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5.第795章 ,外在压力
    正如沈浩猜测的一样,这一夜不平静,很多事情在这个夜晚发生了,而且还不小。

     陈东死了的消息传开,郎朗被沈浩带走!

     郎亮完蛋大吉,总而言之,这些事情引来了一些很麻烦的人。

     郎家,毕竟是先前有一定背景的人物,有些人还是希望就此罢手,放人家一条生路。

     可是更多的人还是以国法为主,要让把他给公事公办了。

     这一刻跳出来的人,一时之间多的不是一般,甚至连一些骨灰级别的大佬们也站出来说话,可是于事无补,双方各执一词,最后谁也奈何不了谁。

     纵然如此,这事情依旧是马虎不得,终究还是需要有个比较厉害点的人点头才算,至于人家点头与否,这便又是一个未知数了。

     这倒是其次,对于张载阳而言,这一夜惊扰的厉害。

     夜色浓似墨,依旧幸喜于胜利之中的时候,喝了点小酒,悠哉悠哉的看着电视。

     怎么说也是搬到了一个大员,这虽然会让某些人记恨,但终究还是说,在人民的心目中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新闻报道会写“不惧强权,不惧任何威胁,致力于廉政”

     一旦只要这样出来,不管怎么说,都会有一定的奖励,对于自己的政绩,自然将会是成就出很大的位置来。

     门忽然被敲响,甚至说毫无预兆。只是张载阳微微的有些疑惑,这个时候谁还会来找他?

     当下有些飘飘然的过去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黑衣大汉,这么晚的天带着眼镜,给人的感觉很是奇怪,但是他清楚,这种人貌似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是谁?”他问了一声,感觉自己问错了,道:“你想干什么?”

     “张副市长,难不成将客人拒之门外,是你的待客之道?”那人说道。

     也就是这么一开口,张载阳感觉有些不对,这人竟然是京腔,固然官场上喜欢用普通话,可这人压根就带着一些目的。

     “待客之道,前提是客,可朋友你这幅打扮,我尚且还不知道你……”

     “你不放我进去,又怎么知道我不是客人呢?”那人反而一笑。

     张载阳微微的皱了下眉头,但终究还是妥协了,测了下身子,让他进来。

     “不错,能在这明珠有这么大一套房子,的确能看得出来啊。”

     这话里面有些讽刺的味道,可张载阳愣是没在意,道:“你有话直说,貌似我也不认识你。”

     “呵呵,着什么急呢?”来人不为所动的点了点头,道:“张副市长,这样的心态可不是做大事的人应该有的。”

     张载阳貌似对来人很不满意,可是人家既然都已经来了,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当下不作声色的坐在了沙发上,静静的看着对方。

     这人倒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架势,在人家张载阳的家里左右观看,最终将所有物件看完之后,道:“张副市长果然是难得一见的清官,身居要职,却轻如流水,这里面的总资产,还不足一千万。”

     张载阳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按照一个官员屋子里的摆设一千多万,已经超出了他所有收入的总和了,这已经明着告诉自己,你是个贪官,这种另类的讽刺,人家张载阳就当是没听见。

     “哎,日子何必要过的这么清苦呢?张市长,我今日来呢,是送你一桩大财,不知道你敢发么?”

     那人忽然说道。张载阳的内心忽然咯噔了一声,暗道一声:“来了!”

     什么送你发财,这天下有白痴的午餐么?没有,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现在要是还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而来,那么就太蠢了。其实他已经在见到这人的时候,已经明白他为什么而来。

     为了郎亮!

     “朋友,钱财虽然人人都喜欢,但我不认为,有些事情真能用钱财能搞定。”

     “哈哈……张市长你这话就显得有些……咳咳,不过我听闻贵国的要员都是这样哦,只要有钱,就没能办不成的,所有的一切,都能拿来交易。”

     “话虽如此,可是有些钱是有命拿,没命花。”

     “你在担心什么?”那人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

     张载阳眉头微微的一皱,其实内心深处已经明白的清楚,对方不仅有备而来,甚至还有后手,今天这是先礼后兵的节奏啊。

     说穿了他就是个官员,一个手无寸铁的官员,一旦现在要发生点什么……一切就变得不咋好说了。

     “我担心什么你清楚,既然你是为此而来,就不应该不清楚其中的一些东西,事情是我做的没错,但是,更多的隐晦问题,相比你也了然。”

     那人只是淡淡的笑着,仿似张载阳说这些,一点都不奇怪,一点都不出乎意料。

     “张市长你倒也坦诚,只是事情经过了你的手,如若让我们处理,那么就显得有些不对了,可事已至此,你犯下的错误,必须要你来完成啊。“

     “哦?难道你认为我那是犯了的错?”

