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6.第866章 ,异常尴尬的见面
    事情的解决拖了一个晚上,可以说没有值得夸奖的地方,沈浩习惯了这些人的墨迹,各方面的准备,足够让罪犯逃之夭夭,可是当事情结束了,会有大批的记者,为他们歌功颂德。

     华夏没有表面上那么乱,至少沈浩清楚的知道,对于普通民众,或者是警察而言,一年也不见得能遇到几件大案要案的。

     沈浩问了一下,自己尚且还没离开天龙,这边是天龙的一个县城,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疲惫还谈不上,主要的是肚子饿了。

     从山里出来的他显得有些狼狈,加上手臂上带着伤口,路人们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抽了一根烟,他便去了一家饭馆吃了一顿。

     这还没离开,就有一波警察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四五十岁的汉子,头发略微的有些发白,精神头貌似还不错。

     沈浩难免的多看了几眼,就引起了那边的注意。

     虽然说该抓的抓了,那杀人犯也自杀完事,可沈浩这种凌乱,给人的感觉貌似是长途跋涉而来,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是很正常,毕竟还在事情的扫尾地步。

     皱着眉头的警察还是走了过来,很自然的坐在了沈浩的对面,沈浩分卷了所有的食物,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警察。

     “几天没吃了?”

     沈浩这一顿可吃了三个人的饭量,加上食物要的有些多,他尚且还没有浪费食物的毛病,所以就多撑了一些。

     “警官,和你有关系么?”沈浩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呵呵,关系到没,只是你这幅行头加上你说话的口音,不是当地人吧?”

     “对,不是当地人!”

     沈浩不管他来这里的目的,或者说知道也没有什么的,身正不怕影子斜,难道还怕警察抓他?

     “昨晚市里面发生了些事情,你知道不?”这警察问沈浩道。

     沈浩指了指对面墙上的电视,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这不是屁话么,从大清早开始,当地地方电视台就开始大肆的宣扬警察的功绩了,千篇一律的说辞看的沈浩有些恶心,尤其那位胖嘟嘟的副市长,带着虚假的微笑,可以说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哦,看来你是知道的,那我就不多说,这个关头,你是这幅打扮,我想你应该配合我们一下警方?”

     警察虽然说的客气,可是手放在腰间,那意思是你要是不配合,人家果断要用强了,沈浩看的只是摇头。

     别说这边的警察了,就连那边坐着的老警察都有些皱眉,显得有些紧张。

     沈浩是不是犯罪嫌疑人他尚且不知道,可是沈浩给他们的感觉很奇怪,他毕竟是在这警察的位置上混了几十年的人,有些事情凭借知觉,就能感觉不一般。没错,沈浩身上散发着淡淡的一股血腥味道,这股味道配合他的气质,这种感觉就让人感觉到了危险。

     他的视力更好,也是注意到了沈浩肩膀上的那伤痕,那是枪伤,

     “稍微的等等吧,经过一夜的长途跋涉,很累,容我喝杯茶了再跟你们走一趟,可以吧?”沈浩很平淡的说道。

     没想到沈浩会有这样的一种说辞,可以说让人大感意外,这警察当场愣在了哪里。

     “小刘,既然是执行公务,我想还是稍微的快点,我们还有要做的事情。”

     那边的老警察骤然站了起来,像是示威一样往过来压来。

     沈浩感觉有些可笑,这老警察可真够老油条的,就屁大点事情,竟然和自己打心理战?他的想法自然是想通过气势,压沈浩一头,可是沈浩这人,就那么容易的让别人在这上面压倒。

     他没有动,静静的坐在那里,嘴角含笑,看着这位老警察。

     “怎么,难道还要让我再请你一遍?”老警察明显有些不悦了,说实在的,不立刻上去抓人,已经是给足了沈浩面子,可人家貌似不领情啊。

     不发生任何矛盾,把事情解决了,那是好事情,可要是人家不知趣,那么就不好说了。

     老警察站在了沈浩的面前,沈浩无动于衷,真的给自己到了一杯水,随即喝了起来。老警察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他现在真有些吃不准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心态,他绝对有问题,而且问题不小,可是自己就凭怀疑来抓人么?貌似人家也是吃准了自己无法这时候动人,四平八稳的样子,看着让人有些生气啊。

     “老苏,这小子不识抬举,要不要……”

     总有脾气比较暴躁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有数的几个食客们都躲得远远的,开什么玩笑,昨晚的事情尚且还在调查之中,这里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大部分还是联想到了一些什么。亡命之徒,要是真的在这里东上手了,那会伤及无辜的……

