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12.第812章 ,只是明白了
    沈浩的心情愣是越来越坏,最后也感觉是没了半点的食欲。

     一大桌子的菜,愣是没几个人去吃,一眼看过去,都好好的放着。

     看着沈浩离开了桌子,梁秋霜率先跟了出去,她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理解沈浩为什么会忽然的心情不好。

     “是大表弟干的事情……“

     “只是为了区区的十万块钱。”沈浩耻笑了一声,道:“可是,他忘了,自己身体里流着的一些血和沈峰是一样的。”

     “不,老公,就算没有大表弟,恐怕沈峰进去也是迟早的,他的那性格太不知悔改了,不过如今染上了这个,的确……”

     梁秋霜不知道该怎么说,设身处地的想,沈浩是那么的重情重义,却最后被这么伤害了,多少的有些接受不了。

     “二叔老了,如今这事情对他的打击很大,二婶虽然我没见到,我想他们现在也明白了,有些事情……”

     梁秋霜的心情也莫名的有些糟糕,她也清楚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沈峰这一进去,大半辈子就会毁了,可是这明显是不能捞出来的,沈峰那副德行,如果不做一个彻底的改变,那么捞出来和没捞出来又有什么区别?

     没人能管得住他,那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性格让人感觉有多要多讨厌就有多讨厌。

     可这一切都说不得,无论是站在晚辈,或者是大哥的份上,对于别人的生活,谁也没有资格去干涉什么。

     事已至此,只能接受这后果。

     “老公,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你我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不如还是防开手了做些什么吧,虽然说沈峰是咎由自取,可是罪不至死,受人蛊惑了,二叔也是一把年纪了,很多事情……真怕是受不住那个打击啊。”

     这才是沈浩最为难受的关键,如果说自己儿子跑去坐牢了,难道这做老子的就没一点的感受?

     不,有感受,如若不然二叔怎么可能会跑来这里,看他的表情已经彻底的知道,这一次他也很难受,或许还有些后悔当初只是注重了眼前的那点小利益吧。

     十万块钱,对于他的确很多,按照现在农村的收入水准,差不多是一家人努力两年的积蓄,可是这些钱愣是没让沈峰用在征途上,反而是害了他。

     “如果我动手帮忙,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沈浩也很为难。

     梁秋霜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沈浩为何会忽然这么的难受了,因为无论大表弟怎么不是个东西,但那也是大表弟啊,可是……

     “有些事情尚且只是知道吧,等三位老人的最终意见,我在做行动不迟。”

     这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选择题,想要把沈峰的罪名稍微的削减一下,那就必须先要把问题的源头给折腾出来,而这里面牵扯到的既有可能是大表弟,手心手背都是肉,估计对于老爷子而言,都不想看到。

     两个人就这样站着,或许一旦牵扯上亲情,在聪明的人,在理智的人都会变得有些毛躁起来,沈浩也是这样。

     梁秋霜能感受到沈浩的这种情绪,没有多说,静静的陪在了他的身边。

     到了下午的时候,楚香绫给沈浩打来了电话,怯生生的说道:“沈大哥,爷爷要见你。”

     “恩,我知道了。”沈浩简单的恢复了一句,对着梁秋霜有些歉然的说道:“老婆,让你陪我晒了一个早晨的太阳,肯定会晒黑的。”

     “少给我贫嘴,赶紧的过去吧,老爷子那边的情绪今天明显有些不对,说实在的,这事情放在谁家,谁都不好受。”

     理解归理解,可是更多的还是爱莫能助,人可以和天斗,和人都,但绝对不要去和一些道德底线去斗,而这人伦的常理之下,总会有很多让人无奈的痛惜。

     老爷子的脸色有些铁青,胡子在哪里轻微的颤抖,对着二叔就是一阵臭骂,道:“你还想隐瞒什么?你大妹真是这样?”

     “爸,你也别生气了,恐怕我不认为这是大妹能做出来的事情,也只有他家的小子才敢如此,大妹怎么可能……”

     “这些年她们做的那些破事还少么?”老爷子当真是气坏了,就要站起身来。

     沈浩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急忙过来将人扶住,道:“爷爷,您老也别忙着生气了,这是违法乱纪的事情,尚且还轮不到你和我管,等着吧,我想很快就有人出来做这些了。”

     “大小子,不是我说,这事情真不能玩,一个不顾一切连自己表哥都往火坑里推的人,还是个人么?都是我的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但今日个我给你说一句话,该怎么做,就去怎么做,绝对别让该死的人逍遥法外。”

     一个家,如今到了这个地步,这不是任何人像看到的,可是事已至此,老爷子些许只有生气之外已经是力不从心,孩子大了,鸟儿的毛也长齐了,人家要开始飞了,你能挡得住么?

