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9.第879章 ,人间还是有真情
    自打事发之后,没人来这个家里看一眼,或者说连一点的关怀都欠奉,只有自己的丈夫阴沉着脸逃回来之后,那一夜安静的呆了好几个小时。

     她虽然不懂啥大道理,她本想劝丈夫去自首。

     可是她还是知道杀人偿命,去和逃,都是死,但是逃出去活下来的几率大那么一点点而已。

     她看到了这个社会的人好像真的很冷漠,冷漠的让人感觉浑身都不咋舒服,无疑,她也绝望了,可是今天出现了的这两个年轻人,又让她感觉有活下去的勇气。

     亲兄弟未必给予你一定的支援和照顾,可是连她都不认识的一个朋友,反而能把事情做到这个份上。

     可是她却不知道,沈浩和她丈夫,只有一面之缘。

     “小兄弟,俺……”

     “放心好了,我姐夫别的事情我不好说,可是在打架这事情上,从来都不会怕任何人的。”

     苏青知道这位大嫂子想说什么,苏青尚且还是没有离开外面场景,他想再一次的看看这位姐夫的英姿,还别说,一个人打几十个人的那种热血场面,绝对是一种享受。

     妇女也是随着苏青的目光将焦点投向了外面,只是心中不无担心,她可是知道这中年人是什么人,来头不小,而且是出了名的恶棍。

     沈浩基本上没有动,顺手抓住了一根打来的钢管,生生的给撤了过来,挡住了好几根棍子,一脚就踹了出去,可以说毫无悬念的将人给打的趴下,棍子稍微的一转,又有一个人就哀嚎着倒地,六个人却没有坚持过三十秒,而沈浩站在原地,只是挪动了几下脚步而已。

     手里提着一根钢管,冷漠的往前跨出了一步,那个中年人以及受害人的家属迫于沈浩的淫威,连连后退,就连叫嚣的最欢的那个老妇人,也是颤巍巍的往后退着。

     “你想要干什么?”中年人故作镇定,看着沈浩。

     “不干什么!”沈浩忽然一笑,露出了一排白森森的牙齿,毫无预兆的一钢管就抡在了这人的手上。

     “砰!”巨大的声音伴随着哀嚎的声音,还有骨头碎裂的声音。中年人压根没有想到自己带来的这一帮乌合之众在沈浩面前看都不够看,被人家就这么简单的给解决了?而且,还敢对自己出手?

     “你……”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的,有点能耐就别做那种欺软怕硬的事情,要展现实力,去给别人去耍,但别来欺负人家没有任何背景的母女。”

     沈浩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一样,直接一下子将这人给踢飞,道:“记住,我叫沈浩,要是不服气,来琉璃找我,我随时恭候,但是下一次见面,也准备好搭上这一条命的结果。”

     森然的言语让人周身发寒,给人的感觉让人很不舒服,面对着那一抹冷漠的色彩,中年人感受不到了身体上的痛处,更多的还是恐惧。

     可是那一个眼神很快的就从他的身上移开,随即仿似这帮人当成了空气一样,往里面走了进去。

     “嘿嘿,姐夫还是牛逼!”

     出来混的,就应该是这样,你来横的,人家比你还要横,你来讲道理,人家比你还要有道理,沈浩今日个算是给他苏青上了一堂正儿八经的课。

     “苏青,我不希望你往后成为这样的人。纵然我知道你在此刻没有这么想,可形势比人强,有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苏青一愣,略微的一想,还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肯定的保证道:“我不会!”

     微微的一笑,沈浩对上了这个妇女,道:“老嫂子,你先跟着苏青去吧,他会在城里给你安排一个住处,你讲究一些日子后他安排你去琉璃,到时候我来给你安排一切,在哪里,重新开始,至于……这里的事情,我会尽快帮你处理妥当的。”

     这里的补助,确切的说也没几个,在沈浩眼里算不得什么,可那是人家用生命争取过来的东西,沈浩也不至于钱多的随便把几十万甚至百万的钱财随手打了水漂。

     该是人家的,就必须是人家的,谁也不能拿走。

     妇女貌似有些犹豫,沈浩却没有多说。这里是她的家,忽然要离开,她内心多少还是有些不情愿,可是这里她不能继续生活下去了,这里的人,不会给她太多的生存空间,往后对于孩子而言,也不是什么好事,沈浩知道她权衡利弊之下,还是会答应的。

