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3.第793章 ,凡事有因才有果
    郎朗疯了,不管沈浩是否要了他的命,可是最终落在沈浩的手里,他的日子恐怕不会那么好过,所以这一刻他做出了最后的拼搏。

     是的,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公子哥身份跌落到了落水狗,这身份的巨大差异让人难以接受,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给他老子招来了很大的灾难,如今他们家,完了,彻彻底底的完了,这一笔的债,到了哪里,都将是他郎朗的。

     枪口对上沈浩的那一瞬间,沈浩手里寒光一闪,一把军刀就插在了他的手腕上,郎朗发出了一声惨叫,手里的枪脱手而出。

     那边的女人发出了一声尖叫,随即晕倒,而郎亮的眼神之中怒火滔天。

     “郎书记,我答应过你,不会要他的命,但是奈何他不给我这个面子,这点皮肉之苦,您就别怪我了。”

     沈浩说完直接走了过去,将郎亮提了起来,随即对着上面的洪庆说道:“走吧哥们,不安等会我亲自上来带你下来。”

     洪庆上一次可是见识过沈浩的厉害的,被打的稀里哗啦,身上的伤还没好呢,这要是再被沈浩给修理一顿,估计会死的不能再死,毕竟人家可没保证说留他一条命的。

     可是他却知道,自己离开这里,必然是个死。

     很忽然的,他冲了过去,直接从后面抓住了郎亮,怒声吼道:“我看看你们谁敢动,你们……”

     “你要是杀了我,我敢保证,你的父母兄弟,都会为我陪葬的。”

     郎亮落在了他的手里,反而不急不忙,这话或许对其余任何人都不会有作用,可是对于洪庆而言,绝对不是恐吓。

     郎亮是完了,可是瘦死的骆驼,绝对比你这匹马要大的多。

     “呵呵……你唬谁呢?”

     “他没有虎你,若是你敢在这里动手,那么不妨我为难的替他出手一次。”

     身后传来了一声苍老的声音,是邱老头,虽然至始至终都不曾露头,可他并没有离开。和郎家的因果关系太过于大了,可是如今不是某个人和郎家过不去,而是一些旧事被人给翻了出来,并不能以武力来解决的。

     “你……”

     洪庆自然知道这老人是谁,别的不知道,恰巧也看到那个陈东在面对这个老人的时候,尚且都恭恭敬敬。

     那个人,陈东,绝对是他的噩梦,所以他清楚这个老人绝对不好惹。

     一股无力感悠然而生,就算他变得不顾一切,但绝对不敢在拿自己的家人开玩笑,干他们这一行就如此,所有的一切都不能牵扯到家人,这是大忌。

     林振龙耻笑了一声,道:“洪庆,走吧,我也不想那样,可你好歹别逼我。”

     他的语气有些残忍,随即跨步走出了这里。

     别墅还是那个别墅,郎亮还是那个郎亮,甚至郎朗也没有改变,只是此刻的事情就变得有些物是人非。

     沈浩直接将郎朗扔进了车里,随即扬长而去,还别说,在这里认识个牛叉点的人就是好,这林振龙这么给力的将自己的豪车都让给了自己。

     一路狂飙,沈浩把人带到了宾馆,随即扔进了房内,李静和刘静茹都是微微的一愣,彼此对视了一眼。

     沈浩道:“静儿小宝贝啊,当初答应你的事情来的稍微晚了一些,但是现在我把人给带回来了,你看着处理。”

     地上的郎朗手腕处还在滴着血,一副痛苦挣扎的样子看的人稍微的有些纠结,可李静毕竟还是跟着沈浩有过那么一点事情的,至少比刘静茹强悍点,愣是没回避。

     “噗嗤!”人家也是相当的给力,直接一脚就踩在了郎朗的小腹上,就算女人家没多大的力气,可是被这么踩,还是感觉有些疼。

     郎朗想破口大骂,可是话刚出来,沈浩又是一脚。

     “小子,今非昔比,最好积点口德,不然我真不敢保证不会杀了你。”

     那阴森森的口吻说的话,让人的后背发凉,郎朗乖乖的闭嘴。

     “我气也出了,接下来你怎么处理我就不管了。”

     李静对于这混蛋貌似真的很生气。

     “哟,我听咱们李静妹妹说,有个人敢打梁秋霜的注意哈,不会是你吧?啧啧……小模样可真是俊,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一个银枪蜡头呢。”

     刘静茹也不甘寂寞的调侃,轻步来到了郎朗的面前,笑呵呵的说道。

     郎朗恨不得吃人,可是面对如此妖孽的女人,愣是没敢说出话来。

     “静茹,不玩了,咱们做完这些也该回去了。”沈浩微微的一笑,道:“不过我答应过他老子,不杀他,但是呢……”

     本来听沈浩不杀他,郎朗的表情尚且有些恢复。

     李静只是踢了他一脚,虽然生气,但至少尚且没有伤筋动骨,可是明显沈浩对他还有下文啊。

     没错,沈浩对此当然会有下文,就像你眼神深处藏着的那一抹的怨毒,怎么会就此善罢甘休?

