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62.第462章 ,纠缠不休
    沈浩虽然不知道今天苏娅为什么忽然打电话让自己过去,可从那凝重的语气能听出来事情显然有些不咋好解决。

     他也知道,苏娅肯定不会用哪种没有营养的问题来找自己的。

     警局恢复了正常,虽然说很忙,但至少苏娅如今也算是学会了怎么去当一个局长,不在那么手忙脚乱,凡事不是自己的也要揽来干,是自己的还要自己干。

     苏娅坐在办公室里秀眉紧锁着,那爆炸的身材包裹在警服里面,越发的让人垂涎,只是如今妞儿清减了不少,那丰润的脸蛋显得消瘦了些。

     她本来就极美,如今这般,多了几份让人怜惜的感觉。

     沈浩在路上给人事部的妹子打了个电话,告诉自己有事情要做,那边的事情就全权交给她处理,好在人事部的妹子早就知道这位领导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柜,来此之前老总也是再三叮嘱,让她多上心。

     半个多小时后沈浩赶到了市里,来到了苏娅的办公室,妞儿愣愣的坐在那里,根本就没发现沈浩进来的。

     直到沈浩在她面前摆了摆手,喊道:“妞儿,你发什么呆?”

     “你这混蛋!”苏娅明显的有些小惊吓,不过看到沈浩之后还是怪嗔了他一眼,道:“坐下说。”

     这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苏娅吩咐,沈浩根本不拿自己当外人,坐在了她的对面,道:“说吧,要你家男人做什么?”

     “你……”苏娅一时之间被呛到了,什么叫你家男人?

     和沈浩相处的时间久了,自然就清楚沈浩到底是怎么个德行,这家伙嘴上永远都是那么的花花,也不会饶人,可是心里,总是能给人家最为满意的依靠的。

     “嘿嘿,干嘛,难道我说错了?反正在我眼里,你就是我女人,你这一打电话,我立刻就跑来了。”

     沈浩像是邀功一样的往椅子那边一靠,整张脸上写着得意。

     苏娅这妞儿现在越来越有味儿了,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已经彻底的锻炼了起来,那种气质的内敛,稳重了许多,不再是自己之前所见到的那样,大大咧咧的,凡事都往脸蛋上写。

     “你看看这个……”

     苏娅感觉继续和沈浩说下去,会被这混蛋给气死,正事也就不用做了,生气就行了,可她可没忘找沈浩来此的目的。

     沈浩微微的一阵疑惑,看着苏娅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将递过来的牛皮纸袋拿到了手里,抽出了里面的一些东西。

     白纸黑字的东西看起来有些烦躁,可是当看明白上面所说的东西之后,沈浩还是微微的愣了一下。

     “这怎么可能?”沈浩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苏娅也是有些沉重的说道:“我也感觉不可能,可是事实已经发生了,上一次的事情即将要重演。”

     苏娅是一个工作狂,事无大小的都会了解一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简单的案件里面又牵扯出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

     她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一些问题,可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急着下定论,更不可能往上汇报,形成专案组,而沈浩貌似是事情的知情者,而且苏娅更是知道王山城沈浩的情。

     “麻烦了,现在市里面又出现这种程度的毒品,还有女孩子的失踪,这和当初是何其的相似。”

     张狠在琉璃只手遮天的时候,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整个城市乌烟瘴气,成了犯罪的天堂,可问题现在张狠死了。

     难道说还有一些势力隐藏在地下没有被沈浩和王山发现?

     感觉不可能,因为当时张狠死了之后,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跳了出来,而且有人对他们经行了大清算,该抓的抓,该整的整。

     看着沈浩也是一阵沉默,苏娅也为微微的叹息,看来沈浩至今也没有收到这方面的信息。

     “我知道王山现在不在市里,不然我都会怀疑是他干的。”

     苏娅从来不会在沈浩面前回避什么,因为她也知道沈浩干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沈浩点了点头,道:“这可能是你们工作疏忽了,虽然当初你们在根源上斩断了这样的犯罪,可是那条走私的路线并没有断,如今已经尘埃落定,有些人知道那条线,所以加以利用了。”

     虽然说如今在市里面把控各个势力的人是秦家,可沈浩知道秦家绝对没有那个胆量,张狠的死早就给他们敲响了警钟,这一点通过整个省里而言已经体现了出来,秦家的一些势力开始大肆的漂白。

     这不是沈浩应该管的事情,他只需要将罪首减除就好。

     “你是说……这些人很有可能是后来者?”

