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4.第434章 ,谈心
    罗峰最终没有说出一句狠话来,他很嚣张,可是比起比他还要嚣张的人,只能选择沉默,毕竟人家连死亡都不怕的人,何况罗峰也知道,就算自己真的成为罗家的家主,也没有机会将着可恶的王八蛋给干掉。

     苦了的人是他妹妹,这辈子,将要生活在那种阴影之下,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罗峰心中有恨。

     ……

     自打上一次的家庭会议之后,沈浩被留在了家里,确切的说众女貌似达成了一个让沈浩不咋赞同的意向,那就是防止沈浩真去找罗峰的麻烦。

     老七闲来无事,经常往沈浩这边跑,现在沈婷还是不待见他,可貌似没了那种过分的排斥,这对于老七而言,明锐的察觉到了希望啊。

     人家老七很上道,沈浩被“软禁”在家,每一个妹子轮流的监视他几天,日子反而过的稍微的逍遥了起来,今天老七上门,还专门弄了点好茶叶。

     沈浩自打来到了琉璃之后,这嘴巴也养得有些刁钻,但对于真正的好茶和普通的好茶还是分不清楚,以至于看着沈浩喝茶的水平不到家,看的老七蛋疼的不要不要的。

     尼玛,那可是极品大红袍啊,国家领导人喝的,好不容你弄来了那么几两,你貌似还不要命的来了。

     “不错不错,就是味儿稍微的苦了点……”

     沈浩个半吊子品茶师傅开始评价了,道:“不过还是没我的铁观音好喝。”

     “沈浩,你要点脸行不?就你这点茶叶,都特么快赶上你半辈子的茶叶钱了,要不是看在你未来是我大舅子的份上,我才懒得让人把我弄回来的好东西给你,么得,就算你恶心我,能不能不恶心那些大佬?”

     “你吹的吧……”沈浩有些不确定了,看了一眼杯子里的茶水,再往人家老七的脸上瞅瞅,老七的肌肉不自觉的纠结了起来。

     一阵无力感从内心升起,暗骂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再怎么伪装,也改变不了那不懂装懂的毛病,自己也真是的,被人家装逼的本领给骗了……”

     “看在你这份心思的份上,哥哥我给你透个底,往后别那么急,咱妹妹咱知道,适应一样东西,还是需要过程滴。”

     “滚,你才是个东西。”

     “那你就不是东西。”沈浩很得意。

     “行了行了,别和我玩那些绕口令了,没啥意思,不过话说回来,你上一次动手可真特娘的忒狠了些,我这胸口到现在都疼着呢。”

     “没打死你才算是你赚到了。”沈浩不屑的哼了一声,明显的还是有些煞气,想想如果上一次罗峰就在眼前,还没给解决掉,多少的还是有些不爽,往后要是出现问题,他老七就跑不掉。

     老七明显心中有愧,这几天跑得勤,一来是献殷勤,二来还是想离沈浩家稍微的近一些,只要出现点事情,也能帮忙。

     当然,沈浩也不需要。

     “好了,你丫赢了,反正我是现在各种的不敢得罪你。”

     能被沈浩这么说,内心还是有些狂喜的,自己这个大舅哥貌似不是啥好东西,可是注重亲情这点还是让他心里很舒服的,人嘛,自私点不要紧,可是对身边的人好,那就足够了。

     “知道就好,说吧,你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前些日子磨磨唧唧的,貌似有什么话要说,今天没啥人,说清楚了。”

     “老八来了”老七沉声说道。

     “哦?”沈浩点了点头,道:“还真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

     “你知道就好,我们哥几个里面,你应该清楚……”

     “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沈浩咧嘴一笑,道:“虽然我承认他是一个很麻烦的角色,可是真的要玩命,他不行。”

     老七感觉郁闷的不行了,老八是出了名的妖孽,做事心狠手辣的人,敢情到了你的嘴里……

     “你别不服,我和他打过照面,臭屁的不要不要的一个人,以为有点资本就可以为所欲为,那时候还不是被那只蝎子给咬了一口,切……”沈浩神色凝重,可是嘴上还是不放过,道:“最后怎么着,他报仇了么?没有,还不是老子做的事情?”

