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4.第424章 ,不识抬举
    离开梁秋霜这里,老七内心苦笑不已,人比人,的确会气死人,大家都是漂泊的人,而且做的事情都是生死未卜的,可为毛差距就这么大呢?

     如果你没点那个啥的人,估计是心理变态,反正老七感觉不是那类人。

     沈浩失踪了,一天的时间里联系不到人,知情的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样坐立不安,她们不知道沈浩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只有温树云内心异常的忐忑。

     这不是说沈浩完成任务不完成任务的事情,而是一种内心……

     恐怕……那种担忧以至于做事都有些恍惚,几次的出错之后,显得暴怒,最后连一些手下都离这位美女上司远远的。

     都是真正参与过那种血腥场面的人,都知道,一旦被勾引起血腥的内心,就会让人癫狂,心理学家把这类不正常的称作战后综合征。

     “砰!”温树云终于爆了,那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怒火,对着人吼道:“给我查查,罗峰在哪里……”

     “头儿,罗峰被我们的人见识了起来,你要见他?”

     温树云哼了一声,一言不发的就往外走,这还用得着说么?自己男人被害的有家都不能回,现在都不知道在外面是怎么个情况,哪能放过始作俑者?

     罗峰的内心也是很急,电话追了好多,可是那边连一点的回应都没有。

     他知道那边山上是没有信号的,于是内心有些侥幸,希望昨晚没有出现情况,不然的话,问题还是会找上自己的。

     “砰!”紧锁着的门被人暴力的一脚踹开,一个漂亮的女人寒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你是什么人?”罗峰的脸上阴寒,可是他也知道,这里是五星级的酒店,安保系统还是很完善的,不相干的人怎么可能进来,而且,还是用这种最暴力的方式。

     “罗峰?”来人自然是温树云,被压制,或者说早就被遗忘了的兵痞姿态一下子全面爆发了,冷淡的问了一声。

     “你认识我?”罗峰愣了一下。

     当确定了罗峰的身份,温树云连扯皮的心思都没有了,就像是一头母狮子一样,一下子就冲了过去,直接一拳就打在了罗峰的脸上。

     外面跟来的国安局成员头皮有些发炸,这尼玛是自己的头儿么?怎么会这么暴力?

     房间里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温树云下手不留情,对着罗峰就是一顿暴打。

     “女表子,你特么敢打我?”罗峰差点气炸了,对方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么肯定知道自己的身份,敢在明知情况下还对自己这般的不客气,那可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是对罗家的一种侮辱。

     “砰!”温树云一脚将这混蛋踹在了床沿边,上前一把提住了罗峰的衣领,冷漠的喝道:“你有种再骂一遍试试看,别以为你是罗家的人老娘不敢把你怎么着,大不了打废了你老娘负荆请罪去。”

     “你……”看着温树云像是疯婆子一样的架势,罗峰就算是多么的不爽,还是往肚子里吞,作为富二代,官二代,耳目浸染的可不就是如何自保和利益的结合么?

     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貌似和温树云硬钢没啥好果子吃。

     “哼,什么玩意,你做个吊儿郎当的富二代,在京城怎么着都有人给你擦屁股,这里是琉璃,你胆敢在做出过分的事情,别的人不把你怎么着,老娘扒了你的皮。”

     “你威胁谁?”罗峰也是异常的愤怒,喝道:“有种……”

     他还没明白温树云的脾气,固然理智告诉他别继续激怒眼前这个女人,可是三言两语的,就把自己的火气给聊骚出来,不顾一切的就要反击。

     温树云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这里真的是琉璃,这里人家说话真的有用。

     还好其他国安局的成员见情况不对,立刻冲了进来,将处于暴怒状态之中的温树云给拉开。眼前这位可是爷级别的,真要是给打死了,往后麻烦肯定还是很大的。

     “都特么给我放开。”温树云被拉开,可是怒气涨红了那张漂亮的脸蛋,还是不依不饶的,趁着这个空当,又在这混蛋的脸上踹了一脚。

     罗峰有一张“祸国殃民”的脸蛋,此刻已经被揍成了猪头,这一脚下去,快成了相片,样子已经让人不敢恭维了。

     “头,你冷静点,就算你把这混蛋给打死,也解决不了问题啊。”下属急忙劝解道:“而且那位回来你也知道是什么情况,这要是把这家伙给宰了……”

