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85.第885章 ,探监
    老爷子身体欠佳的事情并不是秘密,加上这些日子以来担忧,此时也卧床不起了。当沈浩进去的时候,老爷子躺在床上,吃力的想要坐起来,沈浩上前急忙将其扶住。

     “爷爷,你别动了,我来!”

     “大小子啊……我这身子骨,哎!”

     老爷子固然担心沈峰的情况,可还是没有对着沈浩提这个要求,老人有老人的原则,就算怎么,都不想给儿女后代增加负担。

     沈浩微微的有些担忧,稍微的检查了一下老爷子的脉搏,心中有了定数。

     所有的情况显示老爷子的身体机能已经开始衰竭,这种类似于自然衰老是差不多的,根本是没办法用药物去治疗,或许有朝一日……

     “爷爷,我知道你担心沈峰的事情,您其实应该对我说。”

     老爷子没有点破,沈浩却不能装作一无所知,心情好,才能让身体好起来,沈浩绝对不能让这事情继续困扰老爷子。

     老爷子唉声叹气的,有些无奈的摇头。

     “爷爷,沈峰再不是东西,他是我的弟弟,这亲人之间相处,肯定还是有矛盾的,如今他犯下的错误,自然要承担后果,今天我会去那边看一眼,希望……他能改过自新,至于其他的事情,我们往后再说,可以吧?”

     “大小子,你……”

     老爷子有些诧异的看着沈浩,一时之间显得神色特别的复杂。

     老人估计还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或者说儿女的心思至今没有半点的改变,有些话说不出来,最为担心的事情还是沈峰,现如今沈浩应承了下来,无疑就解开了他的一个心结。

     从老人的房子里出来,沈浩看到了父母抱着孩子,脸色微微的有些担忧,报上了孩子,逗着他玩了片刻,这小子竟然能咧嘴冲着他笑。

     “爷爷的事情你们就别担心了,我今天就去那边看一眼沈峰,具体情况等我回来了再说,秋霜已经通知了医生,该给老爷子做个全身检查了。”

     沈老爹也是叹气,道:“大小子,能……”

     “我知道该怎么做。”沈浩没有让老爹把这个话说出来,有些事情虽然办起来不是很难,可是说出来沈浩没办法去做,沈峰的事情是咎由自取,绝对不能说沈浩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

     琉璃最大的监狱位于西郊,不管建筑多么的考究或者是其他,只要是监狱,那就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阴森的感觉,给人的知觉上面就是很不舒服。

     沈浩早早的给赵国栋打了电话,让他帮忙安排一下,想着尽快的见到了沈峰。

     号子里的服装压根就不是什么时装,沈峰被剃了一个秃瓢,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狱警给带了进来,手铐脚链的限定了自由,让他坐在了沈浩的对面。

     他冷冷的看了沈浩一眼,随即低头不说话了。沈浩简装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从衣服之中抽出烟扔在桌子上,道:“抽不?”

     沈峰这才抬头,拿出一支烟来点上一支,带着一些恨意,说道:“这下你满意了?”

     比起之前,沈峰消瘦了很多,精神状态反而很好。号子里呆着肯定不像他在家里那么自由,按时起床劳作,按时吃饭,生活规律起来,对于他而言,绝对是一件好事情。

     “我有什么满意的?”沈浩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到了恨意,道:“不是我让你走上这条路的,如果有选择,我还是希望你能在我的身边。”

     “沈浩,别给我假惺惺的,我沈峰就算再怎么不是东西,也不需要你来可怜。”

     沈峰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抹的阴厉,透过朦胧的烟雾,那两道目光让人看着渗人,他看样子是恨透了沈浩。

     可能在他的意识里,如果不是沈浩,今天自己是不会进来的。

     “你怪我也好,恨我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要在这里呆十五年,今年你才二十一岁过点,十五年后也是三十六岁,沈峰,二婶和二叔十五年后是什么样子,你知道么?”

     “你……”

     “你这人活的很自私,向来不会为别人考虑,那个家里面的所有,都已经被你败光了,原本以为我能给你留点钱,至少你能做点事情出来,可是我想不到的是,你所做的就是把自己给送进来,沈峰,如果说这是我干的,你不觉得自己高估了自己么?”

