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3.第533章 ,当他是个屁放了
    事情的诡异程度多少超出了郑哲喜的预料之外,整个国安局的人竟然没有人去管这些?

     可真够胆大包天啊,就一个小小的调查组的组长,就可以只手遮天了?

     是,外放的官员之中具有很多的优越感,这些人就像是毒瘤一样,在原来的单位是工作不下去了,可是一旦放在地方上,一个个的就感觉自己是大爷了。

     对此郑哲喜可是不敢乱来的,从京城里出来的人,尿性就不咋地。

     “给我统统把这里包围起来,进去!”

     一声令下,带来的人们快速的行动了起来,毕竟国安局被人给挑了,这事情传出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军人们手持武器,将这里给堵死。

     一干工作人员都不知道发生啥事情,莫名其妙的被人告知无论楼上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虚靠近也就是了,但是连军队都开拔进来了……这事情就闹得邪乎了。

     郑哲喜首当其冲的上了楼,不管那么多,必须第一时间先把事情给控制起来,看外面的情况而言,貌似还没有到不可控制的地步。

     沈浩已经解开了温树云的绳子,仔细的检查了一番,这妮儿并没有造成多大的伤害,可是再坚强的女人啊,在遭受了大事情之后,总显得有些后怕,这不,倒在沈浩的怀里呜呜的就低声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就在这里。”

     拍着人家那性感的后背,沈浩的眼神之中闪烁着冷漠的光彩,看了一眼那四个人。

     虽然他们已经放弃了抵抗,可还是在盯着沈浩,深怕人家反悔,来个秋后算账。

     温树云感觉到了沈浩身体的不自然,急忙收声,擦掉了泪水,锤了他一下道:“好了啦,人家就是感觉有些小委屈而已,答应过的事情就要做到,不然往后你还是个男人不?”

     “晕,是你答应的好吧?”沈浩甚是无言。

     就在此时郑哲喜冲了进来,手里举着枪冷喝了一声“不许动,都给我把枪放下。”

     他还没来得及观察房子里的情况呢,现如今情况是怎么样还没弄明白,先把主动权抓在手里,再说。

     四个人都是一愣,他们手里哪里还有枪?早就收了起来。

     郑哲喜终于看明白了情况,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事情没有发生到最坏,如果沈浩真要是发飙,估摸着这房间里的人每一个能站着的。

     不过让他头皮发炸的事情发生了,陈志文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还有一个壮汉明显已经死透了,这……尼玛还是发生了。

     “快特么把人给我带出去。”他急忙喊了一声,他可不希望陈志文死在眼前,那对于上面是不咋好交代啊。

     “别忙活了,他还没死呢。”沈浩见郑哲喜来,一点都不感觉意外,自己虽然那时候怒火填胸,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他不敢保证来这里能控制的主怒火不杀人,所以就把老七给踹了出去。

     一来自然是为了不牵连老七,第二点就是让老七把情况给捅出去,找些人来擦屁股,可是没有想到这擦屁股的人还是郑哲喜啊。

     既然是林老的人,沈浩就没必要客气,当下冷哼了一声,直接给拒绝掉了。

     “沈浩……”郑哲喜有些为难。

     “放心,他死不了。”沈浩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把温树云从怀里给扶起来,道:“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他。”

     郑哲喜有些不乐意,可沈浩这么说了,人家还有什么理由去反驳呢?

     眼看着沈浩一把将陈志文从地上提起来,一把丢在沙发上,朝着脸上一脸几个耳光,已经陷入昏迷的人发出一声闷哼来,这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啊……”随即他发现了来的郑哲喜,一身戎装的男人很挺拔,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随口就开始求救:“啊,你们这些只吃饭不干事的人,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给我把他给我抓起来?”

     郑哲喜表情一僵,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没有说话。

     沈浩嘿的一声就笑了出来,到现在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么?

     “行了,你别给老子在哪里狗吠,今天老子要是找你麻烦,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行!”

     沈浩内心产生了一抹的恶毒,其实他很想将着王八蛋送上路的,但感觉这对于温树云往后的麻烦肯定不小,所以就留了他一条命。

     可惜了,这家伙明显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事到如今还没看清楚形势。

     “你……”

     他明白了,现在还没有脱困,甚至看着沈浩眼神之中充斥着一股杀意,多少的感觉有些心寒。

     “老子不想和你屁话,告诉我,谁特么给你这么大的胆量来和老子为难的?”

