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6.第876章 ,面临的困境
    沈浩能答应苏青,连他也感觉到很欣喜,这武术和格斗技术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格斗技术能在任何一个武馆,或者说残了军就能学得会,可是武术不一样,也只有那些特别的人掌握的不传之秘,沈浩能答应他,当然不能说是全然看在你是他的小舅子份上。

     “姐夫,接下来还要干什么?”

     “先去隔壁的镇子看看,毕竟……”

     说着沈浩微微的摇了摇头,对于之前的事情,现在还得亲自去一趟,估计苏青这段时间会不咋好过,赵老大和他之间的事情,肯定会升级,他所给赵老大造成的威胁太大了,如今有了那个KTV作为后台,估计小混混的团体里面,苏青会稳稳的压赵老大一头。

     混社会的,不是说谁人多就厉害,也不是说谁钱多就谁厉害,而是两者兼备,恰巧,苏青如今真的是两者兼备了,配合上他那不输于任何人的智慧,这个小镇子,往后就是他的天下。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可是灭门的惨案依旧是风波未平,这里的一切工作进行的是如火如荼,但是很少能看见有人出来阻止那些所谓的执法人员来强制性的拆迁。

     悲剧已经发生了一次,人的底线被触摸到了,总会有人舍身忘死。

     恰巧,镇子上最大的老流氓死了。

     破烂的房屋东倒西歪,一些该搬出去的人已经走了,剩下的一批人中,等候着政府的安置。

     “就是这里了,我刚才打电话问过同学。”

     一道特别破烂的门上门神被雨水冲打的失去了原有的色彩,黑白色的单调像极了年久失修的宅子,紧闭的房门展现出了难言的落寞,甚至在沈浩敲了两下门之后,里面有声音却没有人回答。

     “姐夫,这几天这娘两的日子不咋好过啊……”苏青貌似将这里的事情问的清楚,道:“虽然那该死的主任挂了,家里人死了一票,可是……人家的亲戚们是不依不饶的,你看看那些玻璃。”

     其实不用苏青提醒,沈浩已经注意到了,那门上的玻璃被人打碎,一块完整的都没有。窗口下面散落着的一地石子这是最好的证明。

     沈浩示意苏青去敲门,苏青倒也激进,喊道:“你放心开门吧,我们只是想帮你,不是来找麻烦的。”

     足足一分钟时间,大门这才开了一条缝,一张脏兮兮的脸蛋盯着一双大眼睛,里面充斥着无限的恐惧,看了出来。

     是个小女孩,看样子也只有十来岁的样子,当看见沈浩和苏青时,眼神躲闪,很想将门给关上。

     沈浩却对着门说道:“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开门吧。”

     声音尽量的放的柔和点,用上最为真挚的感情,让小女孩感觉自己不是坏人,小女孩闻言明显比较犹豫,只是沈浩没有过分的在追,里面又传来了声音。

     “彤彤,是谁啊?”

     这声音很疲惫,带着莫大的伤感,当这小女孩声音回答道:“他说是爸爸的朋友……”

     “哦?”里面的声音显得有些疑惑,随即传来了很吃力的脚步挪动声,不一会门才缓缓的打开,一个中年妇女站在了门口。

     三十多岁的年纪尚且容貌也有些说得过去,不是那种漂亮的女人,但至少给人的感觉是朴素干练很能干的那种,只是此刻行动起来特别的迟缓,眼神在开门的时候迅速的打量了周围,发现只是沈浩和苏青两个人的时候,这才彻底的放开了门。

     “你们快进来吧。”她的声音也微微的有些紧张。

     “她应该被人打的……”苏青小声的嘀咕着,沈浩点了点头。

     女人的脸上,手上还有胳膊,都有外力造成的淤青,明显是暴力造成的,沈浩只是看着皱眉,却没有多说。

     屋子里光线灰暗,差不多是能把能透风的地方都给堵住了,这大夏天的,给人的感觉是特别的闷热。

     沈浩独自走到窗户前,一把拉开了窗帘。

     身后的小女孩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快速的躲进了妈妈的怀抱。

     “他那样做,只是让你们能正大光明的活着,没想到让你们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沈浩转过头来,看着那个惊恐的小女孩,脏兮兮的脸蛋,以及快被撕成了布条一样的衣服,内心深处多少的有些感慨。

     “哎……俺能说什么?”

     丈夫的死讯尚且还没有传来,但她基本上已经绝望了,闹出了命案,对于她而言,基本上是不会有任何的希望了,这家里的顶梁柱算是倒了,塌了,这日子,过的也特别的难。

     村里的人们当她们是瘟神一样,尽量躲得远远的,可能还有一两个有良心的人,感觉他们能得到那些赔偿,都是受益于她们,可是,有良心的人太少了,大部分感觉她们就是杀人犯的孩子,遗孀!

