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2.第792章 ,说到,我就要做到
    林振龙也不客气,也不阻止自己带来的人打人,因为对于现在的情况而言,不管你们是处于什么样的目的,还是背叛了自己。

     今日你们处于这样,或者那样的理由背叛,那么改日同样以相同的理由去背叛。

     混这个道的人,就是将脑袋憋在裤腰带上吃饭的,顺风的时候碾压对手,逆风的时候,总会要付出什么,如今这般,压根就没有任何的怜悯,最多只是留下你一条命。

     这帮人没几下就被林振龙带来的人全给撂趴下了,林振龙面无表情的扫视过了在场的人,表情之中没有半点的喜悦。

     他要取回自己的东西,可是这些人都是昔日跟着自己混的兄弟,如今却要刀剑相向。

     “今日的事情我不想看到,奈何你们非要逼我出手,我林振龙不是那种无耻的人,也不是不给兄弟们活路,今天,我只想找洪庆和他手下的几个主要人,说出来,你们走。”

     刚才冒头的人已经被人控制住,林振龙话音落,就有人把他给带了过来,林振龙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道:“好一条狗。”

     他貌似还不能接受这个结局,以为这些年准备的充足,郎亮如今也抛弃了林振龙,当然,就算郎亮倒了,林振龙的结局也是一样的,总有人会找他清算这些,可人家却再一次的站在了你的面前。

     “是你说,还是我来问你?”

     那人冷哼了一声,显得倒是有些骨气,林振龙挥了一下手,最终这人是被拖走了。

     没十分钟,林振龙拿到了想要的消息,洪庆跑了,去找郎亮了。

     他不是傻蛋,而且很聪明的注意着一切,自打那天要林振龙的性命而无果,陈东到现在还没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感受到了问题的不对。

     作为一个聪明人,当然不会选择坐以待毙,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

     当今日听闻之前和郎亮有关系的人被抓之后,他终究是坐不住了,虽然还不确定郎亮会不会回来,但他清楚这里呆着,绝对不安全。

     这个市区,没几个地方是安全的,也只有郎亮这里,才能勉为其难的不会被林振龙找到。

     “可真是打的好主意啊,嘿嘿……”当林振龙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对于洪庆还真是高看了一眼,不过此时的郎亮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也别指望能照顾他洪庆了。

     自己跑去郎亮那边,恐怕是不行,不过他也听沈浩说过,他和郎朗可有过不去的坎儿,如今这般地步了,大家没必要藏着掖着,明刀明枪的该是干一票的时候了。

     沈浩自然是乐意之至,做了这么多,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怎么可能不去,既然人家林振龙都求过来了,当然要走上一遭。

     郎亮这边明显落寞了很多,至少停在门口的豪车一辆都没了。

     以前没人管你,就算你门前停一辆直升飞机都没人问,但是现在,你要是还那样招摇过市,人家倒是很想问问你,你的那些豪车是哪里来的?

     工资?别扯了,就算你现在是个高官,一个月也就一万多块钱,一年下来恐怕连那车轱辘都买不起,更别说你特么还能停好几辆。

     邱老头没有出来,出来的是一个沈浩不认识的女人,一身的珠光宝气,看上去傲气凌人。

     “你们是什么人?我家郎亮不在,有事明天再说。”

     人家相当的果断,见到沈浩和林振林的时候,直接下了逐客令。

     “这不是郎夫人么,呵呵,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林振龙嘿嘿笑了一声,问道。

     “你又是那个?难道我应该认识你么?”

     “你应该认识我才对,如果没有我,怎么可能有你现在呢?”林振龙呵呵轻笑道:“你不觉得,你们公司的业务,都是别人给的么?”

     “放屁,难道我家的事情,你比我还要清楚?”这女人怒声喝道。

     “行了,老子没工夫和你扯皮,让你家男人出来,要是不出来,老子可直接动手找人了。”

     沈浩懒得和她扯皮,都特么到了这时候了,你以为你们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你特么错了,现在你们真到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时候,现在逮捕令尚且还在审批当中,一旦下来,铺天盖地的就是各方面新闻不把你们给嫩死,沈浩都不认为对得起你们。

     “你敢……”

     沈浩翻了翻白眼,直接对着屋子喊道:“郎亮,郎朗,别装死了,沈浩我今天拜访而来,要是不见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我刚从市区规划部门那边得知,你这是违章建筑,是可以拆掉的。”

     “你……”