     ……

     挨了一下的那中年人感觉到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外乡人,他有些吃不准是干什么的,可是如果将这口气给咽下去,他还是做不到的。

     他被送进了医院,医生检查之下是骨折,那条骨头是被彻底的给打折了。

     强烈的疼痛让他忍受着前所未有的难受,咬牙切齿之下,他不得不将今天的事情给想明白,求救之后,他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没想到事情会这么棘手,在那些村民的压迫下,自己手下的人差不多都跑了,最后六个人不是沈浩的对手。

     这的确让他意识到了那个青年不怎么好对付,可是……

     这是侮辱,在那么多人面前打了自己,不是说让自己受点伤那么简单,更多的是对自己的一种挑衅。

     要是这还找不来场子,估计他会很难咽下这一口的恶气。

     “既然我对付不了你,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虽然他也得到了那个消息,杀人犯自杀而亡,但听闻后续的事情尚且还没有彻底的解决,一些受到牵连的人们还在调查,他想借助这个来做做文章。

     公安内部的确还在集火解决之前的事情,对于这种恶性杀人案件,那是各方面都在重视,一旦出现点岔子,那么谁也是吃不饱兜着走的节奏。

     整个天龙的公安系统都面临着所谓的考验,当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自己只是一个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的知情人之后,当下便让所有人注意了起来。

     “还真是奇怪,如果那个人真的……”

     “怎么可能,据目击者称,作案的人可是一个啊……”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得过去看看,至于是不是参与了的人,先不管,最起码先要调查一下吧?”

     警察内部虽然已经将事情给定型为结案,可是很多资料的不全导致他们犯难,毕竟有些事情没想象中那么简单,尤其是那六个的贩毒人一下子死了三个,虽然说死了也是白死,主要是谁杀的?

     总不是被别人给杀人灭口了吧?

     反正事情到现在还是很头疼的,必须的找到叫一个沈浩的人。

     只是有一个人同样接到了一个电话,这是区分局的一个副局长,电话是自己弟弟打来的,说道:“哥,我这边被人给打断了手,恐怕……”

     “谁干的?”他的神色冷漠,问道。

     自己的弟弟,就算是混了一点,可是在天龙还没几个人敢这么不给自己面子,说把人给打了就打了,而且还是让人家负伤?

     当得到了消息之后,他一下子冒了,直接下令,这个沈浩极有可能是他们要找的贩毒主谋,必须要捉拿归案,一旦敢反抗,可以采取一切的手段。

     上纲上线的被人提出来,和被人怀疑那是两回事,或许警察们大部分还不知道这其中的问题,可副局长下了命令,至少这事情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想要调查沈浩,貌似还有些困难,毕竟不是这边的人,留下的资料还是太少,他们户籍调查了一下,结果全国内叫沈浩的人,一票一票的,愣是不敢确定是那个。

     所有人犯难了,毕竟……

     “这尼玛那里去找人?”

     “别管那么多了,案件比较恶略,我们是hi没办法继续耽搁下去,通知那边的人,半路抄人,也让老苏头那边注意一下,一定要把人给抓起来。”

     ……

     这一切发生的很快,快到了让人感觉有些不真实,当这边的妇人收拾了一些东西,沈浩刚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就被匆匆赶来的人给挡住了,为首的警察直接问沈浩,道:“你是不是沈浩?”

     沈浩微微的皱眉,还是点了点头,道:“我就是!”

     事情终究还是往自己想的不好一面发展了,城市和乡村的矛盾,总是会体现在这种不经意之间的争端上,那个中年人肯定有些背景的,只是没想到人家可以拿着鸡毛当令箭。

     “下车!”一听正是自己找的人,两个警察的神色立刻就变得严肃了起来,沈浩的眉头微微的一皱,但还是从出租车里走了下来,出租车司机的脸色有些绿,原本还以为能有一笔生意呢,感情人家现在还有免费的车坐?

     “行了,别用那些玩意来唬人,也没必要,我配合就是了。”

     沈浩看着对方拿出了手铐,眉头微微的一皱,有些不悦。

     “这可由不得你,你说不用就不用。”

     说话之间,其中一个警察的手很不自然的放在了腰间,沈浩的眉头皱的更加的深了。他现在终于明白,这个人终于将自己的后台给暴露了,而且在这个关键时刻,要给自己制造一些麻烦。

     最后他没想着和警察闹什么矛盾,毕竟这帮人如今被那灭门案给折腾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听风就是雨,恐怕神经系统第一时间会被判断出有枪之后,会闹出点不愉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