     “俺虽然不会啥大道理,可是大兄弟啊,你这个时候来了,绝对不是啥好事情。”

     “没事,既然是朋友,那是关键时刻用的,他好的时候用不上,现在,刚好。”

     女人是个朴素的人,大道理可能真不懂,可是她依旧能明白沈浩的意思,平日里吆五喝六的,说是哥们的人,未必是朋友,能在患难之中见真情的,才是真正的朋友。

     沈浩环顾了一圈屋子,程设也算是简单,床和一些东西是新的,看来是那男人为了这个家刚添的不久。

     或许他们的日子过的本来就贫穷,可是男人的安分守己到让这个家过的蛮幸福的,可是这种老实人呢,却不是天照顾的,一般都会是被一些人欺负的对象。

     “苏青,想办法给他们安排一下吧,让他们显得到安宁,到这边土地补偿完毕之后,送她们娘两来琉璃,我来安排她们以后的生活。”

     原本是想让苏青往后负责她娘两的生活,不过沈浩看见这凄惨的模样之后,还是选择了自己亲自来处理稍微的好些。

     答应了别人的话,就做好,莫要食言自肥,这固然不会被外界说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当初两个人到底说了什么,但是……天知地知,沈浩自己心里也知道。

     听闻了沈浩的话,苏青果断的点了点头,道:“好,短时间内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苏青也不啥,这母女两个的麻烦还很多,惨案发生之后当事人跑了,这帮亲属们也是陷入了莫大的悲痛之中,仿似是一罐没有被点燃的炸药桶,如今恰巧这娘两是没了去处,自然而然的就要在这里收回那么一点利息。

     这感情他们能理解,可是并不赞成,祸不及家人,这是道上的规矩。

     “叔叔……爸爸呢……我爸爸去哪里了?他们都说爸爸杀了人,你告诉我,爸爸没有……真的没有……”

     彤彤忽然在哪里怯怯略带哭腔的声音传入了沈浩的耳朵之中,那幼小的心里仿似一下子塌了一样,那控制不住的眼泪,还有掩饰不住的悲哀和害怕,让小脸蛋上一下子变得特别的恐慌。

     沈浩闻言感觉内心有些发颤,这个问题……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或许……

     “彤彤是吧?”沈浩俯下身子,扶住了小女孩的双肩,用很真肯的目光看着她,等待小女孩点头之后,沈浩道:“爸爸是杀了人。”

     话音刚出来,小女孩的身形是发颤了起来,带着极其害怕的语气说道:“不,这不是真的……”

     妇女在哪里掩住了嘴,已经是泣不成声。

     沈浩却依旧说道:“或许在别人的眼里,你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可是彤彤你要记住,他敢那样做,就是希望你们母女能得到公正的待遇,希望你能过的幸福,他是为了保护你们做了错误的事情,或许不应该那么做,可是他应该是你心中的英雄,彤彤,请永远记住他。”

     就连苏青都没有想到沈浩会这么说,妇女也是微微的愣了一下。

     自己男人犯下的错,她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或许作为农村人的单纯,这时候连自杀的心都有了,可是为了孩子,她才忍辱负重的苟延残喘,忍受着他人的唾骂。

     可是沈浩的话像是一盏明灯一样,在她内心深处照亮了一些温暖的光明,或许这光是微不足道的,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丈夫做的,不就是自己想的么?

     为了孩子,她什么苦都愿意吃,既然都选择了苟延残喘的活着,那为何不能选择偷渡余生?一切……就是为了女儿。

     有许多事情只需要一个理由,有许多事情的理由看上去虚无缥缈,给人不可触摸的遥远,只是人看着那个方向,将会不断的摸索,前进,路上的磕磕盼盼,总是能过去的。

     彤彤依旧具有莫大的悲伤,悲恸之下泪如泉涌,怎么都无法接受这是一个事实,可是当面对着沈浩那清澈的眼眸时,她最终忍不住扑进了沈浩的怀里,放声大哭。

     这些日子积攒的所有恐惧,像是洪水一样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完全不受控制,一发而不可收拾,哭的轰天暗地,直到最后哭的连气都喘不过来,彻底的晕厥过去。

     一个小孩子的承受能力最终还是有限的,无论她多么的坚强,无论她是多么的懂事,孩子终究是孩子。

     把孩子放在了床上,妇女说道:“大兄弟,俺真的很感谢你,可是你真该走了,俺清楚你是个好人,可是……”

     “大嫂子,我知道i担心什么,其实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冤有头债有主,你们不是代罪的羔羊,今天这事情,我必须要给你们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