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8.第878章 ,世态炎凉
    小青年的情绪激动,咆哮着不断的让事态升级,沈浩站在那边就像是一堵墙一样,不偏不倚的挡在妇人面前,他们没有任何的机会去发难。

     他们的目的具有不确定性,可以说就算是现在,他们都不知道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只是因为死了亲人,就来此闹,或许今天沈浩没有在,他们只能抓住那个妇人打一顿,可这又能如何?

     其他的人窃窃私语,对着发生的一切指指点点,此时此景给人的感觉是可恨又可气。

     “这哪里来的两个毛头小子,我们镇子上的事情你们两个也敢管?”

     人群忽然分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四十多岁的模样面目白净,气势异常的压抑,环视着一周,若无其事的走了进来,沈浩看到这里的乡里乡亲的,对这人稍微的有些害怕。

     “坏了,镇子上的流氓来了。”

     苏青小声的嘀咕一声,算是给沈浩提个醒。

     沈浩点了点头,道:“你先将这位大嫂子待下去休息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

     苏青很老实的点了点头,这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估计,虽然说在他们镇子上,苏青也算是一号人物,但在这里,他还差得远了。

     “说吧,你们到底是什么目的,如果没事,人我要带走了。”

     母女两在镇子上的生活条件很让人担心,或许这帮人不敢真的下手杀人,但强大的压力之下,是个正常人都会心理崩溃,而这母女两个人……精神状态已经极其的不好了。

     “怎么样?杀人者偿命,不要以为他死了,事情就结束了,今日个我是来告诉她娘两,给老子滚出镇子,要是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出现,老子非要了她们的命。”

     这家伙站在远处,嘴角带着些许狰狞的微笑,嗤笑着看着沈浩。

     没错,杀人这事情不敢干,可是吞掉他家的那点土地款和搬迁费还是可以的。作为农民,对于土地的使用权还是有的,还别说,人家除了这生产资料,其他的没有。换做以前,没人看的黄土,今日个可在所有人的眼里就是香饽饽。

     每亩地的补偿款,那是一笔不菲的数字,要是拿在手里,几天之后说不上人家就是千百万的富翁了。

     沈浩的眉头皱了皱,那人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让自己的妻女有个好日子,可是即将面临着一无所有。

     沈浩道:“如果说我不呢?”

     “你不?”他来了,当然不会认为有人敢忤逆自己的意思,他是什么人,镇子上下谁人不知?城里有人,镇子上的年轻人大部分人都跟着人家混,还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说不?

     “年轻人……你知道你所说的话,会把自己也陷入麻烦之中?”

     那人冷哼了一声,沈浩却微微的笑了一下。

     麻烦?沈浩向来不惹麻烦,可从来没有怕过麻烦,这种没有实质性的威胁,对于沈浩而言,就是一种可笑的小儿科,他看了那人一眼,反而不说话了。

     那人冷冷的看着沈浩,身旁的大胖子骂骂咧咧的,那架势比自己老爹死了还要充满仇恨。

     周边的人依旧是那样,冷漠的注视着一切,和他们保持着距离,最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没几分钟,这种僵持的不舒服终究还是被打破,一大票的年轻人从外面干了过来,一个个手里提着木棍钢管,嘴里不断的叫嚣着。

     “龙哥,人呢?”

     青年们情绪很激动,刚上来就要冲着人发难,乡情们是清楚怎么回事,接下来面对的恐怕是暴力问题。

     “那不是你家的小子么,他回来了?”

     有人认出了其中的人,诧异的问道。

     “小子,带着那母女离开,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来了人,那家伙显得更加的理直气壮了,胖乎乎的手指着沈浩,眼神之中带着一些戏谑。

     年轻的小伙子们可是很冲动的,这里的事情他有出面解决的理由。如果真把这孤儿寡母的给赶走了,他就能理所当然的占据这些不值钱的东西,一大笔的钱流水一般的就涌入了自己的口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今日这事情,他貌似已经是王八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和沈浩为难。

     沈浩没有正面回答他,看了一圈那帮比较热血冲头的小伙子们,淡然一笑,问道:“你们真是一帮可悲的人啊……”

     所有人哼了一声。

     “这一家人在镇子上是什么,我想你们都知道,他们在这个镇子上的多年里,干过什么,你们也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你们也知道,现在你们站在这里,感觉事不关己是不?”沈浩耻笑了一声,冷漠的看着那个小伙子,道:“尤其是你,更是个怂货,自己家的事情都不敢管,那么多的钱差点被人一口吞了,你特么压根就不敢站出来,怎么着,今天就敢出来了?”

