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32.第832章 ,小姨子真的有用
    这叫什么屁话,沈浩感觉自己差点就没忍住,一脚把这个妖孽给飞出去,忒欺负人了。

     这肯定是故意的,刚才沈浩吓了她,这是典型的报仇啊。

     什么叫个为女子和小人难养也,这就是现实之中的例子,梁秋津绝对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王凯的脸色要多黑就有多黑,此时已经彻底的绝望了,自己被玩惨了,连翻身的余地都没。

     “混蛋,我和你拼了。”

     或许感受到了绝望,或许事情已经没有了一点的转机,他不但被沈浩给识破了真实的目的,而且还把将军在国内安排的人给供了出来,那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确切的说他压根就不知道沈浩那句话才是实话,有些事情一旦真的认真起来,对他绝对没有一点的好处,或者说,他压根就就不知道沈浩是否会真的把他给交给CAI的人,那时候扒皮抽筋的,说不上都会在自己的身上上演一遍。

     到时候他会死,而且是死的惨不忍睹。

     最后的挣扎显得那么的无力,身上连一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空手齿圈的上去找沈浩拼命,压根连一脚都接不下来,直接被踹飞了三米,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老娘那么讨厌你,你还来?”

     看着痛苦挣扎的王凯,梁秋津的一肚子窝囊气仿似是找到了发泄点,或许是感觉这漂亮的脸蛋太具有欺骗性了,女人,当发火的时候是不可理喻的,只要找到一个突破口,那将是毫不留情的打击,比如现在,那高跟皮鞋,直接就往王凯的脸上踹。

     本来就被沈浩一脚给踹了个半死,迷迷糊糊的感觉周身疼的厉害,最后脸上好几下,感觉是要蒙了的节奏,只能在哪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沈浩看着差不多了,这才过来阻止了梁秋津,道:“虽然说他该死,可是现在还不是死的时候,有些东西还要靠这家伙的嘴巴来处理。”

     这边的事情差不多了,黑暗之中的人才走了出来,那人嘿嘿坏笑着看了一眼沈浩。

     “什么样的人,真能和什么样的人结交。”

     她可是早就看到过那个身影,只是没有想到他是沈浩派来的。

     “行了,别抱怨了,要是没他,你早就死了好几十次了,喝酒也不稍微的注意一下,看你往后还敢这般放肆?”

     一想到这个梁秋津的头就大了,好不容易成人喝顿酒,就喝出了事情,沈浩埋怨两句也就罢了,接下来回去了,估计按照老姐的脾气……梁秋津就没来由的感觉脖子后面冒凉气。

     “把这家伙给控制起来,想办法撬开他的嘴巴,一点不剩的给我处理掉他的同伙,尽量抓活的,我会通知国安局的人,开始其他的行动。”

     这里面牵扯了一个张载阳,情况的确给人的感觉是不太妙。

     别的不说,刚将郎亮给搬到,张载阳肯定会落下个好名声,忽然出现这么一档子的事情,到时候让其他的人怎么看?

     但是张载阳的兴致和郎亮是不分伯仲的,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是卖国,一个是他人的爪牙,而且危害的是千千万万的人。

     这个世界每年有多少的毒品生产出来沈浩不知道,但是这个国家流落进来的,恐怕和张载阳是脱不开干系的。

     “我明白了!”

     组织的人,都是以个人能力出众,虽然都是懒得动脑的人,可并不代表没脑子,相反,他们都是极其聪明的人,他也清楚沈浩要干什么。

     走出了这地下室,沈浩坐上了主驾驶位,梁秋津坐在了旁边,沈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道:“真特么不是人干的事情。”

     的确,陪人演戏,还真不行,这种架势不如让沈浩狠狠的去和敌人干上一架,免得这种靠演技活着。

     “怎么,你把我吓了个半死,现在自己反而叫屈,姐夫……我真的那么没用?”

     忽然,梁秋津用那种极其玩味的眼神看着自己,可能是做贼心虚,沈浩都有些不敢看着妮子的节奏。

     “没……秋津年轻漂亮,性格温和,怎么会没用?”

     “你少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口不对心,什么叫我年轻漂亮,这么堂而皇之的借口你也敢给我拿出来?性格温和,比起那位楚香绫大美女,我温柔?我漂亮?貌似我的脸蛋和我姐差不多吧?”

     “啊啊啊,说笑说笑了,你怎么和她们比呢,毕竟是各有千秋,各有千秋啊。”

     沈浩感觉自己蛋蛋都疼了,这尼玛到底是要闹哪样?扯着自己愣是不放手了?

