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4.第564章 ,终极逃亡
    迷糊这种的嗜血味道传来,沈浩的心中警惕,一时之间骤然再一次的爆发了全身的力量,与之再次的交手。没错,这样的先机对于国王而言是不可放过的,一招得手,自然是步步紧逼,不将人彻底的拿下来,那是不可能的。

     双方又是一出几分,沈浩整个人爆退下来,呼吸变得有些凌乱了。

     暗骂一声该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

     这已经不是高手来形容了,对方的身手异常的恐怖,每一次的出手将力道拿捏的很好,什么时候重,什么时候轻,一点都没有犹豫,甚至判断沈浩的出手方位,没有一点的失误。

     这就是先机。

     沈浩皱着眉头将自己的身形稳定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平复着刚才剧烈接触时所产生的那种震荡,脑海里考虑着所有的可能。

     平生遇到的最强大敌人,如果还敢吊儿郎当,那就是嫌自己命长来着。

     “嘿嘿!”那边的笑容有些冷酷,国王的戏谑味道越来越重,他像是发现了一个非常好玩的玩具一样,嘴角处所展现出来的贪婪彻底的出卖了内心深处的嗜血,不,确切的说是猫戏耍老鼠时候的那种快感。

     漫步向着沈浩走来,手里的刀锋不断的上下翻滚,在暗淡的光芒下闪烁着深幽幽的色泽,让人心里慎得慌。

     严阵以待的沈浩再一次出手,身形快速的游走在房间里的角落里,像是狡兔,又或是一直泥鳅,不断的避开人家的攻击,找机会出手。

     接连几次,国王出手,锋利的刀锋在空中刺破了空气,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猛然间抬头,冷漠的眼眸之中充斥着一股不正常的血红之色。

     当猎人和猎物的身份确定,那将不是继续考虑如何去扑杀对方,而是让猎物在临死之前感受到的恐惧,猎物产生的恐惧越是多,那么对于猎人而言,所产生的兴奋感是越发的强烈。

     沈浩这一轮爆发是很强大的,以至于国王就算还手,也不敢贸然前进发出致命的一击,他也知道困兽犹斗时候的危险,一旦稍微的有些空子,那么对方潮水般的攻击将会彻底的倾斜下来,毫不留情的做出以命换命的手段来。

     他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判断,沈浩刀锋也很老辣,虽然很少主动往自己身上招呼,但偶尔试探性的攻击下,总会让他连身躯都寒冷起来,刀刀毙命!

     “轰!”很忽然的,沈浩猛然间在墙上蹬了一脚,乘着这股反弹过来的力量,整个人狂暴的往后退,直接撞在了那边的门上,那实木制作的门顿时四分五裂,还不待国王考虑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沈浩马不停蹄的跑了。

     “想走?”

     国王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竟然在这种时候想走,这家伙的反应能力……

     面对自己竟然没有使用全力,尚且还有心思去考虑如何脱困,这证明这位对手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

     短暂的愤怒之后,国王的脸上闪烁出了越发兴奋的色泽,沈浩给他的感觉太意外了,就像是沉积好久的细胞,忽然直接得到了久违的回报一样,那种身心都愉悦的感觉,身体都不自觉的发出了痛快色呻吟声。

     仰天长啸,他丝毫不慢,一个折转,像是闪电般的冲出了,踏踏……的脚步声响起,快速的跟着沈浩的身影往黑夜深处冲去。

     两个人的身形很快,至少沈浩展开了自己所有的爆发力量,必须要全力逃命。

     天时地利都不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在别人的地盘被迫与之开展,那不是外搏命,而是在玩命。搏命尚且还有一丝的生机可言,可是玩命,胜率太低,危险系数太高,稍微的有个闪失,那么自己就要交代在这里。

     沈浩佩服康纳斯,不动声色的这么快就招来了这样的高手,稳稳的压着自己一头,沈浩的脑海里闪现过了这个国家与之能匹配的人物,很快一个名字就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国王!

