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3.第853章 ,糊里糊涂
    丛林不大,可是一帮人围着沈浩足足一个小时才走了一半的路。

     “上面的命令,杀了我们两。”

     那队长忽然吼道。

     “什么?”所有的士兵们都是一愣,队长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浩也是一愣,不过他的反应极快,怎么可能……

     这是一个很无理的命令,确切的说是对士兵的生命的一种不负责,更是对军法的一种藐视。

     两个人一起杀,对方可能是疯了。

     “队长,你疯了吧?”一个人忽然收起了枪,沉声问道。

     “执行命令!”

     忽如其来的变故打的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别说沈浩,就算那些士兵们都感觉莫名其妙。让他们亲手解决掉自己的队长?然后伙同敌人一起消灭掉,这怎么可能?

     军人的天职的确是执行命令,可绝对不是自相残杀,而且这个命令是从自己队长的嘴里说了出来。

     大家都听的明白,队长的话是心寒无比。

     “你们不知道你们面对的是怎样一个疯狂的犯罪分子……如果他活着出去,那么我们的身后将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扯淡!”

     听着这队长说出莫名其妙的话,沈浩毫不客气的给打断,道:“你们到底是丰乐谁的命令来杀我的?我特么何时成了……”

     “哼,刚才那边国安局的据点不是你炸掉的么?”

     沈浩感觉有些无语,这尼玛是一盆脏水啊,就这么毫无预兆的泼在了自己身上。这帮犊子们可真不是一般的高明,而且行动上面还真不是一般的歹毒,一环扣这一环的来,还真打的沈浩大脑系统都有些跟不上的节奏。

     “放你娘的臭屁,老子要是能把那里给炸了,还坐等你们来抓?你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老子要是个犯罪分子,特么能躲得过狙击手布下的小型方位圈,就躲不开你们?”

     沈浩真被气的有些暴走,这犊子些玩的饿未免太深了些吧?

     “你们也不算算时间点,老子要是那么做,特么还有你们来战场的时间?”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滚你娘的皮,难道说这里面包括了叛国的罪行?”

     “那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两个人毫无预兆的就站在那里开始吵了,而且给人的感觉还是莫名其妙的那种。沈浩和他们的地位是敌对的,而且是他们猎杀的目标,可是现在这反过来让人家开导。

     “老子不干了。”

     忽然其中一名士兵直接将手里的枪给丢在了地上,怒声吼道:“老子当兵打仗,责无旁贷,毕竟是个兵,没得选,可特么将枪口对准自己人,这特么是几个意思?别说现在是团长下的命令,就算是司令员亲自给老子打电话,老子特么也不干了。”

     所有人都是一愣,你还别说这当兵的一旦热血的病翻上来,还真很特么不是一般的倔,有人竟然开始附和他了,也丢掉了枪,道:“么得,面对不敌人的时候要流血牺牲,现在让自己的队长死在老子的枪口下?你们谁能下得了手你们自己来,这种连牲口都不如的事情,老子干不来。”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彼此,都不知道该如何。

     沈浩这才叹了一口气,道:“你们是军人,但我不是什么逃犯,我想你们既然是这个军区的人,自然知道今天刚发生的事情吧。”

     没错,有人要刺杀德文家的千金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军方的人,能被排出来对付沈浩的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军方,这些事情,他们自然都已经听说了,而且还是为了这个目的出来的。

     “老子凭啥相信你?”人家军人当然不是傻子,怎么能相信沈浩的一面之词,道:“老子认识团长的时候,那……”

     “你这家伙是属驴的?”沈浩气的是破口大骂,道:“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老子特么叫沈浩,而且,我特么是卡迪斯的男朋友,我特么去杀自己女朋友?是你脑袋抽抽了,还是老子的脑袋抽抽了,哦,对了,老子现在给你们将军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浩貌似记得,梁秋霜和那位将军还有商业上的来往,这事情也只能求助于对方了,虽然说和这些人扯皮很累,可事已至此沈浩还有的选择?

