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4.第814章 ,真相很残酷
    毫无预兆的反扑,不但让大表弟反应不过来,甚至连在场的人都有些发蒙,连三位老人都有些目瞪口呆。

     一帮漂亮的媳妇们,向来做事是懂得分寸的,而且知书达理的,对于沈老爹和沈老妈那也是异常的照顾。

     这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啊,奈何今天真正的上演了一波,什么叫做女神也会愤怒。

     也只有梁秋霜微微的松了一口气,暗道:“苏娅谢谢你了。”

     其实她已经感受到沈浩是被气的发抖,如果不是苏娅忽然出手,那么沈浩必然会出手,沈浩下手向来是不留情的,估计这大表弟不死也会脱一层皮的。

     看来还是苏娅真的了解沈浩啊。

     “这是我的家里,就算你是亲戚,我们也不欢迎你。”苏娅冷冷的站在那里,一副不怎么好看的表情。

     “你……”

     大表弟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之中怒火滔天。

     “怎么,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刷流氓啊,啧啧,真是没看出来啊,不过我真奇怪了,像你这样的人……”

     “够了雨灵,别多说。”

     李雨灵本来还想乘势挖苦两句的,可是被梁秋霜喝止。

     虽然大表弟来此不受待见,老爷子也是发了货,沈浩差点动手直接丢人,苏娅更是很直接的用实际行动证明对他的反感,可是动手打人和出演辱骂那是两回事。

     怎么说,血浓于水。

     “你回去告诉你妈,从此之后就当我没生下她,你这样的做法,不是让我寒心,而是让整个村子在看笑话,还有你,我也希望你好自为之。”

     老爷子虽然怒,可是此时也已经彻底的控制了脾气,孙子和孙媳妇们都恼火了,自己要是继续坚持下去,估计真要出乱子。

     如此让人不舒服的子孙,有和没,没什么区别的。

     大表弟恶狠狠的扫过了所有人,最后冷哼了一声,直接走了。

     别提有多憋屈了,今天这一下子,饭都没吃,乘着天色黑了下来,就出现了这种状况。

     “爷爷,您老也消消气,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梁秋霜放开了沈浩,走过去站在了老爷子的面前,很是温柔的说道。

     “秋霜啊,哎……”

     千言万语,就化成了这么一声的叹息,哀莫大于心思,老爷子的心啊,此时也不怎么好过。

     “到底发生了什么?”李雨灵对于整件事情仿似还没有反应过来,她是典型的脑子里少了一根神经的。

     不过问出这话,感觉周边的氛围明显有些不对之后,像是个委屈的宝宝一样。

     沈老妈叹息道:“你大表弟还不承认那事情是他干的,在哪里不断的狡辩,大小子啊,这一次你大姑脸上也不咋好看啊。”

     “你这婆娘,现在还是顾他大姑的面子的时候么?”沈老爹一听这话立刻就不高兴了,有些恼火的说道:“二小子现在要被判了。”

     二叔早就在哪里乱了方寸一样,一听这话,更是手微微的一哆嗦,身体都有些支持不住了。

     沈浩来到了二叔的面前,拉住了二叔的手臂,沉声说道:“二叔,这事情我不是不帮你,但是我帮了你又有什么用?”

     “我、我知道,我知道啊……”二叔的声音特别的沙哑。

     “他已经染上了那玩意,沈峰的自制力本来就很差,而且那东西对于人的意志,璀璨起来,绝对连我都很难抗住。”

     沈浩对于毒品可以说是特别的痛恨,一直以来他可是见识过一些很变态的组织或者是帮派,他们就是通过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将自己的手下给控制。

     为了那么点的毒品,可以说是丧心病狂,这一点就是危害,沈峰如今变成了这个样子,一旦发作起来,肯定会做出更为过分的事情。

     试问,自己过去的时候尚且没办法,而如今自己又没在家里,又能如何?

     与其放在外面胡作非为,还不如快刀斩乱麻,直接送进去,彻底的给他来个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往出来啦的,是人,现在的沈峰还是人么?