     “切,哎……我梁秋津啊,还真是有些悲剧啊,若论女人味,我比不上静茹姐,比能力我比不上我姐,傻白甜比不上雨灵姐,英姿飒爽没的说,苏亚姐倒是有些,还有温树云……温婉大气……”梁秋津那叫个悲哀啊,说了一大堆,总感觉自己貌似真不是那几位美女的对手,道:“还别说,我梁秋津怎么就一无是处呢?”

     都不知道这妞儿到底是咋回事,忽然之间就一个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愣是把沈浩没给折腾明白。

     “姐夫,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

     沈浩感觉真扯着胆了,但还是耐着性子道:“没,秋津啊,人活着怎么能和其他人比呢,你就是你啊,独一无二的梁秋津,这天下只有你一个,别无分号的……”

     “真的假的……”

     一惊一乍的,可真是让沈浩感觉自己是上了年岁了,想想也不对啊,自己也就二十六岁的样子,这大好的青春才算是开了个头,怎么就有了苍老的感觉呢?

     确切的说,或许是人家梁秋津的思想跳跃性太强,自己现在是古板了些,跟不上了。

     “不过啊,别人怎么说都无所谓,至少姐夫你不能这么说对吧,嘿嘿……来来来,先让我证明一下自己是否真的有价值?”

     梁秋津的话让沈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内心深处总感觉有些不太妙啊,而且这妞儿就这么很忽然的凑了过来。

     “啊,你要干啥?”

     沈浩忽然意识到,这妞儿昨晚喝的一塌糊涂,全身酒气冲天,又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腾,现在已然是乱糟糟的,头发乱也就算了,给人的感觉也不坏,至少那种具有了一些野性的魅力还是不错的,主要的还是人家的衣服乱了啊。

     该死的,这夏末的季节还是热的要死,人家梁秋津也是穿的不是很多,那半透明的T恤下面就是吊带,这这妞儿和她姐姐一个德行,那火爆的****,愣是给人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之前是沈浩疲于应付王凯没注意,现在算是注意到了,锁子骨下面就是深邃的沟壑,沟壑两旁是白花花极具吸引人的白色肉,这不是要人的命么?

     人家现在就这么贴了过来,而且带着这种玩味的微笑,胸口恰巧贴在了沈浩的手臂上。

     虽然说,和梁秋津也有过那么点点小暧昧来着,或者说曾经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但是啊,有些事情还是有些禁忌的,那就是身份问题。

     这对于沈浩而言虽然内心深处有种狂跳的躁动,但是呢,理智告诉自己,到此打住就好。

     “姐夫,你是不是忘了对我的承诺了?”梁秋津忽然脸蛋一红,配合那乱糟糟的头发,别有风情。

     沈浩吞了一口口水,道:“我对你有啥承诺了?”

     “沈浩,你混蛋,你竟然翻脸不认人了是吧,哼,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对我的。”妹妹的脸,那是三月的天,说变就变。

     梁秋津有些小委屈,看着沈浩如此这般,顿时就不高兴,甚至是生气之中带着些许的委屈。

     那大眼睛,直接就瞪了起来,秀眉就倒立了起来,给人的感觉气鼓鼓的,好看之中让人脑袋有些大。

     “这个……秋津啊,有些事情姐夫是给你过承诺,可是你不觉得……”

     “沈浩,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男人难道真的就是那样么?吃过了,抹嘴就不认人?可是你还没吃到呢,你现在就这么忙着和我撇清关系?我实话告诉你,你那一次真是把我聊骚出了火,我梁秋津不是随便的女孩子,内心认定的,绝对比我姐梁秋霜还要固执。”

     沈浩楞了一愣,刚想要说话。

     “我不会拿我姐来威胁你,也不会让你感觉我梁秋津没用,恰恰相反,我的心思比我姐还要强烈,不行的话我就把你从她们身边夺回来,沈浩,有些事情就这么定了,要么我这一辈子孤单终老,要么,你许我个未来。”

     沈浩听着这像是小孩子一样发脾气的话,愣是半响都没有说话,心里啊,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一年下来,沈浩感觉自己从头到尾的有一些改变,内心深处有了一个责任,当了爹,或者说有两个,那就是自己还结婚了,生活之中可能是少了一些嬉皮笑脸,多了几分的严肃,或者说自己已经不能那样了,也应该有个一家之主样子。

     可是这难免的心态导致了他忽然又一种沧桑的感觉,这就像是人经历的太多,纵然用轻松的心态面对,但终归有一日会卸下所有的伪装,坦然面对这一切。

     梁秋霜一干女人给了他太多,或许这就是那个催化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