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88.第488章 ,到底是谁兴师问罪了
    黑色的车子划破了宁静的夜色,疾驰而去,呼啸的声音响彻了整个街头,就算这里没有车,可是这种车速是超标的,至少,闯了好几个红灯的后果是能吊销掉执照的。

     可是温淑云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她能搞定这些破事情,交警大队也不敢找她的麻烦。

     车子停在了小区,温树云便急匆匆的冲上了楼。

     她只能心怀侥幸了,希望这事情真不是沈浩敢的,不然一旦追究责任起来,她都没办法帮沈浩。她不希望沈浩出事,更不想看到沈浩被人欺负,作为一个女人,这种小心思是不能给别人说的。

     焦急的内心促使她的脚步很快,走的很急,一路冲到了沈浩的家门口,已然是气喘吁吁了,也顾不得理顺这口气,直接敲响了大门。

     “谁啊,大半夜的不睡觉,你拆呢?”里面传来了沈浩不耐烦的声音,这尼玛还没睡觉呢,就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语气不善,可是温树云感觉这声音很顺耳,至少比起甜言蜜语还要舒服。

     至少证明沈浩没有出门,至少可以肯定事情不是沈浩干的。

     门打开了,沈浩看见站在门口上气不接下气的温树云之后愣了一下,随机嘿嘿坏笑了起来,到:“妞儿,就算你想替我暖床,也不至于这么心急吧?赶紧的进来。”

     温树云闻言差点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什么人嘛,说的什么鬼话……

     幽怨的看了沈浩一眼,不过温树云还是走了进来。

     “你没出去?”

     “我出去干嘛?”沈浩怔了一下,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老子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吗?”

     “什么跟什么啊?”温树云差点疯了,这混蛋,说话就是没个正经,都到了火烧屁股的时候了,温树云敢保证他一定知道的。

     “什么和什么?难道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不是想男人了?”沈浩铁定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温树云这么晚跑来,要说没事,那是假的,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性急,脑子里装不住事情,不过沈浩还是很感动的……

     她一心一意的为了自己,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够了。

     “装,你给我使劲装。”温树云很生气,可是好在沈浩没事,当下瞪了他一眼,优雅的坐在了沙发上,努力平复着那口被折腾起来的气。

     理顺了,喝了一口沈浩递给她的睡。

     “大半夜的给我茶水,你这是不让我睡觉了?”温树云瞪了他一眼,既然不是沈浩干的,貌似和沈浩谈这些事情也不合时宜,人家温树云很聪明的选择了闭嘴,这纯属是没话找话。

     “嘿嘿,如此良城美景,睡什么觉……陪你老公……”

     “去去去,一边呆着去,我没工夫陪你瞎闹。”

     可是这事情能由得你么?沈浩当然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当下一把抱起了温树云大步流星的往卧室里走去。

     温树云发出了一声尖叫,努力的捶打着沈浩,让这混蛋放开自己,貌似,并没有暖用……

     将妞儿一把丢在了床上,沈浩一下子便扑了过去,温树云啊了一声,急忙闪身多开。

     紧张的叫道:“沈浩,你别闹,我有事情找你。”

     她可是知道的,一旦真被沈浩给那个啥了,估计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了,都不知道这沈浩的身体是什么做成的,一旦闹起来,没完没了的,非把你折腾的没了力气不可。

     这一点给自己姐妹说起来,人家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

     果断的羡慕嫉妒恨啊。

     温树云就搞不明白这是为毛,感情你们的男朋友就那么不行?再说,用那么长时间来折腾这事情,那可是找罪受啊。

     “恩?你有什么事情?”沈浩看了她一眼,问道。

     温树云这才躺在了沈浩的手臂上,声音悠悠的说道:“沈浩,今晚出事了,我就不相信你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我只是一个****,我能听到个啥?”沈浩没来由的白了她一眼,手已经摸上了人家的大腿上了。

     所有的恩怨,绝对比不上妞儿的大腿,考虑哪些事情烦心,摸着妞儿的大腿,那叫享受,光滑的不要不要的,那紧致的肌肤,和牛奶一样的色泽,啧啧……是个男人都喜欢。

     “沈浩,你别给我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你祸水东引,直接把龙八给牵扯进来,让他成你的免费打手,就算事情发生了,也是有人给你背黑锅,对吧?”