     “老八能逃掉,那时候他也很年轻。”

     “现在,他依旧还是很年轻。”沈浩微微的一笑。

     老七微微的一愣,随即苦笑了一声。

     的确,老八现在还是很年轻,这家伙心高气傲,做事不用脑子,凡事就是个冲动,到现在还能活着,无非是妖孽这两个字造就了他,或许再过几年,当他的棱角真的被磨平了,能考虑事情的两面性,那时候真可能会做到天下无敌。

     可是现在,他的确还不行,在他们这种人眼里,老八还是很年轻。

     “怎么,你想警告我,别去招惹他么?”沈浩忽然问道。

     老七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可知道我来琉璃的任务是什么?”

     沈浩哼了一声,道:“你别说,和我没关系。”

     “不,和你有莫大的关系,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被你捷足先登了,本来我这几年已经无心于任务,过了今年,基本上要离开队伍了。”

     琉璃这一年来并没有什么大事情发生,这点沈浩很清楚,能扯出这样厉害的角色来琉璃,自然不是简单的事情。

     恐怕……沈浩只能猜测是,那份国防资料。

     虽然林将军消息隐瞒的很好,但这天下怎么可能有不走风的墙呢?那么重要的消息,怎么能隐瞒的住?要知道丢了那个资料,估计这半边海的防御基本上就弓手于人了,到时候就像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大姑娘要面对一个混蛋色狼,这……

     不管处于什么目的,上面的人不可能坐视不理的,至少老林通知没那么愚蠢,继续和沈浩硬钢下去,主动服了个软,然后把那资料拿回来了,不然这一次老七可能会把事情弄得满城风雨了……

     毕竟这事情也不能怪老七,人家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他就是一盏灯泡,走到哪里就特么亮在哪里,除非你没长眼睛才算是看不见……

     “自打事发之后,上面人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恰巧我的报告那时候打了上去,本来老首长要给我批了的,毕竟他也知道我的状况,已经不适合在这一行做事了,但是这事情太过于紧急,一时之间抽不出个可靠的人,就把我给……”

     “其实你明白我的意思。”老七叹了一口气道。

     “哦,你说你们家的老头子不怎么信任我呗?”

     老七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道:“老林这人其实除了心高气傲之外也没啥让人讨厌的地方,做事情其实也很周密的,可是你说那么机密的东西,说被人弄走就弄走了,你感觉……一个毒蜂够不够?”

     沈浩摇了摇头。

     “所以老首长怀疑有人做鬼呢,当然,这事情没给我打招呼,说穿了你不是我们体系里面的人,一旦牵扯上你,这事情很难办,所以自始至终我都不知道你是个干什么的,直到我和你接触,被你揍了好几次,最后在调查沈婷的时候……”

     沈浩重重的哼了一声,老七苦笑了一声,道:“别威胁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和毒蜂打交道,我敢特么马虎么?必须要把人家的底细调查的清清楚楚的。”

     沈浩没多说,虽然调查自己的家人让他不爽,可是事出紧急,小心驶得万年船,老七的任务还很重要。

     “当你出现在绝密情报之上的时候,我差点没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我是一百万个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就算你死了,老子特么还能喝茶。”

     “这也是个实话,反正你这几年下来背负的黑暗也够多了,听说有好几个组织重金悬赏你的人头。”

     沈浩耸了耸肩膀,道:“你也好不到那里去。”

     两个人相视苦笑,这就是这一行的无奈啊,他们为国卖命,能力出众,落下了一身的伤疤,还要赚点敌人,真是不怨啊。

     回国之后心惊胆战的活着,还要时时刻刻的警惕不被敌人给干掉,最为让人恼火的是,特么一个纨绔啊子弟之类的还要威胁人,你说恼火不恼火。

     “哎,你这脾气啊,可真够让人难受的,反正罗峰你是不放过了,至于老八,你想和他怎么着就怎么着吧,反正我们也管不着了,我只能可怜罗峰那孩子,千不该万不该,和一个杀手头子讲杀人……”

     老七感觉真心的很无言,这天下滑稽的事情算是让自己给遇到了,见过不要命的,可是没见过罗峰那样不要命的了。

     这个世界上,能摆在明面上厉害的角色不多,华夏能拿出手的人却不少,还有几个老怪物天天坐在那里喝茶呢,可是一旦出去,能把一些国家的领导人给灭个干净。

     而沈浩恰巧就是那么一位人的弟子,虽然说九条龙也是,可是沈浩特么是从小被训练,从小被培养,这特么能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