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9.第569章 ,月下密谈
    一个人在树上,一个人站在下面,气氛有些凝重的诡异,可对方没有继续在表现出敌意,对于沈浩而言,多少的松了一口气。

     “找我什么事情?”沈浩看着他静静的笑了,这个年约三十多岁的汉子给人的感觉比较沉稳,沈浩对他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当初他和那个带头人的争执之中明显有些为自己说话的意思。

     沈浩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但绝对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对于自己好的人,就算是陌生人,也会当做朋友。

     那人微微的笑了笑,看着沈浩有些戒备的样子,点了点头,这才说道:“你骗了带头人。”

     沈浩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事已至此,骗了又能怎么样?如今被你说出来,不过只是在增加自己的筹码罢了,这可能是一场交易,可对于沈浩而言,交易达成与否,自己说了还是算数的。

     “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那人继续说道:“不妨,我们做一笔交易!”

     沈浩依旧笑而不语,那人倒是有些阴沉了,看了沈浩良久,道:“你不相信我?”

     沈浩摇了摇头,笑容不变,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也不相信我,不过我对你的交易倒是有些好奇,不妨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参详参详。”

     “带我离开这里!”那人凝重的说道。

     沈浩被噎了一下,有些不敢确信的看了一眼这人,心中还真有些吃不准了。要说对方提出要自己帮忙,将这伙人给干掉,自己独吞那份东西,这多少还让沈浩能接受,就为了离开?尼玛,你这样做,当初为何要进来?

     不过沈浩没有多说什么,至少这人应该给自己一个解释的。

     “这一次的探险明着是来找这个地方的,可是那份地图是新制作的,也就是说这里不是没人来过,对于我们这些探险的人而言,被人踏足过的古迹,基本上是没有多少的遗留的,而这位带队的却许下了天大的好处。”

     “哦?”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这里面有鬼,可是我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一点肯定,这里面的东西对于带头人是有用的,可对于我们……”

     这家伙耻笑了一声,有些玩味的看了一眼身后,表情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了。

     在这种人极罕见的地方,自己被骗已经加入了进来,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再说他们之间的关系就是利益结合,压根就和朋友都算不上,等到事情结束,能劳燕分飞也算好的。

     可要是被人杀人灭口了呢?

     这一点谁也说不上,里面的东西没拿到,那么就代表着就有无数的可能性存在,只要是个聪明人,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来。

     这个人的年纪虽然不是很大,可看来是一个很精明的人,至少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还没有到走火入魔的地步,对于一些画饼充饥的事情还看的清楚,只要给他机会,那么,他就要给他自己谋取生路。

     “帮你离开这里可以,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他们为了什么。”沈浩也是淡淡的一笑,道:“既然来了,空手而归,貌似对于行规也不符合,你说对么?”

     那人眼神一缩,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沈浩。

     沈浩嘿嘿一笑,道:“我不是冲着那玩意来的,我压根就不知道有那么个东西的存在,只是误打误撞而已,你的条件我答应,不过,我要里面的东西。”

     沈浩的话斩金截铁,基本上是没有任何的商量余地可言,那人的表情稍微的凝重了一下,最后抬起头来问道:“你让我做什么?”

     “保护好你自己,其余的事情交给我,有机会带走那东西就行了。”沈浩淡淡的一笑,道:“如果那个真是宝贝,交给你,但不是宝贝,那就给我。”

     大费周章的行动,出现在这里,一张新的地图,证明了是见不得光,或者说是很珍贵的东西,沈浩不知道,但只要不是古董文物之类的,肯定会排得上用场。

     要知道在这个国家,一直就不缺间谍之类的人物活动,自有的国度,有些过度。人们为了自己的生活有时候没了任何的信仰,就知道追逐无限的物质生活,出卖自己的国家什么的,这很正常。

     如果说这里能拿到一分有用的东西,对于沈浩而言,绝对是喜闻乐见的,至少和康纳斯对上了,手里面就有了绝对的谈判资本,呵呵……一旦这个国家某些东西泄露出去,啧啧,估摸着康纳斯的脸色会很好看。

     甚至好看到连死的心都会有。

     不管那么多,这事情在不见到东西之前,沈浩是不能把手的,现在的主动权不在自己手里,而且还没有离开这个国家,前路漫漫,天知道还能遇到什么样的敌人呢?