     人家也有家,可就算怎么着,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将手胡乱的伸,也不应该将沈峰给拖下水去。

     沈浩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老爷子或许是被气到了,可是这不是在开玩笑,都这么多年了,老爷子从来都不会发火,家门不幸,那么自己管不住的时候,就应该做点什么。

     离开了这里的时候天色渐晚,倦了的鸟儿们开始回巢,偶尔传来扑棱棱的声音,楚香绫跟在沈浩的身后,一直是低着头没有说话。

     她是整件事情的见证人,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什么人都想看到的,或者说楚香绫也不想见到。

     “沈大哥,你不要难过……“

     小丫头有些踧踖的搓着小手,显得有些紧张,她能感受到从沈浩身上传来的那种莫名的悲哀,或者说她也很早的感受到了家庭给自己带来的不幸。

     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自己心爱的人。

     沈浩转头对着她微微笑了一下,而楚香绫却像是鼓足了勇气一样抬起了头,那闪烁着异样光彩的眸子里,有一种说不清的色泽来。

     看的沈浩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即笑了一笑。

     她在用自己的心鼓舞自己,沈浩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她没有过多的语言,一个寡言的女孩,能说的不多,却做了很多。

     “你看你,还和你沈大哥冒上了是吧。”沈浩轻轻的挂了一下她的鼻子,笑了一下。

     “哪有……”她感受到了沈浩心中的那个结忽然被打开了,顿时也笑了一下。月光也是刚刚露头,虽然还照射不到周边的所有环境之下,可是朦胧之中的楚香绫却出奇的好看。

     她本来温柔的不食人间烟火,如今更是有一种母性的光辉一样笼罩。

     “好了丫头,你沈大哥知道怎么做了,往后的事情往后再说,现在嘛,嘿嘿……”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可真是把个小妮子给吓了一大跳,一下子就要跳开,可是她能跳脱沈浩的魔抓?当下被抓在了手里,随即就是一阵亲吻。

     甜甜的小嘴有些害羞的回应着自己,微微的闭起了眼眸,呼吸尚且有些小小的急促,已经不是第一次这般的亲热了,或者说是轻车熟路的,可是楚香绫总是给沈浩一种初恋的感觉。

     吻了好久,道:“香菱,走,咱们去制造小人。”

     “恩?啊……”楚香绫还有些没反应过来这是啥呢,就感觉自己身体腾空了,是被沈浩给抱了起来的,当下也容不得她做过多的事情,就被沈浩给大步流星的抱回了屋子里。

     这里没有鸟语花香,也没有黄莺出谷。

     可是楚香绫的味道胜过了一切,她的声音,更加的甜美,沈浩面对着姣好的容颜,也是微微的痴了。

     曾几何时啊,第一次见到这妮子的时候,还是那么的可爱,尚且为了那个不值的人,做出了很傻的举动,也是自己为了帮她,就发生了这一切。

     沈浩不是大善人,可是对于那一次忽然的善心感觉万分的庆幸,或许是一次意外,却收获了一个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孩。

     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是将所有想表达的一切都给放在一切的动作之中去。

     楚香绫虽然还是很拘谨的,有些东西是放不开的,但还是用自己能做到的一切来银河沈浩,希望这样去让自己的男人快乐。

     无言之中带着一种说不清的东西,气喘之间展现的淋淋尽致。

     “楚大哥,今晚我越界了,苏娅姐肯定会生气的,你还是早点过去……”

     “呀,我家丫头怎么吃过了就翻脸不认账了。”

     “哪有,赶紧的,不然我可不依了……”

     小妮子貌似是真的认真了,虽然和沈浩这么一起腻歪,自己是真的很喜欢,可是呢貌似这些天沈浩是不属于任何一个女人的,苏娅的新婚期还没过呢。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沈浩最终还是被连推带桑的给折腾了出来,看着呗关上的门,心里那个悲剧。

     不过说实在的,楚香绫的温柔,总是能扶平任何的创伤,这种感觉是是没人能给的了的。

     按照梁秋霜的话来说,如果我是个男人,都想娶楚香绫那样的女人,她就是一个居家过日子的好女人。

     是啊,家很大,真正能做卫生的女人,貌似还真是人家楚香绫,其他的都是来打酱油的,这都让其他的女人感觉有些亏欠了,只能耐着头皮来呗,家里忽然就形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打扫卫生的时候,人家楚香绫绝对是指挥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