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2.第862章 ,倒霉的陈二狗
    月明星稀,位于南山最大的一个山洞里面,一片黑暗之中没有任何的声音,这种宁静的气氛很容易让人感觉压抑,甚至就像是精神毒品和瘟疫一样,很容易的就会蔓延起来。

     “特么的。”一声夹杂着很浓重的当地口音尚且盖住了很不地道的普通话,带着些许的咆哮,还有更多的怒火。

     “别发牢骚了二狗,这一次情报有误,而且都不知道这帮天杀的条子干嘛这么兴师动众的。”

     黑色的洞里面大概有六个人,其余的人都不说话,像是在低头思考着什么。他们这帮人就是富贵险中求,这社会就这样,物质社会霸道的时代,么钱寸步难行,他们明智犯法而在做这样的事情,或许有些怪这个社会体制。

     可大多数人是不会说什么的,毕竟走上这条路,就没有回头的感觉了。

     他们也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早就在某个部门留下了不怎么干净的底细,就算现在收手不干了,也会被抓起来。

     这很多的事情谁有能说的清楚,反正既然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还不发牢骚?么得,好不容易走一回,就被这可恶的条子们追的像一只死狗一样,老子特么到底走了什么****运了?”

     二狗很疯狂,疯狂的让自己都感觉有些无奈。

     这一次无论从什么角度而言,行走还是很顺利的,补货以及出发,还是一大堆人来到这里,都没遇到什么意外。可该死的是竟然在这大山里遇到了极致猎狗?

     要不是老大反应够快,开枪打死了这两只狗,估摸着当场他们的事情得曝光,最为可气的,事情尚且这才是一个开始,在他们以为就此安全了的时候,一大堆的警察出现在了面前。

     做贼心虚,而且枪还没收起来,第一时间就被追捕了,好在他们对于这篇山林太熟悉了,熟悉的比来到自己家后花园还要熟悉,于是就脚底抹油跑了。

     但是警察貌似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而且越来越多的警力投入了进来,彻底的切断了他们前进的道路,是指现在,他们不但没办法前进了,还的原路倒回去。

     他们背着好几十斤的玩意,这可是一大笔买卖,历经了千辛万苦的来到了这里,已经算是精神,肉体上各种的都很疲乏。

     说句实在的,眼看目的就要达成,随即有钱可以去挥霍了,就这一帮警察们给把他们的所有希望给霍霍了。

     要是可以,二狗同志真想第一个杀出去,直接和警察来个硬碰硬,现如今像是老鼠一样,被堵在山洞里,别提多悲剧了。

     “老三,现在看来我们是没办法安全到达那边的交货地点了,想办法通知一下,我们要原路返回了。”

     老大吩咐道。

     “大哥,这样……”

     “哎,钱是好东西,可还的有命来花,你别小看那帮够日的条子,平日里像是吃了屎一样,可在这事情上,算是认真了。”

     老大自认倒霉,不过他不认为自己安排的一切是失败的,至少从现在的情况而并不是冲着他们这一伙人来的,更多的像是被人给连累了。

     但大规模的搜寻之下,暴露是迟早的事情,就算现在躲在这里还算安全,警察一时半会的招不上来,可是迟早还是会暴露出他们的藏身地。

     所以,必须在明天天亮了之前离开。

     “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四是个暴脾气,阴狠的异常,平日里话不多,可是一旦说话,给人的感觉就不怎么好了。

     “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啥好事!”

     ……

     陈二狗感觉莫名的烦躁,这不知道是第几次走这条路了,轻车熟路的来,轻车熟路的去,感觉被几个兄弟们给渲染的稍微的有些过了,可是直到今天,他才意识到了害怕。

     这几年的走,他是赚了不少,可赚了又能如何?

     一旦任何人被死亡给威胁了,那就是恐惧。

     他只是出来想透个气,随即撒泡尿。

     是的,跑了一天下来,憋的那叫个难受,要不是他肾好,估计一天下来,非给憋的肾亏了不可。

     轻快的放着水,嘴里还低声哼着不知名的山歌,这心情也慢慢的变得好转了一些,有史以来遇到了这么大的困难,对于他而言是一个考验,可是好歹也算是个老人了,必然要很快的调整好心态,一旦自己表现的不如老六……

     陈二狗可是知道自己老大是什么样一个人,你如果感觉他是一个很软弱的人,或者说性格好得很,那么你就错了。

     这个队伍里面啊,以前只有老大一个人,逐渐一个个的多了起来,老六那个刚满十八岁的孩子是近一个月内加入进来的,胆量啥的都不错,而且听说手里还挂着一条命。

     对此老二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他可是知道的,以前也有个老六,不过那老六莫名其妙的死了,这对于外人而言可能是有些秘密,可是陈二狗却清楚的很,那个老六是被老大给干掉的。

     具体的原因没有必要去说,因为时过进迁的,大家还有必要记住那些让人不咋快乐的事情?

