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0.第890章 ,杀出一个明朗天
    当第一个人出现在沈浩的视野当中时,沈浩选择了果断出击。

     这不亚于雷霆之策,速度快的惊人,骤然之间就到了那人的身边,于此同时那人也做出了反应。

     若是比起普通人而言,他已经很出色了,只是奈何他遇到了沈浩,一个精通杀人技巧的此道高手。

     抬手顿足之间,沈浩便使用上了绝杀技,随即那黑色的军刺穿透了对方的琵琶骨,伴随着痛哼,沈浩一脚将其踢飞,那人刚要格挡,沈浩便拧断了对方的喉咙。

     无时无刻的战斗让沈浩没有一点的拖泥带水,出手就是要命的招式。

     那人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沈浩,自死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怎么输的。

     是的,偷袭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反击,甚至在出手的时候,也是将自己的力量调配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之上,可以说这一刻他是自信的,可是那无情的力量和速度,彻底的将他的所有希望给就此毁灭掉。

     “安心上路,我会让你的朋友们很快来陪你。”

     面对着逐渐冰冷的尸体,沈浩没有一点的怜悯,转身之后再一次的没入了丛林之中。

     当听到动静支援的人到达时,为首的年轻人怒吼着,大吼一声:“你给我出来!”

     他们是从小被人家养起来的孤儿,十多年以来,无时无刻的在一起,或许他们不是亲兄弟,可是感情更深。

     就这样死在面前,怎能不怒?

     只是丛林静悄悄的,一点回音都不曾传来。

     “老大,老十还不见踪影。”

     “出事了。”这个小头领立刻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劲,因为倒在脚下的尸体,琵琶骨上的伤口是自己人的武器留下的,可是地下躺着的尸体,武器就在手里。

     “追!”他已经红了眼,此时不是说李家公子哥要沈浩的命,就凭这个,他也是和沈浩不死不休。

     一路狂奔,脚步声回荡的急促,无形之中形成了一股压抑难受的气氛。

     只是他们刚分开,那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人忽然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像是鬼魅一样,洋溢着一股让人感觉恶心的微笑,毫不留情的就下手杀人。

     干练的战斗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沈浩像是彻底的摸清了他们的底细,出手之间压根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格挡,踢人,随即抹脖子,或者捅心脏,基本上都是用最快的方式解决战斗。

     一连串的出来杀人,让这些人们感受到了压力,同时也明白了沈浩的目的,他在逐个击破。

     “都给老子聚集起来,至少五个人以上开始行动,别在无辜送命。”

     为首的人肯定是那两兄弟,两个人的脸上阴沉的快滴下水来,无言的咆哮声之中显示了他们内心的震惊,沈浩不亏是叫天启的男人,用一场意外的方式开始反杀。

     这里到底是谁包围了谁。

     沈浩躲在暗处不断的喘着粗气,接连几次的雷霆出击,用极快的方式解决战斗,这对于体力的消耗绝对是厉害到了顶点,就算他耐力极强,也无法支撑过分的爆发。

     这才解决掉敌人四个,自己便累成了死狗,剩余还有十来个,对于他的威胁依旧很大。

     他无需知道对方现在是怎么应对自己的袭杀,但要是不得到体力的补充,就无法彻底的摆脱困境,后方的支援已经快到了,至于结局,尚且还不明朗。

     一连串的脚步声又从耳旁响起,毫无征兆的一队人就将自己所在的区域给包围,他们尚且没动,可是目的性很明确。

     “该死!”沈浩心中怒骂一声,这帮人终于反应了过来,通过自己撤退的路线终于找到了自己,一旦配合,行动迅速到了顶点。

     “天启,给老子出来,不要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在暗处放冷箭。”

     杀出来的赫赫凶名已经让这些人忌惮起来,纵然发现或者是猜测到了自己的藏身地,他们也未必敢冲上来和自己玩命。

     枪打出头鸟,只有傻子才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他不可能出去让对方围攻,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在暗敌人在明,现在按照对方小心翼翼的前行,想要找到自己,还需要一点时间。

     休息是不可能了,只能分配有限的体力做出最有效的攻击。

     这里最为趁手的兵器除却自己的军刀外还有一把不错的军刺,这对于他来说是雨中送伞,无形中给自己提供了一份保障。

     快速的移动之下,沈浩还是将自己的痕迹尽量的抹除,能拖延多少时间就拖延多少时间,他需要一些准备,在这丛林之中,是需要陷阱和一些可用的地里环境来将胜利的天平倾斜。

     “呼!”