     温树云哼了一声,用力把人给推开,随即阴沉着一张脸。这才是她来这里的目的,至于揍人,就是看不惯罗峰这种臭屁的姿态。

     京城不缺败家子,大家都是一个体系里面的人,你爹妈负责赚钱,你负责花差花差,那也没有错,谁让你们投了一个好胎呢,可是你跑这里来祸害别人,那就做好被别人祸害人的报复。

     坐在椅子上,温树云寒冷着一张脸,道:“你给老娘记好了,老娘叫温树云,出了这个门,想要报复的话就来,老娘全接下。”

     罗峰冷哼了一声,看了温树云一眼,脸色寒冷的快滴出水来。

     温树云貌似对这表情视而不见,道:“现在给你个劝,立刻收拾东西滚出琉璃,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在我眼皮子底下绑架人,早就触怒了我,而且你不应该得罪我家那位煞神,死了你也别怪我没提醒你。”

     罗峰的眼神之中冷光闪闪的,貌似对于温树云的提醒当成了耳旁风了,在他的思考世界里,那个人敢对自己造次。

     “别以为你身边有个老七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实话告诉你,就算老七老八们都来了,谁也保护不了你。”

     温树云看了一眼这白痴,心里明白他想什么,还特么想找场子?你简直就是找死,先不论你们家在京城的势力,恐怕林老也不可能让你们胡作非为的,毕竟沈浩可是人家林老利用了好久好久的人,杀功臣这样的事情林老还做不出来。

     至于九条龙貌似和沈浩就有些不对劲,不出现还好,一旦出现,估计沈浩又要找这些人的麻烦。

     温树云不管处于什么目的,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也知道,一旦真的沈浩和罗家真的到了哪一步,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情,往后估计连千里之外的京城,都会陷入无休止的扯皮暗斗之中去。

     谁赢谁输,这对于谁都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为了防止,还是把这混蛋早点从这里赶出去,免得沈浩真回来发狂。

     罗峰呸了一声,一口血沫子就喷了出来,冷漠的看了温树云一眼没给任何的话,温树云眉头微微的一皱,这气现在是消了,可是感觉头疼。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至于你做不做,那就不是人家温树云的事情了。

     当一干人离开了酒店,温树云还没上车,那个国安局的手下问道:“头儿,要不要……”

     “不识抬举的东西,想死,那就怪不得别人,以为真的没人敢杀他。”

     温树云能看得出来,她的手下怎么看不出来,罗峰一脸的怨毒,貌似发横了,想要和沈浩死杠,这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大家都是明白人,又不是不知道那煞神是怎么回事。

     “头儿,你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也给你那位想想,一旦真的出问题了,你那位跑不掉的,虽然我知道有林老在后面帮忙看着,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手下还是提醒了一句,大家都是明白人,太清楚了沈浩。

     温树云最后叹了一口气,道:“你把事情想得太完美了,天知道人家那些大人物是怎么想的,老头自始至终都不曾提醒过沈浩要干什么,不能干什么,难道你们就看不出来,他在放养沈浩么?”

     这才是这帮国安局人想不明白的地方,按照惯例,对于沈浩这种有功之臣,危险人物还是有所限制的,毕竟谁都知道,经历过那样的事情,无论是从生理还是心理都不能喝普通人相提并论,可是自打沈浩在市里面的这半年里,连一个心理医生都不曾派来。

     手下人只能点了点头,眉头微微的一皱,道:“只能说,我们遇到这位爷,往后有的忙了。”

     “知道就好。”温树云也很无奈,一旦沈浩和罗峰真的全面的爆发冲突,结果只有最坏,没有好的,最后的麻烦一点点的就要往琉璃窜了,到时候虽然说不会影响琉璃的一点,可是人家都针对沈浩了,温树云能坐视不理么?

     答案是肯定的,谁让沈浩已经成了自己的男人呢。

     不过既然已经做了最坏打算的准备,温树云还是做了最后的挣扎,在车上给罗家老头打了个电话。哪里知道还是事与愿违啊,人家老头子嘴上虽然客气,可是内在意思是“罗家人,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不是什么人欺负就想欺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