     沈浩冷哼了一声,道:“我沈浩虽然不怎么出息,但你沈峰和我作对,真不够看,你我是兄弟,就算我不想承认,也的看着老爷子和二叔的面子上稍微的估计着点你,有些话我不想说,但并不是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是我,你已经死在了金城。”

     沈浩的语气逐渐的不客气起来,他替沈峰做了很多,原本这是应该的,可这并不是理所当然,沈峰你是个男人,作为男人就应该有个男人的样子,许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不应该让别人去做。

     “时间上还来得及,你自己犯下的错误,还要归结于他人的身上,那么我不妨做这个恶人,你就怪我,但是……你要想明白,二叔和二婶子在村子里被人怎么看,这十五年怎么过。”

     感觉和沈峰说这些,一切都是闲谈,对牛谈情!与其浪费时间,还不如让他好好的自己去思考,自己的路难不成还让别人去走。

     沈浩起身要走,脚步显得有些沉重,或许沈峰到现在意识的问题,他还是有些失望,或许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些吧。

     不过想来也是自己看的简单了,沈峰这么多年下来,一直就这个样子,要是真能改变,怕是早就改变了。

     “站住!”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了沈峰的声音,带着一些冷漠,等沈浩回头,他说道:“沈浩,这事情是我咎由自取没错,但不是需要你来怜悯的,我在这里过我的日子,希望你帮一个忙,帮我照顾好我爸和我妈。”

     他的眼神在看着沈浩的时候多少有些诚恳,甚至有些躲闪,或许这时候求沈浩,对于他的打击是很大的,可是沈浩却忽然笑了,道:“我只能帮你照顾三年,剩余的事情,你自己来处理。”

     “你……”

     沈浩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随即转身离开。

     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原本以为按照现在沈峰的态度,会继续和他硬杠下去,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沈峰的态度上不会发生任何的改变,就算把这牢底给坐穿了,也未必能起到实质性的效果,可是最后这一句话,至少说明他对于之前做过的事情,有些悔意。

     人只要有后悔的事情,那么将会从根本上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想要改变,必须是先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沈浩离开之后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去了监狱长哪里。

     这位四十多岁的大叔白白净净的,说话斯斯文文的很和悦,不过他可是知道关于他的有些消息的,那就是和赵国栋是高中同学。

     “吴监狱长,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沈浩坐下,让了一支烟,由衷的说道。

     “沈老弟你还和我客气什么呢?我和国栋也是几十年的老交情了,他在电话里再三叮嘱,让我帮你,我自然……这称呼,显得咱们有些生分,就按国栋的称呼,叫我一声吴哥,就好!”

     “哈哈……那可是我占了赵老哥的光了,不过吴哥你就是个爽快人,要是我沈浩还不识趣,那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稍微的客气了两句,闲扯了不轻不重,不痛不痒的话题,沈浩问道:“吴老哥,我那弟弟在监狱里这些日子是怎么样一个表现?”

     沈浩不想先入为主,他想把关于沈峰的所有问题先给调查清楚,更多的时候,沈浩还是希望沈峰是真的有所改变。

     监狱长认真的说道:“自打沈峰来之后我有所关注,从戒毒所里面出来之后这小子是沉默寡言的,平日里劳动还算积极,不过……”

     “不过什么?”沈浩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看来沈峰还是有问题的。

     “这小子是个狠茬子,做事到也行,只是呢……现在监狱里的人,都把他叫疯子。”

     “哦!”沈浩点了点头,心中了然,监狱里可不是外面那么简单,新来的人肯定会遭受到一些“前辈”们的指点,这个指点可没那么好受,有的时候还会被那个啥了,这的确很恶心,沈峰看来是从态度上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这算是好事,可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你也别担心,我会替你照顾好他的,不过老弟你总不能想着一直在这里关着吧?”

     意思是不言而喻的,沈浩身后面有着绝对的关系,就算是他,也会买沈浩这个面子,只要上下打点的好,总是有些办法可以想的,这个不需要说破,可道理就在里面。

     “吴老哥,这事情麻烦你上点心,至于其他的先不做考虑,我需要一个从根本上改变的人,出去会做人,要是让他出来……”沈浩摇了摇头。

     吴监狱长貌似理解沈浩的心思,对于沈浩暂且不给他犯难还是很感谢的,让一个人从里面出来,那也是不断的减刑减刑,再减刑后理所当然的把人给放出来,凭空的放出去,还是有一定的麻烦的,这需要沈浩把一切处理的妥当,堵住所有人的嘴。

     “行,老哥,这事情我会着手去做,不过你这边做个准备,到时候他只要改变了,我们再去想其他的办法。”

     沈浩肯定不会让沈峰一直关下去,但凡事要做到理所当然,不给自己留下麻烦,不给别人添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