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20.第820章 ,水路和背景
    家里遭贼了,苏娅像是感觉听错了一样,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别的不说,光外面守着的那么多组织人员,估计苍蝇都飞不进来,还有人胆子大的来偷自己家的钱?

     沈浩嘿嘿一笑,就将公司里发生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苏娅一听大翻白眼,哼了一声,道:“跟我来吧。”

     苏娅的办公室里,电脑上面直接来了个沈浩作为电脑背景,看的沈浩额头冷汗直冒,这是典型的秀恩爱啊。

     “王凯,是京城人,男,现年二十五岁……”

     公安系统里面,想要查出一个人的所有底细,可以说是很容易的,这王凯的信息一查还真是吓一大跳,典型的高富帅啊。

     家里父母是高官,而且还是京城的官员,虽然说不大,可是在国人眼里,京城的户口就已经很值钱了,更别说还是公务员了。

     王凯自打出生以来就是高歌猛进的人物,从小学习顶呱呱,一口气读了硕士,还在外留了学,这尼玛和人家一比,简直是找虐啊,别看人家上户口时用的照片没啥打扮,可愣是将小模样弄的是有模有样的。

     “虽然这家伙看上去很优秀,但并不能说资料有问题啊。”苏娅也是认真的读完了所有的材料,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死了一个人,这已经被交通部门定了型的,现场也没有传来凶杀案的信息,所以这事情公安部门的人尚且还不知情,对于苏娅而言,当然是很陌生的。

     “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我虽然不知道这问题在哪里,可是我感觉就是不怎么对劲。”沈浩皱着眉头,仔仔细细的将这平生的履历给读了三遍,最后自己不由自主的读出了声音,忽然拍了一下大腿,将苏娅给吓了一大跳。

     “你发什么神经?”

     “不不不,你看这一段,仔细的看。”沈浩指着文字说道。

     “金三角实习,曾在沙漠地带考察……”苏娅也是读出了声音,道:“没什么不对的啊。”

     “问题大了。”沈浩微微的一笑,道:“他是一个管理人才,别的不知道,难道你不知道这两个地方对于一个留学过的人而言,是不是显得有些……”

     “恩?”随着沈浩的提示,苏娅也意识到了什么,这两个地方貌似真不适合他这种人才的发展,随即她快速的百度了一下,调出了王凯以前所在公司的一些资料。

     “没有分公司?”苏娅愣是没找到这两个地方……

     “一个是毒品的生产基地,一个是恐怖分子猖獗的地方,你不感觉他去那两个地方,就和这个有关系么?”

     不过这一切都是推测,可是很多事情已经证明了这王凯真的是不咋简单,那不是普通意义上的旅游,一去好几个月,而且周转于这两个国家的时间很长很长。

     “虽然如此,但是你真的要下定结论,恐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苏娅皱着眉头,她是一个警察,自然知道证据的更为重要的问题,一切事情只靠推测,那么也未免太过于武断了些。

     沈浩却嘿嘿的一笑,道:“最起码老子知道他就不是啥好人,看来静茹是能回家了。”

     一说到这个,沈浩还是有些小郁闷的,刘静茹为了这破事情,心结怎么都打不开,本来是去明珠旅游的,结果就提前回来了,现在愣是还没回来,就算是沈浩过生日,人家就和李静出去玩了。

     而在王凯的事情上,他无需什么证据,他只需要一个怀疑你的理由,只要有这个理由,那么很多事情就很好办。

     “老公,你还是别乱来!”看着一脸坏笑的沈浩,不免有些胡乱担心了,说道。

     “放心,我还没那么的蠢,我肯定会让他感觉世界这么大,只要你做了,就肯定能被人给查出来。”

     看着沈浩笃定了自己的思想,那么苏娅就没有多说,两个人将这一切给弄好了,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沈浩开着车将苏娅给送到了家里。

     梁秋霜和楚香绫她们还没有回来,看来还在为这个事情头疼呢,沈浩也没有多说什么,也便出了门。

     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过世的财务人员的住处,然后快速的去了。

     普通的民居小区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面对着这些楼房,沈浩看了一眼陷入黑暗的房间,又若离猫一样怕了上去。

