稍微的完全点,从你的实力而言,已经证明你还是有点能力的,前者的留有些,可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点,对于自己的一种肯定,你勉强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沈浩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其实他真的很想自恋一下,然后告诉对方,自己还真是这么的自信,还真被你给猜对了,但是在这种时候自恋过头了,被人家一巴掌给扇飞了,到时候往出去一说,尼玛人死了不要紧,最主要是连名声都臭了,草,要是往后被人说出来,天启怎么死的,是自恋死的,估摸着沈浩直接会从坟墓里面跳出来,不掐死你都不行。

     沈浩对他笑了笑,发现这家伙仿似对自己也在笑,随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往前跨出了一步,快速的交手。

     他们手里都出现了兵器,这种冷兵器的对抗,拼的完全是一口气的爆发,没有任何的后退可言。

     “踏踏……”

     沈浩快速的退出了三步,国王王后退出了两步,只是沈浩退得比较狼狈,手微微的有些颤抖,国王稍微的从容一些。

     两个人的交手电光火石之间,基本上在一个眨眼的功夫之中就已经完成,谁输谁赢根本没办法看得清楚,但沈浩明显的是吃了一些亏。

     国王的力量很大,交手之中沈浩是不要命的攻击,人家只是被迫的防御了几招,把沈浩的致命杀招都给挡了下来,这种主动出击被人家给当下,而且还被迫后退,已然说明了实力是有差距的。

     “还算不错!”

     国王也是愣了一下,不过语气有些兴奋了起来,抬起头来的眼睛在黑暗之中散发着幽幽的亮光,看上去就像是一头嗜血的狼一样。

     沈浩的内心,咯噔了一声,感觉事情要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