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6.第436章 ,算计与被算计
    普通人喜欢用最基本的逻辑推导事情,那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智者千虑,喜欢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中理出头绪,找出第二部第三步的规律,从而能将风险降低到最低点,保证事情的成功率,可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称作妖孽。

     这类人的思考方式不是任何人可以用常理去思考的,他们做事给人的感觉是疯疯癫癫的,可以说他们是世人眼中的疯子,脑残,可是在他们眼里,世人难道不是么?

     他们不喜欢用那种沉重的方式思考问题,只做好一点就足够,那就是赢在起跑线上。

     和罗峰交谈,老八的野望已经是表现的淋漓尽致,可以说,他想要那种征服的快感,而且还要拿到应该得到的东西,而能给予他想要一切的家族,正是罗家。

     罗老头在利用他,老八难道不知道?那么,你真该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可是老八这种心态,罗老头不知道,那么也错了,至少罗老头可是一个很厉害的智者。

     但这一切,罗峰不知道,他现在只认为自己被利用了,如今还被老八很容易的拿到了主动权,确切的说,罗峰的表现,让老八很满意,满意到感觉连半点挑战性都没有。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很容易让人失去兴趣,老八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罗峰已经对自己有了杀心,那么就给他这个机会,也要让罗峰明白,在绝对的实力之下,所谓的阴谋诡计,那只不过是浮云,一切不够看。

     罗峰固然很愤怒,却是无计可施。当一个傻子忽然清楚了自己的能力之后,面对着看不穿的未来是,总会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

     这一次,罗峰真的有了。

     拳头,再一次的不由自主的攥紧。

     ……

     沈浩很舒服的休养了好几天,无论是心态上,还是在精神上恢复了顶尖,他现在认为,可以去执行下一步的任务了。

     但是他也知道,这一次面对的人比较麻烦,龙八……那就是个变态。

     想要和这家伙去算计,的确是很麻烦的,至少从来没有人说过,能在智力上面能把这家伙稳稳的压下去,沈浩不会自大的认为自己也可以。

     可是呢,古人说了嘛,三个诸葛亮能顶的上一个臭皮匠,不对,是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

     无论这话怎么说,反正就是人多就是势力大,沈浩还有个团队呢,好汉都架不住人多,你貌似也不是啥好汉,要是正面打一架,谁死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消息一点点的被传送了过来,沈浩仔细的分析着里面的每一条有价值的情报,最后他还是有些失望。

     老八的确很毒,基本上做任何事情都不留尾巴,以至于现在想要用个借刀杀人之计特么都很难。

     不过忽然看到了一个叫做罗静怡的女孩的时候笑了,苦命的有些悲剧,可是人家是罗家的人。

     “呵呵,看样子我还是能做一回导演了。”

     既然人家不出来,那么沈浩至少把人给逼出来再说呗。

     发出了一条信息,沈浩就坐等结果了……

     远在京城之外的邙山上,一个青年身着道袍,坐在云雾之间,仔细的吐纳,心无旁带,一个老人急切的走了过来,在他的耳旁低声说了几句话。

     “消息肯定么?”青年的眉目睁开,一道精光一闪而逝,和他那英俊的脸颊形成了一种柔和和刚烈的鲜明对比。

     “肯定,是从外面一个神秘组织里面传来的,人家告诉了我们,就是要借助少爷之手,想把龙八从军队逼出来。”

     “八哥……”青年眉头微微的一皱,道:“怎么会是他?”

     “少爷,龙八这些年在外面做的事情人神共愤,连老首长都对他有些不待见,既然那边说是他干的,那就肯定是他干的。”

     “可是我们和组织没有半点的关系,我们凭什么相信他们?”

     “可是少爷,组织向来不插手国内的事情,再说和龙八发生冲突,这对他们连半点好处都没有。”

     听着老人的话,青年微微的皱着眉头,半响都没有说话。

     “组织的人插手国内,不过琉璃现在是一个是非之地,七哥和八哥都在那边,这……”青年有些为难了。

     “少爷,我们会被人利用,可是我们没有退路,我之前有过调查,那事情早就偏向了老八,而且你也知道,上一次你被追杀的事情……”

     “够了,这事情莫要再提,就算这事情真是老八干的,我也无怨无悔,但我真不希望这事情和老八有任何的关系。”

     “恐怕要让少爷你失望了。”

     “哼,那就不妨走一趟,但是我想组织既然出手,那么肯定目标不是老八,现在和老八在一起的人是谁?”

