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9.第809章 ,奇怪的包裹
    “贩毒”

     沈浩听到这个词汇,愣是半响都反应不过来,如果说天下所有的人都是坏人,要让二叔去干违法乱纪的勾当,那压根都不咋的可能。

     老实巴交的一辈子农民,踏出农村也只是为了打工赚钱,连酒吧KTV都不知道的一个人,知道啥叫个毒品?

     不过那头明显怀疑沈浩都是接头人了,如果说这时候要是走,估计二叔的嫌疑是洗不清出了。

     沈浩倒也干脆,直接道:“我过去,还是你们过来找我?”

     这态度倒是让那边愣了一下,其实在沈浩通话的时候,那边就已经通过卫星定位系统找自己了,这种地方出现毒品,那么问题就很严重了。

     琉璃虽然是个市区,可是毕竟不是一级大市,人口没有想象中那么多,要不是这几年这边商业告诉的发展,恐怕现在还停留在原有的地步上。

     城市小了,虽然说各种的案件不少,可是至于贩毒的案件,这并不是所有警局说能接触就能接触的。

     况且自打张狠从这个城市消失之后,犯罪基本上没有那么严重了。

     “还是你等着,我们的人马上就到。”那头说的很客气,却找了一些没有营养的话在拖延时间。沈浩也不在意这些,看着那边出现了警察,沈浩道:“好了,你们的人来了,我马上过来。”

     那边有两个警察在左顾右盼,在人群之中寻找着什么,沈浩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道:“两位好,我是沈浩,是刚才打电话的人,若需要我配合,请尽管说。”

     “是你?”一个警察愣了一下,随即另一个就要从身上摸手铐,沈浩不悦的皱了一下眉头,道:“还是收起那些吧,我不是犯罪嫌疑人,只是来配合你们调查的。”

     “少废话。”这警察看上去就是个愣头青,压根就没见识过啥大场面一样,瞪着眼睛,愣是要和沈浩硬杠。

     “怎么着?”

     本来二叔被警察扣了,多少的让人感觉有些匪夷所思,心里面也没多大的乐趣,这警察愣是要给自己火上浇油的架势啊。

     那警察还真有和沈浩硬杠的意图来,只不过旁边的那个警察感觉沈浩身上散发的气势不对,立刻阻止了身边的这位,道:“哎,算了,人家是配合我们调查,不是我们的嫌疑人,这位沈浩先生,是吧?那就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说话间,就给那个稍微年轻冲动点的小警察一个眼色,沈浩一看可不是什么善茬啊,身形高大,而且那气质一看就不是啥普通的小脚色,尤其给你吹胡子瞪眼的时候,那简直就像是一尊煞神一样。

     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沈浩要是跑,就你们两个貌似没啥胜算,还不如去了他们的地盘,到时候再说。

     对方让步,带着沈浩去了值班的公安办公室,二叔早就被带到了那边,手上放了手铐,两个警察在那边审问着他呢。

     “你认识里面的人?”带沈浩进来的那个警察问道。

     “认识,那是我二叔。”沈浩没有否定,说道。

     “哦,认识就好,那么给我们说说看,他身上带着的东西,你可知道?”

     沈浩眉头一皱,有些轻微的不悦,这警察用一种咄咄逼人的语气在逼问自己啊,看来来到了他的地盘上,就换了一个人了。

     “首先,他是我二叔,我不认为他身上会有你们所说的毒品,再者我也没有必要盈满什么,我只是来帮忙把事情给弄明白。”

     “你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啊,帮我们弄明白,你当你自己是谁了?”

     刚才对沈浩有意见的警察猛然间就有些不高兴了,试问,刚才被沈浩一个眼神,就把自己给折腾的有些歇菜,这传出去绝对是丢脸丢到姥姥家的节奏,别说是他了,估摸着整个警局都会因为他而抹黑吧。

     “怎么?难道让我承认那是我交易的东西么?”沈浩反而平淡了,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找你们领导来,当面和我谈吧。”

     “你……”

     沈浩更加的可恶了,这已经不是给你脸色看,而是无视你的节奏,你一个小警察,尚且还没资格和人家沈浩说话。

     沈浩不慌不忙的走进了另外一个办公室,若无其事的坐在了沙发上,从身上摸出了一包烟,给自己点上了一只,对着身后跟进来那个稍微稳重一点的警察扔了过去,道:“哥几个,大家本来同根生,我也没有必要来难为你们,抽根烟消消气,等会我会给你们一个解释的。”

     沈浩没有过分的给这些人为难,毕竟人家是警察,再说人家这也是公事公办,做的稍微的过一点,那不就是妨碍执法么?

