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4.第534章 ,造化弄人
    温树云担心的比较多余,沈浩的疯狂并没有到一种丧心病狂的程度,至少他在了解了事情的全部之后一言不发,甚至低沉的思考了一会之后主动警告在场的所有人:

     “这事情就当是听了一个故事,想要活的久点,最好当做没听见。”

     大步流星的出来,温树云紧随其后,感受着外面的夕阳,温树云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沈浩有些戏谑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道:“怎么,感觉怕了?”

     “哼……”温树云没反驳,她是的确的怕了,被阿凯绑架,后果不堪设想,自己的命运被别人捏在手里,再加上长达八个小时的孤独,身心是备受煎熬,可是看着沈浩这一副有些玩味的表情,没来由的就感觉生气。

     “知道怕了,就别再胡来,你既然决定不再去管那些事情了,就安安心心的当个****,免得被人家给煮了吃。”

     “我这不是为了你嘛……”

     温树云感觉有些理亏,可终究还是没勇气继续狡辩,这事情的确怪自己,原本以靠自己的能力加上老七的应对能力,应该完全将事情给处理好的,可终究……

     “啪……”沈浩忽然在温树云的****上给了一巴掌,在妞儿有些褶皱的衣服下,有些春光若隐若现的,那洁白的大腿露出了一半,裙子也是微微的拉着,能看到一些大腿根来着。

     尤其加上长时间的囚禁后,皮肤有些不正常的苍白,如今又红着个俏脸,大眼睛里充斥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委屈和倔强,看的人是又爱又怜。

     “嘤!“一巴掌拍的温树云全身都震荡了,加上此刻已经彻底的安全,整个人都没了啥力气,借着这个空子,柔软的身躯就靠了过去,倒在了沈浩的怀里。

     沈浩轻轻环住,将那不重的身躯给抱进了车里,放在了副驾驶位上,自己也钻了进去开车走人。

     车子里的气氛很好,温树云是昏昏欲睡,感受着劫后余生的心悸,没来由多看了沈浩几眼,对于她来说,能在为难之际和沈浩能保持着这种默契,显然是一种幸福。

     眯着的眼睛偷偷的望着沈浩,眼中带着笑意。

     “要看就明着来,我知道你现在很那个啥……“

     “啥?“

     “还有啥,不就是以身相许么。“沈浩开着车,嘿嘿坏笑。

     温树云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忽然哟了一声,道:“还真是奇了怪了,人家的身子难道你还不知道么?还就那么想了?“

     沈浩没搭腔,只是笑的有些怪异。当时温树云就重重的哼了一声,一直不咋老实的手就摸到了沈浩的身上去了。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温树云从女孩道女人的转变那是最为明显的,脱下了戎装,穿上了红妆,总是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走在人前人后,绝对会让你不能无视她,尤其在哪方面,现在技术更是越发的精纯了。

     吹拉弹唱,技术那是杠杠的,当然这的除却一点点的重口味,貌似对于某些特定的部位,人家还是放不开啊。

     沈浩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挑逗来,开车的人身体就那么一哆嗦,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咯咯……“温树云笑的花枝招展的,手下却没有停止,最后自然就塞进了沈浩的衣服里面去了。

     一番玩弄,沈浩明显有了变化,最后人家就放开了沈浩的某个部位,随即整个人就到了下去,随即沈浩就感觉到了一种舒爽。

     马路上各种车子川流不息,来来往往的呼啸着,沈浩是努力的保持着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前方,尼玛开着车子玩这种刺激的事情,除却上一次和可可这样的疯女人之外,貌似还真很少来。

     美女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啊……

     温树云很卖力,以至于累的自己娇喘吁吁的,沈浩本想阻止的,可是人家正在兴头上,偶尔鼻孔之中散发着诱人的声音来。

     “次奥!“

     沈浩感觉要疯了,这妞儿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这招,直接就完全给整下去了?再说沈浩那玩意也不是太小,你这样做就不怕撑爆小嘴么?