     “那你想过没有,凭什么我给他背黑锅,难道我天生就是炮兵连的炊事员?”沈浩当时就不乐意了,吹胡子瞪眼的说道:“你以为龙八是个好人,切,就凭他以前的所作所为,拉出去枪毙好几回了。”

     现在算是明白了,妞儿就是来兴师问罪呢,可是沈浩找谁说理去?难道沈浩一天闲的蛋疼,没事找事?特么的,都是人家吃饱了没事干来找沈浩的麻烦的,你们还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不成。

     沈浩明显来气,上两次的事情温树云为了大局插手,虽然说是为了沈浩好,可这是典型的胳膊肘子往外拐,你还让沈浩的那张老脸往哪里搁?

     “啪!”沈浩顺手就在人家的腿上拍了一下,可能是没注意力道,还真把个温树云给打疼了,伴随着啊的一声,整个人像是受惊了的兔子一样跳了起来。

     她的眼里满是委屈,她知道那样做不好,牵扯到了男人脸面的问题,温树云就不应该,可是……她要是不这么做,就没办法帮沈浩了,一旦沈浩真的被牵连到了那些是非恩怨里面去,麻烦将是永无休止的。

     于情于理,温树云没有坐视不理的理由。

     看着委屈的妞儿,沈浩一时之间愣了,不好意思的抓了下脑袋,有些无奈的叹息道:“对不住啊,一时之间有些情绪失控,可特么这叫个什么事情啊。”

     道理就那么简单,沈浩又不是不知好的人,而且温树云对这些事情之中,摆明了她的态度。

     对于一个公职人员而言,做事情需要追求公正性,温树云没有站在最为中立的地方来看待事情,她考虑的很多。

     至少沈浩今天这样就有些无理取闹了,可是温树云也知道沈浩这段时间压抑着一股子怒气,如果可以,她希望沈浩能释放出来。

     “对不住了,是我冲动了。”沈浩忽然一叹,有些不好意思了,和自己的女人出什么气,这特么还是一个男人干的事情么?

     可是他的心里,还真有些不爽,罗家,还真不是一般的给力,这一次挑起的事端终于把能牵扯进来的人给全部给牵扯进来了。

     “你没必要给我道歉。”温树云的声音很平淡,道:“沈浩,你身边不缺美女,我也是你的女人,可在一帮女人之中,只有我最无能,还要让你……”

     “哈,这你可就妄自菲薄了。”沈浩忽然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一脸的不正经,嬉笑着凑了过来……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还没有五厘米,彼此之间呼吸都听的那么清楚。

     那红扑扑的脸蛋瞬间映照在眼里,让人感觉秀色可餐。

     那由于呼吸所带动的胸口,一起一伏之下,带动了深邃的沟壑,完美的身姿,以及动人妖娆的成熟。

     无论从哪一点说,温树云都很美,一种运动健康的美丽,这让沈浩有些难以自持了。

     伸手抓住了温树云的手,这妞儿有些躲闪。

     “夜已经深了,咱们睡吧。”

     “哼,你这人就是没皮没脸的,刚才那么欺负人家,现在又来忽悠我?不干,你爱找谁就找谁去。”

     和沈浩独处,温树云难免会感觉有些小压力,毕竟男人的荷尔蒙会刺激到女人内心深处最为原始的欲望来,那种极喜欢又感觉害怕的感受一直徘徊在心里。

     她不想某种女人,欲求不满,相反,她很喜欢沈浩,更喜欢男人温柔点。

     只是沈浩就是一只狮子,一只疯狂的狮子。

     “这可由不得你,你可别忘了刚才你说的话,你是老子的女人,陪老子睡觉,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沈浩很霸气的把妞儿给拉了过来,往怀里一带,上下起手。

     温树云怎么可能是沈浩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折腾的不要不要的,那优雅的身躯已经完美的展现在了沈浩的眼前,放眼望去,一片雪白,由于紧张而弓起来的身体,很是用力的展现着她的曲线。

     脸色绯红,有些害羞的捂住了重要部位,可是就算是闭着眼,也能感受到沈浩那火辣辣的眼睛。

     她全身都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此时,只能护住一点点罢了,是实在受不了沈浩那侵略性的目光,果断的捂住了双眼。

     一切,很正常,就像是春风和雨露的关系,没有过多的动作,只要沈浩和她一接触,随机就能进入状态之中。

     …………………………………………………………………………………………………………………………………………………………