     沈浩冷漠的声音像是无情的一把钢刀,要往人的心上捅,的确感觉这些人的愚昧和无知,还有更多的麻木不仁。

     杀人是不对的,可是人家已经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可是你们才是此次事情的最终受益者。

     “你们可真够恬不知耻的,当初你们镇子上的主任把你们的钱吞了,你们敢放个屁么?一个个灰溜溜的像孙子一样,一点血腥都没有,怎么着,现在感觉人家孤儿寡母没个靠山,过日子还需要你们来照顾是不?还是说他家那点地,给你们会带来好处?呵呵……”

     沈浩的声音越来越悲哀起来,人情冷落固然没有什么说的,这个世界本来就越来越自私,可有时候,为了你们利益而死掉的人,却成了你们去打击人家的对象,多少的让人感觉心寒。

     “少特么废话……”

     沈浩恰巧点中了他们的痛处,这帮青年们虽然依旧叫嚣的厉害,可终究没有之前的理直气壮,相互瞪了一眼能看出来对方眼神之中的那一抹的愧疚。

     他们也是人,自然知道沈浩所说的是什么意思,这是很直观的!如果镇子主任还活着,对于他们而言,未必能有一个完全公平的谈判,国家给予的补偿款,恐怕拿到手的依旧是不全的。

     贪官污吏横行霸道,高压的政策之下大部分人是敢怒不敢言,可是那混蛋死了,谁又能不暗中拍手叫好呢?或许你们都觉得解气,可是却做出了一件让人感觉更为愤怒的事情。

     “大小子,你给我滚回家去。”

     忽然站出来了一个胖嘟嘟的中年妇女,眼睛瞪了起来,直接对着人群之中提着钢管的青年怒声喝道。

     “妈,咱们……”

     “怎么着,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我让你回去,赶快……”

     终究还是有人良心发现了,虽然说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他们要是还冷艳相对,的确就有些说不过去了,他们的内心并不是说麻木不仁,那母女最起码是无辜的,纵然要受到千夫所指,但他们不能参与进去,事情闹到这个份上,已经够了。

     这只是一个开头,随即很多人还是让自己家的孩子回家,那一帮披麻戴孝,颐指气使的中年人的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

     沈浩就几句话,彻底的让他们攒多好的事情给变了挂,甚至逐渐的被人给恨上了,如果说镇子里最大的敌人,反而不是那个已经死掉的杀人犯,而是活着的这帮蛀虫,他们也看到了,这帮人压根就是喂不饱的白眼狼,连最后一滴血都不会放过,要全然给吸食个干净,要彻底的把那母女给逼上绝路。

     这是造孽啊,就算不能帮,也别再去做那些损阴德的事情了。

     一个个的人被家人给强制性的拉离了现场,那个颐指气使的中年人明显的是身体在发抖,看着沈浩的表情之中带着很大的恨意,这已经不再是意气之争,而是颜面全是。

     “各位,是非曲直都是有国家执法机关说了算,你们想要报仇,我劝你们还是冷静些,要是她们娘两出现一点点的意外,我感觉你们往后的日子也不咋好过,还要背上一个赶尽杀绝的罪名。”

     “小子,你是个人物,但这个镇子你说了不算。”中年人貌似还真有些能耐,阴测测的看着沈浩,看了一眼留在身边为数不多的几个手下,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绝对不能让其发展下去,这小子对于人心的利用,绝对很可怕,占据了理由,就能把自己的一帮小弟们给拆的乱七八糟的,往后再这个镇子,还怎么借助年轻人的力量去混?

     手下小弟们一看老大的架势,已经明白了,剩余的六个人还是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沈浩面对他们,冷笑了一声,道:“怎么,还要动手?”

     “没人敢在这个镇子上撒野,不管你是谁,今日个谁也救不了你。”

     他的声音冷漠的很,伴随着那些家属们的支持,几个青年嗷嗷叫着便冲了过来,既然没得选择,那基本上剩余的只能用暴力来解决了。

     屋子里的妇女不无担心,但是看着睡过去的女儿,眼神之中不知道闪烁着什么光彩来。随着沈浩的话,她的心里有些哀怨,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

     丈夫的怒火那夜在家里面燃烧了起来,那几个兄弟们一个个的哭泣着,不断的流血,就是这个中年人伙同他的手下,大肆的在哪里用暴力来解决事情。

     忍无可忍之下他出手了,老实的他提着扎草用的刀,就去了,血案的发生可以说是毫无征兆,甚至连一点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如今呢?

     他的兄弟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