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89.第889章 ,有时候
    卡迪斯相信沈浩是不会出意外的,这一点就像是组织人员相信自己的精神和时机领袖一个道理。爱丽丝知道沈浩的能耐,可是处于女人对男人的一种关心,还是露出了一些担心,但是看着卡迪斯,爱丽丝还是将自己心中的那点小心思给收敛了起来。

     卡迪斯很睿智的了解沈浩接下来会做什么,在梁秋霜来的时候,她基本上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材料。

     十指如飞的在键盘上敲击,严肃的目光和表情证明了她此刻的内心绝对没有表面上那么的平静。有人针对自己,针对沈浩发动了这次的阴谋,就算沈浩不怒,她也会怒,一而再,再而三的来,简直叫个不要脸啊。

     “做吧秋霜,我想这是你想要的东西。”说完将自己一个小时弄完的东西交给了梁秋霜,梁秋霜皱了一下眉头,在晨会从东方亮起的那一刻,已经看完,随后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李家,秦家!”

     英文版的东西让她看起来很吃力,其中所含有的金融词汇太多,这需要梁秋霜仔细的通过下文的描述来理解其中的意思。

     “没错,无论他们有多么的狡猾,可是资金的流入和流出方式是没办法逃脱我的计算的,我现在敢打包票的说,就是他们干的。”

     “我明白了,难怪这几家医院会不顾一切的和我撕毁合约,现在看来他们是早就有所准备,用这种方式让我方寸大乱?”

     梁秋霜毕竟非常人也,一眼就看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所在,点出了问题的最关键,道:“既然我们能想出这些,那么他们肯定会考虑到这些,到时候也……”

     “这个国家呢有一点是不好的,那就是官僚的机构,一旦和政治有关系的势力,很容易在短时间内给一个企业带来灭顶之灾,确切的说恐怕现在的秋霜制药和建筑公司已经是陷入了麻烦,资金也会被彻底的冻结。”

     这一点无须卡迪斯去说,恐怕事情已经出现了,梁秋霜知道今天的事情之后已经关了手机,墙倒众人推,恐怕给他们准备好的东西,一个个接着都推上了台面。

     “可是他们想不到在沈浩的背后还有我一个卡迪斯,或许他们认为我卡迪斯在国内没有任何的能力去和他们角逐,但有一点,我卡迪斯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承认,那就是钱!”

     往后恐怕对方会借助一些东西来吞并沈浩手下的一些东西,这会让他们利用非常手段,到时候两家公司的所有资金被冻结,那代表着梁秋霜的资金链会彻底的断开。

     一旦一个生意人的这条路被人给斩断,对于她手下的一切企业,都是致命的。

     “他们忘记了,他们在国外的一些企业,也只不过是在夹缝之中求生存,硅谷那边的几家产业,我想很多财团都很感兴趣,我会让他们人财两空,我以我德文家百年的荣誉发誓。”

     梁秋霜闻言怔了一下,看着卡迪斯的表情微微动容。

     如果说卡迪斯不远万里来到华夏体现出对沈浩的情,可就近有多喜欢沈浩尚且还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刚才这一句话,已经上升到了沈浩是她的全部,是她的家族一样的至高存在。

     “或许,他们遗忘了你。”

     “不,他们是低谷了天启,低估了他的妻子,也低估了叫沈浩的人,贪婪其实并非他们的本性,但是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们没有保持住自己的本性,很多时候我没必要教他们做人的资格,但我还是有资格自卫的。”

     卡迪斯温婉的微笑下,隐藏着一股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来,这是她多年以来掌管整个德文家族而积攒下来的威势,或许来到华夏的时候她彻底的把这些给丢掉,但她真的姓德文。

     ……

     天已经亮了,沈浩闭目养神之中醒来,注视着没有任何改变的前方,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黑夜是他最为强大的依赖,一旦天亮了,他将会陷入被动。

     失去了最大屏障,以少敌多,这很有难度。

     外面的鸟儿已经开始觅食,偶尔会被惊动的四下里飞走,沈浩知道麻烦要来了。

     “汪汪汪……”一连串的狗吠声由远至近,凌乱的脚步声四下里响起,伴随着很有节奏的行动路线,沈浩内心深处暗骂了一声该死。

     来的绝对不是昨天晚上来的那些人,这种行动完全是军方,或者是很有训练特色的人,甚至这些狗就是军犬。

     一想到前些日子他们围了灭掉自己动用了军队,让沈浩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马丹的要是再给自己来个火箭弹什么的,这肯定不是闹着玩的。

