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6.第486章 ,心照不宣
    尔虞我诈的生活多少有些走钢丝的成分在里面,于小泽玛利亚谈买卖,就必须要尽心尽力,一个不好,还真的很容易被绕进去。

     古人说的好,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最好对于这种危险级别的女人,别用常理去推断的好。

     “呵呵,沈浩你是个聪明人,你明白柳絮家的人找我是因为什么,要你的命,我想这一点无须我多说吧?”

     沈浩嘴角含笑,这一点无须她重复,而且无须重复三遍,他当然知道为什么,多多少少的还是和柳絮家的人打过招呼的,如今找上门来,很正常。

     不过那又能怎样?估计你让他死,还有你的理由才对。

     小泽玛丽难掩皱起的秀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还是没瞒过你啊,实话给你说吧,我在华夏内部所有的任务都已经失败,说穿了这些都拜你所赐,我是应该恨你么?”

     沈浩怔了一下,点了点头,道:“该恨!”

     小泽玛丽在华夏肯定是有任务的,自打她染指琉璃的灰色实力的时候,沈浩还是看出来了,只是当时没有明白这女人想要干什么,所以一直没有动,以至于最后林梢被绑架,那份资料落在她手里。

     至少沈浩可以肯定,她还兼职间谍啊。

     真心的操蛋了,这个女人的身份还真不是一般的多,要说这天下女人谁特么活的精彩,沈浩肯定对人家小泽玛丽提名。

     装过鸡,买过比,扛过枪,打过炮,当过贵妇,扮过荡妇。

     反正人家的生活是多姿多彩的,就凭人家能把男人当物品玩,玩完扔的个性,至少沈浩自愧不如啊。

     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你的佩服人家的手段。能在政治之中抽身的女人,绝对不是简单的货色。

     “那不就结了,人家可是抓着我的把柄来的,只是人家一个弱女子没办法反抗嘛,只能以身相许咯,哎,你可是知道我们国家的男人的……真心的,对了你们是怎么形容的来着,**丝,对,就是这个词。”

     沈浩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这……不过暗中还的给你数个大拇指啊,你们国家的男人,的确都是天生的**丝,咳咳虽然有人很有钱,可尼玛**丝之中你占了个矮,估计这个名声这辈子也别想洗脱了。

     “感觉我这颗水白菜被猪拱了。”

     沈浩差不多想骂人了,可是看着小泽玛丽那水汪汪,一脸憋屈的架势,还真特么像是那么会事情。

     “我只能逆来顺受啊,我只当我肚皮上趴着的人是你……”

     “别……”

     沈浩特么快疯了,这女人摆出一副委屈的架势,加上那幽怨的眼神,这要是让外人看见了,还真以为自己把人家给你怎么着了,可沈浩就算放荡不羁,可好歹也有个底线成不?别以为是个女人真的能行。

     那些片看多了,那只是看着欣赏,可特么真把里面的女主人公给扔沈浩面前,沈浩敢说,老子特么不看你。

     戏演的差不多了,小泽玛丽也是见好就收,不过看沈浩这定力,貌似在做做下去,说不上就假戏真做了。

     虽然说小泽玛丽不觉得有啥,可是接下来还有正事要谈呢。

     “哎,人家的一片心思,也只有你能理解,往后还真希望你心里有我,我就不觉得那么的委屈了……”

     要是可以,沈浩真的想跳脚骂娘,但只能无奈的忍耐着。

     “咱们能不开玩笑不?好了,你第一个条件我答应,这个黑锅我帮你背,第二个呢。”

     小泽玛丽闻言笑了,第一个目的达到了,不管处于什么目的。

     “我往后要定居华夏。”

     “恩?”沈浩愣了一下,随即脸色变得精彩了起来。

     “怎么,担心我的多重身份么?”小泽玛丽很优雅的一笑,这还哪里有之前的骚情气象,摆明了就是一个老手的谈判专家。

     “没错!”既然人家电白了说,沈浩没必要继续藏着掖着。

     “如果我要继续下去,恐怕上一次的资料我就没必要拱手送上,也没必要给自己留下后手。”

     沈浩道:“那也不代表你获取我们的信任之后,某更大的事情。”

     小泽玛丽噗嗤笑了一声,道:“沈浩,你是在怀疑你的能力,还是怀疑我的智商。”

     沈浩郁闷的要死,和这女人谈事,尼玛就是受不了人家的高帽子,这明显是要把自己往里面绕的节奏,可是沈浩还真特闷往里面钻的节奏啊。

     “看来你是不会怀疑自己的能力,我是否有更大的图谋,这个我说没有,你可能不行,那么我人就在这里,一旦有什么,你不妨盯着一点,不行么?”

