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5.第865章 ,未了之事
    沈浩早就听闻了他来此的目的,其实他已经逃脱了,如果稍微聪明点的人,恐怕是要从其他方面离开这个国家,从此可能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可是,人还是怕死的,只是这家伙的这个反应让沈浩觉得,他至少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很让人意外,也很感动,但我不赞成。”

     那人皱着眉头,最终有些不解的看着沈浩,也是一脸的疑惑。

     沈浩不是警察,可是给人的感觉很不对,那种介乎于一种正义和邪恶之间的平淡,具有着他人可以动人的同情,但却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并吧沟通。

     “你为什么要这样,放我离开!”

     “都说了,我有解决这件事的理由,但是我也说了,我没有理由放你离开,而且……你这一生难道就要逃么?逃不掉的,而且你就算逃出去了,见不得光的身份会让你过的生不如死。”

     沈浩说的是实话,早就见识过那些失去了身份的人是如何苟活着,尊严什么都没了,当初所坚持的骄傲也没有了,巨大的磨难甚至连你的人性都会消灭掉。

     那样的生,不如死!

     “那是我的事情。”

     “可是你的孩子也会认为你活着,或许你认为这一切很勇敢,可是对于她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请原谅我的自作多情,但是我也是孩子的父亲,将心比心的认为,躲避绝对不是对她的爱。”

     沈浩自始终都不曾认为自己是一个具有太多感情的人,或者说他见识了太多的人情冷落,导致他的心都有些病了,要不是自己一帮女人,估计他可能会成为一个无情的堕落者,一个他人手中的刀。

     鲜血是热的,可是落在眼睛里是冷的,它不可能让你身体变冷,但是让你的心会变得冷酷,会像是毒蛇一样漠视一切。

     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至少沈浩是这么觉得。

     面对着当仁不让的沈浩,那人的表情不知道改变了多少次,他的思想也明显在发生改变,或许外人不知道他此刻天人交战所产生的痛苦。求生欲望以及对于自己的责任,让他的人性和品德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对冲。

     沈浩没有步步紧逼,给足了时间让他去思考,距离大部队搜寻到此,还有些时间,这段时间也是他做最后选择的机会。

     可是对方若是拒绝了,沈浩会怎么办呢?

     他也不知道,因为他没有想过类似的事情,他认定对方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将心比心的认为,自己会为了孩子付出所有,包括自己的生命在内,不会让他受到任何的伤害。

     这一点自打从自己护短,还有孩子在自己面前感受到血肉相连那一刻开始。

     太阳从丛林的那头开始升起,逐渐的发光发热,固然此时还有树木遮掩,但夏末的温度还是很高,多少的让人感觉有些难受。

     “我们已经没时间了。”沈浩虽然很有耐心,可是事情必须在这时候做一个了解了,搜寻部队已经距离这里不远,沈浩还能勉强的听到不远处传来的狗吠声,这时候也是自己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哎……这个世界对我不公啊。”他仰天长叹,道:“我只是一个农民,没有任何长处的农民,半辈子折腾在土地上,可是……我现在连土地都没了。”

     “为什么连我活下去的权利都要被逼迫,为什么……”

     泪水随着他的眼眶开始慢慢的流淌了下来,撕心裂肺之际,他有着前所未有的伤感,这个世界对他不公,若是真有活路,他会那么做么?可他自己也知道,那是不对的。

     怒吼声和不甘的声音,那是小人物最无助也是最无奈的声音,撕心裂肺的狂吼之后他也逐渐的平静了下来。

     “你是个好人。”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可猛然间抬头,说道:“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能帮帮我。”

     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略加思索之后点了点头。

     他说道:“我走了,往后她们孤儿寡母的便少了依靠,我做出那样的事情,估计……连那补助都没了,我希望帮忙照顾一下她们。”

     临终托孤,沈浩担心的事情还真发生了,他仿似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况且自己还有那个能力答应下来。

     随即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这一切,沈浩转身就走,并没有在此逗留,他并不想面对这一切最终的结果,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这是真确的,可是对于沈浩而言,真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善与恶之间的差距太过于浅薄,法律的明文规定之下,还是让许多人铤而走险,所谓的因果关系终究是牵连了所有人。

     就像这个人说的,他就是个农民,祖祖辈辈的都在那片土地上耕作,闲来无事去外面打工,赚点钱补贴家用,更多的时候陪伴在家人身边享受天伦之乐,何错之有?