     这里已经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当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沈浩放开了脚步往深山之中跑去,必须要给撕开对方的包围圈,绝对不能把自己陷入绝地,和这些军队方面的人接触,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他们只是奉命行动,不会给自己任何的开口说话的权利,或许在自己解释的时候就是一颗子弹,或者是……

     一连急奔,沈浩渡过了好几条小溪,用溪水来隐藏自己的行动路线,来忽悠那些该死的狗。

     自己的耳朵好,听力不错,但绝对比不过那可恶的狗,一场雨打湿了自己,空气以及正片森林,配合上上面的太阳,蒸腾之中出了一身的汗水,这对于自己绝对是异常致命的。

     飞奔之中的沈浩不断的改变着自己的路线,同时也不断的听着周边的动静,不过注视这前面那若樱若闲的城市,沈浩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该死,已经跑出了琉璃了。”

     足足三个多小时,沈浩突袭了十多公里,虽然沈浩不知道这具体是哪里,但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看来……你们真是故意的。”

     反而沈浩松了一口气,后面的人恐怕已经被自己拉开了距离,那帮李家的人恐怕早就绕到了前面,故意是吧自己赶到这里来的。

     还没十分钟,沈浩就意识到了问题的不对,这山林之中有些凌乱的杂草,以及被折断树枝的新茬,显示出绝对有人在这里在一个小时之内进过,前方的危机,恐怕已经是潜伏了起来。

     一个周转,沈浩偏离了方向,从东南方出发。

     蓄势待发的李家公子哥快累成了狗,一夜的不休不眠让他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他很不想在这该死的树林里行走,可是他怕回去了还是睡不着。

     和沈浩撕破了脸皮,决定着不死不休,做完准备的一切,就是为了今天,不惜动用了武警的力量来把沈浩给找出来,为的就是解决这个后患。

     一个小时的潜伏让他失去了耐心,对着身边的保镖咆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说他一定回来么?”

     “公子,你还是稍微的冷静一些,那是迟早的事情,可是天启的能力绝对比你我想想的还要恐惧。”一个保镖解释道。

     “是你们太废物,不是他厉害,难道你们看不见在面对我们的人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逃跑么?”李家公子哥丝毫不相信手下的话,这种受挫的感觉对于他这种活了二十年顺风顺水的人而言绝对是一种难言的打击。

     老板骂人,当手下的就只能听着,就算你有千百个不乐意,还的受着,这些保镖们貌似知道这位公子哥是怎么个德行,与其给自己找不痛快,还不如装作什么没听见。

     看着保镖不搭腔,李大公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的低声咆哮,那语气的怨毒不亚于死了爹一样难受。

     “他调转方向了,看来出问题了,或者说他发现了我们。”有人回来汇报道。

     “给我追,不管用什么方法,今天他必须要死,要是今天他不死,我看你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简直比废物还要废物……”

     这绝对是触及到了李大公子的底线,这种要人命的消息彻底的让他失去了理智,沈浩一旦脱离他的掌控,联系到了组织,那么……一切就完了,至少他不认为自己手下的人能挡得住那一帮如狼似虎的主。

     而且自己今天动用的力量,绝对会被人给调查出来,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时候李家的人吃不饱了兜着走,还要时刻提防沈浩那个该死的杀手从某个地方冒出来要他的命。

     这些人闻言脸色有些黑,追?他们就呵呵了,可是他们没有选择。

     沈浩不可能这么快离开,确切的说他在等他们,这山林不小,足够他们胡乱的在里面乱窜了,只要落单,今天也是自己复仇的时候。

     敌人不仁,自己肯定无异了,事情闹到了这个份上,他就不相信真有人敢怪自己,恐怕会惊动上面的人,到时候遭殃的人绝对不是自己。

     不是鱼死网破,而是沈浩觉得有必要将事情往大里的闹。

     终究还是来了,这一次对方选择了比较稳妥的方式,以三个人为小队,快速的展开了搜寻,同时也分出了人去把控各个下山的道路,就算他们无法解决掉沈浩,也要拖住时间,让后面赶来的人,给沈浩的脑门子上来一枪。

     如意算盘打的当然不错,可惜,当沈浩出现的瞬间,就会让某些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