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39.第539章 ,怎么都不行
    事情经过郑志成这么一闹,一家子的气氛闹得有些不愉快,郑母回到了屋子里,哭了好一会,郑洁坐在那边脸色发白,低垂着脑袋半响不说话。不过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沈浩的手臂,手指都抓的有些苍白。

     沈浩也没有说话,也知道这是家事,沈浩就算拿着它当自己的事情处理,可毕竟毕竟不是血缘关系,怎么能身临其境的代替她的心境呢。

     “沈浩……今天的事情……”

     沈浩长长的虚了一口气,反手把郑洁抱在了怀里,妞儿稍微的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安静了下来,道:“你和我之间客气什么啊?”

     “我其实一直不想给你说这些,可是我错了,他还是来了?”郑洁声音幽幽,道:“本想糊里糊涂的找个人把自己给嫁了,然后各过各的,我也不会用我的事情去烦他的。”

     郑洁说的凄苦,甚至有些淡淡的哀伤,其实能和沈浩走到今天这一步,完全不在掌控之中。

     她喜欢沈浩,甚至喜欢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可……越是这样,一直想要离开,她真怕有朝一日会成为今天这幅模样。

     还是来了,来的那么忽然……也让沈浩看到了自己父亲是怎么样i个嘴脸。

     好在沈浩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的意见,从这些日子对于沈浩的了解之后,也知道沈浩对待每个人都是全心全意的。

     郑母这时候从房内出来,她的表情不怎么好看,郑洁急忙叫了一声:“妈,你……”

     郑洁感觉不舒服,郑母感觉更不舒服,那种绝望的心,不是能用言语来形容的。

     郑洁只是从小没有对父亲有多少的记忆,可是那是一个伤透了自己心的男人,一个让自己忘记都不能的男人……

     其中苦涩的味道,沈浩更不能去评断了。

     “我没事。”郑母随意的摆了摆手,眼眶却是红红的,显然是哭过,道:“我有几句话想要对沈浩说。”

     沈浩将身子坐直,道:“妈,你有什么话,直接吩咐就是了。”

     郑母认真的看了他一眼,最后点了点头,道:“小沈,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是我们的家事,我想……你还是别搀和的好。”

     “恩?”沈浩微微的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我把小洁交给你,希望你们过的幸福点,可是……哎!”郑母有种有话说不出来的苦涩。

     沈浩本想要问,可是没有追问。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咄咄逼人,那不是一个好习惯。

     不过这事情不需要自己插手,这能行么?

     答案是肯定的,绝对不行!不管郑志成是不是郑洁的父亲,或者说是自己的丈人。

     但从今天说话的态度就能看得出,的确让人很不舒服……

     而且一种压抑的怒火点燃,差点沈浩就要下死手,你拿亲情来作为筹码,把人变成了交易的物件,你当沈浩是摆设是么?

     “小沈,这几天你先别过来,让我去处理完此事之后,再说……”

     沈浩眉头一皱,看了一眼身边的郑洁,希望她出言开导一下老丈母娘,可是她的眉头紧皱着,对于沈浩的眼神就像是没看见一样。

     沈浩多少有些恼火了,这妞儿的倔强让他很无言,本来已经敞开心扉的交流,她内心的疙瘩已经解决了,但是……这种犹豫是完全同意了母亲的意见。

     这对于沈浩而言,没来由的很想揍一顿这个妞儿,最后还是为难的叹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么这事情就背着她们两个解决了吧。

     ……

     沈浩从这里离开,仔细的找了一会,他猜测的没错,这事情郑志成就没想这么完,他带来的保安其中一人就留在那里,探头探脑的,明显在监视着这里。

     沈浩不动声色,做出了离开的假象,绕了一大圈子之后来到了那人的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那人楞然回头,看见是沈浩之后脸色一下子涨红。本能的做出了防卫的动作,想要率先发难。

     在那间屋子里,基本上所有的东西都得到了证明,他根本就不是沈浩的对手,人家随便一下就能把他给秒杀掉。

     率先动手,那是找死。

     “别那么小心,我不想找你麻烦。”沈浩淡淡的一笑,道:“带我去找你们老板。”

     “你……”

     他有些吃不准沈浩了,表情僵在哪里,最后有些疑惑。沈浩没有给他什么解释,对于这样的手下,找他麻烦没必要,解释更没必要。

     他见沈浩这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最后道:“这我要请示一下我的老板。”

     沈浩坦然一笑,示意他随意。

     那人拿着电话离沈浩远了一些,打了个电话,简短的上报了一些情况,得到了那边的答复,最后挂了电话后来到了沈浩的对面。

     “我们老板说可以,不知你何时去见他?”