     都特么枪口对着自己的脑门子了。

     匆匆将电话拨了出去,安静了下来,那队长貌似有些不耐烦的直接将耳朵上的对讲机给扔在了地上。

     无论自己的团长是多么伟大的人,或者说和自己关系再好,可是竟然为了一个人连自己的命都要搭进去,只要不是个傻逼,就能看出来貌似这一次的事情明显是不对的,当兵的人大部分都是义字当头,一起扛枪,彼此挡子弹,那情感是从生死之中建立的,别说这些队员们下不来手,就算是自己,也不可能对队员下手的。

     那是不是人干的事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电话声音终于响了起来,沈浩确定了对方的身份,直接开骂,道:“老子何时得罪了你了?派出了这么多人要老子的命?”

     “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头被沈浩骂的有些摸不清东南西北,云里雾里的,好在人家是一个军区的最高长官,还能沉得住气,没和沈浩一般见识,当下还是听闻了沈浩的解释。

     “把电话交给在场的指挥官,让我和他说。”

     那头的确也是心惊,如此大的军事行动,作为最高长官竟然毫不知情,这代表着什么?兵变?

     是不是他不知道,可是能威胁到堂堂天启的部队,肯定是精锐中的精锐,不但不能让沈浩没事,而且还要把军队给保存下来,一旦出现问题,不但是直接指挥官上军事法庭,恐怕也要让他吃不饱了兜着走。

     沈浩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将电话塞进了那人的手里。

     里面的人怎么吩咐的沈浩是听不见,可是听着对方说着是是是的,估摸着事情已经解决了。

     挂掉了电话,这队长毫不客气的挣开了沈浩的控制,将手机还给了沈浩,怒声吼道:“老子特么被人玩了?够日的的五团长现在已经跑路了……”

     消息自然在同时也被彻底的给挖掘了出来,这将是军方最为耻辱的事情,无论是什么原因,做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无法善了。

     “现在听我命令,都特么拿起自己的枪,听候沈浩的命令。”

     他们的任务被迫取消,此时他们不敢继续再纠缠下去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刚才的电话已经彻底的证明,在对方知道他们的代号之后,立刻说出了暗号,这是外人不可能知晓的秘密,对方很肯定的给出了自己的身份,是当地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也就是司令员。

     “猛虎小分队向沈浩先生报道,接下来听候你的指令。”

     队长不是墨迹人,一下子集合了队伍,果断的就是一个军礼。

     戏剧性的变化速度太快,至少一般人的神经系统肯定是反应不过来,士兵们看着自己的长官像是被人弄惨了菊花一样,脸色涨红的像是吃了三公斤的辣椒,眼睛里都特么快喷出了火,就知道现在的队长肯定是怒了。

     士兵们压根就不管那么多,一听现在不对队长动手了,那么凡事好商量。

     沈浩也是满头的冷汗啊,刚才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不见,戏剧性的多了帮手,这让他感觉特别的舒服,不过现在能干个锤子,估计那帮兔崽子已经彻底的跑了。

     “把你们的人都给我扯下来,开始寻找周围有没有闲杂的人,注意安全,一旦对方在盘查的情况下不配合,格杀勿论。”

     前方是狙击手,后方是断路的冲锋队伍,这一次军方的人搀和进来,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是,行动!”

     飞虎小队,行动如雷电,快得很。

     “等等,给我准备一辆车,老子立刻要回去,么比的,我看看你们干什么。”

     沈浩也是怒气滔天,面对被人当猴耍的结果,的确不爽,不过自己的车已经被打废了,没办法行动。

     “刘祥,给老子出来,带沈浩去市里。”

     ……

     军人们分开行动,沈浩坐着军队越野直接往市里面而去,他知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折腾,对方肯定已经撤离了,至少是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让他来抓。

     他不认为这帮人有那么大的胆量继续留下来,可是国安局的内部出现这种情况,对于董凌云的打击是致命的。

     他已经控制了整个国安部,可是在琉璃依旧发生了他无法触及的事情,这是对权利的一种亵渎,如果不好,那么将会造成更为可怕的后果。

     在车上他第一时间给阿东打去了电话,将今天的事情说了出来,那头的阿东明显也是感觉事态严重,第一时间联系了董凌云。

     沈浩虽然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但依旧还是做了最后的挣扎,通知了赵国栋,将国安局的分部给包围起来。

     事情已经闹大了,对于卡迪斯的刺杀,恐怕要闹出一个天大的窟窿来,现在就看谁敢站出来,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必然会有人要出来为此而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