     “一边呆着去,男人说话没女人插嘴的份。”

     这女人还想要和沈浩纠缠不清,沈浩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让其乖乖闭嘴。你固然是一个很会撒泼的女人,固然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女人,但是在面对沈浩满脸煞气腾腾的时候,也只能本能的戒备起来。

     郎亮出来了,脸色难看如铁,事到如今,他要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么他未免也太过于消息迟钝了些。

     “沈浩……”

     仇人见面,分外脸红。郎亮看见沈浩的那一瞬间,憋的一张脸通红,甚至有种要吃人的冲动,当然,人家还是有一定的素养的,没有直接从楼上跳下来吃人。

     “可不就是我嘛。”沈浩嘿嘿一笑,道。

     “怎么,你以为我郎亮是那么好欺负的?”郎亮冷冷的看了沈浩一眼道:“今日尚且我郎亮还没到,你还没资格在我面前……”

     “收起你那虚伪的一套。”沈浩冷哼了一声,道:“我今天也不是来找你的,郎朗呢,让他给老子滚出来,如果今天老实一点,我会留他一条命,如若不然……”

     “如若不然你想怎么样?”那边的女人不干了,直接冲了过来。

     沈浩连头也没回,直接抓在了她的喉咙上,捏住她,半响都没有了动静,只有在哪里无声的挣扎。

     “如若不然,老子就像这样捏死他。现在给你个劝,滚一边去,老子从来不喜欢和女人为难,但病不代表老子真不杀女人。”

     “郎书记,你还记得我么?”

     沈浩这边提着女人不放,那边的林振龙却忽然站在了沈浩的面前,直接对上了郎亮。

     “林振龙!”郎亮咬牙切齿的低吼着,要是眼神能杀人,足够让林振龙死了好多回了。

     “其实,应该恨的人是我才对。”林振龙淡淡的说道:“郎书记,当初你欣赏我,对我也有知遇之恩,大恩不言谢,可是自我跟你以来,自问没有对不起你。”

     “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自知我对你有恩,那为何要背叛我?”

     林振龙呵呵轻笑,随即笑的有些癫狂,哈哈大声笑了出来,哼了一声道:“郎亮,你说这话也不感觉有些脸红么?我林振龙尚且还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自始至终我都没出卖你,我只是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难道我一个小人物还能在你们这些人的夹缝之中活下去?可是你为什么非要逼我,非要杀我不可?”

     郎亮的眼神有些不对味了。

     “宁愿你负天下人,你也不让别人对你构成一点的威胁,郎亮,你未免也太自私了一些,但今天我不是来和你清算这些的,我只问,洪庆,给还是不给?”

     “你……”

     “郎亮啊郎亮,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被虾戏,你也有今天啊。”林振龙忽然声音有些叹息,道:“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今天我来此就是找洪庆的,至少,他背叛我,不是我逼他的,你我之间的恩怨,今天画上一个句号,从此之后,各不相欠。”

     郎亮沉默了许久,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带着些许的恐慌道:“郎书记,不……你不能这样。”

     郎亮依旧是无动于衷,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能力去庇护他人,他看着那边的沈浩,眼神之中恨意滔天。

     是这个青年一手导演了一出戏,让自己从高高在上的位置上跌落下来,成王败寇,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翻盘机会。

     这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就像是刚才林振龙所说的一样。

     “沈浩,虽然你我之间冲突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如你所说,希望你能放郎朗一条生路。”

     “不……”

     郎朗带着惧意从屋子里出来,拉着郎亮的衣角,发了疯一样的吼着。

     郎亮无动于衷,可是眼角溢出了一滴泪水,嘴唇哆嗦了好久好久。作为一个男人,手握重拳,最后却落得连自己儿子都保护不住的地步,这就是一种莫大的悲哀啊。

     可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

     “郎朗,这些事情都是你的错,我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哎……自己犯下的错,后果自己承担吧。”

     仿似费了所有的力气,最终只说了这么一句话。郎朗疯了一样的冲了下来,忽然嘴角带上了一抹的狞笑,沈浩也是淡淡的一笑,他看到了,郎朗想要掏家伙,而且……那种疯狂是有种鱼死网破的味道在里面。

     “给你个劝,最好别拿出来,不然我当场杀了你都不会出问题的。”

     “你这个无耻的杀手,老子今天和你同归于尽。”郎朗那英俊的脸蛋上满是狰狞,最后依旧是不听劝,将东西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