     “原来是这个疯子,如今麻烦了。”沈浩一遍狂奔,一遍心里暗骂一声。

     如今看来自己的选择是多么的明智,和这个家伙这样开战,那就是找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就算自己身怀侥幸的赢了,他也不可能活着离开,康纳斯就像是老狐狸一样,随时都可能潜伏在自己的身边,说不上在最为关键的时候这家伙就从黑暗之中跳出来,然后给自己补刀。

     尼玛,没正大光明的死在敌人的手里,被人给阴了,那特么叫死不瞑目啊。

     逃跑不丢人,尤其在面对这种老牌人物面前,能逃掉就是本事,至少事情传出去,那么天启的名字至少让很多人都会记住,能在国王手底下逃命。

     在杀手界,沈浩的名字那是响当当的,至少同行之中没人怀疑他的能力,可是在这个世界里,沈浩没有机会和国王相较长短,也没有相提并论过,那是两个世界的人,势力也是不相同的。

     沈浩此刻的任务,就是跑,放开脚丫子跑,使劲全身力气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两个人的身形很快就来到了宽阔的街道上,化成了闪电一样在路上狂奔,速度快的将一辆高速行驶的自行车给抄了,那上面的年轻人愣了一下之后,还对沈浩竖起了大拇指?

     那意思是,哥们你锻炼身体还真不是一般的牛逼。

     身后的国王也是疾驰而过。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没有缩短,也没有被拉长,仿似很有默契的在上演着一场追逐大戏,好在康纳斯已经把城市里面的哨卡全部给扯出去了,这没了阻碍的路,沈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担忧,不分方向,直接往城市外面跑去。

     这一追一逃,足足半个多小时之后,速度都稍微的有些慢,沈浩的强项也慢慢的体现了出来,常年累月锻炼出的气功,彻底的在身体中产生了微妙的效应,这虽然看上去很缓慢,但在最为关键的时候还是气到了一定的作用。

     国王貌似也懂得一些呼吸的法门,奈何根本不能和沈浩相提并论,这此消彼长的关键时刻,他的坚持已经变得后继乏力起来。

     累,两个人都累,这种急速奔行之下体力像是流水,哗啦啦的流出了身体,原本都是强壮的身体,此刻已经变得匮乏,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机械性的移动着。

     “噗嗤……”沈浩忽然停住,单手抓住了一棵树,整个人的身体像是陀螺一样围绕着树旋转了一周,随即双腿快速的踢了出去。

     “轰隆!”追在身后的国王虽然也在第一时间刹住了脚步,可是巨大的冲力下一时之间还是没收了所有力气,就和沈浩忽然发出的大力撞在了一起,顿时感觉胳膊像是断了一样,整个人快速的爆退。

     沈浩双脚站定,嘴角洋溢出一抹的冷笑,撒开脚丫子再一次的跑。

     “混蛋!”

     国王万万没有想到,沈浩乘着空子跑掉,这持久力和爆发力完全不比自己差,甚至耐久力上面比自己还要高上那么一截,如今到了这种地步,沈浩还有力气回过头来和自己打斗?

     一怒之下国王也是放开了脚丫子,快速的追了上去。

     面前是不知名的一个小村落,还有偌大的农场,那茂盛的玉米和高粱都长过了一米八,一个恩钻进去,很容易就消失在了其中。

     沈浩看都没看,基本上都不用想,一头便扎了进去。

     “你这只狡猾的兔子。”

     国王的脸色变了,沈浩这种扬长避短的能力,的确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他的个头比沈浩要高上很多,平地之中步伐比较大,还能稍微的占据点优势,可是在这种面前都是阻碍物的情况下,受到的限制肯定也会比沈浩要大很多,就拿此处而言,沈浩只要低下脑袋,就能用脑袋来开道,快速的冲开一条缝,冲过去,他呢,就算脑袋垂下去,那些高粱的头子,还是能扫到他的眼睛。

     暴怒之下的国王已经不管不顾了,起初还有一种玩弄沈浩的意思在内,可是现在看来,自己被人家给玩了一把?甚至像是一只狗狗一样,仿似前面给你掉跟骨头,你就没命的往前冲。

     更让国王感觉郁闷的是,两个人的实力差距明显很大,可是这种压制下的实力,竟然拿着家伙没有一点的办法?就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面,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一头扎了进去,他的行动受到了限制,这种不顾一切的冲锋,导致高粱不断在脸上不断的抽打,那原本有些刀削一般的脸颊上出现了几道血口子,鲜血淋漓的。

     面前是一块空地,一眼望去除却有几辆农用拖拉机之外还有一架用来喷洒农药用的拖拉机,连一个人都没了……

     “天启,你就是个胆小鬼!”

     国王怒声在平原上吼着,声音老高老高的,他气的够呛,此刻被整的别提有多狼狈了,这样的战斗,压根就不是自己想要的,被人牵着鼻子走,哪能让人心里舒服?国王那高大的身躯被气的是在哪里瑟瑟发抖,咬牙切齿的模样就像是吃了屎一样,一口气憋在内心,一时之间吐不出来,实在是难看,要不是人家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估摸着此刻这口气肯定会把一个好端端的人给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