     可是……

     沈浩带着些许矛盾离开了,那个人依旧没有动,静静的战了好久好久,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临死之前他见到了一个可信的人,他也知道这往后是没办法亲口在对沈浩说这个了。内心深处的绝望此时已经让他万念俱灰。

     沈浩给了他一个陈诺,他也给了沈浩一个承诺,只是他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刀,一把自制的,却是很锋利的到。

     那上面还有些青色,貌似是曾经沾染过血迹而留下不可毁灭的证据。

     注视着这把刀他微微的怔了好一会,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我是用它夺走了你们的命,可我貌似有些后悔,是……那个小男孩无辜,但是他若活着,往后还是会造很大的罪,算了……好与坏我也说不清楚,就当我为了一己之私报复了吧。”

     他愣愣的看着手里的东西,随即坐在了那边的丛林旁,顺手割开了自己手腕的大动脉。

     脚步声凌乱的在身后响起,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急。

     “不许动,举起手来!”

     当感觉有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挡住了刺眼的阳光时,他还是抬起了头,只是眼睛已经是一片死灰色,看人的影子,发生了重叠。

     微微的笑了一声,道:“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杀人了,不是这个社会太不公,而是你们这些执法人员太差劲。”

     是啊,面对那个青年的时候,他没来由的打心眼里福气,甚至连动手的欲望都没有,最后还是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真挚。而且是他先找到自己的,是他先走进了自己的警戒范围之内的,可是这一帮人……

     足足一个晚上,从北山追到了南山,从南山又追到了这里,还是落在了自己的身后,要不是沈浩,他已经离开了。

     “少特么废话,举起你的手,不然我们要采取强硬措施了。”

     一个警察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重重的哼了一声。

     他只露出了一抹冷笑,四是嘲讽,似是有些挑衅,最终还是垂下了脑袋。

     武警人员都把枪口调开了,队长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我们该离开了。”

     刚才那警察一愣,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刚想上前质问,那武警皱眉看了他一眼,道:“难道你看不见他已经死了?”

     “死了?”那警察一愣,这才注意到他藏在那从灌木中流出了好大一滩鲜血。

     情况要是在不明白,那么太差劲了些吧。

     武警队长微微的苦笑了一声,调侃着对自己身边的人说道:“就连他都看出我们这些执法人员太差劲了。”

     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武警们感觉是脸面丢尽,一个晚上,两拨罪犯,特么是一枪都没放,最后留个人四个人被捉,两个人被人打死,而这个农夫更直接,畏罪自杀,唔……也只能这么说。

     但这里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不是狠人,要是……肯定能跑掉。

     那警察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本想出言反驳的,可是被一个武警人员给打断,道:“队长,这现场应该还有一个人才对……”

     “恩?”

     队长固然怀疑执法能力的执行能力,但绝对不怀疑自己队员的专业素养,他这么说,肯定是有着直接的证据证明。

     随即来到了那武警队员的身边,便看到了一双清楚的脚印,确切的说是站立很久的一双脚印。

     随即他又来到了刚才的灌木丛旁,哪里赫然有一双脚印,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龚队长,你还愣着干什么,这是他杀。”

     “你真是个白痴。”面对那警察的质问,这武警队长直接出言骂了起来,道:“吓了你的眼,还是说你压根就是个草包,难道看不出犯罪嫌疑人是大动脉受损,流血过多而死的么?再说两个脚印相聚十多米,你给我用刀杀个人试试?”

     队长绝对不是蠢货,可是他感觉到这里出现过的那个人肯定不简单,当武警这么多年了,怎么能看不出,那一双脚印的关键所在呢,那人在哪里站着到离开,压根就连一丝一毫都不曾动过,而且脚底鞋印清晰度一模一样,证明他受力是何等的均匀。

     这的确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那种让人感觉恐怖的高手。队长立刻心里有了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