     那人思考了很久很久,最后还是点了点头,道:“好!你这个条件对于我而言,貌似没有什么损失可言,我只希望你是一个可信的人。”

     沈浩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话。

     这人已经被逼上了绝路,来到这里独自想离开那是不可能的,地图掌握在带头人的手里,就算拿到了,他也不能像沈浩一样完美的避开野兽,找到出去的路。

     唯一的仰仗就在沈浩手里,如果人家半路放了你鸽子,那么……下场只有迷失在这古老的森林里,饿死还是好的,最为悲剧的是会成为野兽的食物,最后化成粪便,被排泄掉。

     每每考虑到这个下场,总有一些不寒而栗的感觉来,面对着死亡的恐惧,就算明知道也不能做任何改变的时候,谁都会怯场,连蝼蚁尚且都有偷生的意念,何况是智慧型的人类呢?

     他离开这里的时候小心翼翼,可能距离远,两个人又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并没有惊动外面的人,那人只是警惕的看着,当这位汉子出现的时候很警惕的叫了一声:“谁!”

     “别开枪,是我……”他小声的应对了一声,那头便传来抱怨的声音,道:“吓死老子了,真不知道这一次老子是犯了哪门子的神经,好好的日子不过,跑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

     说完他从身上摸出了酒葫,猛烈的给自己灌了几口,咕咚咕咚的响着,在这寂静的周围显得特别的清晰,旁边这位没有说话,最后这人将酒瓶递给了他,道:“喝两口,他们都进去快两个小时了,一点声音都没有。”

     握着枪的手微微的有些颤抖,看着夕阳要落山,心头自然泛起了一股难言的害怕,越是这种深山老林,越是到了黑夜,就会有莫名的危险传来。

     一个不小心,极有可能就会把自己的小命交代这里。

     两个人沉默了许久,一人说道:“你感觉带头人他们到底在找什么?”

     “你不用试探我,我也不知道,这里地方看起来久远,可能真有说不上的好东西会被发现吧?”

     这纯粹是试探和忽悠,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随即那人嘿了一声,可能刚才灌了几口酒后有些就起上涌,这话也就多了起来,伴随着这一声的嘿声,话匣子也就打开了,不过他将语音压得很低,道:“什么狗屁好东西,当我们这帮人是傻子么?地图是新制作的,而且带头人神神秘秘的,一看就有些神神叨叨,看人的眼神明显提防我们,这是合作么?”

     旁边的人没有搭腔,只是沉默着。

     “什么劳资的文物古董,难不成这里是华夏?切,有好东西还能轮到我们?简直扯****蛋,我就感觉这一次的任务特么就窝囊。”

     絮絮叨叨的说着,这家伙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最后显得特别的气恼,甚至到了最后,将枪托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表明他的内心是何等的火大。

     “砰!”忽然前方发出了一声枪响声,在这刚进了傍晚的森林里显得特别清澈,一下子惊动了落在树上的鸟儿,哇哇的乱叫着飞向了远方。

     两个人一下子从地上站了起来,都拿起了枪,枪栓也拉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前方。

     出事了,不管这枪谁开的,或者说出现什么样的危险,代表着一切都会浮现在水面。

     严阵以待的两个人不亏是常年出生入死的老猎人,在面对这种不确定因素的情况下,迅速的找到了掩体,随后相互展开了配合,彼此还能达到一种刚好能相互关照的地方。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心没在一出,也不是去纠结的时候了,一个不好,要是从里面冲出一个猛兽什么的,估摸着他们都要留在这里。

     只是等了很久,那边依旧是黑乎乎的,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可疑物件出来,连人的声音都没有。

     这让两个人疑惑了,彼此对望了一眼,都感受到了疑惑,只是他们没有放下手中的枪。

     这种气氛显得很压抑,人的神经系统会绷直到一种特别的地位,一旦稍微有个风吹草动,都可能会爆发出强烈的反击来。

     这时候对于这两个人而言,最能值得相信的就是手里的武器,只有握着它,才能让他们清楚的感觉到活着的意义来。

     枪响沈浩也听到了,他依旧站在树冠上,眼神之中的表情有些疑惑,这稍微的有些诡异,他并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气息,或者说,这一声的枪响,给人的内心深处给了很压抑和诡异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