     陈二狗反正不这么觉得,至少能活到现在,证明老大的能力就是那么的强悍。

     他点了一支烟,刚吸了一口,就感觉自己天旋地转的,脖子后面像是被人狠狠的给了一砖头,本能的想叫出来提醒一下山洞里的人,可是……

     身体已经明显的不在听他的使唤,麻木的感觉骤然从哪里开始散播开来,以至于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人影,随即便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本来还出现了美女,以及豪华的房子,以及……特么怎么这么的疼?

     好好的梦,就被人给打扰醒了,他尚且还有些迷茫,有些不明所以的,本来还想咆哮一声的,可是眼前的这个高大男人带着些许冰冷,说道:“不想死,就好好的配合。”

     这个声音绝对不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发出来的,这个人没有刻意流露出什么冰冷来,但是声音之中带着一股让人不能拒绝的威胁。

     没错,这种感觉就像是陈二狗见到的一个人一样,那就是金三角的将军。

     一个手握树枝军队,掌握着几十万人生死的家伙。这个家伙虽然和颜悦色的和自己老大交谈,可是眼神稍微的从他的脸上扫过去,陈二狗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家看穿了一样。

     自问还是一个聪明人,可是自己的聪明仿似在人家的眼神之下,一切都能被看穿。

     “你、你到底是谁?”

     没来由的恐惧已经从心底里升起来,虽然他走上了这一条路,就知道那一天会不明不白的死掉,可蝼蚁尚且还有偷生的欲望呢,作为一个大活人,怎么就那么不珍爱自己的生命?

     “我是谁不重要,现在你的看清楚眼前的事实,你如果不配合我,我不介意让你变成一具尸体。”

     “你……”

     “怎么,难道你还有所怀疑?”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没有怀疑您的意思,只是……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来的人当然是沈浩,进入这片森林之后感觉晕头转向的,他不是方向盲,也不是路痴,奈何今晚遇到了这该死的天气,灰蒙蒙的遮天蔽日,星光惨淡,愣是没办法分辨方向,沈浩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觉,在这森林里行走。

     这陈二狗算是一个倒霉的家伙,在哪里哼着小曲,被沈浩给听到了,而随机的一支烟,确定了他只有一个人。

     沈浩知道,他已经彻底的将自己给暴露了。

     野外生存,绝对是丝毫不敢大意,而且他们是逃犯,这种地方不能出现任何的火光,一点点的光亮不亚于在茫茫大海上给别人指引的灯塔,这种致命的错误,将是他们离死不远的征兆。

     “我希望你也别怀疑我的话,我这人很烦杀人,但也不介意将你们这些不在乎他人姓名的人送上路。”

     沈浩对于这些人可以说是半点的好感都欠奉,可能避免杀人还是尽量不需要,毕竟恶人是杀不完的,也没有必要继续杀下去。

     “我、我明白!”

     沈浩的话说的随和,可是落在陈二狗的耳朵里就变了味道,这绝对比那种煞气腾腾的说要宰掉你还要恐怖。

     那是一种对于生命的一种漠视,仿似杀掉你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的简单。

     这只是一种感觉,一种自己的体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妥当的。

     “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人的具体情况。”

     “你……”

     “怎么,很为难?”沈浩的声音有些不悦起来。

     “不是那个意思。”陈二狗的眼珠子开始乱转了,他不知道沈浩是什么人,可是这时候来的人,肯定是来者不善啊,目标当然是自己一票人,甚至他现在连一点的选择都没有,但是……出卖老大,他肯定是活不下去的。

     “山洞里是有十二个人,他们手里都有重型武器,老大和将军是过命的交情,如果……”

     “将军?”

     沈浩愣了一下,他可不是不知道他嘴里的将军是谁,这世界上被这些贩毒分子敬若神明的将军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的衣食父母,藏在那鸟不生蛋地方的那个光棍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