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5.第485章 ,匹夫一怒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沈浩向来不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如今危机四伏,若不做点什么,怎么能对得起人家给自己创造的机会呢?

     是,有些事情是被人家给利用了,但对于沈浩而言,这也是一个机会。

     毕竟有些恩怨是没有办法一句话就能抹平的,那是需要鲜血来消融的,无论沈浩如何的去避免,但终究会被人找上门来的。

     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他沈浩就是一个杀手,杀手中的高手,而沈浩没忘,自己身边还有一个人,毒蜂小泽玛丽,赏金猎人,杀手猎杀者。

     无论怎么去给她安排名字,小泽玛丽的名声可不是吹出来的,不过这女人是一把双刃剑,一个利用不好,会适得其反的。

     打定好了注意,沈浩必须去见一见这个女人,事出至今,她貌似很低调,沈浩敢打包票,小泽玛丽一直就潜伏在自己身边,等待机会,说不上目的就是自己。

     这个女人,向来就不安分,至少……

     沈浩死了,能死在她的手上,在赏金猎人那个圈子,没人再会去质疑她的能力。

     风吹的很轻,却持续不断,路边的树叶已经绿了,哗啦啦的……

     路灯下的小区很安静,安静的让人感觉舒服。

     沈浩大模大样的来到了小泽玛丽的小区,在保安那边通知了小泽玛丽。

     见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她身着半透明的睡衣,神色慵懒,脸上还挂着一抹的潮红,鼻息之间还有些凌乱,不用猜了,沈浩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就算沈浩对这个女人一点的兴趣都欠奉,可是不得不承认她是难得一见的尤物。

     挺拔的山峰鼓鼓的撑着睡衣,由于连内衣都不穿,以至于两个深紫色的葡萄都凸显了出来,摆裙下面一白到底,或许……

     她有着傲人的身材,至少那不高的个头配合上五官,完美的很。

     “沈浩,我不认为你这大半夜跑我这里来,是因为睡不着。当然,如果你有需要,我还是很乐意的。”

     也许是从某个男人身上得到了满足,小泽玛丽带着些许魅惑对沈浩开着玩笑。

     沈浩也是吞了一下口水,道:“如果你不怕在获取了快乐的同时会丢掉命的话,我还是很乐意和你这样的美女……”

     沈浩没个正经,眼神之中满是调侃。

     “呵呵……哈哈……”小泽玛丽忽然发出诱惑至极的大笑,身上某个部位不安分的在沈浩眼前跳啊跳的,就差那么一点点,就从那衣服里面钻出来了。

     可是就算沈浩无需认真的观察,已然将那挺拔的玩意给整的明白。

     “这句话应该我说才对吧?”小泽玛丽调侃道。

     沈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道:“对啊,郎有情妾有意的,一个不好就是干柴烈火啊,有些事情呢还是看风景,那么美妙的事情沾染上些暴力,就不好玩了,你是知道的,男人胆量都小,一旦不举了……咳咳,后果很严重。”

     “恩,此话有理。”小泽玛丽给沈浩抛了一个媚眼,话语到此,她也不说了,就像她之前说的,无事不登三宝殿,沈浩绝对不是来找自己风花雪月的,但这个女人就不想点破。

     “我是没有想到,你对我的脑袋,还是寄予厚望的啊。”沈浩忽然一笑,道:“只是我不知道,人家给了你什么好处。”

     “你猜?”问题就像是抛皮球打太极一样,又转回来了。

     “得,和你这样的女人打交道,大脑总是会短路。”沈浩无奈的挠了挠头,道:“反正我知道你不缺钱,唔……也不缺男人。”

     “哦,看来你还是很了解我的嘛,至少那个人没你帅,就算为了男人,至少我应该找你嘛。”

     小泽玛丽的话,已经给沈浩透露了些不该透露的,沈浩也很识趣的没有继续追问。

     有人的确已经让小泽玛丽出手了,不过目标就是他。

     而小泽玛丽也已经知道了沈浩的来意,恐怕,是为了别人的脑袋。

     小泽玛丽内心有些可笑,这些厉害的角色,一旦勾心斗角起来,反而不用自己最为擅长的武力,而是需要最阴的招式,不过呢,这一切对于小泽玛丽而言,没必要……因为更多的人找上她,那么意味着,她将获取的报酬更多。

     “最后一个问题,你感觉你能杀的了我么?”沈浩的笑容有些得意。

     小泽玛丽的脸色微微的寒了一下,不过立刻变得如林春风。

     “这个只有试过才知道,不妨……”

     小泽玛丽忽然一抬手,一把金亮的匕首便出现在右手,快速的向着沈浩的脖子抹来,沈浩却嘿的一声笑了。

     “当!”