     这个条件的确很诱人,至少现阶段的小泽玛丽对自己很有用,而且有大用。

     “我的人任务已经失败了,在我们国内,任务的失败,下场就像是他一样。”

     说着,她指了一下已经死透了的忍者,道:“男人可以选择切腹,呵呵……女人可没有那么多的选择,而且,对于我这种知道很多秘密的女人而言,我活着,有些人是睡不着的。”

     沈浩的表情严肃了起来,他在认真的思考小泽玛丽这话的真伪性。

     “也许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话,可是对于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你比我要清楚的多,至少,我认为我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生命的,死的多了,反而要珍惜自己,呵呵……”

     没来由的,小泽玛丽脸色出现了一股让沈浩难受的表情,她放肆感觉,现在的小泽玛丽就像是当初自己要离开这个圈子的时候是一样的。

     对于漠视生命人的无奈,对新的生活的渴望,以及对现实的无奈。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说抽身就能抽身的。

     至少沈浩还在为能抽身努力当中。

     “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会帮你了?”

     沈浩点了点头,不管小泽玛丽如今说的是不是实话,至少,这个理由沈浩是不能拒绝的,他要脱身,所以需要小泽玛丽的帮助,可是小泽玛丽需要脱身,那也只能让沈浩帮助。

     这是互利的一种合作,听上去,没有任何的利益可言。

     “你是一个聪明人,至少能在这一行里面知道进退,你也应该清楚你的同行都是什么下场,一些名声靠前的人,哪一个能善终。呵呵……至于我们赏金猎人的下场,稍微的比起你们好点吧,一旦脱身了,那么将代表着真的脱身了,只怪我当初心慈手软,没有将那个人给解决掉。”

     小泽玛丽的眼睛之中充满了一股恨意,咬牙切齿的恨意,这多少让沈浩愣了一下,至少,在沈浩的眼里,小泽玛丽是无情的女人,她可以任意的将一个男人玩弄,至少是不会有感情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女人,还是有感情的。

     “很奇怪么?”小泽玛丽自嘲的笑了笑,道:“我也很奇怪,当初为什么没有下手,可能,我还真的没有修炼到那种没有感情的地步。”

     沈浩道:“看来,我没有理由拒绝你。”

     小泽玛丽愣了一下,看了沈浩一眼。

     沈浩笑了笑,道:“在我的眼里,你是一个无情的女人,至少从你过去所作所为来看,这个定论不为过,但是今天看来,我还是走眼了,就像你说的,你自己没修炼到家,不过我这人还真有这么个臭毛病,不喜欢帮助那些所谓的高手,只帮人。”

     “呵呵……哈哈哈……我还真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会坐下来和一个杀手来讨论这些,不过沈浩,有你这话我心里还是很踏实的。”

     小泽玛丽由衷的说了一句,的确,做杀手的,还是做赏金猎人的人,都是狡猾的人,双方对上都是尔虞我诈,但有一点是肯定的。

     那就是沈浩在圈内,至少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没兑现过。

     “最后一个条件,我要让他死。”小泽玛丽的眼神变得异常的犀利,道:“但我不想沾上他的血,我想,这是我修炼到哪一步的最后一步。”

     沈浩皱着眉头,但点了点头,道:“很麻烦,但可以接受。”

     小泽玛丽好像是用了全身的力气一样,****不断的起伏,呼吸特别的悠长,以至于像是脱了力一样,连额头都有汗。

     和沈浩交谈的轻松,可是只有小泽玛丽知道,她是吓了多大的决心。

     其实她早就知道沈浩有一天会上来的,自打沈浩以真面目示人的时候,小泽玛丽已经明白沈浩有了脱离的意思。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最后选择抽身,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她没有再去和沈浩敌对,她想看清楚沈浩是怎么做的,她想故技重施,也来个完美的脱离。

     如今的神火简单低调,可这不就是小泽玛丽一直想得到的么?当年在那荒芜的岛上,抱着自己妹妹一样人的尸体的时候,饿的死去活来,不就是想要这样一个生活么?

     只是造化弄人,最后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只是一味的复仇罢了,如今,仇恨也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