     别说哪门子的协助警察抓人,面对真的是穷凶极恶的人,大部分人还是选择退避三舍。

     那大个就像是个黑铁塔一样,脸色阴沉难看,大步流星的就走了过来,老苏还在考虑如何处理眼前这小子呢,一时半会的还没注意,这大个就直接动上了手。

     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紧锁了一下,手上的茶杯也没放下,直接抓住了那大汉伸过来的手,顺势一带,脚下一勾,这大个就一个站立不稳,失去了平衡,一个趔趄扑了出去。

     “混蛋……”

     怎么说这里也有五个警察,就算沈浩胆子再大,也不敢和他们明着来才对,可有些事情永远只能说是万万没有想到。

     “够了!”老苏急忙身手阻止了大个的继续纠缠,皱着眉头声音有些寒冷了,道:“不管你是谁,妨碍执法,那就是罪。”

     “都说了,我很累,只是想喝一杯茶而已,你们何必要咄咄逼人呢?”

     沈浩相当的无言,好说歹说,自己感情还真成了犯罪嫌疑人了,这特么还有天理么?不过今日个看样子是和这帮警察们结下了梁子,貌似也不能怪自己啊。

     “我们更累。”老警察不悦的看着沈浩,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配合,暴力执法虽然不妥,但是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老警察就是老警察,处理过的事情多了,自然清楚有些事情该怎么做。沈浩这个家伙看上去不简单,而且四平八稳的样子给人的压力很大,要是人家真是犯罪嫌疑人,估计自己这一票人可能不是人家的对手。

     警察就是警察,固然很多时候做事有些恼火,但最终还是服务大众的,公共场合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估计脊梁骨都会被人给戳烂的。

     沈浩尚且有些无奈,知道事情发生之后就必须要有个结果,当下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道:“遇到了点事情,在县城里,速度来一趟吧。”

     自然是打给了苏娅,这里对于沈浩而言是人生地不熟的,莫名其妙的搀和进来这事情之中,而且莫名其妙的和警察误会,这多少让人感觉无趣。可沈浩冲突不得,在苏娅家的大门口闹事,这不是给人家苏娅脸上抹黑么?

     怕,沈浩到不觉得,他长这么大貌似还真没怕过啥,唯一怕的……貌似是家里那帮女人。

     苏娅很担心沈浩,纵然知道自己的男人身份和身手绝对是没得挑剔,可是面对着具有武器的一帮坏人,这不担心都不行。所谓关心则乱,可是在这里,她苏娅没有指手画脚的权利,面对着一帮子只会瞎指挥的领导,苏娅很无语。

     自始至终她都不曾说一句话,到了最后,她实在有些无奈,只有静静的看着那边的液晶显示屏,直到一帮人伏诛,而没有传来自己人的伤亡报告,苏娅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有些懊恼沈浩没第一时间给她保平安,但是也不是说怪沈浩,深山老林里面手机基本上是个摆设。

     闻言沈浩遇到了警察们的刁难,苏娅有些坐不住了,当下拿出电话给自己老爹打了过去,那头说现在在执行任务,遇到了点麻烦。

     “爸,你遇到的是不是一个二十多岁,看上去牛气冲天的男人?”

     不愧是搞邢侦的,虽然老爹说的含糊,可是一听这话,貌似和沈浩遇到的情况有些像啊,那头的老苏微微的愣了一下,道:“差不多。”

     “你问问他,是不是叫沈浩?”苏娅连忙问道。

     老苏不明所以,苏娅补刀道:“那是你女婿,我男朋友……”

     苏娅感觉无言了,这算是什么啊?丈人爹怀疑女婿是犯罪嫌疑人?这……别说苏娅现在有些郁闷,就连老苏也感觉有些纳闷了,当下白了白眼挂掉了电话,沉声问道:“你叫沈浩?”

     沈浩有些不解的看着老苏,点了点头,道:“我是……啊,你是……伯父?”

     他又不是傻子,刚才是认为老苏和上面取得联系,要为难自己的,可是现在看来,貌似打电话过来的人应该是苏娅啊。

     这乐子闹得有些大了。

     “好了,你们几个先离开,这里没事了。”

     “老苏……”警察们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

     老苏泛着白眼道:“他不是犯罪嫌疑人,是我家的人。”

     警察们有些奇怪的看着老苏,满肚子都是疑问,但老苏都这么说了,他们这面子还的给,至于是不是家人……他们的心里还是很奇怪,尼玛,你老苏也不至于到老年痴呆的地步啊,连自己家人都不认识?

     警察们离开了,那个大个看着沈浩的表情微微的有些敌意,毕竟刚才沈浩差点将他给放到,算是丢了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