     也就是这种刺激,沈浩是一个没有忍受得住,直接就那个啥了……温树云在哪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伴随着沈浩的颤抖,最后腮帮子鼓鼓的抬起脑袋来。

     眼神之中有一抹的春意,带着异样的嗔怪看着沈浩,她说不出怀来,最后在沈浩的眼光之下,喉咙里发出了“咕咚!“的声音。

     “你……“沈浩很无语,这尼玛也未免太刺激了点啊,导致沈浩有些疲软的精神,立刻就恢复了许多。

     “哼,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一口么?“温树云并不感觉羞愧,脸蛋红扑扑的,像是经受了雨露的花朵一样娇艳,美艳不可方物。

     好吧……沈浩甚是无言,貌似,自己还真有些哪方面的恶趣味,可你知道就行了,干嘛非要说出来啊。

     温树云咯咯的笑着,最后语气认真的说道:“沈浩,你可能不知道我这几个小时是怎么过来的,我的脑海里满是绝望,可是我想到了你,我想到了姐姐,还有果果,以及梁秋霜还有和自己相处的颜瞳……“

     她的声音幽幽,眼神之中有些空洞,道:“在那种寂静的情况下,我是那么的渴望声音,甚至有时候自己希望大叫两声来缓解一下,可是我不敢叫,我怕我一处省之后就会停不下来,往后就会像是恶魔一样,最后被累死。“

     “那时候我就不断的思考,不断的想,从我出生到如今,从我参军到工作,然后和你认识到现在,我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地想过一件事情,也从来没有想过人为什么要活着。”

     “我终于慢慢的意识到,在所谓的爱情里面,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寄托,或许在我这个年龄段上说这些事情太过于幼稚了些,可我不得不说,每当我想起你那色眯眯的眼神,我就不由自主的会笑,那空旷的地方这笑声很清楚,让我忍不住还想笑,可是笑着笑着我又想哭。”

     “那时候我多想你忽然出现啊……”

     一场意外的变故,让这个女人无论从心里或者是身体,都更加的成熟了,这些话沈浩并不感觉有多么的可笑,他也知道,那时候的绝望怎么能用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呢?

     “恩,我们不说这些了,往后会好起来的。”沈浩无比认真的说道。

     ……

     作为副经理的刘静茹如今身上的担子很重,一直以来,她只负责公司的营销,可是现在公司做大了,而且太大了,方方面面的事情梁秋霜一个人已经玩不转了。不是说梁秋霜能力不够,而是琐碎的杂事都太多了,每一件事情都需要她来点头,导致梁秋霜现在连休息的时间都很少。

     没招,梁秋霜只能把一部分工作分给她了,谁让整个公司里,只有她有这个威信来和自己相提并论呢?

     坐在办公室里的刘静茹脸色不怎么好看,她面前放着一份资料,一份让她不怎么高兴的东西,她恨不得将这东西给撕了。

     “你要回来了……呵呵……”刘静茹笑的很难看,至少眼神之中带着浓重的火气。

     最后她犹豫了很久,决定将这份资料给梁秋霜。

     虽然她不想这样,但是生意归生意,以前那种高兴就做,不高兴不做,和现在完全的情况完全不符。

     秋霜制药现在三条生产线彻底的运营,公司里的员工猛然间加了三倍不止,别的不说,附近周边的好几个县区大部分的农民都成了工人,这是一份责任,一旦任性下去,就有好几千人瞬间就没饭吃。

     这就是所谓的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做企业就是这样,小了还行,反正就那么几个人,大家都有饭吃就行了,可是做大了,那就牵扯到的东西多了,方方面面,一点差池都不能有。

     到了梁秋霜的门口她还是有些犹豫,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有两个中年男子,西装革履的,一个比较胖,笑起来给人的感觉有些伪善,另一个斯斯文文的带着金丝边眼睛,身边的沙发旁靠着一个文件袋之类的,估计是前者的秘书。

     梁秋霜在热情的和人家说着什么。

     “静茹,你来了,正好!这两位是来自哈市医院方面的代表,现如今有意向和我们合作,对于业务方面你比我熟悉。”梁秋霜急忙招呼了一下刘静茹,让她代替了自己的工作。

     刘静茹一下子就换上了微笑,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顿时让两个男人就愣了一下,金丝边眼镜男眼神之中一抹晶亮的光彩一闪而逝。

     “金先生,吴经理,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副总,刘静茹……”

     梁秋霜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之后,就像是抛皮球一样把事情交给了刘静茹。

     所谓的介绍业务,貌似充数是扯淡来着,两个人打着哈哈不断的把话题往公司的发展方向推,不时的表达着,要是秋霜制药集团有意思做大,那么他们也有入股的意愿。

     刘静茹终于明白了这两个人的来意,同时有些抱怨的看了一眼梁秋霜,感情你就是不耐其烦,最后把这破事往自己身上推呗?

     “不瞒两位,现在三条生产线已经趋于饱和,我们公司还有些货物的滞留,再加上最开始的一条生产线设备上太老,而且配方上面也有些差强人意,我们现在更多的资源是拿出来改造它,至于扩张……”

     刘静茹露出了漂亮的牙齿,道:“短时间内我们没有这方面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