     几个被安置好的木棍被触发,呼啸而过的锋利尖端钉在了树上,惊的那个触动机关的人是一身的冷汗,这只是一个简易的发射怒,通过树枝和树皮制造出来的。

     “他恐怕就在这附近。”这帮人明显也是适应丛林的战斗,在发现这个制作的过程和东西之后,立刻推断出了时间。

     “大家小心些,天启很狡猾,一个不小心会吃大亏。”

     “老七,小心头上!”虽然他们够小心了,可是半空中忽然坠下来了一大块石头,至少有四十多斤。

     平日里这重量的确不会对他们早晨影响,确切的说每天练习的负重山地跑也有五十斤,可是这么高的树上掉下来,砸中人的话……

     提醒的人很快,而那个正下方的人同样很快,只是在移动的时候脚下像是碰到了什么,一个趔趄差点栽倒,随即那石头……

     凄惨的叫声传来,那人的腿被重重的给砸中,通过那痛苦的声音,周边的人无比的慌张,一个个的过来补救。

     “给我死!”就在此时,一声清冷的大喝从一块很大的石头后面传来,随手丢出来的是一把黑幽幽的军刺,以闪电般的速度接近一个人。

     “当,噗嗤……”

     黑色的军刺被他挡住了,只是他脸上充满了难以置信,他的喉咙处,一根很粗的尖锐木棍穿透了……

     伴随着那躯体的倒下,这里的人眼神之中充斥着血色。

     “杀!”没有一点的废话,也没有任何的咆哮,看着自己同伴倒下之后,一干人发出了清冷的冷喝。随即一个个身形入电,骤然暴动。

     “嗖嗖嗖……”

     被踏断的枯枝以及破空的声音,这帮人悍不畏死一般的冲杀,带着冷冽的煞气。

     “傻逼!”

     沈浩忽然冷笑了一声,他不在理会这些人,转身就发狂一般的倒退。

     “别跑!”

     身后的人怒吼着,他们已经被仇恨给急红了眼,此时若不和沈浩对上,估计这口气会让他们的胸膛都会气炸。可是沈浩不会在这时候继续的和他们交手,哀兵必胜,和一帮疯子见劲,下场只有输,输了代表着死。

     “砰!”

     一个人从沈浩的正前方窜了出来,快速的出手,哪知急奔的沈浩反应力也不弱,微微的低头避开那要命的军刀,随即一脚就踹了过去,那人意识到了沈浩带给他的危险,立刻做出了躲避的姿势,可是小腿被沈浩给带动,一个狗吃屎就往前面栽倒过去。

     “混蛋!”叫骂声一片,显得凌乱不堪,这些人是彻底的来了怒火,他们的性格不容忍自己失败,可是这么多人围攻一个人,无论对方有多强,他们竟然连衣角都摸不着的痛苦,这是何其的残忍。

     眼看着同伴一个个倒在自己的身边,还有受伤从此残废了的人,这更让他们不忍,如果受了终生残废的伤,不如就地将他给杀了,那还是一种解脱。

     他们是李家人养大的,作为一个死人私藏的武装,不会养着废物,你们的任务就是完成任务,活着继续训练,死了就地埋葬,若是重伤,那个地方没有你们生活的空间。

     极其不人道的训练方式方法,他们的鲜血都逐渐的冷了,可是……他们并不能说是人形机器,李家的人也是通过这种感情的纽带控制着他们所有。

     一路急奔,沈浩感觉累的够呛,身后追着的一大票也是上蹿下跳,压根不会刻意的去分配体力,一个个的胸膛连连起伏,脸膛发红,喘气如牛。

     “嘿嘿……”沈浩忽然发出了一声冷漠的笑声,这才收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等着他们。

     足足十多公里的奔跑,就算是普通人也会被跑成傻子,此时体力好的人尚且还跟着,一些不济的已经脱离了队伍,十多人的队伍还不足四个人,而且还是那种没有多少战斗力的人。

     “跑,怕啊,你往你里跑。”为首的一个人对着沈浩咆哮。

     沈浩冷笑一声,道:“你感觉,就凭你们,我跑了你们能追的上么?”

     “你……”他们意识到了,貌似是自己身边已经没几个同伴了,如今四个人,是沈浩的对手么?他不知道,道:“兄弟们,我们没有退路了,要么干掉他,要么我们死在这里。”

     正面的交锋,战斗一触即发,沈浩不可能让这样大好的机会从眼前溜走,沈浩像一只泥鳅,滑不留手的抓不住,没机会他们自己创造机会,如今机会有了,要是抓不住,还有什么脸面再说其他。

     齐声怒喝,提着自己的武器便冲了过去,二话不说直接招呼。这一次沈浩选择了和对方硬拼,固然这些人受过很严格的训练,可是在沈浩的面前和纸糊的老虎差不多,压根就不需要费多大的劲就将他们给撂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