     那警察愣了一下,看了一眼沈浩丢过来的烟盒,这可是从林老哪里讹来的,当然市面上是见不到的,微微的皱着眉头,道:“看来你的确不是接头人,既然你说他是你二叔,毕竟是从他的身上搜出了毒品的。”

     “公事公办,警官你说的没错,我沈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人嘛,犯了法自然要负法律责任的,何况是我二叔,但我太清楚我二叔了,犯法了就不能脱了法律的制裁,同样的,我也不希望我的亲人被栽赃。”

     沈浩这话倒是合情合理,警察也感觉虽然沈浩的口气不咋好,可是做事反而是很通情达理的,当下也收起了架子,点头之后去找领导了。

     这个领导三十多岁,是个队长级别的,威武高大,一看骨子里就透露着一股子的狠劲,看人的眼光略带煞气,而且右手上有一道的疤痕,食指和户口之间有很明显的老茧。

     “估计是从部队上下来的。”沈浩一眼就能感受到对方的气势,已然确定。

     “我是琉璃火车站派出所的赵和渠,你有什么话就给我说吧。”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你和赵国栋什么关系?”

     赵和渠被问的愣了一下,道:“怎么,你认识他?”

     “呵呵,认识,还很熟。”沈浩微微的一笑,道:“赵警官,不妨打个电话给赵厅长,向他求证一下,我想他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赵和渠眉头微皱的看着沈浩,只是从那张一直在微笑的脸上,压根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疑惑了良久之后,还是点了点头,拿出了电话给赵国栋打了过去。

     那头的声音有些懒散,估计大清早的人家都还么睡醒呢,当这边说出沈浩的名字之后那头的声音这才提高了好几倍,道:“沈浩,那个沈浩。”

     这话让赵和渠如何回答,愣了半响,就是说不出到底是那个沈浩。

     沈浩呵呵一笑,道:“赵警官,把电话给我吧,我说两句。”

     接过电话,沈浩轻笑道:“赵厅长,听闻您老高升了啊,这一年下来连升两级,够快啊。”

     “哟,还真是沈老弟你,我说你怎么跑去我侄子哪里了?”

     赵国栋可能不给别人面子,可是沈浩的面子他绝对会买,他如今又这个位置,可以说都是沈浩所赐,大案要案的他可是狠狠的破了一个,张狠彻底的宰了之后,那就是他的政绩,这稍微的有些功绩,你只要会活人,貌似就能上任做个大官。

     “哈,感情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不过我这里出现了点情况,找老哥啊,你还是亲自走一趟。”

     沈浩一说有事情,赵国栋当然撒开丫子往过来赶,到达火车站之后第一时间将所有的情况给了解了之后皱着眉头说道:“胡闹,如果说别人,我还怀疑有那个可能,你们可知道那个沈浩是谁?这个城里面所有的建筑商都听他的,秋霜制药集团都是他的,就一百克的毒品,值几个钱?”

     本来还有个包庇的嫌疑,可一听这话,大伙儿都愣了,这个沈浩这么有钱?市里面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别的不说,光人家秋霜制药今年两个季度都已经创造税一个亿了,别说一百克的毒品,恐怕就是一公斤也买不上这些钱啊。

     人家沈浩的脑门子要是没被门给挤了,估计是不会做那么傻的事情的。

     “叔叔,可是毒品的确是从他的行李中搜出来的,这一点是做不得假的,沈浩先生的确是一个成功人士,可是摆在眼前的事情,又该如何解释?”

     赵和渠一句话,还真是问住了赵国栋,暗中可真是把这个侄子给骂了一遍:真心的是当了十年兵,把自己当的傻了。

     这本来已经够借口的,现在倒好,还要找借口。

     这事情肯定不是沈浩那个二叔干的,不然的话怎么可能来找沈浩,但是现在摆在眼前的事情怎么办?

     “去,把东西给我找来,我看看。”赵国栋轻声喝了一声。

     赵和渠当然不会和自己叔叔顶着干,自己一个刚从部队上复员了的人,无根无据,要不是叔叔照顾,估计就现在还在那个小地方上混吃等死呢,能在这里当个小队长,其实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这政坛上就是这样,和能力无关,混的就是资历,等到他做个五六年的小队长,有点点苦劳的时候,那么说不上就能混个小所长之类的。

     反正所谓的升官发财,是和赵和渠没啥关系了,不过这家伙就是一根筋,也就是赵国栋说的当兵真的当傻了,既然穿上了这层皮,貌似就不应该做那些偷鸡摸狗的破事情来。

     证物是被拿来了,一大堆的衣服,破破旧旧的,压根连个屁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