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0.第500章 ,变着法儿气死她
    能理解归能理解,可是接受不能接受又是一回事,反正不管颜瞳以前怎么着,就算能清楚的知道,她是沈浩的恩人,或者说两个人之间的感情纠葛是很深的,但,这和自己的饿嫉妒心理没有关系。

     对,这就是嫉妒心理,梁秋霜很清楚这个心理,可是她真做不到那么大度,颜瞳实在是无可挑剔的女人,她是和刘静茹那种妖孽完全相反的一样的。

     身份,地位,或者说是能给男人的虚荣心,至少梁秋霜自问是办不到的。

     沈浩怎么能不知道自己老婆到底为什么今晚脸色这么难看,甚至在这么累的情况下跑过来,她只是刻意的做出自我防备和保护一样。

     就像乌龟遇到危险会缩头,小鹿看见狮子会逃跑一样的,可她是梁秋霜,从来都是迎难而上的。

     “老婆,你没明白我这么称呼你是因为什么,你也没有明白我对你的真心,我的过去不堪回首,是你不计前嫌的和我走到了一起,或许我的生活很荒唐,可是你没有……”沈浩感觉心虚理亏,道:“没有一个女人是能接受这样的人的,或许静茹她们只是知道,被迫的接手了,但是,你还是在我心里鼓舞着我,我理解。”

     “可我沈浩不是什么不长脸的男人,我当然还是希望……”

     在颜瞳这事情上太过于特殊,沈浩的心里怎么能拒绝颜瞳呢?不能,因为她和自己之间的感情介乎于爱情和亲情之间,按照沈浩的想法,其实这样已经听好了,天下美女千千万,总不能看见一个就要收一个。

     有些事情不需要自己的女人去提醒,沈浩已经意识到了,可是……

     梁秋霜感觉沈浩的心里话让她有些凄凉,沈浩明白,但是做不到,沈浩重情重义的,这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所在。

     他在乎的人,会用生命去守护,可是对于爱他的人,沈浩却学不会拒绝。

     梁秋霜偶尔会想帮帮沈浩,可是她无法改变他这个特点,她喜欢他这一点。

     “好吧,现在听来我反而成了坏人了?”

     本来是闹气,现在是闹心,梁秋霜大度,可现在牵扯到的问题貌似有些奇怪啊,这怎么说才好呢?

     沈浩翻了翻白眼,不敢说了,委屈的看着梁秋霜。

     “你这个死人,干嘛那么幽怨的看着我?难道还是我错了?”梁秋霜恶狠狠的在沈浩的大腿上掐了一把,疼的沈浩倒吸了一口气。当然,这里面更多的是做作行为,沈浩也是乘势就拉住了梁秋霜。

     “啊,混蛋,放开我……”

     一下子扑到在了沈浩的怀里,梁秋霜一下子紧张了,别的不说,光看沈浩那无耻的微笑,就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虽然说梁秋霜也是这段时间忙的没时间和沈浩亲热,内心里看到沈浩是暖暖的,可是……

     沈浩并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大嘴一张,就把妞儿给吻住了,一个法式长吻,吻的妞儿意乱情迷的,双眼迷离,红冲雨滴,尤其那结实高耸的****,一颤一颤的,让沈浩有些抓狂。

     梁秋霜是天生的冷美女,无需太多的东西去提高她的颜值,其实素颜的梁秋霜更是美丽,可是,当被挑起了这样的欲望的时候,冬去春来的感觉更甚,越发的魅力。

     她睁开了那双幽若水做的眸子,迷离的看着沈浩,轻轻的吟了一声。

     轻微的颤声,像是拨动了内心最深处的琴弦,发出了最为美妙的声音,沈浩当下感觉口干舌燥了。

     夫妻之间的那些事情,总是来的没有道理,两个人本来是新婚燕尔一样,可是分多聚少,总是少了一些情热,多了几份惆怅,如今聚集在一起,仿似一下子都要不够一样……

     娇艳的容颜,完美的身姿,还有婉转的声音,不时的冲击着沈浩身体所有的感官,而沈浩忽然意识到,事情仿似不对啊……

     平日里的梁秋霜虽然不是那种木头性的美女,但至少没有这么热烈,更不会刻意的去回应自己,而今天,她竟然采取了最为大胆的主动?

     这……

     而且那声音一点都不压抑,估摸着整栋楼都能听见了,沈浩忽然间感觉那个汗颜啊……

     可是,这时候特么能停得下来?

     雨过天晴,风声也歇了,恢复了平静。沈浩带着古怪的眼神看着梁秋霜,微微的一阵坏笑。

     “哼!”梁秋霜像是赌气一样,拉了拉被子,将那完美的曲线完全隐藏了起来,脸色红扑扑的,眼神之中有点像是做了贼心虚的样子。

     “老婆,今晚你可真够卖力的,没想到啊……”

     “沈浩,你想死啊!”不说也就罢了,梁秋霜给自己找点掩护,然后怎么糊弄糊弄,估摸着沈浩也不可能点破的,可这混蛋永远是那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性子,总要把自己整的下不来台才算是罢休。

     还在哪里装纯,难道你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为什么?