     沈浩点了点头,道:“极有可能,不过这事情我感觉不应该是警方单方面的,有的时候,也应该让那些人们出来看看。”

     苏娅一愣,可是看着沈浩那玩味的笑容,表情有些古怪了。

     自古警匪就是一家人,可是明目张胆的这么做,你就不怕有人站出来把你给整死?可是警方毕竟是站在阳光下的,做事需要将证据,可是对于某些势力而言,根本不需要,他们可以用最为强硬的手段,直接出手。

     这对于苏娅而言是很有难度的。

     沈浩道:“他们应该很乐意去做这些的,毕竟……现在他们在琉璃独大,所有的犯罪都记在他们的头上,何况这些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

     灰色势力和白色的,一个是上不了台面,一个是明着处理你们的,一些东西不是说能下狠心就能断绝的,就拿那些娱乐场所,喝醉酒了,总有两个人脑袋抽抽,做出点出格的事情,要是你和醉汉讲道理,感情你脑袋也是被驴给踢了。

     那特么能说的通么?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给打出去。

     这只是处理的一方面而已,其实很多时候,就有那么些人不喜欢安于本分,加上手里面有那么两块钱,就要干点见不得光的事情。

     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没有买与卖,就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出现,那么,还谈什么商业?

     只要不触及底线,这买卖你们就能做,可是有的时候,就是能让人感觉到,某些人总是被贪婪的欲望给左右了。

     “哎,看来我这清水局长是做不成了,不过沈浩,这事情你必须要帮我,我怕我一个人做不了。”

     苏娅的内心多少有些挣扎,这和她的本性是向左的,当年信誓旦旦的报复,如今却成了一个笑话,当权力握在手里,反而被权力给掣肘,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每当想起的时候,都让人无奈。

     这是一个成熟的过程,所以沈浩从来没有多说,摆出一副不知道的架势。

     “哈哈……你要是今晚以身相许,那我还是很乐意的。”

     沈浩老毛病又犯了,带着有些调戏的目光,顿时让苏娅红了脸,现在还是上班时间,说不上什么人就闯进来,一旦发现……

     还让人家苏娅活不活了。

     被推出办公室的沈浩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暗骂这妞儿真是忒不给力了,用得着的时候就死皮赖脸的凑过来,一旦利用完了,立刻一脚把你踢的远远的。

     “老子的命怎么这么苦呢?”沈浩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当出了警局之后,沈浩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王山已经去了省城,如今发展的也算顺利,接手的生意也顺利的展开,现在秦家又得到了上面的警告,不敢明着乱来,暗中的那点小动作根本成不了事情,而且这王山天生好像就是做着事情的,经过短时间的锻炼,把所有的事情处理的仅仅有条,圆滑的不留任何的把柄。

     这对于沈浩而言是一件好事,他知道自己的事情还没完,自己当初接受那任务的时候,不是说是退休,相反,极有可能是被人推上了另外一个漩涡之中去了。

     上层人决断的事情,并不是他这种小****能揣摩的,而且沈浩也没那个心思去揣摩,他现在只想自己生活的环境稍微的好些,将身边的人都保护好,这就足了,可是,貌似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敢在老子的眼皮子底下做事情,如果不把你们给揪出来,那可真是对不起你们这些混蛋啊。”沈浩摸了摸鼻子,冷哼了一声。

     ……

     温树云接到了下面人反馈上来的信息,眉头微微的紧锁了起来,她坐在办公室后面,轻轻的敲击着桌子,一时之间有些难以决断。

     “怎么会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温树云没有想到,海关那边查处了很大一批的毒品,这已经敲响了警钟,而且,貌似还有一些事情要曝光了。

     一旦如此,即将会引来其他方面的麻烦,对于温树云而言,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老七,如果你还没死,就给老娘过来一趟,发生大事情了。”

     思考妥当的温树云感觉这事情绝对不能袖手旁观,可手头没有一个靠得住的人把这事情给处理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老七这个闲人,拉出来用用又何妨?

     老七很不乐意,可是知道自己这位朋友要是没点正事,肯定是不会这时候打电话给自己的,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沈婷,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