     一声轻响,沈浩手里拿出了一个铝合金的果盘,挡住了那刺来的匕首,嘴角挂着玩味的微笑,道:“别那么急嘛,我国有一句老话,叫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哎,我就知道这样……”

     沈浩眼神之中一抹阴霾一闪而逝,低沉的喝道:“出来吧,你还真够自负的。”

     门无风自开,那边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却没有看见人。沈浩没有回头,其实他不用回头,自进门之后他就发现这个房间里有人。

     他无需知道他是谁,只要对自己无害就可以了,可惜……仿似想象只是美好的。

     虽然和小泽玛丽的谈话简单,可已然从她的语气之中探出了有人在这里买自己的脑袋,而且这个人就在这个房间里。

     黑暗出走出了一个忍者,完全将自己包裹在黑衣里,脸上都带着黝黑的金属面具。

     他走路的声音很轻,幽若狸猫。

     “我不认为我的罪过忍者,虽然说有的时候有些利益的冲突,但我想……”

     那边的人声音沙哑,声音很别扭,道:“要你死,没有理由。”

     “好霸道的一句话。”沈浩笑了,笑的很残忍,道:“从你的刀来看,应该是柳絮家的,呵呵……万万没有想到,你们还真能忍得住,不过这里是华夏,我想,你来错地方了。”

     “天上地下,没有我们柳絮家去不得的地方。”那声音依旧沙哑,依旧难听,只是有些高傲。

     沈浩没有多说。

     和柳絮家的确有些梁子,可在绝对的利益之下,两者之间是可以抵消掉的,沈浩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们的麻烦,这不是因为怕他们,而是有着绝对的理由。

     当年老鬼说过,柳絮家的事情尽量别插手,他要亲自来。

     不管老鬼是因为什么,沈浩是老鬼一手教出来的,他可以扯着老鬼的胡子,一根根的拔下来,但从来不会去质疑老鬼说的话。

     老鬼一辈子活的没心没肺,可是幽幽寡欢,至于原因,沈浩向来不问。老鬼有多大的能耐,沈浩弹不出来个深浅,至少以他现在的能力,老鬼一只手就能打死他。

     “我明白了……”沈浩叹了一口气,有些东西,只能做出一个猜测。

     忽然,沈浩毫无预兆的便出手了,速度之快,绝对是平生仅有,他的内心很怒,怒到了一种特别平静的地步。

     怒极反笑,他没有笑,而是将这股力量化成了攻击。

     “咔嚓!”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沈浩出手,那柳絮家的人也是拔刀,寒光暴起,一把快刀快速的向着沈浩的脑门斩落。

     对方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而且淬不及防之下的发难,对方显然早就提高了警惕。

     “铮!”

     两者相较,沈浩快速的爆退。

     “不错的迎风一刀斩,只不过火候稍微的差了点。”

     沈浩手在滴血,刚才挡住了那一刀,但还是被震裂了虎口,就连自己手里的那把匕首,也差点断了。

     由此可见对方刚才那蓄势待发的力量,是何等的强大。

     和沈浩硬碰一招,那忍者也没占到多大的便宜,握着刀的双手微微的颤抖着。其实他知道,沈浩固然户口破裂,但武器并没有丢,可是他差不多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战力。

     迎风一刀斩,精气神完全集中一点,爆发身体几倍的力量挥刀而下,一击不中,基本上可以说是半个死人了。

     这一刀,已经是他这招所有的精髓所在,原本自信满满能斩沈浩于刀下,哪知被沈浩给挡了下来。

     沈浩冷笑着看着他,并没有在出手。

     “噗嗤……”那家伙忽然从身上摸出一把腰刀,随即切了肚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切腹,的确让人很佩服。”

     小泽玛丽自始至终都不曾说过一句话,可是当听见这话的时候,她笑了,道:“他只是怕了而已,高傲的柳絮家族头颅向来不会低下,在落败的那一刻,他怕落在你的手里,他的刀,切的深了一些。”

     沈浩有些哑然失笑,他当然知道这切腹是很讲究的,别的不知道,可是跪着死的事情还是了解的。

     “不过,他只是柳絮家一个外人,如今死在这里,这罪名还的按在你的头上。”

     “我不介意背上这些所谓的罪孽,但好歹,你也让我收点利息?”

     “恩,一个小人物的脑袋,举手之劳。”

     沈浩甩了一把手上的鲜血,将那把匕首直接扔掉,有些郁闷的看了小泽玛丽一眼,心里面却快速的寻思着一些问题。

     柳絮家的人……在那个国家,这个家族的人可是占据着很大的主导位置的,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小泽玛丽摆明了和人家是没多大的关系的。

     那么对方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呢?沈浩久久不能确定,估计想要从小泽玛丽身上得到答案,还是不咋现实的。

     而且,小泽玛丽为何要让自己背这个黑锅呢?

     “一个小人物的脑袋能值几个钱呢?”沈浩咧嘴一笑,道:“估计你解决了,也有些自掉身份的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