     沈浩怎么能不知道梁秋霜这是给颜瞳妞儿示威呢,可这有那个必要么?这房间什么都好,就特么不知道谁整的隔音效果,亲个嘴儿那边都能听到吧唧的声音,何况刚才尼玛那么厉害,估计那边和地震差不多。

     “我怎么了我,难道我媳妇在这里表现的那么卖力,我这个当老公的还视而不见啊?”沈浩很无耻的坏笑了出来。

     “啊!”梁秋霜岂能让他得以,粉拳恶狠狠的在沈浩的胸口上砸了一下,有些幽怨的说道:“我要让你知道,我才是最好的……我就是要让颜瞳知难而退。”

     沈浩感觉蛋疼了,还真敢点破啊,不过梁秋霜都这么说了,沈浩也只能接着呗。

     最难受的人,当然是颜瞳了,她当然还不清楚沈浩暗中已经和梁秋霜领了结婚证的消息,可是她也知道沈浩有很多女人,她不需要太多,扔掉所有,无非就是想要和沈浩长相厮守。

     那时候留下的记忆,并没有像是流水一样无情,随着时间的关系而远去,反而像是烈酒,伴随着时间的发酵,如今变得更加的美妙。

     她能感受的出来沈浩对她是有感情的,这就够了,她对于感情而言,像一张白纸一样,分不清什么是爱情,什么是亲情,只知道,沈浩的关心总是那么的细腻,总是让人无法自拔的陷入其中。

     这么多年,沈浩越发的有男人味了,每一个举动在成熟之中带上了一股浑然天成的气质,这是从任何男人身上找不到的。

     她要嫁给沈浩,这是这辈子的想法,也是往后的目的,不管前路有多么的艰难。

     梁秋霜对于她有敌意,她何尝不是,可是今晚看着梁秋霜走进了沈浩的房间后,内心里没来由的来火。

     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为什么是她?她太漂亮了,完全符合沈浩的审美标准,尤其那****,挺的让人抓狂。

     还没几分钟,就听见了那声音,颜瞳的脸色红的快滴出血来一样,她咬牙切齿的听着,真是该死,她的声音为什么同样那么好听。

     “难道真那么好?就连一向寒冷如冰霜的梁秋霜也会……”

     这声音叫几下也就罢了,可貌似一切没有颜瞳想的那么简单,那声音越来越大,大到了让颜瞳抓狂的地步,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那个声音,还有啪啪的声音……没来由的会进入一种节奏中去,怎么连自己的呼吸都乱了呢?怎么……自己的身体里像是有蚂蚁在爬呢?

     而且,自己的肌肤为什么会镀上了一层绯红色,为什么那么渴望沈浩……

     她紧紧的夹住了双腿,努力的克制着自己,她的手努力的抓住了床单,不敢碰自己一下,这时候的手,就像是电一样,稍微的碰一下,就感觉是被触到了,整个身体会不由自主的颤抖。

     “真是讨厌死了。”

     颜瞳羞的要死,她怎么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呢,只是……她还是完璧之身,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这样交出自己的第一次那种感觉,这让她怎么活。

     她像是感同身受一样,仿似,那个人真的是自己……

     时间持续了很长很长,以至于连颜瞳都疲软的趴在了床上,有气无力的拉好了被子,这时候的她满身是汗,却不敢出去洗一下,要是再这时候碰到梁秋霜或者沈浩……她会很狼狈的。

     嘴角的春意好久才算是散去,这种虚假的快感很快就从身体里出去了,最后换上了一种最为深刻的疲惫,以至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都不知道最后怎么睡着的……

     当窗外传进来第一缕阳光的时候,颜瞳有些慵懒的睁开了眼睛,微微的伸了一下懒腰,顿时愣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怎么连内衣都跑的不见了。

     本能的要叫一声,可是猛然间回忆起了昨晚的事情,荒唐过后,总会留下那么一点点的不好意思的,尤其对于她这种没有经历过这样事情的女孩子,总是……

     “颜瞳,睡醒了没有,醒来的话赶紧起来,饭做好了。”沈浩在外面喊道。

     “啊,马上来,我这就好了。”颜瞳忽然被吓了一跳,顿时一下子从床上蹦跶起来。凌乱的睡衣终于从身体上掉了下来,露出了那晶莹剔透的肌肤。

     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是完美的,就像脸蛋上的是一样的,最起码是没有半点的瑕疵可言,柔软幽若婴儿一样。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成熟的气息,还有着……

     她微微的愣了一下,其实,她很少这样直视自己,或者说,属于自己的器官,反而是没有在意过,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的男人会对她那么的痴迷了,这的确是魔鬼赋予她最好的礼物。

     可是……她这些东西是给心爱的男人准备的,没必要在乎别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