     “是罗峰罗公子。”

     “哼,原来是这个败家子,我都不明白他是怎么得罪组织的,但是他怎么说来都是我的亲戚,给我那表妹打个招呼,我们这就出发……”

     罗家拥有好几套的四合院,至少在这条步行街老胡同里面,罗家就有三套。

     从外面而言,这一套四合院和周边的是没什么区别的,可是你一旦进去了,就知道什么叫个荒凉。

     初春虽然已经有了暖意,可是院子里还是有一些枯黄的树叶,那边的天井边上,是枯萎了的杂草,周边的房屋年久失修,窗户门槛破破烂烂,和外面的富贵门槛相比,简直是人间地狱一样。

     天井旁的一棵榕树下,坐着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孩,大约十八九岁,最起码超不过二十岁。

     她面容很好,瓜子脸浑然天成,五官端正大方,秀气而迷人,头发黝黑发凉却显得凌乱,遮住了一双有些朦胧的眼睛。

     她的衣服虽然干净,可是显得有些难看了,这也架不住她的身材婀娜多姿,她应该是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人。

     骤然一阵清风,女孩儿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天空。

     她的肌肤蜡黄,面颊消瘦的不成了样子,甚至连那双大眼睛都深陷了下去。

     “起风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可是此刻有些沙哑,她的身体没有动,像是一座石化了的木桩子一样,靠在那大树上面。

     楚楚可怜的人,会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疼。

     院门那边走进来一个很体面的中年人。

     “小姐……”

     他小声的叫了一声,可是小姑娘却依旧看着天空,仿似没有听见对方是在叫她。

     “哎……”中年人叹了一口气,道:“小姐,表少爷刚打来电话,说……当年的始作俑者找到了。”

     这句话终于让小姑娘有了一些反应,麻木不仁的看了中年人一眼,最后安静的笑了笑,道:“五叔,谢谢你了。可是,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小姐,这几年来,你接受了非人的折磨,你的内心很苦,这我知道,可是就算你在怎么作践自己,丢了的东西……”

     “再也找不回来了是吗?”姑娘莞尔一笑,道:“谢谢你的宽慰,其实这样挺好的,没有人再烦我,没有人再来说我长得漂亮,反正该丢的都已经丢了,那么我何必庸人自扰呢?”

     “小姐……”

     “五叔,多说无益……就让它随着我这个人,最后化成一抔黄土吧,免得再让他们生气。”

     “家里人都很过分。”五叔显得有些气恼,道:“可是小姐,你一旦放弃了自己,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疼你,你也会让那些人痛苦……罗峰少爷,他……他……”

     “哥哥怎么了?”姑娘猛然间一愣,那没有一点生机的眼睛之中出现了一点点求生的欲望。

     “少爷遇到麻烦了,表少爷要去解决,而且顺带解决一下你当年的事情。”

     “是这样啊……”小姑娘叹了一口气,貌似在认真的思考着什么,可是她却又有些迟疑的迷茫,最后痛苦的揪着头发,道:“五叔,你刚才说什么?”

     太痛苦了,这让姑娘忘记了刚才的话,有的时候忘记是一种幸福,可是…她能忘记么?这答案恐怕连姑娘本人都说不清楚。

     如今的她活的的确是生不如死,或者说,死亡是她唯一的解脱,可是她还是有着生命力最本能的坚强,因为还有个爱她的哥哥。

     也只有罗峰,才会让这个早就连自己都忘了是谁的女孩有那么一点点的微笑。

     或许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很清楚的知道,可是自打那天早晨醒来,整个人都变了,沉默寡言,有的时候自言自语,或者……变得彻底的自我封闭。

     这是另类的保护自己,可是罗家却决绝的认为她疯了,最后就把她安排到了这里。

     没有人知道这女孩这几年是怎么过的,确切的说是没人关心她这几年怎么过的。

     豪门,没有好梦,豪门,却是噩梦,每一个女孩都希望自己漂亮,可是漂亮,会被人称作红颜祸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