     窗户并没有锁死,这省去了很多的麻烦,打开了之后便跳了进去,直接去了卧室,这时候的光线非常的暗,沈浩也只能借助手机的光芒去看一切了。

     这个房间是两室一厅的,面积在五十个到六十个之间,谈不上多奢华,可是却很雅致,从收拾的正题而言,可以看出这个女人是很细心的。

     她本来就是二十六,至今尚且还单身,并没有传出她在公司里有男朋友的消息,其实大家对她都不是很熟,平日里沉默寡言,除却工作,很少和别人接触。

     这就是今天她出了事,尚且还没在公司里引起混动的原因。

     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张照片,沈浩看了一眼之后微微的叹息,这个女孩子其实很漂亮了。

     最后再一次的看了一遍,沈浩忽然从厨房里发现了一个不妥的地方,那就是……插筷子的地方多了一副刀叉,甚至当将柜子打开的时候,也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虽然说普通家庭有这些东西不奇怪,可是这刀叉是专门为吃西餐准备的,考究的做工,而且还是银制的。

     里面有一个比起平时用的碟子还大的碟子,这已经彻底的说明了问题。

     这个女人和一个受过西方教育的男人住在一起,虽然这里面被人刻意的掩盖过了,但是很多东西都能说明沈浩的猜测。冰箱里尚且没有被处理掉的食物,够两个人吃一个星期,还有一些啤酒,以及各种的洋酒。

     对于一个传统教育产生的人,绝对不可能去追求这些的,而此刻这一切都表现的很充实。

     沈浩依旧还在寻找,希望直接找到致命的证据来说明这一切是王凯,但可惜了,这里依旧还是被收拾的很妥当。

     沈浩不得已退了出来,打了一个电话给了天煞,那头的声音微微的有些疲惫,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我还很忙。”

     那头很安静,说明这个该死的女人尚且还没睡醒。

     “帮我查一个人,王凯!”

     “这个国家叫王凯的人那么多,你让我那里去找?”

     “如果王凯查不出来,可能会彻底的毁掉我的家庭。”沈浩语气重了一些。

     自打胖子去了沙漠那边之后,沈浩想要获取一手的资料,简直就是费力。尤其和天煞交谈的时候,这妞儿感觉和自己就有啥父之仇一样。

     “哦?说说他的一些特征吧。”

     沈浩凭借自己的记忆,将王凯的很多事情给说了出来。

     “不用查了,我对这家伙有了解,是金三角和那边沙漠恐怖分子有染的主,我追查了他很久,不过这家伙很狡猾,意识到了危险之后跑了,没想到他跑你那边去了?”

     “是真有其人?”

     “废话,国际刑警追了他好久了,只是他的名字不叫王凯,但是我若说出一个名字来,你肯定知道。”

     “那就说。”沈浩可真有些受不了这女人卖关子。

     “钻天鼠!”

     “什么?”沈浩一愣,道:“是他?”

     “人不可貌相,的确是他,一个倒卖情报,惹的那边国家很不高兴,CAI可是追了他好久的,不过他可是真救了将军一命,将军那人你是知道的,虽然心狠手辣,可是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向来是不会有任何的小气的。”

     天煞所说的将军,自然是三角地带的那位,手里握着的东西不是钱,也不是士兵,而是流亡全世界的毒品。

     可以说一句话,可以让全世界的这个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几个人见过将军,可是钻天鼠却依靠某个国家的情报买卖,愣是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将军一命。

     “和恐怖分子有关系,这家伙的底细可真是够……”

     “这些东西只能等胖子来了问他,我是没办法追到那边去将他祖宗十八代给挖出来,我想胖子肯定有他一手的资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将军身边的人准备了很大一批货,貌似要进入国内,这个消息我已经通知了国安局了,现在看来,是钻天鼠干的。”

     沈浩骤然之间心里一惊,其实王凯压根就不是为了什么公司的那些钱,而是为了控制公司的话语权和一些权力,他所要的是卡迪斯开辟的那条贸易路径。

     如果说别人无法通过卡迪斯进来,可是对于钻天鼠不难,人家是倒卖情报出生的人,在很早以前恐怕早就有了这个目的,加上和梁秋霜以及刘静茹之间有过那么一段感情,他可以浑水摸鱼的进来。

     钻天鼠的崛起具有很多的传奇性,至少很多的灰色势力都会买他的账,没人知道他的情报从何而来,可是每一个情报是无价的,甚至可以救得了一个人的命,而且曾和很多的大佬有染。

     不难看出这家伙的狡猾程度超出了人的相像。

     “钻天鼠,没想到你还真实的存在于我的身边,不过……你的做一回过街老鼠了……”沈浩嘿嘿坏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