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0.第810章 ,致命的漏洞
    证物基本上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说穿了就是农村人一般出行的行头,几件相对干净新一点的衣服,配合上几包方便面,加上另外一包的农村土特产,基本上就是全部了。

     能看的出二叔是一个很干净的人,至少行李是被叠放的特别的整齐。

     赵国栋皱着眉头翻看了一会,道:“东西是在那个地方发现的?”

     “这个……在衣服的最上面。”一个警察小心的说道。

     “哼,也亏你们这么吃的准,一百克的毒,至少能判个死刑了,你要是贩毒的,敢做这的这么的明目张胆?”

     一句话问的是所有人都哑口无言。这也是他们奇怪的所在。

     可以说在这里当警察,基本上都是忙忙碌碌的,可是具体忙什么,他们自己也都不知道,整天坐在那边提着警棍,或者拿着一个金属探测器,扫来扫去的,要不是看在这是铁饭碗的面子上,早就无聊透顶了。

     你说管制刀具的,还真有可能见到,这毒品,对于大多数而言,是第一回,而且人家做的还这么的明目张胆。

     “行了,我去见沈浩,你们录口供,到时候该放人的放人,该监控的监控,我会通知市局的人,到时候接受这个案子。”

     “可是叔叔……”赵和渠微微的有些不悦。

     “你还想怎么着?难不成你想揽下来干?别说这里人来人往的,压根就找不到个人,恐怕你们这一帮人,监控一下都很费事,别看着有功劳就往上面扑,很多事情要量力而为,莫要做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

     对于这个侄子,赵国栋当然是又气又爱,气的是做事一根筋,爱的当然还是挺适合做警察的,有的时候却不懂变通,这让自己怎么来安排?

     “我的意思是,我们这样放掉嫌疑人,是有些不合规矩。”

     “放屁。”赵国栋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道:“都做了警察这么久了,难道不知道凡事都要讲证据么?还要宁可错杀,也不可放人?”

     赵和渠的表情愣是被涨得通红,明显是心理不服气啊,可是那又怎么着,比起自己叔叔,自己还真是太嫩了些。

     早就给自己打过招呼了,这里不是战场,哪怕你有多大的能耐,也只能往后缩,枪打出头鸟,而且也别去和人家领导抢功劳,不该得罪的人,你就别当着面和人家硬钢啊。

     同样都是年轻人,为啥沈浩和自己这侄子的差距就这么大呢?这可真是让人家要命了。

     沈浩等了良久,赵国栋和赵和渠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兄弟,真是委屈你了。”赵国栋嘻嘻哈哈的笑了一声。

     “我说老哥,你哪门子那么多的客气?”沈浩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拐着弯儿和自己说话呢,这赵国栋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让沈浩很纳闷,你说大家都是人,干嘛非要折腾出那么多的幺蛾子。

     “兄弟,不是哥哥非要和你客气啊。”赵国栋哭着一张脸,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市区啊,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也不知道那个混蛋这么胆大,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沈浩轻轻的一笑,明白了他的意思,道:“赵厅长啊,你就别和我绕弯子了,这事情真是没办法帮你了,我有更为严重的事情去做,事关很多人的生死,哎……不过呢,我想这事情可不是啥巧合,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位……赵和渠,你的?”

     “我侄子,往后多照顾着。”

     沈浩微笑着和赵和渠握了握手,这个青年给沈浩的感觉倒是很刚正,只是处理事情的时候不够圆滑,不过在握手的那一瞬间,沈浩倒是愣了一下,感受到了一股很大的力气。

     他只是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出手而已,不得不说,这赵和渠的手上力道还真不是小,只是他这一次注定是不会取得任何的效果的,沈浩可不是一般的当兵的人可以比拟的。

     赵和渠的表情微微的有些涨红,原本只是看沈浩不顺眼,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资本,在自己叔叔面前这么臭屁。

     而且他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叔叔很难和年轻人有共同的语言,自己的兄弟一辈的人,那一次见到赵国栋不是被训?

     怎么见到沈浩就像是真见到自己的兄弟一样,尼玛,还真是以兄弟相称,这不是摆明了要占自己的便宜啊。

     按年龄,貌似自己还要比沈浩大那么一两岁呢。

     沈浩是没出力气,可是你捏人家的手压根就没有半点的反应,人家也是笑眯眯的,对于人家的深浅,压根就没有半点的反应。

     “那兄弟你上心点,我知道你是干大事的人,但是你让我怎么配合。”赵国栋呵呵轻笑道。

     沈浩道:“不用,让他来就是了,屁大一点事情,你一个公安厅的厅长跟着,这不是打脸么?感情我琉璃真没警力可用了?”