     沈浩不是傻子,既然你已经说出了要灭人家全家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很大一个因果,这要是不了解掉,天知道你还会不会来找人家麻烦。

     将一些潜在威胁杀死在襁褓之中,这可是沈浩长干的事情,绝对还是下手不留情的那种。

     “阿东,帮我联系一下,让十八罗汉那位帮个忙,郎朗这家伙落在我手里了,我希望通过那条线去解决。”

     当着郎朗的面,沈浩给阿东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通莫名其妙的话。

     别说郎朗,就连李静和梁秋霜尚且都没明白是怎么个情况,到底是那条线呢?

     看着两个疑惑的妞儿,沈浩微微的一笑,道:“有些事情,你两还是别知道的好。”

     “恩?”刘静茹反而更加的疑惑了,对于女人而言,好奇心那是很重的哦,特别道这个时候,你不想让人家知道,人家发而狠想知道,道:“小鲜肉,你给我说说看嘛,要是你这注意好,说不上我还会用在王凯的身上呢!”

     看来刘静茹的心情大好,不然王凯的事情,她是只字都不会提的,那是她心中的禁忌,绝对不乐意说出来给自己找不快?

     沈浩也只有配合咯,道:“你真想知道?”

     “当然想!”刘静茹很腻歪的说道。

     沈浩眨巴了一下嘴,看了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朗朗说道:“有个国家,能把男人变成女人,又有个国家,能把女人变得更漂亮,又有几个国家,是一妻多夫制的,我很想知道,这位帅气的郎朗,到了那里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

     李静尚且还没理解,刘静茹也是愣了一下,郎朗却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沈浩的意思明确,要是还听不出来其中的韵味来,那岂不是真变成了傻逼了?他竟然如此邪恶?竟然要让自己受到如此的折磨?

     李静这才反映了过来,道:“不,不会吧?”

     “哼,我没有杀他的意思,再说,他貌似对于女人,总有那种心思,既然你那么想尝试一下我沈浩的女人,不妨我也让你尝试一下男人。”

     前车之鉴,郎朗说过的话,必然要负责,打过梁秋霜的注意,对李静动过手,沈浩尚且还记着,要说不将这些东西给找回来,沈浩觉得真对不起他的一番苦心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沈浩报仇,那是时时刻刻的等着,既然落在了他的手里,那么就没想过会那么简单的善了。

     刘静茹这才反映了过来,带着些许的古怪,还有一些说不明白的意思看了沈浩一眼,最后是什么话都没说。

     “静茹,要不……”

     “沈浩,我真的很恨他,只是……我曾是真的喜欢过他,我知道当着你的面说这些,的确有些不对,但是,小鲜肉……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我是放不下,但是我希望这辈子都别在见到他,从此我们幸福的生活就是了,但这样,我还是做不到的。”

     沈浩微微的一笑,冲着她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刘静茹就是这样,不要以为她没心没肺,对男人没啥好感,可是这样的女人一旦心里面装上,就会死心塌地的。

     对自己尚且如此,虽然对王凯是失望之极,但却不是说没有了任何的瓜葛,有些东西忘记,需要时间,敢爱敢恨,这就是刘静茹。

     其实,刘静茹能做出来,那才叫个有鬼。

     “希望我家小鲜肉别吃醋哦。”刘静茹偷偷的坏笑着,道:“当着自己的男人说初恋,总感觉有些别扭哦。”

     “我是有些吃醋,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静茹,你先和小静回去,我在这边做一点最后的处理之后,便也会赶回去,到时候再说。“

     刘静茹点了点头,具体沈浩做什么他无需知道,既然郎亮已经倒台,估计剩下的事情也不是很大。

     郎亮是到了,可是经营这么多年,谁又能彻底的清楚人家郎亮最后的能耐的,有些时候,掉以轻心将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也太多了一些,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总是没错的,不然到时候人家来个忽然间的杀手锏,那么做这么多,又有什么意思呢?

     所以沈浩必须要等到尘埃落定,彻底的没了后顾之忧才算是将这件事给落幕下来,这才能离开,而现在,只能等着,一切等两日后逮捕令下来,彻底的将郎亮给抓起来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