     沈浩不认为一个小小的调查组组长就敢这么为非作歹,要知道对付的人是温树云,虽然这个女人从表面上而言就是个没有任何用的小地方主管,国内那么多的地方,她这种身份的中层,多了去了。

     可是背地里,难道温树云的身份还不明白么?人家老爷子还活着呢,别的不敢说,人家温家的人稍微的跺一跺脚,你这种小杂碎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沈浩,你别想从我口里得到任何的东西。”就算你杀了我也别想。

     陈志文脸上闪现出了一抹的决绝。

     他是一个聪明人,来到琉璃可以胡作非为,可以不择手段,那是因为背后有人撑着腰杆的,如今东窗事发,一切都指望身后的人能给他所有的帮助,此时此刻将身后的人给出卖了,那无疑是在自掘坟墓,就算沈浩就此放过他,恐怕……

     郑哲喜毕竟在这一行经历过的多,一看陈志文这德行,内心咯噔了一声,暗道一声坏了,果然人家身后有人,这事情必然会很麻烦。

     “沈浩今天的事情就此为之吧,要是……”

     “哦?”沈浩对他冷笑了一声,郑哲喜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

     “我知道你内心很恼火,可是适可而止对于谁都是好事,林老在上面必然很难做人的。”

     沈浩重重的哼了一声,最后把目光放在了陈志文身上,喝道:“最后给你个机会,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陈志文直接将脑袋瞥到了一边去了,不敢和沈浩正面相对。

     郑哲喜感觉事情麻烦了,沈浩现在的火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

     “沈浩,我看就算了吧!”温树云感觉到了郑哲喜用哀求的目光投了过来,那意思是要自己站出来劝阻一下,身在这个圈子里,肯定会有些事情不能自己啊,要是真扯出那些人来,自己这一切都白费了,估摸着,往后的麻烦会很多。

     “啊……”

     陈志文忽然发出比杀猪还要凄惨的叫声来,面带恐惧的狰狞,还没三十秒,依然是满头大汗,看着沈浩,眼神之中有些哀求。

     这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其实还是有几分长相的,最起码这个成熟段年龄的男人对于一些女人具有着致命的吸引里,加上平日里的包养,足够让陈志文有着不错的皮肤,卖相没的说,可是现在,完美的展现出的是最为丑陋的一面,甚至沈浩感觉,就像是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鬼。

     在陈志文眼里,真正的恶鬼是沈浩,他只是随便的在自己身上拍了几下,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开始在身体里乱窜,像是扯着自己的神经一样,那种不似疼痛的疼痛,足够让他彻底的疯狂起来。

     嘴里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叫声来,一声赛过一声,连声音都沙哑了。

     温树云和郑哲喜相互对视了一眼之后瞳孔有些收缩,他们都知道沈浩干了什么,看来沈浩今天非要达到目的不可了。

     ……

     老七等了好久也没有得到消息,虽然说挨了沈浩一脚,肚子都感觉不舒服,当然也感觉有些憋屈。

     他娘的,要不是看在沈婷的面子上,非和这老小子大干一场不可,自己好歹也是九条龙里面的人,好心好意的帮你,感情你狗咬吕洞宾了?

     可有些事情必须的做的利索咯,不能容忍一点的差池来着,沈浩一旦有个三长两短,沈婷还不把他给吃了?

     总而言之现在怎么着都两头不是人了,这眼看着就要好事成双了,忽然就杀出这么一个混球来。

     直到傍晚的时候,电话终于响起了,郑哲喜打来的,那边的声音不咋地好,告诉了老七,貌似有些事情已经不再控制范围之内了。

     在那种严重的酷刑之下,就算是身经百战的特工也未必能扛过五分钟,陈志文就是一个草包,也别指望他能架得住多长时间,最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投降了,不但说出了此次调查组来这里的目的,甚至连一些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

     如今的国安局内部貌似矛盾颇大,老首长这样的人还没有退下来,可里面的人开始争权了,一个个的不择手段,以至于一些会溜须拍马的人都钻了出来,手里捏着权利,开始为非作歹。

     郑哲喜在旁边听的是冷汗直冒啊,这些话要是传出去,外面估计都说不清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来。

     可是沈浩的表情很平静,以至于往后的平静程度,超出了郑哲喜的相像。

     沈浩没有杀他,最后在陈志文的哀求下还是放了他。

     可是当医生传来的消息称,陈志文估计要毁了,彻彻底底的毁了,往后就甭想在做对女人的任何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