     “这个……”赵国栋的脸色闪现出了一抹的喜色,自己是脱了沈浩的福,这才有了今天,自己侄子往后和沈浩混混,好歹也会往上爬一爬的。

     赵国栋和沈浩那叫个寒碜啊,最后是被沈浩有些不耐烦的给赶走了,这才和赵和渠说道:“哥们,当兵下来的,手段不错,可是破案和打仗不同,不是抱着冲锋枪就无所不能。”

     “哼!”

     沈浩内心之中讪笑,小样还和自己有脾气了?

     “不过这事情我还是给你个解释吧,而且你应该早就想到才对,如果说我叔叔真的运输毒品,怎么可能在这里被抓,恐怕在那边的时候压根就上不了火车。”

     “恩,你的意思是?”

     “那有什么意思,不过这可是一眼就能看破的栽赃手段,虽然我不知道对方是因为我而来的,或者说,人家是感觉你们查的太严,压根就带不出去的。“

     沈浩虽然很少坐火车,可并不代表说不知道是怎么做火车的。

     一般情况下上火车才会检查,下火车是挑着去检查的,也就是随即抽查的去找两个人来打开行李看看。

     自己叔叔别说不是贩毒的,就算是,如果能上的了车,怎么可能会下车被你抓住?那么这里面的猫腻可就深了,不过是谁要这样做,沈浩倒是真的很感兴趣,但沈浩敢保证,这中途之中,自然会有人冒出来的。

     “看来,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的,好,我们会按照这个方向追查下去的。”

     沈浩轻笑了一声,问道:“现在我可以带走人了?”

     “这个……那是当然,但我还是希望在案子没有结束的时候,你别让你叔叔离开琉璃。”

     “行!”沈浩答应的那也是异常的爽快。

     二叔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的时候嘴唇都有些哆嗦,脸色煞白,那趴在脸上的皱纹全部都显露了出来。

     他只是一个很平凡的农民,一辈子没干过违法乱纪的事情,而且对于警察也有着天生的畏惧感,今日忽然被搜出了毒品,那种粗暴的执法的确是把他给吓坏了。

     “没事了二叔,那事情不是你干的,现在已经查的差不多了。”

     沈浩看的也有些心塞,是啊,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二叔,就算在离开家的时候很生气,可是现在见到了,反而有一种莫名的难受,血浓于水啊。

     “大,大小子,真,真不是我干的啊,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还是惊弓之鸟,说话都带着颤音,那副样子,的确让人感觉有些不忍。

     “我当然知道的,现在警察也相信你。”

     随即沈浩看了一眼那边的赵和渠,赵和渠倒也配合,轻轻的点了点头。

     警察当着人家的面点头了,二叔的心啊,终于还是稍微的安定了一下,沈浩知道现在不是说什么的时候,当下拉着二叔就出了门,上了车之后,直接往家赶。

     老实巴交的半辈子,遇到了这样的破事,肯定心里不咋好受。

     “二叔啊,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莫要放在心里,都来琉璃了,什么事情都有我呢。”

     “哎,大小子,我就压根还么想明白,这到底是哪门子的事情啊……你说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成了这样?”

     二叔明显是还没有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

     “人心险恶,那些都是外人,亲人都尚且不能全部相信,何况是不认识的人呢?”

     说者无心,听着反而感觉是让二叔脸红了一下,看了沈浩半响,二叔愣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

     沈浩这才注意到这个事情,当下呵呵的说道:“二叔,这事情就忘掉把,爷爷和我爸都在家里,听你来,都很高兴的,往后就在琉璃多玩一些日子,你也别在意那么多,该怎么玩就怎么玩。”

     其实沈浩感觉这事情多少的还是有些不简单,可是这时候问二叔,明显有些不对,那就是在伤口上撒盐,揭开伤疤,再加上二叔惊魂未定的,能想起个什么来?

     既然有人这么做了,肯定还会有点后招,至于是什么招数,那就等着人家发招了再说了,反正沈浩还没怕过谁。

     二叔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些,可是最后还是松了一口气的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大小子你了。”

     沈浩道:“一家人,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招待不好你,恐怕可真要有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