     “难道不是么?”那人忽然带着一丝的冷笑,道:“你不觉得,有的时候你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你所能承担的后果。”

     张载阳忽然耻笑了一声,那人却不以为意的从身上掏出一张支票,放在了张载阳的面前。

     “张市长,我不希望事情做的没有回旋的余地,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时候。”

     说完不由分说,转身便走了。

     张载阳看了一眼放在茶几上的东西,那是一张空头支票,只要上面填了数字,那么这只票便是能用的,他放下了这个,那就是你开个价。

     “竟然是岛国人?”

     张载阳看着这个,眉头紧锁了起来,感觉事情貌似尚且还没结束啊,这怎么可能牵扯上岛国人呢?

     可是沈浩给他的所有资料中,并没有这方面的信息啊,如果一旦牵扯上那些,事情将不好处理。

     眉头紧缩了好久好久,张载阳考虑了很多事情,最终也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将那张支票放进了一个抽屉里,拿出了电话。

     有很多的事情,貌似没那么简单啊,张载阳的电话追问了好几个人,但那头的回答都是支支吾吾的,貌似之前做的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推。可是他却知道,有些事情不解决,即将可能会给他带来灭顶之灾。

     解决不掉的事情当然不能硬扛着,也只有一个人能解决,那就是沈浩!

     清晨的阳光很好,折腾了一个晚上的薇儿睡的很死,那美好的曲线暴露在阳光下,展颜出了特别迷人的色泽,沈浩难免的多看了几眼,甚至也清楚,这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看她。

     不过内心深处也没多大的失望,或许对于薇儿而言,自己只是人家生命中的过客,人家只是对自己有些好感,而且人家往后也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强扭的瓜不甜,该放弃的还的放弃。

     在注视着她的时候,薇儿还是醒来,她有些慵懒的伸着懒腰,毫不顾忌的将自己的躯体暴露在了沈浩的面前。

     “好困,昨晚折腾的可真够累的。”她很坦然的对上了沈浩的目光,淡淡的说道。

     沈浩微微的一笑,道:“不需要吃点东西?”

     “不用了,还是多和你呆一会,我出了这个门之后,就不能再回头了,对于你这位请人,我真的很满意,若是可以,我也很想一直保持,但我也知道,这只是一厢情愿,两地飞起来,真的很麻烦。”

     沈浩点了点头,这类似于一夜请的事情往后还是少做点的好,他可不认为所有的女人都像是薇儿这样,对于一些事情并不在乎,有的时候所欠下的债,是会还的。

     “哎,人活着其实有时候很矛盾,其实呢还是小时候稍微的好点,没有那么多要压抑自己的东西,开心了就笑,不开心了就哭,得不到的就撒娇卖萌,可是长大了,一些东西就变得淡了,确切的说,很少有东西或者是人让我们感觉有感觉的。”

     沈浩微微的有些皱眉。

     薇儿在沈浩的注视下,就这样跳下了床,那种毫无遮拦的躯体,还是很有味道的,凌乱的长发代表着她尚且还没有彻底的睡醒。

     沈浩淡淡的一笑,道:“我尊重你的选择。”

     “嘿嘿,看来我可真没看错你哦,其实我很喜欢这样去玩的,不过你也别把我看成那么不三不四的女人,其实有些时候啊,我们是有贼心没贼胆的,现在社会也很乱,要是出现点问题啊,就算人家明着不说,心里肯定是不舒服的。”

     沈浩翻了翻白眼,道:“还好,我没有那个习惯。”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昨晚应该有那么点习惯的好,留下自己看也好的嘛,等我哪天老了,就去找你要副本,说不上看一眼,我还会恢复那种姿态,便宜你一会呢。”

     沈浩被打击的不要不要的,不过这事情也只能这样了,毕竟啊,出了这个门之后,沈浩就不能随心而欲了,对于薇儿,也只能存在于记忆当中,不,或者说往后就像是陌生人一样。

     电话就在此时响起,一看是张载阳打来的,沈浩看了一眼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你有时间么?我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说说。”

     那头尚且直接进入主题。

     “可以!”沈浩点了点头,那头说了一个地方,沈浩这才看了一眼薇儿。

     “分别的时间到了吗?沈浩,祝你好运哦。”说完她笑的很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