     沈浩不觉得,沈峰已经丢掉了很多。

     “恩,我知道了,我不怪你大小子,只能说我这个当爹的失败啊。”

     二叔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那撕心裂肺的声音,让人听着极其的不舒服。沈浩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道:“二叔,我还是想想办法,把他弄到这边的监狱里面来服刑吧,在他不被教育过来的前一刻,我是不会把他弄出来的,往后的事情,只要我沈浩还活着一天,就不会允许他在胡作非为一天。”

     对于此事,沈浩尚且还有些微微的后悔,倘若当初坚持一下,用最为强硬的手段将沈峰带离,反而是最好的,或许在自己的管制下,就不会走上今天这条道路。

     浪子回头,现在沈峰连回头的机会都差点丢了。

     ……

     可以说沈峰的案子是罪证确凿,压根都无需过分的审问什么,那吸了毒的人,每当犯了瘾,那绝对是可怕的,整天躲在看守所里哀嚎,只为了抽那么一口,甚至跪在了地上。

     公安局的那位看着这个像个可怜虫一样的人,嘴角耻笑了一声,他无需去审问这样的犯人,只需要用他需要的东西稍微的引诱一下,你让沈峰干什么都行。

     “我来问你,你的毒品到底是哪里来的……”

     “给我,给我,给我吸一口,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呵呵,是么……小张东西给他。”

     随即他的身边走出了一个小年轻警察,随手就丢给了一个文件夹,沈峰微微的愣了一下。

     此时的他神智处于半癫狂的状态之中,可以说他和沈浩本来就长得有七分想象,可是现在双眼已经塌陷了下去,整个人看上去和一具尸体一样,微微的有些不忍。

     “你让我干什么,干什么?”

     “你的口供,签字画押。”局长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好,你给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疯了一样的用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恩上了手印。

     随即局长耻笑了一声,道:“走吧。”

     “啊,我的东西呢,东西呢?”后面传来了咆哮的声音,而那个局长愣是没有回头,这一切都无需去做什么,现在该有的东西都有了。

     “对了小张,之前琉璃那边的毒品案还没有任何的进展?”局长问道。

     “没有,那边没有任何的风传过来,我很好奇……”

     局长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道:“那关于沈峰的哥哥,那个叫沈浩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这才是最为重要的,因为某个人对于他很忌惮,在沈峰没有抗下所有,将这件事情给了解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让沈浩知道的。

     可只是一个普通人,难不成会上了天不成?

     “这个是查不出来的,那边的公安也不配合我们,我们所能查到的,就是一些表面上的东西,压根也没有多少值得我们注意的地方。”

     小张的眉头微微的紧缩了一下,这种答案其实和没有没是没两样,其实他是知道现在他的局长在做什么,可这一切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他只是奉命做事就行了。

     他只是一个小警员,从学校出来之后跟着前辈们像条狗一样舔着人家的脚趾一样,凡事要靠看脸色,一个不好就是被各种的修理。

     不是局长看上了他,估计他现在还是在那个所谓的治安大队混着呢。

     往后想要爬,就要抱上一颗大树,所以对于局长,他是马首是瞻,至于沈峰的死活……就是一个吸毒的人渣,死了就是死了。

     “给那位通知一声,就说他要的东西我们拿到了,至于他往后怎么做,那就是他的事情了,这件事我先帮他摆平,但是下不为例。”

     局长说完就走,可是人还没有走出看守所,就被两个魁梧的人给挡住了去路。

     “你们是什么人?”忽然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他不傻,能轻易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你应该是负责沈峰案件的局长吧?我们是国安局的,我们怀疑你有很大的问题,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胡闹,国安局的人就随意可以来抓人?”这局长一听是国安局的人,当时就愣了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别为难我们。”人家冷冰冰的说道。

     “你们……就算我犯了事,那也是检察院的事情,和你们国安局又有……”

     “都说了,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看来你很不配合。”说完直接一脚踩在了这局长的肚子上,还不待他发出惨叫,一拳就打在了他的下颚上,这种暴力行为,就算发生在眼皮子底下,那位小张也只是目瞪口呆的看着。

     “走!”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夹住了人,直接走了出去,其中一个人回头看了一眼小张,道:“证据,是需要公平公正的情况下搜集的,虽然你们公安办事和我没多大的关系,但那个沈峰,还不至于要他死。”

     小张身子一个趔趄,差点被吓死了。他作为一个年轻人,可是正统的警校毕业,自然知道公安局的人是干嘛的,那是维护国家安全,可以采取一些必要手段的人,怎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