     “就是现在!”沈浩冷淡的说道。

     郑志成今天被打蒙了,胃上挨了两记重拳,翻江倒海的,差点连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别提有多郁闷了。

     本想找人去报仇,可是一旦这样下去,估摸着就不咋好了,有把柄被人家抓住,对于自己的名声不太好。

     对于一个做过亏心事的人,最注重的自己的名声,对于心理学家而言,这就是所谓的伪善,想要通过给自己装上一个面具,来掩饰自己做过的坏事,郑志成这些年来接受了很大一笔的财富,学着人家一些慈善家做起了慈善事业,这个身份是一本万利的。

     说穿了就是把圈子里的人给忽悠来,然后让他们慷慨解囊,没钱的时候拿这一笔生意去做生意,有钱的时候就拿去捐款,不过有的时候,这样做是有风险的。

     列入,稍微的有些意外,这笔钱会被项目给套牢,导致亏空,最后……

     不过带着这个身份,郑志成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当地政府用最为隆重的接待,多少的让人感叹啊,这社会特么变了。

     真正的好人过的苦不堪言,那些稍微的投点钱进去装模作样一下,么得就是大大的好人,可特么谁能知道,这些人满肚子的就是男盗女娼。

     在家里休息了很久很久,被沈浩揍过的地方没那么疼了,郑志成的脸色难看的滴水,他万万没有想到好好的一件事出现了这样的变故,自己的女儿背着自己怀了其他男人的孩子?

     这简直就是给自己脸上抹黑,对,就是抹黑。

     虽然说这个社会对于处女之类的词汇已经没有什么渴求了,但是……郑洁是郑志成的女儿,他认为自己家的人就不应该这样,何况……一个完璧归赵的女儿,可以给他带来更大的利益,至少让那一家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很有教养的。

     如今不但没有把事情给办成,还被女儿给喝止,最后还被人给丢出来。

     郑志成的内心里别提有多么的愤怒,可是……现在必须还的忍着,他必须找个机会,才能把这个青年给收拾一顿,解了心里这仇恨。

     还没想好怎么办呢,人家沈浩主动要求上门?

     这一下让郑志成的表情微微的有些玩味了,难道说这个穷鬼一样的青年后悔了?刚才那么做,只不过是让郑洁和自己前妻看么?

     肯定是这样的,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上自己呢。

     郑志成坐在临时租来的房间内翘着二郎腿,很舒服的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也就在这时候,沈浩来了……

     保镖被郑志成随手一挥,人就走了,人家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带着一些灰暗的阴沉,冷冷的上下打量着沈浩。

     “小伙子身手不错啊。”他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

     沈浩咧嘴一笑,并没有回答。

     “怎么着,敢动手,就不敢承认了?放心,我还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今天来,我就没打算继续追究。”看着人家一本正经的这么说,沈浩哦了一声,表情有些奇怪。

     不过沈浩立刻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是这郑志成自作多情了,你也别把所有人拿来和自己比啊,难道自己就连一点点的骨气都木有,眼巴巴的跑来让你打脸?

     沈浩没有点破,既然人家这么认为,也好,先把你的底细给套出来再说。

     “虽然说我不追究,但年轻人,你这样冲动可不是什么好事情,这事情要是换成了其他人,你感觉能那么简单的完了么?”

     “有些事情可大可小,落在有心人的手里,非折腾的你死去活来才罢休。”

     沈浩笑而不语,等着人家继续吹呢。

     “说说你的条件吧,既然你来了,我想至少不会让我失望的。”郑志成很大度的说道。

     沈浩咧嘴一笑,道:“那么你感觉如何才能让你满意呢?”

     郑志成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嘿嘿一笑,道:“小伙子,你还真不是一个普通人,懂得和我讨价还价了?不过这事情你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我承认你很能打,你能打过我手下两个保镖,十个你能打的过?一百个呢?”

     人家用不屑的目光瞟了沈浩一眼,眼神之中是赤裸裸的鄙夷啊。

     尼玛,还真够不要脸的。

     郑志成没有给沈浩继续说话的权利,道:“这世道就这么现实,有钱就是老大,我家闺女不错,但是你错了,她是我闺女,所以你就不能碰,这事情我说了算。”

     沈浩依旧保持着微笑。

     “男人喜欢漂亮的女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有些女人你能碰,有些女人你不能碰,当然,有一种情况你可以随意的碰,那就是你有钱?可是,你有钱么?”

     郑志成眼中有些鄙夷,一种不知道从那里找来的优越感,让沈浩感觉那个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